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四十章 反目

第二百四十章 反目

  苏青珺比大多数人都更迟一些才离开天昆峰上的正阳大殿,因为路过的千灯、明月,包括她师父木原真人那一行人里,明珠真人突然让她在殿口等待着。

  木原真人对此有些不满,而苏青珺是个孝顺的徒弟,为了避免师父与他们起冲突,所以自愿留了下来。

  后来何毅过来了,苏青珺并不喜欢这个人,虽然何毅与她一样都是昆仑派中年轻一代最出色的天才弟子之一。苏墨是她唯一的弟弟,但是就是在何毅的手上受了重创,这个仇已经结深了。

  而且,苏青珺也能多少感觉出来,虽然平时何毅并没有任何出格的言行,包括看着她的目光大多数时候也是平和,但是他对苏家同样也是有一种厌憎的情绪。

  苏青珺并不知道,自己这边的苏家到底怎么得罪了他,会令此人一直针对苏家,大概是因为前些日子何刚之死?

  回想起来,何刚的死亡确实有些蹊跷,死掉的时机无论谁看到了都会怀疑是苏家为了泄愤而暗中下手的。但是苏青珺自己心里清楚,苏家并没有做这件事。

  离开正阳殿后,苏青珺记挂着仍然还在流香圃客房那边昏睡不醒的苏墨,便一路赶了回去,但在走到一半路途的时候,她与无数昆仑派弟子一样,听到了一声巨响,然后目睹了千载之下昆仑山脉中最惊人的异变。

  奇峰坠落,山脉崩塌,还有可怕而巨大的光柱直冲天际,大有末日一般的景象。整个昆仑山都骚动起来,昆仑派上下也是一片惊惶,不知有多少人一起冲出屋子,然后向那边涌去。

  苏青珺也在人群之中,那一刻她同样也是震惊骇然,随后在看到大片大片的人流涌来时,她不由自主地也跟着人们向天穹云间跑去了。

  如此异象惊天动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难以想象的大事,甚至有可能事关整个昆仑派的生死存亡。因为坠落的那是冬峰,是天穹云间里白晨真君的洞府所在。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同样也想知道。

  再往那个方向随着人流重新回到天昆峰正阳殿后,苏青珺很快便发现事情似乎比自己想的还要更复杂些。昆仑派那些大佬长辈们确实见多识广处乱不惊,一下子就有好几位元婴真人出面安抚众人,同时不停地颁布命令,很快控制住了局面。

  人群慢慢安定了下来,但是如苏青珺一般聪明机敏的人却也不少,他们很快便看出了一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发生了如此大事,但是昆仑派一派之首闲月真人却并没有出面指挥大局,哪怕众所周知在这个晚上他绝对是应该要在正阳殿中的。

  出面指挥安定人心的元婴真人,多是百草堂一脉,甚至苏青珺从中还看到了自己的师父木原真人。当天际突然出现明亮月光照下时,她可以清楚地看到师父脸上洋溢着兴奋和激动的笑意,甚至就连在指使旁人时的声音和动作都有些不自觉地自信自如起来。

  苏青珺心中猜测到了一些东西,但是她并不太愿意相信自己的那种直觉,所以她一直站在人群中并没有上前,在天昆峰上待了一阵,发现那些元婴真人并无意安排人过去天穹云间后,她便默默地离开了。

  ※※※

  月光很亮,但夜色同样深邃,刚刚经历了一场惊天大变的昆仑山脉似乎仍然到处都笼罩在黑暗之中。苏青珺快步向流香圃方向走去,走着走着,路上便没有了其他人的踪影。

  眼看着快要走到流香圃所在的那座山峰时,苏青珺忽然脚步一顿,却是感觉到从前方山道上吹来了一阵略带腥气的风,紧接着,忽有人影出现,一个男子从前方的山道上踉踉跄跄快速地冲了下来,神情惊慌,面带恐惧,好像看到了什么平生最害怕的东西一样,赫然正是苏墨。

  苏青珺大吃一惊,连忙迎了上去,叫道:“苏墨,你怎么了?”

  苏墨身子一震,原本似乎一片混乱茫然的眼神中好像突然清明了几分,站住脚步向苏青珺看来,呆了片刻后,忽然涩声叫了一句,道:“姐姐?”

  苏青珺跑到他的面前,愕然地看着苏墨身上一片凌乱的样子,道:“你醒来了,身子好了吗?怎么突然一个人自己跑下山来了?”

  苏墨呆呆地看着她,过了一会儿后,道:“我好了,我现在想回家,告诉爹娘他们这个好消息,让他们别担心了。”

  苏青珺犹豫了一下,随后还是点点头,这个晚上昆仑派里可不算太平,去昆吾城自己家里倒也不失为一个安全的地方,当下轻声道:“那也好,你去吧,我要先去谢过几位长辈对你的救治之恩,回头我也会回去看你的。对了,不是易昕看着你吗,她现在……”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看到苏墨忽然一回头,就是大步跑去了,好像十分着急的样子。苏青珺的话一时卡在口中,随后皱起眉头有些惊讶地看着苏墨,眼里有几分疑惑,但或许是看他健步如飞,似乎真是大好了的样子,便又放了心下来。

  站在原地想了想后,她决定还是继续上山,不管怎么说,东方涛和颜萝两位前辈对弟弟苏墨有救治之恩,必须是要当面谢过的,易昕妹妹帮了自己的大忙,那也得过去道谢一下。

  其实按理说,苏墨自己也应该留下来道谢的,不过既然这没出息的小子自己跑了,那这些事就得自己来一一完成了。

  她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便迈步往山上走去。

  山道起伏弯曲,月光透过林木枝桠的缝隙间落下,照在她美丽的脸庞上,在夜色中有几分清冷之意。

  也不知走了多久,大概是走到半山了吧,苏青珺忽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是从山上走下来的。

  那脚步听起来格外沉重,声声顿顿,似踩在心坎上,在夜色里飘荡出去,踏破了这里原有的寂静。

  苏青珺站住了脚步,有些惊讶,然后随着脚步声的接近,她看到了前方走来的人影,双目突然睁大,惊讶之色瞬间转化为不可思议的愕然、惊惧。

  山道上走下来了一个人,确切地说,是一个人抱着另一个人的身子。

  借着天上落下的月光,苏青珺一眼就看清了那个男子是陆尘,而被他紧紧横抱在胸前的那个脸色苍白的女子,那个一只手已经无力垂落在身侧的人,却是易昕。

  “你……易昕!”苏青珺一声惊呼,快步跑了过来,然而才到近前,她便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味,而易昕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庞,不再起伏的胸膛,都已经说明了一切。

  苏青珺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今天早上她离开的时候,易昕分明还是那个巧笑嫣兮的活泼少女,怎么到了晚上,一切就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她、她怎么了?”苏青珺眼中有雾气闪过,声音带着几分颤抖,抬头望着陆尘问道。

  然后,她忽地身子一震,面露惊容,竟是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眼前的这个陆尘,好像已经与她记忆中的那个男子完全不同了。他曾有的温和开朗,还有那仿佛永远都在的笑容,此刻都消失了。

  这时候的陆尘,面容肃穆,毫无表情,看上去整张脸就像是石头雕刻出来的,冷漠而充满肃杀之意。

  陆尘的眼睛,或许是他此刻整张脸上唯一还有些生机灵动的地方,但是不知为何,苏青珺却觉得自己也许是有些眼花了,因为她好像从那双眼眸中竟然看到了火焰,更有甚者,那火光竟然是黑色的。

  一如这无边无际、深邃的夜。

  “她死了。”陆尘的声音听起来没有什么感情和起伏,冷漠得仿佛像是在说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

  苏青珺不能置信地摇头,甚至来不及去管陆尘眼神中的异样,目光再次落到易昕的脸上,低声道:“怎么、怎么会这样?你不是在帮我看着苏墨吗?我刚刚看见他不是还好好的啊,你、你、你怎么会突然就……”

  “你看到了苏墨?”陆尘突然问了一句,那声音听起来似乎有几分冷意,像是这夜色里的寒风,冷冷吹过。

  苏青珺看着易昕,半张着嘴,脸色哀恸,似乎还是不能马上接受这个现实,下意识地点点头,道:“是啊,就在刚才,山下。”

  “他去哪儿了?”

  苏青珺道:“他说要先回家去看看的,我就让他走了,说我要过来谢谢易昕和她师父,稍后才会回去……”

  陆尘忽然迈步前行,苏青珺吃了一惊,连忙拦住他,道:“你要去哪里,易昕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陆尘忽然回过头来,冷冷地看着她。

  那一双眼瞳里,如鬼火闪烁,黑暗的火焰陡然大盛,冰冷刺骨的寒意仿佛扑面而来,苏青珺全身一冷,心中大惊,向后连退了两步。

  就在那一刻,她竟是如此清晰地感觉到,那一股可怕的杀意直接笼罩在她的身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06 04:44:48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779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