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逃亡

第二百四十三章 逃亡

  月圆之夜,西陆名门昆仑派突生大变,禁地灵峰坠毁,天有异象,四方为之震动;复有妖孽出世,为祸人间,传闻为上古凶物。但昆仑派毕竟乃名门大派,门中实力深厚,奋起而战,终剿灭妖物,守得一方太平。

  惜宗门长老白晨真君为妖物偷袭,虽镇压灭杀妖物大小无数,终不幸羽化登仙;掌门闲月真人重伤吐血,被迫闭关疗伤,掌门之下,以天兵堂首座独空真人为首等一应元婴真人与妖物奋战,多人战死负伤,战况惨烈。

  又可恨魔教妖孽趁人之危,于昆吾城中作乱,施展邪术黑火喧天,兼有无数党羽妖人,惑乱百姓杀戮生灵,昆仑派中乃派遣精锐弟子下山,击溃围杀魔教余孽,血战一夜未止。

  当此危难之际,昆仑派天澜真君挺身而出,统御全局指挥若定,灭妖物击魔教,安定人心力挽狂澜,为昆仑派上下所敬重,推为代闭关掌门闲月真人执掌门户。

  天澜真君性清德高淡泊名利,坚辞不就,众人苦劝无果,乃推举百草堂首座千灯真人代理掌门真人之位。

  门户既定,风波未止,昆仑派同仇敌忾尽起精锐,与三界魔教在昆仑山下大战,终大败妖孽,杀死魔教妖人无数。

  是为“月圆之变”。

  冰冷疯狂的剑芒与无数各色诡异的光辉在昆吾城内外闪烁了整整一夜,不知道有多少人血染黄土,自十年前迷乱之地荒谷之战后,已有多年未曾有过如此大规模的正邪大战,场面惨烈,血腥之极。

  大战至天亮方才缓缓止息,魔教妖人逐渐退去,昆吾城中诡异邪术所生之黑火亦不知所踪,似已逃出城外。

  昆仑派一面安顿城中人心,一面派人追剿魔教妖人,另遣人往山中通报,得代理掌门千灯真人之命,起门中精英能战之人追剿,尤以追杀黑火妖人为首要。

  于是乎,昆仑修士搜遍昆吾全城,无果之后得知黑火妖人已然南逃,旋即大举南下,一路上又有众多魔教妖人出没,双方又是连连血战,死伤狼藉,但终归是昆仑派人强马壮道行高,魔教妖孽连连败退。

  虽然如此,但魔教妖人兀自也有不少南行之辈,似也在搜寻某人,其间急切处,不下于昆仑派弟子。

  ※※※

  月圆之夜的最后,昆吾城中一片混乱,大举赶来的魔教教众与含怒下山的昆仑弟子大战一场,场面狼藉。陆尘趁着夜色收敛气息,几经厮杀挣扎,终于是在夜色掩护下逃出了昆吾城。

  然而魔教与正道双方皆对他恨之入骨,凌厉追杀攻势下,陆尘也是身负重伤,周身不知添了多少伤口,一路东躲西藏往南方逃去。

  天下之大,已然没有他容身之地了。

  追在他身后,欲杀之而后快乃至不死不休的追兵有好几拨,其中昆仑派的人道行高深威势极大,但凶狠毒辣处却以魔教几个追兵为甚。若不是正邪不两立,他们双方偶遇遇见自己会先打得不亦乐乎起来,陆尘重伤之下,只怕都未必能跑这么远。

  当日升日落又过了黄昏傍晚,天色再度黑下来的时候,在整整一天一夜的追杀后,陆尘身后的追兵逐渐零落减少,他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坚忍毅力与各种诡异狡诈的手段撑到了这时,冲进了一片山林中,又借着黑暗的夜色在一处密林中出其不意地暴起杀死了追踪最紧的一个魔教高手,同时身上又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然后踉踉跄跄地向前方山林深处逃去。

  身后远方隐约还有呼啸风声,那或许就是更多的追兵,天罗地网杀意深深。陆尘也没气力再去管那么多,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逃得更远藏得更深,至于后头的追兵是强是弱,又或是昆仑派还是魔教,他都已经顾不上了。

  这时的陆尘已然到了崩溃的边缘,全身上下无数伤口,好几处都能望见白骨,一身血染,怕是流了不知多少鲜血,又沾染了多少别人的血腥。

  他在山林中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拼命向前奔跑着,同时一只满是鲜血的手按着胸口,脸上有一缕焦急之色。

  他的伤已经重到了极点,很难再支持他继续快速逃亡了。而陆尘还有最后一招避难的手段,便是藏在他心口中的那颗“种子”。然而当此险恶之时,周围危机四伏,随时随地都可能会有正邪两道的追兵杀出来,实在不是一个使用种子的好时机。

  最要命的是,一旦使用“种子”躲到那神秘树洞中,虽然看起来暂时安全了,但实际上也等同于开始听天由命。万一这手段被人从旁看到了,只需要捡起种子,陆尘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毕竟,那神秘树洞中是没有第二个出口的,而以昆仑派和魔教的底蕴和手段,无论这种子落入哪一方的手里,陆尘几乎都是在劫难逃。

  陆尘绝对不想去尝试那种被瓮中抓鳖的滋味,而且这样一来很可能还会暴露这颗神秘的种子。这东西关系太大,一旦被有心人认出来,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所以一路逃命艰苦至极,身负重伤,但直到此刻陆尘都强忍着没有动用这颗种子。

  只是到了这个时候,连他自己都觉得到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地步了。他的目光扫过已经黑下来的山林,树林重重如鬼影一般,在粗重的喘息声中,走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有看到他想找的东西。

  或许,那个深夜里,大家的运气都不太好吧……

  陆尘在黑暗中苦笑了一下,忽地脚下一软,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他扶着旁边一棵粗大的树干喘息了片刻,捂在胸口的手似乎紧了紧,但最后还是咬咬牙忍住了,向四周看了一眼后,又继续向前跑去。

  蓦地,一道剑光猛然在他头顶高处的树梢出现,紧接着,一声锐啸刺破这片黑暗的宁静,如一道闪电般轰然劈下,耀眼光辉令人咋舌。剑光所过之处,树裂枝折,树叶乱飞,可谓是威势无双。

  陆尘一声低吼,整个人便向旁边树丛里扑去,此刻的他已然无力再去施展各种反抗手段了,而且看那剑芒威势,来人道行委实不弱。

  剑芒急刺而下,但陆尘的身影便如影子一般,在险之又险的间隙间避了过去,摔进了旁边黑暗的树丛中。

  剑光里有人冷哼一声,带着几分不屑蔑视,剑芒一转,只见剑光大盛凌厉无比,如同一片势不可挡的光轮直接横扫而过,顿时扫断了一排数棵大树。

  只听轰然大响声里,树倒草飞,一片壮观景象。

  然而如此威势之下,黑暗却似乎并不为之所动,沉默的依然沉默,反而是在那一片混乱中,各种倾倒树影凌乱阴影交杂在一起,如同一张诡异的网在这片树林中浮现出来。

  陆尘的身影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竟然没有被那异常凌厉的一剑逼出来。

  周围缓缓安静下来,剑光渐弱,现出一个身影,却是个三十出头身着昆仑服饰的男子,只见他眉头紧皱,冷眼看向周围,忽地冷笑一声,却是道:“胆小鼠辈,只知藏头缩尾。”

  话音才落,忽然只听在他身前左侧丈许开外传来一声轻响,一个黑影从黑暗中微微掠起又迅速低伏,这昆仑派剑士眼睛一亮,一声叱喝,剑芒大盛,直冲了过去。

  果然,剑芒亮光所至,适才追踪那人的身影便浮现前方草丛之中,斑斑血迹犹在衣衫之上,这昆仑弟子眼中露出痛恨之色,更不容情,一剑便刺了下去,要将这魔教妖人刺个对穿透心凉。

  剑锋呼啸破空而至,势如破竹,几似无坚不摧,“呼”的一声,便刺入那人后背。但这昆仑剑士忽地脸色大变,只觉得剑下感觉不对,轻飘飘的如若无物,定睛一看,果然望见在剑光下那落在草丛灌木上的仅是一件衣服而已。

  他心知不妙,便要抽身而退,然而黑暗阴影之中,突然从他身边那片阴影草丛里,一个黑影悄无声息地跃起,一只手已然按在了他的肋下要害处。

  黑火瞬间燃起,如焚灭魂魄的鬼火,瞬间灼穿了血肉。昆仑剑士身躯大震,张口失声大吼,然而所有的声音不知为何,突然又诡异地从他口中消失了,就像是被人生生扼住了喉咙,卡住了所有呼喊。

  黑火无声无息地燃烧着,火焰下的人已经杀人不成反成尸体。站在黑暗中的陆尘痛苦地咳嗽了几声,脸上涌起几分痛楚之色,同时眼中还有几分复杂情绪一闪而过。

  这个本领高强的人,或许曾经有可能会是他的同门师兄弟,他们或许有可能会一起在昆仑山上修炼仙道,相识相交,但是在如今这个夜晚,却成为了你死我活的生死仇敌。

  这人生际遇,却是谁又能说得清楚的。

  他咬了咬牙,大口喘着粗气,刚才那简单的一番厮杀几乎已经用尽了他最后的气力,但他还是挣扎着走向前方。

  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身子一震,只见在密林前方,忽有一道幽光亮起,冷冷向他这边飘了过来。

  杀气凌冽,如排山倒海一般,充斥在这个黑暗的夜色中,将他的身影完全包围。(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0771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