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二十章 巧舌如簧

第二百二十章 巧舌如簧

  “师父且慢!”何毅蓦地开口叫了一声。

  独空真人站住脚步,回头看了何毅一眼,道:“怎么了?”

  何毅心念急转,目光微微闪烁,口中则是说道:“弟子以为,咱们还是要继续去林中,捉拿那魔教奸细为好。”

  独空真人皱了皱眉,一时沉吟起来,他虽然之前已经有所决断,想要先回天昆峰找闲月真人商量之后再行动,但何毅是他最得意也最看重的弟子,说话的分量自然也与旁人不同,所以一时间他倒是有些迟疑起来。

  何毅则是乘着这一点难得的空当目光急闪,随后忽然往前走了一步,却是站到独空真人的身旁,压低了声音,道:“师父,弟子以为,此事乃是大功一件,但这首功还是由您自己亲自领了才好。”

  独空真人目光一闪,沉默了片刻后,道:“此话怎讲?”

  何毅深吸了一口气,道:“您擒下魔教奸细之后押到天昆峰,那么清除奸细这个功劳便要大部分记在您这里;可若是您先去了天昆峰一趟,那时候说起来,只怕人人都会说此事乃掌门真人运筹帷幄统领大局,而师父您最多也就是一介打手而已。您觉得我说的可有道理?”

  独空真人双眼微微眯了一下,过了片刻后却是说道:“我与闲月师兄情如兄弟,这些年来更是互相扶持,这首功不首功的,其实也不太要紧吧?”

  何毅这个时候的面容神情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闻言笑了一下,对独空真人道:“师父,您向来英明睿智,这点事我可不信你想不到。得了首功,便说明你能力越强,闲月真人便应该更加看重你才是;除此之外,我想……”

  说到此处,何毅的声音忽然低沉下来,轻声道:“这宗门里,天穹云间上,不是还有一位化神真君在的么?师父,咱们都知道,那才是真正的太上皇。您能将此事做好,也只有得了首功才能传到那位真君的耳中眼底,不然若是先告知掌门真人,只怕白晨真君又会以为此事都是闲月师伯所谋划,而您也不过只是个平常打手而已。”

  独空真人顿时怦然心动,脸上露出向往期翼之色,不过他似乎还有一点顾忌,看着何毅,低声道:“昆仑派如今真正做主的乃是白晨真君,这一点我心中自然有数。不过再怎么说,闲月也是真君他老人家的亲传弟子,亲疏有别,我很难能越过他吧?”

  何毅微微一笑,道:“师父,弟子并非是故意挑拨你和闲月真人之间的关系的,只是此事不必去提前通知他而已,您也完全没有做错什么。再说了,这件事原本也是闲月真人令我暗中查探,我找到了一点东西交给师父你,岂非也是天经地义的事?”

  独空真人想来想去,果然觉得何毅所说的话都是对的,当下一拍手掌,笑道:“你说的确实也有道理。我跟闲月师兄的关系自然是极好的,不过偶尔为咱们自己多争点,似乎也不是坏事。”

  何毅笑道:“那可不是么!”

  独空真人笑着点点头,道:“那就这样吧,我们进去,早些抓住那个奸猾凶恶的魔教内奸,也就早点回去面见闲月师兄了。”

  说着,便转过身,再一次向树林中走去,而何毅在他的身后,则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浊气,苦笑了一下,望着独空真人的背影眼神复杂,片刻之后,也是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他们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那片树林中。

  ※※※

  流香圃,茶室客房。

  苏青珺已经离开了这里,同时因为她弟弟苏墨在服食解药后一直昏睡不醒,不宜外出,所以眼下暂时安置在客房这边。易昕一大早也来到了这里,因为昨日与苏青珺说好的那个约定,今天会帮她照看一下苏墨。

  走到那屋子中间,远远地便看到苏墨躺在床上昏睡不醒,易昕看了一下感觉没什么大碍,便坐到屋中靠窗的书桌旁,看着外头有些阴霾的天空。

  这个时候似乎微微起了点风,有些寒意从窗外飘了进来,易昕倒是不怎么在乎,只是觉得有些冷清。大概是这里有些能力名望的人都去天昆峰正阳殿了吧,窗外的走廊远近都没怎么看到人影。

  易昕轻轻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心里想着这一天怎么过得这么慢呢?要是时间能过得快点就好了,到了明天,自己就可以去找陆尘,然后一起去见苏青珺姐姐了。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心情变得很好,甚至就连屋外天穹上那些阴云集聚的景象,在她的眼里也显得有些明亮了。

  ※※※

  天穹云间,冬峰之上。

  这一天早上,白莲醒来以后,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得劲儿,有些慵懒的意思,却又不太想赖在床上,心情变得莫名的古怪和矛盾。

  白莲记得以前自己并没有这种奇怪的情绪,不过最近这一两个月来倒是每隔十天半月的就会突然出现这么一次,也是古怪了。难道是这冬峰上太过冷清寂寞,所以自己心里难受了吗?

  不过也有可能是修炼冰雪经的缘故吧,白莲总觉得从师父开始教导自己这门奇功神通之后,这种奇怪的情绪便从无到有,慢慢多了起来。

  不过这种感觉并没有任何的伤害和其他征兆,或许只是修炼这绝世奇功的正常反应?

  白莲不太清楚这里的缘由,心里想着,是不是要找个机会问一下师父。毕竟自己的两位师兄都没有修炼这门冰雪经,那么唯一能够解释疑惑的,大概也只有师父一个人了。

  只是这段日子以来,白晨真君几乎全在他位于冬峰绝巅的那个风雪洞府中修炼,轻易不会露面,连他的三个弟子都很难见到他一次。如今宗门评议会在即,他老人家可能会出来一趟,但大概也是没时间留给白莲的,所以在心中盘算来盘算去,白莲心想,大概也是要等一段时间了。

  在洞府中又墨迹了一阵子,白莲始终还是觉得有些心烦意乱,也不知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但总觉得有些不安吧。所以最后她还是从洞府中走了出来。

  漫天风雪,入眼处几乎到处都是一片纯白,这便是天穹云间四座奇峰中冬峰上特有的奇景,一年四季,几乎日日如此。

  白莲在这冬峰上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不过很多时候,她还是会被这种奇异而美丽的景色所吸引,那份属于冰雪世界的清冷,是人世间大部分人都看不到的。

  她沿着山路慢慢走着,心里有些犹豫,在想着是不是从冬峰下去,再去飞雁台那边找那个陆尘一次。那个人,还有那只黑狗,身上都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而白莲最想知道的,也是其中的一个秘密,关于那个血食秘法的秘密。

  “宗门评议会那么高档的地方,像他那样一个废物一样的杂役弟子,应该是没法过去的吧?”白莲心里想道。

  正当她决心慢慢坚定下来,准备转身下山时,忽然白莲却是看到了在前方山道上,二师兄卓贤正站在那里。

  风雪飘拂中,卓贤看上去面色平静,双眼炯炯有神,正是抬着头仰望天空。

  白莲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忽然发现天色依然阴沉,但二师兄的眼睛,却是一直盯着山顶上的那道庞然巨影。

  “二师兄,你怎么站在这里?”白莲对卓贤叫了一声。

  卓贤怔了一下,转头看了是白莲后,脸上便露出了一丝微笑,道:“是小师妹啊。”

  白莲走了过去,站在卓贤的身边,道:“师兄,你这是打算迎接师父下来吗,其实没事的,到时候师父应该就会下来了。”

  卓贤微微笑了一下,道:“没关系,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就当作等师父下来吧。”

  白莲忽然心生好奇,对卓贤问道:“二师兄,那个宗门评议会好玩么,我还没去过呢。”

  卓贤轻轻摇了摇头,道:“没什么意思的,道行低的同门大家彼此吹捧吹捧,道行高的人则是排除异己,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元婴老头还要单独组织一场夜场,在场的人也只有到了那时,才算是真正的宗门评议会了。”

  白莲笑了一下,道:“其实二师兄你最近帮着大师兄,真的做了很多事啊,平日里各种联络串联组织安排的事,你做的最多了,反倒是,我看大师兄似乎还没你这么忙呢。”

  卓贤失笑,道:“你懂什么,小孩子家的别乱说话,不然万一这些话传到大师兄耳朵里,到时候就有得你麻烦了。”

  白莲耸了耸肩,对卓贤问候了一句,只说这里风大让他早些回去休息时,自己也向原路走回,不过这一次她心里却已经决定还是下山一趟,再去找找那个叫陆尘的男人。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背后忽然传来卓贤的声音,对他她叫了一声,道:“小师妹。”

  白莲转过身,问道:“有事吗,二师兄?”

  卓贤看着她的容貌,目光显得十分温和,在吐出了一口气后,只听他平静地道:“今天这里十分冷清,待会连我和师父也要离开这里,要不,你还是自己下山去玩玩吧?”

  白莲一怔,随即用一种惊讶的眼神看着卓贤,愕然道:“你是叫我自己下山去玩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3995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