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个叛徒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个叛徒

  范退吃了一惊,道:“什么古怪?”

  陈壑道:“你觉得,今时今日,咱们圣教中人,还有几个能画出转生阵的?”

  范退怔了一下,道:“那自然是道行高深的前辈了,至少在十年前,听说都只有圣教长老那一层次的大人物才能画出来的。”

  陈壑目视于他,沉声道:“你说的没错,十年前确实如此,然而如今圣教中前辈凋零,昔年五大长老,过世了四位,只剩下一位鬼长老,但自然也不会是他。”

  范退脸色微变,默然了片刻后又皱眉道:“或许会是其他几位长老留下的弟子传人?又或是鬼长老这些年来调教出来的高手?”

  陈壑摇了摇头,道:“不可能,鬼长老一脉的人手我十分清楚,无人过来昆仑此处。至于其他四位长老遗留下来的传人弟子,当然也有出色的天才人物,但在我们圣教中也是知名之人,绝非是暗中潜伏于此,与我们断绝关系的陌生人。”

  范退眉头越皱越紧,道:“按你这种说法,这事确实就怪了,但昆仑山上出现的那个转生阵,从我们得到的各种消息来看,确实是真货无疑。但若是圣教中能画出此阵的人都不在这里,那这阵法又是怎么出来的?”

  陈壑脸色阴沉,抬头深深看了一眼远处笼罩在阴霾乌云之下的昆仑山。

  范退兀自在他的身边喃喃道:“难道是这种至高阵法被泄露出去了?如果真的能做出此阵的圣教人物都不在这里的话,天下间也无人可以布置啊……”

  “不!”突然,陈壑打断了他的话,在那一刻,他脸上的神情突然布满了阴云,连眼神中都露出了几分浓烈的杀意。

  “这世上除了我们圣教几位英杰能布置此阵外,有此能力者在圣教之外,还有一个人!”

  范退大惊,道:“是谁?”

  陈壑的牙关咬得紧紧的,片刻之后,似乎是从牙缝间透出了一丝寒风冷意,一字一字地说道:“一个叛徒!”

  ※※※

  “当……”

  悠扬的钟声回响在雄伟的天昆峰上,正阳大殿中众人肃然回身,原本还有些热闹喧嚣的气氛很快平息下来,大殿上一片安静。

  忽听有振衣之声,有人踏步而来。大殿后青铜大门依次打开,一排道童鱼贯而出,左绣龙,右抱凤,铁鼎飘青烟,云板起瑞声。鹤翔兽吟祥云现,宽袍大袖神仙人。

  巍巍大殿有高台,仙气飘扬如浮云。须臾之后人上座,颔首微笑望四方。

  云板连响,声音清脆,一声高过一声,如大河生浪潮,一波更胜一波,一浪高过一浪,短短瞬息间,竟有千军万马狂潮奔涌之势。

  有风起,吹过偌大殿宇间,掠起众人衣衫,满座尽豪杰,似千载精华传承于此,正是人间鼎盛时候,不由得心生豪情,又思壮志,只觉得天下间万事皆易,岂有我人力不可达者。

  一旁自有人唱喏喝礼,祭祖敬宗谢天地。座上人举目望去,只见人人皆恭谨,而目光更远处,还看到殿宇一侧小桌那边,坐着那些位与众不同的人物。

  闲月真人的目光扫了过去,那些个为他捧场的元婴真人们也是微笑颔首,大家并没有特意打什么招呼,什么心意只要人来了,那就已然说明了一切。

  但是下一刻,闲月真人忽然一皱眉,却是发现自己居然在人群中并没有看到独空真人。

  他的脸色微微沉了一下,但很快释然,独空与他并非普通交情,这些年来大家彼此扶持,闲月真人完全不认为独空真人会与自己有所隔阂,更不用说会反对自己了。

  想来大概是天兵堂那边有什么要紧事要处理吧,这也没关系,白日里的大场评议会本就是面上光鲜,最紧要的还是今晚的小场。想必到了那时,独空师弟一定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至少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未让自己失望过。

  闲月真人放下心来,正要收回目光,忽然眼神又是一顿,却是看到了在那一片人群的最后,还有一张之前不算太熟悉的面孔。

  东方涛站在小桌边,远远地向闲月真人点了点头,面带笑意,神态自然。

  闲月真人凝视他片刻,嘴角慢慢浮起了一丝笑容,随后也是微笑起来,对着东方涛含笑点头,眼神欣慰。

  ※※※

  独空真人与何毅走向这片山林的深处。

  林木幽深,光线有些昏暗,因为前两天下雨的缘故,这林中的土地也变得潮湿松软,有些地方更是烂泥一片,显得十分肮脏。

  不过,这些事当然不可能会难倒两个有道行在身的修士,特别是这两人的道行还是极高,一个是新晋的金丹修士,另一位更是成名多年的元婴真人。

  点点滴滴的水珠,从那些枝叶边缘上滴落下来,轻细的声音似乎让这片林子显得越发的寂静,大概是雨水太大的缘故吧,这附近已经没有了野兽的踪迹,甚至就连偶尔会鸣叫的鸟雀声,今天也很少听见了。

  光影在他们两个人的脸上交错变幻着,映出不同的神情,似黑白始终交错不定,在光与暗中行走着。

  脚步声声,踩踏在地上,传了过来。

  那棵大树之下,大石旁边,腐烂的树叶黑色的烂泥中,一根小小而不起眼的树枝微微颤抖了一下。

  片刻后,那两个人影出现在了这片地方。

  独空真人环顾四周,目光敏锐,对何毅问道:“就是此地?”

  何毅往前走了一步,道:“正是。”

  独空真人点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又道:“此刻还没有人过来,你当初发现那个魔教符纹的地方在哪儿,给我看看。”

  何毅点头道:“嗯,师父您稍等片刻,我记得就在那块大石背后。”说着,他便迈步向那块大石头走去。

  独空真人则是站在原地,转眼看着周围,只见这周遭林木茂密,远胜林子外围,昏暗的角落中影影绰绰,似乎总有什么异样的视线在黑暗中望着这里一样。

  独空真人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喜,心想,果然魔教中的妖人都是胆小怯弱之辈,约定见面都要找这些鬼魅阴晦的地方,真是可怜可笑。

  而此刻在他脚下不过三尺之外的地方,几片枯败腐烂的叶子下,那根树枝就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这个时候,何毅已经走到了那块大石头背后,独空真人驻足原地等候,那根树枝悄然如同死物,一切似乎在这个瞬间都凝固了一样,仿佛时间静止了。

  忽然有风吹过,带着些许寒意。

  “啊!”蓦地,一声大叫从大石头背后传来,却是何毅的声音,异常惨烈,还带着几分惊讶。

  独空真人身躯一震,霍然转身望去,只见他最心爱的弟子何毅踉踉跄跄地从大石头背后倒退而出,口吐鲜血,嘶声喊道:“明珠师叔,这、这是为何啊?”

  独空真人身子再度一震,正惊诧处,果然只见在何毅身前,从那块石头后头转出了一个身影,竟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面孔,正是明珠真人。

  在那一刻,独空真人心中如掀起滔天巨浪,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等来的竟是一位声名显赫不弱于自己的昆仑派元婴真人。

  难道他就是那个魔教内奸?

  而还不等独空真人反应过来,那明珠真人的目光冷冷扫过这边,也是看到了他。

  在那一瞬间,独空真人看到明珠真人脸上陡然现出惊愕之色,随即一抹震怒出现,对着这边喝道:“独空!竟然是你!原来你才是魔教内奸!”

  独空真人闻言大惊,刚要开口分辩,忽然只听身后风声骤起,刹那间如山崩地裂深海怒涛,几道狂烈无比的气息同时从背后树林深处腾空而起,向他轰然压了过来。

  独空真人一声大叫,却不回头,而是直接向前掠去。

  前方明珠真人面沉如水,一脚踢飞何毅,袖袍震处,整个人飞上半空,周围灵光瞬息凝出丈许光剑,直接就劈了下来。

  所过之处,尘土飞扬,树倒石裂。

  独空真人双目圆睁,双手猛然抱圆,一方云气凝结成盾,挡在身前,只听轰然大响处,那柄势不可挡的光剑撞上云盾,噼啪刺耳之声乱作,随即一起化作虚无。

  而身后怒涛般的气息,已然及身。

  危急关头,独空真人尽显这多年成名的元婴真人底蕴,身边光华大盛,法宝连起三件,化作塔、钟、戟三宝,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际,硬生生挡过了追魂夺命一般的攻势,身形连翻,从侧面强行冲了出去。

  但就算如此,他也是胸口一闷,一口鲜血直接喷在胸口。

  而回头处,只见那林中走出来三人,更是令他面色大变,赫然竟是千灯真人、光阳真人和木原真人三位元婴境的大真人。

  只见千灯真人走在最前头,瞠目喝道:“独空!你勾结魔教潜伏我派,真是罪大恶极,还不束手就擒么!”

  独空骇然道:“岂有此理,你们是血口喷人!”然而,他毕竟不是普通人物,只一瞬间便看穿此间形势危急诡谲,冷笑一声道:“你等想要诬蔑于我,却是妄想,我自去找掌门师兄分辩!”

  说罢,身形一动便要腾空飞起。

  但就在此时,只见那边明珠真人冷笑一声,忽然抬手一掌劈在一旁已经受伤倚靠树木的何毅身上,顿时只听一声骇人的骨裂之声,何毅踉跄挣扎着鲜血乱喷,嘶声含泪,对着天上大喊道:“师父……你快走!”

  独空真人正要飞起的身形,登时猛然一滞!(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401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