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坠峰

第二百三十五章 坠峰

  旭日之光大放光明,照耀而下,所过之处不仅冰雪消融,甚至就连白雪之下的岩石泥土也为之开裂,一股煌煌之气似乎带着一丝凌驾万物之上的霸气,所向披靡地冲了过来。

  看着这股金色的光柱,白晨真君的脸色异常凝重,身形往后一退,周围风雪顿时大作,化作一片暴风雪迎了上去。

  烈日风雪,一热一寒,一明一暗,一阳一阴,如天地两极,如水火不容,瞬间撞在了一起。最开始的时候,两道截然不同的光芒僵持在半空,彼此源源不断地融化、消解又不停涌上,周围的空间开始激烈地扭曲起来,甚至开始有怪异的虹光在烈日风雪中出现,还有刺耳的尖啸声不绝传来。

  过了一会儿之后,风雪开始后退,烈日光辉逐渐灿烂耀眼,往前一步步逼了过去。

  天空中的黑龙龙目中黑焰闪动着,看不出是什么心情,反而是从黑龙出现后明显受到了惊吓躲在一旁的卓贤,却在这时回过神来,面上露出一丝喜色。

  白晨真君脸色微变,随即一声轻喝,退了几步,背靠上一面冰壁岩石,刹那间,只听“咔咔咔咔”之声陡然响起,这面山壁上坚冰四分五裂散落掉下,一股股白色烟气从山体岩石中涌出,渗入了白晨真君的体内。

  白色烟气入体,白晨真君双目神光大盛,风雪呼啸欲狂,竟是倒卷而回,将之前势不可挡的旭日光辉抵了回去。

  道道冰雪,在地上空中凝结而来,仿佛空气中的气温瞬间低到了极点,连雪花都变成了冰块,漫天风雪眼看着变成了冰雹,森寒之气冲天而起。

  白色冰霜势不可挡,一路压倒灼热光芒,直逼天澜真君眼前。

  天澜真君面色漠然,似乎对局势瞬间倒转并未过于惊怒,只是伸出另一只手在眼前虚虚一按,与另一只手呼应着画出了一个圆环形状。

  浓烈的纯阳之气自他掌心溢出,直接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火盾,白色冰霜大举逼来,但在这火盾前再次被拦住,并且无法再前进一步。

  只是虽然如此,局势上白晨真君却已是大占上风,在这中间他一直分心关注着那条巨大黑龙,但只见从头到尾,那条黑龙几乎没有任何异动,无论天澜是占据上风,还是逆转落在下风,黑龙都毫无出手的意思。

  在昆仑派中,知道那禁地之下地宫中秘密的人,只有白晨和天澜二人而已,对于这条可怕的妖孽,除了天澜,也几乎没有人会比白晨真君知道得更多。

  他知道这只妖孽本不该醒来,它本该在那黑暗不见天日的地方,永世不得翻身。它已经在黑暗中被封印了五千年,那么,它这时候突然醒来时,难道真的还会像它当年那样可怕吗?

  至少现在看起来,这条黑龙只是个徒有其表的空壳子而已。

  白晨真君精神大振,若果真如此,自己今日原本以为的必败必死之局,竟是有了几分转机。天澜师弟虽然确实厉害至极,但在这冬峰之上动手,便是他的最大错误,甚至自己可以在干掉天澜之后,再将这条魔龙重新逼回地宫中去。

  心念转动间,白晨真君已然想了许多。

  然而天澜真君虽然暂时处于劣势,却凭着身前那一面火盾守得异常稳妥,任凭白晨真君如何催持道法神通,那足以将普通人冻死无数回的冰霜风雪,竟然还是破不了火盾的防御,无法更进一步。

  正阳诀果然是天下第一等的神通道法,刚正纯和,隐隐有王道之气,遇强愈强,守得是严密无比。而如此王道卓绝的神功秘法,却是被师弟得到了。

  白晨真君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一下子难看下来,盯着天澜真君眼中杀气闪现,忽地一声长啸,整个身子竟是飞到半空,双臂一震,仿佛有无穷灵力突然在这整座冬峰上一起跳动了一下,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

  无数的白色烟气从高大的冬峰上一起飘了出来,丝丝缕缕,纷纷向半空中的白晨真君游去。

  随着这无数白色烟气的聚集,整座冬峰似乎也活了过来,与半空中枯瘦的白晨真君似乎融为了一体,同呼吸,共震动。

  此刻,山就是人,人就是山,白晨真君如化身山神,俯视天澜,忽地一声大笑,举手劈下。

  那一刻,夜空中似有幻象,冬峰化作了一个庞大无比的巨人,一掌拍了下来,要碾死掌下的蝼蚁,而天澜真君面上仍然没有太多的神色,还在拼命撑住火盾,一点点抵挡着白晨真君恐怖而癫狂的攻击。

  一切眼看就要决出胜负时,突然,在那片迷雾深处,猛地出现了一片巨大可怕的阴影,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飞快掠来。

  那是一只黑色的巨爪。

  那是黑龙的第二只爪子!

  黑龙一爪破开了无限风雪,直入暴风雪中,如巨灵神掌一般,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只听“砰”的一声闷响,白晨真君一声闷哼,竟是被这一爪直接打飞了。

  他在半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然后“噗”的一声重重撞在了雪地里,半截身子甚至都直接插到了雪中。

  而与此同时,那条强大到绝世罕见但刚刚却偷袭得手的黑龙,慢慢地收回了它那只爪子,然后龙须起伏摇荡,却是开口平静地说了一句,道:“听说你刚才觉得我不厉害?”

  ※※※

  黑龙冷笑着,甚至还弹了弹自己的巨爪,然后低头对天澜真君说道:“如何?”

  因为白晨真君被打飞,刚才还被吸聚了山脉灵气所压制的天澜真君总算是喘了一口气,正好在这时,他听到了黑龙的问话,天澜真君瞄了黑龙一眼,却是冷笑了一声,道:“一般!”

  黑龙双眼中黑火一闪,但居然并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出任何对天澜真君不利的动作来,反而只是缓缓抬头,道:“昆元子和铁罗那两个不是好人,什么事都不肯告诉后代子孙,大概他们都忘记告诉你们了,在地宫里的,可是一条小心眼的龙。”

  天澜真君笑了笑,道:“那我现在知道了。”

  黑龙眼中黑火闪动,便转过头去,再一次看向白晨真君那边。

  白晨真君此刻已经稍微恢复了清醒,慢慢地从雪地上站了起来,但是受到了刚才那沉重的一击,白晨真君的情况看起来很是糟糕,身上衣襟凌乱且不说了,伤口和口鼻间,血迹也是随处可见,看起来异常凄惨。

  然而,还不等他站稳回过神来,天空中突然又起呼啸之声,一只巨大的黑爪砸了下来,而在身前地面上,一道炫目灼热的光辉也再度重振旗鼓,甚至比刚才所看到的更加炽烈,向着他打了下来。

  天澜和黑龙,竟是没打算给白晨真君丝毫的喘息之机。

  眼看着追魂夺命的杀招到了眼前,白晨真君忽地一声怒吼,全身衣衫瞬间尽裂,手上、脚下、身边所有的冰雪一起腾空而起,将两个怪物强大的力量挡住。

  然而,他面对的敌人实在是太过强大,或者可以说是,非但强大,而且异常的狡猾、果决、坚定!

  黑龙的巨爪不停地砸向那片风雪,每一次落爪都有一大片风雪冰霜被震飞走;而在天澜真君那边,则是一言不发地全力催持着正阳诀大法,以可以熔炼硬铁的可怕威力,侵蚀着一片又一片暴风雪。

  白晨真君勉力抵挡,但随着时间延长,这又岂能是长久之计,眼看着他被两股恐怖的力量苦苦相逼,整个人又要吸聚容纳那些数量恐怖的白色烟气,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整个人竟然是开始颤抖起来。

  之后,猛然间只听到一声巨响,白晨身子突然倒飞而出,下一刻便重重地撞到了石壁上,顿时只见一片冰屑飞舞,带着几分凄凉的破碎雪花,漫天飘洒落下。

  胜负已分了!

  白晨真君七窍流血,伤势极重,但饶是如此,他的意志似乎仍然是坚毅如钢,慢慢地站了起来。

  睁开被血染红的眼睛,他喘息着,惨笑着,突然间脸上掠过一丝疯狂之色,反手一掌,竟是直接以血肉之躯扑向了那面山壁。

  白色烟气疯狂地涌入他的体内,但是白晨真君却再没有站立起来,他只是仰天大笑,状似疯狂,大吼道:“你妄想要我的神仙洞府?做梦去吧!”

  “轰!”

  冬峰远处传来了一阵怪声,天澜真君霍然抬头,往绝顶山巅处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异常难看。

  巨大的山峰上已经没有了那片暴风雪,但是此刻只见山体上一切东西似乎都碎开了,不停地有大大小小的落石从山上落下来。

  隆隆雷声,却不是从天际云层上传来的,而是在这座冬峰的内部传出。白晨真君狂笑着道:“你还想觊觎我的宝藏,别妄想了,师弟!”

  “我会给你的,只有一座垮掉的废墟!”

  他一声怒吼,突然间,白晨整个身躯一下子膨胀起来,不停放大,当到了某一个程度后,突然血肉爆炸,化作无数血花,而与此同时,整座冬峰也陡然剧震。

  紧接着,无数尘土冲天而起,而山体乱石越坠越多,大地开始崩裂,整座山峰,竟是开始向下崩塌着落了下去。

  这天穹云间绝世的奇峰之一,竟是在今日崩塌坠地了!(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647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