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万刃冰刺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万刃冰刺

  风雨会山巅,闪电照黑狗。

  这座无名的山丘最高峰的地方,是在山顶上一条狭长斜坡处,一块大石突兀地竖立在那儿,离地约有七八尺高。站到这块大石头的上面,仿佛站在了这座山丘的最高处,俯望四野,尽收眼底。

  只是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里,这块大石周围已经再没有风光景色,有的只是连大风大雨都吹不散盖不住的血腥。

  遍地的尸体以及随地流淌的鲜血,都在述说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在风雨下的黑夜中,这个在人类视线之外野蛮而惨烈的故事。

  黑狗阿土还活着,它还有一口气,它依然还站在那块大石的最高处。

  在它的脚下,到处是血肉模糊的尸体,那些觊觎它血肉的妖兽已经先它一步流干了自己的血,它们的尸体铺满了这座山顶狭长的斜坡,在更远处的地方,那些可怕的气息已经不多了。

  不多,但仍然还有。

  这个夜晚,冲动的妖兽已经死光了,不够强大的妖兽已经死光了,不够狡猾的妖兽已经死光了,胆子不够大被吓坏了的妖兽已经都跑了。在浓浓的令人作呕的血腥气后,在偶尔亮起的闪电光芒照耀下,依稀还能看到在那道斜坡后方,仍然还有两道仅存的目光阴冷地看着大石头这边。

  它们徘徊不去,它们仍觊觎着那美味的血肉。

  瓢泼大雨不停地下着,打在大石上的阿土身上,此刻的它,身上已经找不出任何一块完整的肌肤血肉了,到处都是伤口,到处都是血迹,看起来它自己的鲜血也快要流干了。

  可是阿土仍然还是没有倒下,它像是一只孤独却偏执的疯狗,咬牙切齿地站在这大石上,冷冷地扫视着这黑暗的世间。

  可是与此同时,在电光闪烁的那个瞬间,连它自己和旁边仅存的那两道阴冷的目光,都感受了这只黑狗身体的颤抖,看到了它的摇摇欲坠。

  也许下一刻,这只黑狗就要从大石头上摔下来直接毙命,所以那两道在黑暗中隐藏的目光仍然在安静地等待着,等着这只异常凶悍的黑狗自己结束生命。

  反正如此暴雨的夜晚,又怎么可能会有明月?

  没有月圆之夜的月华之力加持,再强大的圣兽也不可能晋阶成圣。

  黑狗阿土无疑也知道这一点,也许从没有人告诉过它,但在它体内的妖兽血脉激发出本能的同时也让它明白了这个规律,风雨太大,不可能会有明月出现了。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它却早已经无路可退。

  阿土慢慢地趴下来,在一片血腥尸骸的包围中,在这座山丘的最高处,抬头望着天空。

  除了落下的凄厉风雨,便是层层浓密的乌云,又哪里有明月的影子。它的口中有轻轻的呜咽声,把头埋了下来,仿佛到了这最后的时刻,终于还是要向这命运认输。

  黑暗涌来,黑狗的身影在山巅绝高处,显得那样孤独。而在远处山坡下,两个阴暗冷酷的声音慢慢站了起来,像是终于等到了最后最好的时机,开始向山顶走了过去。

  ※※※

  冬峰之上的气息,忽然变得有些异样起来,虽然风雪依旧在飘舞,虽然头顶高处依然是电闪雷鸣,但是在这片悬崖边的雪地上,气温却在迅速地下降。

  飘落的雪花越来越大越来越多,天地之间一片清冷肃杀,偶尔抬起头仰望山巅的时候,便会发现那一片原本包裹着山顶的狂风暴雪突然离开了山峰,然后开始慢慢地向下方移动着,一点一点地渐渐靠近正在对峙的那两个人。

  白晨真君站在雪地里,盯着天澜,一字一字地道:“你居然胆敢来到这冬峰上挑战我,这是你做过的最愚蠢的事情!”

  天澜真君抬头也看了一眼那一片正在缓慢落下的暴风雪,片刻后笑了笑,看着白晨真君,双眼微眯,道:“是么?”

  白晨真君冷哼了一声,道:“当年师父临死之前,对我嘱咐说,你这个人心高气傲胆大包天,日后道法若有大成,只怕为祸之烈远胜于三界魔教。今日看来,果然如此。”

  他目光如电,冷冷地盯着天澜,寒声道:“你竟敢私自去地宫,偷取那魔物所生的黑龙涎!”

  天澜真君笑了起来,道:“哦,这句话是师父说的,还是你自己说的啊?”

  白晨面色冷峻,道:“当年那段公案,是非因果到底如何,咱们知道的人心里自然有数。我只有一句话,问心无愧!”

  “巧了!”天澜真君往前走了一步,淡淡地道,“昨日我去给师父扫墓的时候,在他老人家的坟茔之前,说的也是这四个字。”

  “问心无愧!”他一字一字地说道,声音隆隆,便如雷霆一般。

  白晨真君不再与他多言,但在真正动手前,他却是特意又转头看了站在一旁的卓贤一眼。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但眼神冷得比天上的冰雪更甚几分。虽然没有任何言语,但是那眼神里的冷酷,却是如此的清晰和明显。

  卓贤看懂了自己这位师尊的意思,他的脸色很快变得苍白起来,与此同时,他还发现随着那片暴风雪的落下以及身体周围这块雪地上的气温急降,原本在他身后几乎接近四分五裂的冰壁,突然又开始有重新凝结起来的趋势。

  风雪越来越大,身子越来越冷。

  天澜真君巍然不动,因为所有的风雪都靠近不了他的身体,他只是平静地看着那一片落下的暴风雪,片刻之后,他忽然若有所觉,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脚下。

  那是一片雪地,被落下的大片大片风雪覆盖了厚厚一层的雪地,但在此时,从他们脚下的土地深处突然传来了一丝隐约的震颤,似一道波动从这座庞大的奇峰内部深处泛起,如涟漪一般荡漾开来。

  雪地上厚厚的雪层,突然抖动了一下,无数松软的雪就那么微微地向上方跳动了一次,紧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一次比一次明显,一次比一次剧烈,然后全部人都感觉到了,是这座冬峰在颤抖,是这座山峰在咆哮。

  “呼!”白晨真君振衣而起,整个人飞到了半空中。

  与此同时,天空的那片暴风雪如同一片雪白而狂暴的圆环,从天而降落下来,将他的整个身躯包裹住,如簇拥着冰雪之王,以白晨真君为中心,形成了一个在半空中剧烈飞舞的大雪球。

  冬峰的震颤越来越是激烈,无数的冰雪鼓荡飞起,从四面八方涌向那个巨大的雪球,风声凄厉急切得近乎如刀,割破了这一路上无数坚硬的山壁玄冰。

  那个枯瘦但此刻犹如天神般的老人,隐身在威势无与伦比的巨大雪球中,他的声音便犹如那暴风雪的呼啸,响彻天地之间!

  “你不该来这里的!”

  他冷冷地说道,然后抬手,指去!

  那一指之处,那一指方向,在那空中的一点上,突然凝固,无论是飘过的雪花,还是吹过的风,一切凝结成冰,然后只听喀嚓喀嚓之声如锐利刀锋,直破虚空,迅捷无比地在这空中凝出一道丈许尖刺。

  紧接着,暴风雪蓦地大声,从原本的雪球陡然扩散了数倍,半空之中,那道冰棱尖刺的周围,也瞬间多了一根同样的冰刺,然后如同弥漫一般,瞬间,无数的冰刺出现了,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几千根几万根的冰冷尖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天澜真君。

  冰冷的刺尖上闪烁着幽幽透明的光,充满了杀意。

  躲在一旁的卓贤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丝绝望之色,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看重那个苍老的师父,但是直到今天直到此刻,他才真正意识到,一位化神真君的力量远远不是他可以觊觎窥探的。

  他师父真正强大的力量,他仍然从未见识到。然而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很快的,卓贤眼中又再度燃起了愤怒嫉妒不甘的火焰。

  如此强大的境界,如此可怕的力量,他却从来不得而知,但大师兄肯定是知道的,就连那个刚入门不久的小师妹白莲,小小年纪也被师尊直接传授了风雪经那门秘法,假以时日,一定也会知道这种可怕的道法。

  唯独只有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

  相比起已经有些失态的卓贤,天澜身为一位与白晨同阶的化神真君,显然要比卓贤镇定太多了。

  哪怕在他身子周围被密密麻麻、成千上万的尖锐冰刺所包围,下一刻就有可能被万刺穿心的危险,天澜脸上的神色也没有露出太过担心的样子。

  他甚至还远远眺望着那凌空悬浮在巨大雪球中的白晨真君,片刻后,露齿笑了一下,道:“引导奇峰灵脉之气汇聚一身,强夺玄冰法阵禁制为己用,能做到这些,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你,实在是要对你说一声厉害啊。”

  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脸上好像真的露出了一丝佩服之色,但很快的,只见天澜真君又淡淡地笑了一下,这一次,却是带了几分嘲讽之意:“你这是要跟我拼命了吗,师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2 10:31:4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412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