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夜色凄凉

第二百四十一章 夜色凄凉

  那股杀意浓烈得犹如实质,似一把冰寒的刀刃破空而至,而且隐隐带着一股苏青珺从未曾见过的原始、古老,甚至蛮荒般气息的杀戮之意。

  那是裸的杀意。

  苏青珺的脸色略显苍白,一只手甚至下意识地向佩戴的宝剑抓去。

  不过陆尘虽然目光冰冷杀意凛然,但接下来却并没有更多的动作,而是在看到苏青珺退开两步让开了山道道路后,便沉默着一声不响地抱着易昕,往山下快步走去了。

  在他走过苏青珺身边时,也许是幻觉吧,苏青珺好像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在可怕冰冷的杀意背后,他的脚步似乎微微顿了一下,似一潭死水中忽起的微澜。

  夜色深深,夜风凄冷,他的身后有一条长长的黑暗影子。月光被树荫遮挡了大半,终于还是看不见他的脸了。

  他站在黑暗中。

  他走在阴影里。

  这冷漠孤寂的夜里一片冰冷,唯一还略有些暖意的地方,就在他的身旁。是那个女子,疑惑惊愕中,清澈的目光里仍有几分关怀。他依然还记得,她的手是柔软的,她曾经拥抱自己时那样温暖。

  黑暗中太冷太孤单,他真的不愿这样。

  可是在那一刻,他忽然又想起了叮当,那个埋在青山秀水孤坟中的女子;然后,还有一个更快乐活泼、就像是天上朝阳般温暖的少女,如今正躺在他的臂弯怀抱中,身体慢慢地冷去。

  她们都在他的身边笑过哭过,像阳光照进了黑暗,似彩虹落入了心间,是他黑暗人生阴影世界里仅有的暖色,然后又都无声无息地离去。

  他的心冷了下来,如冰霜铁石,斩断了那近在咫尺的温暖,哪怕曾有那么一刻他是如此地想要去抓住那最后的温存。

  于是他没有回头,没有说话,没有看她,他什么都没有做。

  这个男人就像是一只孤傲的游弋于荒野的狼,迎着风雪,抛下眷恋的温暖,大步地走向那深沉夜色的远方,让黑暗的阴影完全吞没了自己。

  他再不回头,与身后的那个女子,越走越远。

  ※※※

  苏青珺茫然地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陆尘抱着易昕的遗体走远,直到没入了黑暗之中,再也看不清他的身影。

  她的脑海中一片混乱,一时间想不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月圆之夜的夜晚里,整个昆仑山中发生了太多太多的怪事,似乎所有的一切都不对了,都与以往不一样了。

  她的心很乱,不知为何总有一种害怕的感觉,她好像觉得自己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那种冰冷的令人战栗的感觉,让她几乎有种本能地想要放弃去思索的心情。

  苏青珺闭上了眼睛,站在这冷清的山道上,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她咬着牙,握紧了拳头,皱着好看秀气的眉毛,静静地去回想,去思索。

  然后,她的脸色慢慢变得苍白起来,她想到了在山脚下看到的情形,想到了那个狼狈而逃、仿佛就像是小时候做错事就想要跑回家藏到父母爹娘羽翼下的小孩子。

  接着,她忽然全身一震,却是睁眼望向远方天际,看着那天穹云间的方向,脸上瞬间没了血色,喃喃地说了一声,道:“天地伟力,灵山坠毁了……”

  她呆呆地站在原地,只觉得全身上下一片寒冷,如坠冰窖,她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了一丝痛苦之色,口中低低地叫了一声:“苏墨。”

  ※※※

  黑夜中的昆吾城,高大雄伟依旧,只是不再热闹,长街上一片冷清。偶尔有一两个影子跑过,仔细看去,也都是野狗野猫。

  一直很懒的胖子老马,在这个夜晚却并没有睡懒觉。他离开了那条僻静小巷,隐身于冷清长街上某个幽深黑暗的角落里。

  那里是一座高楼上的阁楼,可以清楚地看到昆吾城附近街道的动静,也可以远远地眺望远方昆仑山的动向。

  不出意外的,他也看到了那惊天动地的一幕,在为之动容之后,他的心情也更加紧张。他密切地注视着这座大城,因为这是那个人交给他的任务。

  夜色愈发深沉了,在这深夜里的某一刻,在这条冷清的长街上,老马坐直了身子向长街远处看去,只见阴暗的夜色下,若隐若现的黑影在黑暗中出没着,为数着实不少,虽然大多数都散落开去并不互相联系同行,但很容易就能看出来,那些在黑暗中的影子前往的方向都是相同的地方,就是昆仑山。

  想必是今晚那座山上所发生的事,终于是惊动了所有隐匿蛰伏在黑暗中的魑魅魍魉。

  老马躲在暗处冷笑了一声,眼中有轻蔑之色,但是就在这时,突然,他看见有一个身影踉踉跄跄地从远方跑了过来,在月光下,老马一眼就认出了这是那个苏家的公子苏墨。

  老马精神一振,同时心中也有几分惊疑,这个人是陆尘点名要他关注查探的,此刻,此人深夜出现在长街上,面色仓惶脚步不稳,显然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打算出手,就这样看着苏墨从长街上跑了过去。而看他跑去的方向,应该就是往苏家那里。

  监视这城中动静和区区一个苏墨,其中的大小轻重,老马自然是分得清楚的,不过他心里也是有些惊疑不定,不知那个叫苏墨的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看到他的脸色,就像是真的见了鬼一般,似乎吓得着实不轻。

  如此思索了半晌也没什么结果时,老马目光偶然又从长街上掠过,蓦地身子大震,竟是一下子站了起来。

  长街之上,走来了一个男子,赫然正是陆尘。

  ※※※

  寒冷的夜风冷冷吹过长街,那个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横抱着一个女子的身体,目视前方,黑暗在他的身边翻滚涌动着,似咆哮的妖兽,似怒吼的恶魔。

  清冷月光照耀长街,却照不进他的身影,黑暗的火焰在他身上熊熊燃烧着,仿佛在漫长岁月的禁锢后,终于彻底甩开了压制,在这一天,在一个晚上,狂野而肆意地燃烧起来!

  他身上的每一处肌肤,都有黑火附着,火焰随风狂舞着,却没有丝毫损毁他的血肉肌肤,以及身上的衣物。

  黑夜仿佛凝固了,这条长街上所有的生灵突然全部噤声,剩下的只有那一股前所未见的浓烈杀意,似海潮,似怒涛,汹涌澎湃如巨浪滔天,追随着那个男人的身影,向前轰然涌去。

  老马脸上血色尽失,眼中满是惊惧之色,愕然地看着陆尘以及他身上那些诡异的黑火,犹豫再三后,他忽然一咬牙,面上露出决绝之色,竟是一纵身,直接从阁楼上跳了出来,大步跑到陆尘的面前,低吼一声,伸开双手拦住了他。

  “你疯了吗……”老马大声怒吼着,想要去叫醒陆尘,但是片刻后他的目光落到陆尘怀中的那个女子脸上,看着那张熟悉又苍白的脸,还有他再熟悉不过的死亡气息。

  老马的脸也苍白起来,眼角抽搐了一下,低声道:“见鬼!”

  陆尘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下,依然继续向前走着,同时口中毫无表情生气地说了一句,道:“让开!”

  老马被他气势所慑,一时间竟是下意识地退到一旁,随后跟在陆尘身边,一脸焦急地劝道:“陆尘,你别发疯啊!你听我说,如今这城里不知有多少魔教的眼线,也就是今晚昆仑山大变,他们多半都去了昆仑山下观望,城中空虚。你听我的,现在收手跟我走,还来得及!”

  陆尘面色如冰,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抱着易昕向前走去。

  老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却又根本不敢靠近陆尘,在他身边萦绕燃烧着的那些可怕的黑火,令他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间,老马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你是要去杀苏墨?”

  陆尘的脸色第一次微微动容了一下,向老马看了一眼。老马立刻道:“我刚才看到他跑过去了,应该是回苏家。”

  陆尘点了点头,又往前踏出了一步。

  长街地面上瞬间现出了一个脚印,黑暗的气息轰然而起,在他身后狂舞着,淹没了整片街道。而黑暗之海流转的方向,正是对着更远处的苏府大宅。

  老马吓得往前跳了几步,离那些恐怖的黑暗尽量远了一些,同时咬了咬牙,对几乎已经被黑暗所包围的陆尘大声道:“陆尘,你别这样,不值得!”

  陆尘充耳不闻,向前走去,黑暗在他身边咆哮着。

  “你知不知道,如今昆仑山上大事已定,大人已经掌握大局。接下来,你就能出人头地了,过上那种你期待的日子啊!”

  陆尘的脚步顿了一下,然而黑暗并没有停歇下来,片刻之后,他和黑暗的火焰已然向前同行,逼近了那座大门紧闭的宅院。

  老马怒吼一声,冲到他的前方,伸开双手拦住了他,叫道:“你疯了吗?你这样做会害死自己的。动静这么大,魔教众人肯定会察觉,从此以后就是无数追杀;而你公然用此黑火邪术,众目睽睽之下,就算是真君他老人家也无法回护于你,反而是要下令昆仑派和真仙盟一起围猎追杀你!”

  “你这样做,天下正道邪道,都将杀你而后快!”

  “你这样做,天下再无你容身之地!”

  “你这样做,过往一切都付诸东流,值得吗?值得吗?值得吗?”

  老马被陆尘逼得连连后退,一直就这样退到了苏府大门前,同时,他仍然声嘶力竭地对陆尘吼叫着。

  当黑暗气息终于靠近那个宅院的大门,当老马对他疯了一般嘶吼着叫出了几声“值得吗”,陆尘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

  他站在黑暗中,黑火在他的身上熊熊燃烧着,似对这黑暗的夜色发出了凶狠的咆哮。他静静地看了一眼满脸焦急之色的老马,然后抬起头,又望了一眼高处的黑暗夜空。

  黑暗仿佛无边无际,深邃如汪洋大海。

  这夜色,真是好生凄凉!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2808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