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三十七章 生死关头

第二百三十七章 生死关头

  昆仑山。??

  流香圃客房之外,易昕站在屋檐下,看着天际那轮皎洁的明月,俏丽的脸上一脸愕然,几乎可以说是目瞪口呆。就在不久之前,她还看着外头风大雨大几番凄风冷雨心中有几分幽怨情绪,结果转瞬之间风雨停歇乌云散尽,竟是露出了明月高悬天际。

  她活了十多年,真是从未见过如此异象,一时间只觉得脑子都有些转不过弯来,如此看了片刻后,突然,她却是听到了从她身后的客房中猛然传来了一声呼喊声,却是苏墨叫了起来,而且声音里带着十分痛苦之意。

  易昕吃了一惊,连忙回身从窗台边看去,只见在那客房中的床铺上,苏墨仍旧双眼紧闭,但面上肌肉扭曲,似乎陷入了一个可怕的梦魇,身子不停地在床上扭动着,双脚胡乱蹬踢,双手紧紧抱头,口中还叫喊着谁也听不懂的胡话。

  “啊……啊……呜啊……”

  阵阵苦痛喊声,在这深夜里着实让人有些毛骨悚然,易昕不明就里,但那人毕竟是苏青珺托付给她照顾的,她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弃而不顾。

  所以,易昕赶忙跑到门口,推开房门跑了进去,来到床边,用力压着苏墨,同时口中连声叫喊着他的名字,希望能将苏墨从梦魇中叫醒。

  但苏墨似乎深陷噩梦之中,无论易昕怎么叫喊,他都好像听不见,只是拼命抱着头颅扭动身子,哭爹喊娘地叫喊着什么,最后甚至开始用手去撕扯抓挠身子。

  易昕大吃一惊,连忙伸手压住苏墨的手,但是苏墨的气力在这种迷梦的情况下似乎变得比平时大了许多,好几次易昕都险些压不住他,不过也幸好苏墨意识不怎么清醒,并没有真正故意去伤害易昕。

  如此反复挣扎了好久,苏墨的痛苦似乎才慢慢减缓了些,他的叫喊声随即平静下来,神情似乎舒服了一些,不再有痛苦扭曲的样子了。

  易昕此刻已经是累得满头大汗,看到苏墨这样子真是如释重负,直起身子长出了一口气,抹了抹头上的汗水。

  再看苏墨,只见这男子直到此刻都还没有睁开眼睛,躺在床上似乎又睡着了。易昕没好气地撇撇嘴,口中咕哝了一声道:“真麻烦!”

  说着,随手拉过被褥给他盖了,又看看周围,感觉没什么事情后,就再度走出了房门,来到屋外走廊上。

  因为那一轮明月的突然出现,而且在这月圆之夜中月光异常明亮犹如白昼,这夜色仿佛比之前还更明亮了些。易昕看了看那月色,随即又望向天穹云间的那个方向,脸色变得有些担忧起来,低声自言自语道:“出了这么大的事,苏姐姐他们就算在回来的路上,眼下也一定都赶去冬峰那边救助帮忙了罢。真是的,怎么会出这样的事情呢……”

  “啪!”

  当她正自说自话的时候,突然从她身后传来一声脆响,吓了易昕一跳,回头一看,却只见客房的两扇窗扉好像是被风吹着,关了起来。

  易昕皱了皱眉,“哼”了一声,忽然觉得身上似有几分寒意,当下也没有细思,大概是这夜色太凉了罢。

  她伸手紧了紧衣襟,心头却忽然想起了很早以前在那次迷乱之地时,6尘带着她还有阿土行走在穷山恶水之间的事。她的心头有一阵淡淡的温暖掠过,嘴角还露出了一丝笑意。

  她笑得如此甜美,却完全没有察觉在她身后突然有一抹阴影悄然涌来,向着她的背影扑了上去。

  ※※※

  昆仑山上异变陡生,暴雨瞬间消散,天空出现明月,这样的奇景不止是在山上,就连山下的昆吾城中也是被一时波及,只是因为距离山峰太远,昆吾城里的人们根本看不到冬峰崩塌的那惊人一幕,但光是这样,就已经足以令人惊诧了。

  三界魔教潜伏在昆吾城中眼下身份地位最高的两个人,毫无疑问就是范退和陈壑二人了。此刻他们站在了自家住所的房顶上,正向着远处黑暗的昆仑山眺望着,面上都有惊愕之色。

  夜幕下的昆仑山显得神秘异常,虽然他们看不到迷雾深锁地带的冬峰崩塌景象,但那道冲天而起的巨大光柱还是太过显眼,想不看到都不行。

  范退喃喃道:“这山里到底生了什么事,竟有如此异象?”

  陈壑摇头,道:“不知道,如此惊天异象,我也是生平仅见。”

  范退突然神色一变,对陈壑道:“莫非是在昆仑派中那位神秘的不知身份的兄弟,做出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陈壑怔了一下,面上显露出几分怪异之色,有心想要否认,但随即细思之后却似乎又不太敢如此武断地否认,最后只得苦笑道:“这事我还真不敢乱猜,但山里面多半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大事生了。”

  范退沉吟之后,忽然握手道:“如此惊天异象,必定非凡。若是有宝物出世,必定乃是稀世珍宝、上古神器;若有人修成功法展露异象,则主神功大道功参造化;不管怎样,都不可等闲视之,我即刻调集人手赶到此处,再令山上内应着力查探,看看昆仑派中到底生了何事?”

  陈壑想了想,道:“如此也好。”

  说罢,他若有所觉,回头向四下望去,只见夜色之下,昆吾城中许多人家的屋顶高墙之上,都隐隐约约地有些人影站上高处,纷纷远眺昆仑山脉的方向,显然也是被那不久前的一幕异象所惊动了。

  ※※※

  而在离昆吾城更远的地方,荒郊野外的那一座无名山峰上,位于山顶绝巅的狭长斜坡,到处都是妖兽尸体,鲜血横流血肉模糊如同黄泉地府炼狱一般的恐怖景象里,在山峰的最高处,那块大石上,这场在人族视线之外,充斥着最原始最野蛮也最裸生死暴戾你死我活的争斗,也到了最后的时刻。

  黑狗阿土,苦撑到了最后一刻。

  它挡住了所有觊觎它血肉的贪婪妖兽,踢开并咬死了每一只拦着它路的阻碍,最后抵达了这座山峰最高处的时候,天却下着狂风暴雨。

  它所期待的、最渴望的月圆之夜的明月,却不见分毫。

  命运就像一只邪恶的手,始终紧紧地扼住这只黑狗的咽喉,让它无法喘息,让它痛苦呻吟,让它疯狂挣扎之后看着成功近在咫尺却好像就要功亏一篑。

  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如此痛苦的折磨!

  狗也一样。

  黑狗阿土愤怒甚至狂怒地对着黑漆漆的雨天怒吼着,但是毫无作用,而随着它最后残存的气力在冰冷的风雨中逐渐消失,下方那两只始终等待着直到最后时刻,有着可怕的耐性与惊人实力的妖兽,终于开始慢慢向前走来。

  贪婪的气息再也压抑不住,那仿佛是垂涎欲滴的声音,阿土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气力,就连身上的血似乎都已经马上要流干了。它只能颓然倒地,不再去看那凶恶的妖兽步步紧逼而来,而是怔怔地看着黑暗的天穹,连叫都不叫一声,就这样沉默地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黑狗唯一的眼睛里,闪烁的是孤寂幽绿的光芒。也许在这一刻,它想到的还是6尘吧,也许它还想着能够呆在他的身旁,会是怎样美好的一件事。

  猩红的舌头与雪亮的獠牙,带着粗重的喘息声靠了过来,阿土挣扎了一下,却还是倒在了地上。

  一切,似乎已是命中注定!

  直到,夜幕天穹中,那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里,突然,降落下一道光。

  一道皎洁明亮的月光。

  乌云散去,风雨收起,明月从阴云背后跃然而出,高悬于夜空之中。冷冷清辉,幽然洒落。

  无论是阿土,还是凶恶的妖兽,都是骇然抬头望天,但过了片刻之后,突然,一声沉闷的怪声,陡然从黑狗阿土的身上传了过来。

  那有点像是“咔嚓”般的声音,如骨骼撞击摩擦的声音,在月光下听得如此清晰,甚至清脆得有些可怕。

  阿土的头,忽然抬起,它眼中幽绿的火焰,渐渐明亮起来。

  近在咫尺的贪婪妖兽,突然身子开始微微颤抖起来,它们感觉到了一股从未感觉过的强大气息,蓦的从它们面前那只看上去几乎是垂死的黑狗身上散出来。

  冷冷夜风吹过,万物尽数匍匐,那只黑狗全身异响一声接着一声,似乎全身的骨头都断了又重新自行接续中,那股气息,竟是犹如王者,睥睨天下,目中无人。

  黑狗阿土,慢慢站了起来。天空中的明月洒落下一道光柱,正正好照在它的身躯上,将它包裹在月光里,有闪亮的光点升腾起来。

  它身上所有的伤口,突然都开始以肉眼可见的度好转愈合,它的肌肉鼓起又低伏,身躯竟似在迅膨胀,转眼间竟长大到犹如狮虎一般庞大的样子。

  阿土的精神在快回复着,它甚至冷眼看了一下那两只退后的妖兽,两声哀嚎声中,妖兽落荒而逃,留下地上一片狼藉血腥。

  阿土似有轻蔑之色,毫不在意,它站在山巅的最高处,仰望天穹,忽然间抬头对月,出了一声凄厉而悠长的长啸,声震四野,回荡在天地之间。

  “嗷呜”(未完待续。)8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7739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