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易昕

第二百三十九章 易昕

  脚步声声,在寂静的庭院和走廊上回荡着,冷清的夜有些寒意,似乎总是挥之不去,一如这个总是有黑暗遮蔽的世界。

  不过幸好啊,黑夜过后总有阳光,黑暗虽多,但人生总有温暖,陆尘有些下意识地紧了紧衣衫,不知为何,他心跳得有些快,不知为何他想到了易昕。

  他与这个少女从最早见面认识,一路过来的时间,其实并不算长,但是他们经历的事情却不算少。有很多时候,陆尘总觉得易昕有些笨笨的,他也总习惯了去居高临下地取笑她,跟她开玩笑。

  可是这时候想起来,陆尘却突然发现,原来这些日子来,每一次易昕对着他笑的时候,天空是明亮的,气息是温暖的。原来从不是他在照顾她,一直都是那个少女在温暖着那个隐匿在冰冷黑暗中挣扎的孤独影子。

  她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从黑暗里稍微拉出了一些,让他站在光明下感受到那一点温暖,也许不算太多,但是弥足珍贵。就像是从乌云中透下的那一缕光,虽不强盛,但已经足够照亮一片黑暗。

  他慢慢向前走去,忽然看到了在前方走廊的地上,趴着一团黑影,那是一个人匍匐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夜色太深,月光照不到这里,隐隐约约、模模糊糊,陆尘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是他的心跳忽然加快,他觉得好像那身影有些眼熟。

  口中发干,是紧张或是害怕?

  陆尘不知道,也没空去细想,他屏住呼吸,慢慢走了过去,忽然发现周围的血腥气突然浓烈了起来,却是从这个趴在地上的人身上传来的。

  一股不祥的预感猛地撞击着他的心灵,但或许是这么多年来的影子生涯早已将他的心志磨炼成钢,就像是失去了普通人的柔软情感,陆尘没有惊呼没有喊叫,甚至没有失神,他就像是一个冰冷得没有感情的影子,慢慢地谨慎地在那人身边蹲了下来,然后伸手去翻她的身子。

  当他的手触碰到那个人的身体时,忽然从他手上传来一阵湿润感觉,紧接着,那人身子动了一下,忽然抬起头来,看着陆尘,叫了一声,道:“陆大哥?”

  陆尘身子震动了一下,看着易昕那张抬起的有些苍白的脸庞,忽然间只觉得自己身上一阵轻松,仿佛原本是压了千钧重担在心头一般。他甚至为此略微失神了片刻,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易昕有些奇怪地看着他,道:“你笑什么啊?”

  陆尘眼泪似乎都快笑出来了,摆摆手道:“没事,没事,我看到你就想笑啊。”

  易昕嘴里咕哝了一句,也不知在说些什么。

  陆尘则是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这一晚之前所有经历的事都无足轻重了。他觉得这一晚夜色好美,月亮好圆,人世也许并非全部都是黑暗吧……

  他自顾自地笑着,然后目光垂落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手掌,刚才他去推易昕身体时的那只手。

  他的笑容突然僵在脸上。

  月光之下,他的手一片血红,掌心指间里,都是鲜血淋淋。

  ※※※

  “地上好冷啊。”易昕抱怨了一句,然后想要坐起来,但是身子才抬起一半,她就好像突然失去支撑般向后倒去。

  陆尘一把抱住了她,让易昕靠在自己的怀里。

  他看了一眼易昕的前身,衣裳完好,似乎并无伤口,然后又看了一眼自己身子,在被她倚靠的胸膛衣服上,就这么一会工夫,都被鲜血浸湿染红了。

  他的脸忽然苍白起来,看上去甚至比易昕的脸还白了几分,几乎没有了血色。他小心地抱着易昕身子微微往前移了一点,然后向她的后背看了一下。

  他的目光呆住了。

  他的身子开始有些微微的颤抖,然后沉默着,慢慢伸出双手,再一次将易昕搂在自己的怀里。

  易昕舒服地靠在陆尘的胸膛上,长舒了一口气,声音听起来有些低沉,却又好像还有她最初的天真,道:“怎么搞得啊,好像没什么力气了。”

  陆尘轻轻抱着她,嘴唇微微动了一下,然后轻声道:“没事的,休息一会就好。”

  易昕“哦”了一声,看起来很听话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当初最早在迷乱之地与陆尘一起时,对他言听计从的样子。

  陆尘看着她的模样,眼神里掠过了一丝深邃难解的痛楚,但脸上神情却似乎依然安静,仿佛若无其事般地说道:“你怎么趴在地上了啊?”

  “我也不知道啊。”易昕嘟着嘴看起来有些生气,但很快又好像连生气的力气都没了,只得叹了口气,说道,“我答应了苏姐姐,在客房这里帮他照看苏墨的……”

  “苏、墨。”陆尘闭上眼睛,慢慢地念了一遍这两个字,仿佛咬牙切齿,是从牙缝间透出来的声音一样。

  “是啊,就是他了。”易昕说道,“他吃了药,就一直在睡觉。后来……呃,好像打雷了,他胡言乱语叫了起来,但后来又好了。我还是站在这里,我想到你了啊,陆大哥……哦,今天月色不错啊!咦,为什么、会有月亮呢,不是下雨吗……我怎么晕倒了啊,我不知道啊。”

  她的说话声越来越小,眼睛也开始慢慢闭起,似乎很是疲倦的样子。

  陆尘怔怔地看着怀中的少女,心中似有千言万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易昕细长的睫毛动了动,又睁开了眼睛,轻声道:“我怎么觉得有些难受啊?”

  陆尘沉默地站起,将易昕横抱起来,然后向前走去,离开了这片黑暗的世界,然后口中平静地道:“没什么,你受了一点伤。”

  “受伤了?”易昕好像有些惊讶,不过似乎太疲倦了,以至于她都没想到去看看自己到底哪儿受伤。

  “是啊。”陆尘对她温和地重复了一句,然后笑了一下,道,“小伤,没事。”

  “哎呀,我不要啊。”易昕忽然轻声叫了起来。

  “不要什么?”陆尘问她,同时已经走出了长廊,向着山下走去。

  易昕皱着眉头,似乎有些害怕又有些厌恶,嘟着嘴道:“我不要那种虫子啊,你以前老是给我抹虫子,恶心死了。”

  陆尘的脚步顿了顿,又继续往前走去,同时轻声道:“好了,不抹那种虫子汁了,再说现在也找不到那种东西了啊。”

  易昕好像顿时高兴了起来,笑了一下,但整个身子都慢慢地向他的胸口倚靠了过去,轻声道:“陆大哥,我有些冷。”

  陆尘的双手紧了一下,将她抱紧在自己的怀抱,同时一滴水落在易昕白皙的脸上。

  易昕的眼睛似乎有些模糊,但还是感觉到了,晃了晃头,道:“咦,下雨了,还是你哭了啊,陆大哥?”

  “胡说,我杀人无数、铁石心肠十几年,怎么可能会哭?”陆尘笑着说道,往前走去,然后一滴水珠从他脸颊边落下,滴落在易昕的心口上。

  “哦。”易昕答应了一声,好像完全相信了陆尘的话,可是片刻之后,她又问了一句,道:“陆大哥,我的伤你能治好吗?”

  “都说了是小事啊,药到病除,放心!”陆尘道。

  “可是我不想呆在这里了。”易昕道。

  “我带你走!”陆尘立刻说道,他的语气坚定得如同钢铁,仿佛这是天经地义,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你想去哪儿?”陆尘问道。

  易昕的头已经完全靠在了他的胸口,眼睛也微微闭上了,脸色苍白得仿佛要透明一般,口中的气息也微弱了下去,但似乎她仍然还不想睡,她还是想说话,于是她坚持着又醒了过来,强撑着睁开眼睛,对陆尘笑了一下。

  “我想去看看我爹娘。”易昕说道。

  “我们现在就走。”陆尘抱着她,脚步一下子加快了,但是在片刻之后,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低头看去,却只见易昕睁着一双眼睛,却是凝视着他的脸。

  “怎么了?”陆尘忽然不敢去看这双纯净得明亮澄澈的目光,他移开了眼睛。

  然后,听到易昕低声说道:“陆大哥,你又骗我啦。”

  “我没有……”

  易昕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看到了,你哭得好伤心。”

  月光下,那个男人泪流满面!

  他摇晃着头,咬着牙拼命想要笑出声,可是一声一声都变作了嘶哑的呜咽,他想要拍着胸膛对她大吼着承诺保证,却不敢再看一眼她的眼睛。

  月光下,他抱着那少女踉跄而行,似一头仓惶丧家的野狗,疯狂地想要去抓住最后一点希望,却终究拦不住那个少女与那一份温暖的远去。

  苍白的手伸了起来,易昕在他的脸上抹了一下,擦去了一点泪痕,然后自顾自地又抱怨了一句,虽然声音很轻很低。

  “唉,我还没去成天穹云间那边啊,结果连山都塌了,真没劲……”

  她的声音渐渐低落,终于不可听闻。

  陆尘的脚步瞬间顿住,然后看着那只手从他的脸上滑落下来,无力地滑到少女的身侧,垂落下去。

  他怔住了。

  他慢慢地抬起头,看着深邃的夜色,还有那一轮冷月。

  黑火,再一次在他的眼中熊熊燃烧,一股可怕而冰冷的杀戮之意,在黑暗中如恶魔的阴影,奋然跃出,对着黑夜发出了无声的嘶嚎!

  夜色,愈深愈冷。(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6 11:12:39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779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