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生死泥土

第二百二十四章 生死泥土

  滚烫的鲜血如泉涌一般从独空真人的伤口处喷了出来,淋在何毅的那只手掌上,只是一转眼间便将他的手完全染成了鲜红色。何毅咬紧了牙关,慢慢地抬起头来。

  师徒二人的目光,在此刻相遇了。

  他们近在咫尺,却又仿佛远离了千里万里。

  “为什么?”独空真人咳嗽着说道,他的声音低沉且嘶哑,同时似乎是因为气海丹田根本被摧毁,全身气脉瞬间大乱,灵力撕裂周身经络,连口中也不停地涌出鲜血来。

  何毅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的眼眶有些红肿,他的嘴张了几次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只有从天上落下的雨水,淋得他满脸都是水珠。

  周围那四个巨大的阴影已经越逼越近,独空真人却似乎毫无感觉,此刻的他眼中仿佛只剩下了自己身前的何毅一个人,他看着何毅,看着这个自己寄予了一生期望的弟子。

  一只带血的手掌慢慢抬了起来,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向何毅的脸摸去,独空真人的脸上有伤心有痛苦有不解有失望,但他的目光,竟还是温和的。

  仿佛在他眼前的,仍然还是那个他最心爱的徒弟。

  何毅的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他拼命地咬着嘴唇想要装出坚强冷漠的样子,但是眼前已是一片迷蒙,是泪水是雨水再也分不清楚。他的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哑的声音,身子往前踏出了一步,想要去靠近那只手掌。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从独空真人的背后猛地伸出了一只手,一下子抓住了独空真人那只带血的手掌。

  千灯真人冷漠的面容出现在他们二人的身旁,在那电光火石间,何毅猛然瞪大了眼睛,看到了千灯真人的手臂霍然向下折去。

  “咔嚓!”

  大雨之中,寒意扑面而来,何毅如坠冰窖,呆呆地看着千灯真人直接拗断了独空真人的手腕。

  独空真人一声惨嚎,整个身躯颤抖着颓然向后倒去。

  何毅霍然抬头,瞪着千灯真人,似乎正要怒吼什么的时候,却只看到千灯真人冷冷地翻过兀自抓在他手中的独空真人的那只手掌,血肉模糊甚至还有白骨碎片之间的地方,在雨水的冲刷下,慢慢显露出了一个闪烁着森冷光芒的针形法宝。

  宝针不大,然而足够锋利,也足够杀死一个悖逆人伦的逆徒!

  千灯真人看着他,冷冷地道:“永远都不要小觑一位元婴真人!”

  何毅脸色瞬间惨白,踉跄着向后退了几步,看上去仿佛连站稳都很艰难。而千灯真人在说完那句话后,突然一声轻喝,双目神光大盛,一股沛不可挡的气息猛然散发出来。

  何毅像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霍然抬头,而周围其他三位元婴真人则是脸色各异,明珠真人一脸漠然,似乎早已知道结局,而光阳真人则是长叹一声,摇头不语。

  只有木原真人在看到千灯真人这突然的举动后怔了一下,欲言又止,脸上却是掠过了一丝不忍之色。

  片刻之后,只见千灯真人猛然一掌拍出,那一刻,这片山林之中无数飘落的漫天雨丝突然都被一种强大无匹的力量瞬间裹挟,在半空中呼啸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风雨狂啸,似天地威力都注入在那一掌之中,当胸拍下。

  正中独空真人的胸膛。

  没有骨骼的碎裂声,没有血肉的撕扯声,在周围的目光下,独空真人的胸膛瞬间塌陷了下去,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生机的他在如此强大的一位元婴真人的攻击下几乎毫无抵抗之力,在那一刻,他胸膛中的五脏六腑几乎瞬间被打得粉碎。

  千灯真人缓缓向后退了一步。

  呼啸声渐渐平息,漫天风雨仿佛艰难地才从那个可怕的囚牢中逃脱,继续漫无目的地飘落下来。

  千灯真人拿出了一块手帕,开始慢慢地擦拭他染血的手掌,同时看了一眼何毅,淡淡地道:“看清楚了么,以后你如果还要再杀元婴真人,就要做到这种地步才行。”

  何毅脸色惨白如纸,头颅垂下,涩声道:“弟子不敢!”

  千灯真人冷哼了一声,看着何毅的眼神中有一丝轻蔑不屑,随即转过身走到了一旁。

  ※※※

  “轰!”

  天上又响起了一声惊雷,虽然还不到天黑的时候,但浓重乌云之下的昆仑山,却阴暗得犹如黄昏。

  雨,越下越大了。

  冰冷的雨珠从天而降,打在独空真人苍老而没有血色的脸上,周围的一切都似乎突然离他很远很远,在那一个瞬间,他似乎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

  从小到大,从生到死,这一生活得究竟如何呢?

  有没有后悔,有没有感激,有没有痛苦,有没有欢乐?

  可是那一切似乎突然又变得异常轻飘,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沉重的疲倦。疲惫如潮水般淹没了他,带着黑暗席卷而来,终于,他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那个也曾经高大也曾经笑傲人间拥有强大道行的身躯,终于是在这一天失去了所有的生命力,颓然倒下了。

  他“砰”的一声,重重地摔倒在这肮脏的地上,黑色的泥浆溅到他的脸上,腐烂的叶片在他还未闭上的眼前跳起又落下。在这一世他最后的弥留时刻,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是如此模样地去迎接死亡。

  大雨打在他的身躯上,冰寒蔓延而来,他的身子抽搐着,然后逐渐僵硬。

  他就快死了。

  他马上就要死了!

  谁都看得出来,包括独空真人自己也感觉到了。

  他在痛苦和悲伤中等待着那最后的时刻,然而就在这时,他摔落在地上肮脏泥浆里的眼睛,突然看到在自己眼前仅仅数寸之处,在那些刚刚被震起的腐烂落叶之下,有一根仿佛并不引人注目的树枝倒插在泥土里。

  他看到了那根树枝。

  那根树枝似乎也感觉到了他。

  风雨轰鸣,席卷了这人世间的黑暗与肮脏,独空真人却在那弥留之时,一双失神的眼睛里突然有了一点异样的光彩。

  他仿佛吃了一惊。

  但很快的,他的嘴角却慢慢浮起了一丝诡异的笑容,那一刻,漫天风雨和周围高大的树木影子,包括那更加可怕的几个人影,似乎都从他眼中消失了。

  在独空真人的眼里,只剩下了那一根小小的树枝。地上有黑泥土地,冰冷的雨水不停地下着,冲刷着他们的身体。

  也许有的时候,活人与死人的间隔,就只有薄薄的一层泥土吧。

  他感觉到了,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他似乎想说话但说不出口,他笑了起来。

  他的头歪了一下,然后带着那一丝诡异的笑容死去了。

  “轰!”一声惊雷炸响,周围众人抬头望天,但见天空电闪如蛇,而在地下肮脏处,那根树枝也是微微颤抖了一下后,然后缓缓地再度躲在了另一片腐烂的枯叶下。

  一切,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

  惊雷炸响时,昆仑山天昆峰上,正阳大殿中,盛大隆重的宗门大会正进行到一半,如今仍然还要隆重热闹地继续下去。

  苏青珺站在人群中,觉得有些心绪不宁。

  今天的天气有些反常,这雷声隆隆的,在宗门大会进行的同时不停地电闪雷鸣,总让人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事实上,有这个感觉的显然并非只有苏青珺一人,在正阳殿上站着的许多昆仑弟子中,就有不少人会偷空悄悄去瞄几眼殿外的天穹。

  当然了,从来也没有人说过宗门大会的时候老天爷不许打雷下雨,修道之人参悟造化偷天之力,很多时候还是讲究顺势而为,人定胜天这种说法,在多少年的修仙历史中,早已被证明毫无意义。

  在真正的天地伟力面前,世间万物也许都是蝼蚁。

  所以该干什么还是就干什么,哪怕天上打雷下雨。至少在正阳殿高台上的昆仑掌门闲月真人,就从来都是一副平静神色,深厚涵养一览无遗,颇有几分天地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气度,着实令人佩服。

  乘着中间有少许休息的时间,苏青珺走到了东方涛与颜萝这边,向他们二人见礼。

  颜萝看起来应该是确实挺喜欢苏青珺的,笑着将她拉起,道:“在这里人多眼杂的,你就不必多礼了。”

  苏青珺答应一声,然后又跟他们说了几句话,不过这两位都是上了岁数的有道之士,很快就看出苏青珺有些言不由衷,颜萝便笑着问道:“怎么了,珺丫头,有什么话想问的就直说吧。”

  苏青珺脸上掠过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但过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对东方涛说道:“东方师叔,我是想问问,你昨天说的是天地伟力或许会对苏墨的恢复有影响,但这……这么厉害的打雷风雨,算不算啊?”

  东方涛失笑摇头,颜萝也是轻叹了口气,笑道:“你这是关心则乱啊,放心吧,这点程度的哪里能算天地伟力,没事的。”

  苏青珺点点头,看起来好像松了一口气,又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

  东方涛道:“过了今晚,应该就没事了。”

  颜萝道:“而且还有易昕看着呢。”

  苏青珺“嗯”了一声,道:“真是麻烦易昕妹妹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402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