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十四十四章 重逢

第二百十四十四章 重逢

  密林中仍有几分潮湿,应该是昨晚最早的那场暴风雨也肆虐过这片山林,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身后那个已经死去的昆仑弟子倒在污水之中,空气中开始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血腥气,却不是从死人身上传来的。

  那道林间深处的幽光,似乎正在缓缓靠近,因为天黑了林中太过昏暗,又有许多树木遮挡,所以陆尘一时看不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隐隐约约地看着是个庞然大物,却不是个人形,这么一来多半就是妖兽了。

  陆尘心中沉了一下,突然想到这一路逃来,特别是进入这片山林后,几番厮杀争斗逃亡,所过之处竟然没有看到一只妖兽,这显然有些不太对劲。而从前方传来的气息之凌厉,只怕突然出现的这只妖兽绝非善类,嗜血凶暴那都是少不了的。

  遇到这种事最好的做法当然不是硬扛,何况陆尘自己现在的情况跟油尽灯枯也差不了太多,就差来个一触即倒了。说实话,他这几日里的经历不要说是普通人了,就是正常的修士也不会有多少人可以支撑的住。

  陆尘尽量平抑住自己的呼吸,然后开始向后慢慢退去,在后退的过程中他甚至不敢背对前方密林中那片幽光,因为过往的经历早已让他知道,遇到厉害妖兽时如果还将后背让出来,那等于就是对妖兽喊快来吃我吧。只是在这最近几天里,他的运气似乎糟糕到了极点,才向后退了三四步,突然又有一阵阴冷风声从身后林中传来。

  陆尘脸色一变,回头看去,只见那头林中缓缓现出了两个身影,都是全身黑衣劲装,黑巾蒙面,一人手持长剑,另一人手上则是像飞环一般的奇形武器。

  看这打扮再加上不加掩饰的杀气,以及那两人眼中透露出的刻骨恨意,比之前的昆仑弟子更要强烈百倍,显然是三界魔教的人。

  陆尘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后,还是慢慢转过身,面对着这两个人魔教弟子,把后背让给了林中神秘的妖兽。

  有的时候,人其实比妖兽更可怕的多。

  “叛徒!”

  一声满含鄙视憎恨之意的怒吼声从黑衣蒙面人处传了过来,那两人没有丝毫容忍陆尘喘息、又或是体谅他身负重伤油尽灯枯的想法,毫不迟疑地发动了攻势,兵刃闪烁着寒光狠狠斩来,看去恨不得立时就将陆尘砍成十段八截的样子。

  持剑者主攻直进中门,手持飞环样子诡异法宝兵器的那人则是祭起兵刃后,在半空中陡然一分为二,向两侧分开迂回,竟是与另一人形成了前后夹攻的局面。

  杀局瞬间已成,没有丝毫容忍松缓手下留情之意,陆尘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眼神冰冷,突然间脖颈上青筋暴起,他看去整个似乎迎风欲倒的身躯也不知道哪里忽然来的气力,突然激射向前,竟是完全不管身后那两个闪烁寒光的飞环,直扑前方那持剑黑衣人。

  那黑衣人似乎吃了一惊,但并无畏惧退让之意,反而是一声狞笑,手中剑芒更烈,直接斩了过来。任谁也能看出,此刻的陆尘全身是伤情况惨烈,眼下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这急促的前扑让陆尘与身后的飞环暂时拉远了一些距离,但与前方凌厉的剑光却陡然靠近,瞬间便已到了跟前,陆尘的那双眼眸瞳孔中甚至已经倒映出了那一道剑光的影子,但随即又突然消失。

  因为他眼中所有的光芒都忽然间被一团黑暗的火焰所吞没。

  黑焰燃起,虽然已有几分黯淡,然而杀戮之气并不减弱分毫,黑暗在陆尘身边翻涌而起,让他的身影在那电光火石间也似乎模糊了一下。

  “噗!”一声闷响,剑光堪堪斩到了陆尘眼前咫尺之遥时,黑暗依然无声无息地涌过剑刃,翻过剑柄,缠上了那黑衣人的手掌。

  “啊!”,原本杀气腾腾的持剑黑衣人蓦地大声嘶嚎起来,仿佛在那一瞬间遭受了无法想象的痛苦,连声音都尖锐得像是变形了一般,将他身边不远处的另一个黑衣人都吓了一跳。

  黑火在他手上燃烧着,直接烧进了血肉,那柄长剑“砰”的一声跌落在地,一股冰寒但熟悉的寒气从手腕中吸聚而来,再一次融入了陆尘的气海丹田。

  如同被这世间最可怕的毒蛇咬了一口,那黑衣人摔倒在地开始拼命挣扎抽搐起来,但这个时候两道飞环已经再次追杀而来,陆尘身子摇晃了一下,似乎想要躲闪,但身子一个踉跄,竟是没有躲开。

  “噗噗”两声,两个飞环直接插入了他的后背。

  陆尘眼前一黑,再也支撑不住,往前勉强踉跄走了几步,腿脚一软跪倒在地,用双手勉强撑着土地,似乎还想再强撑着站起来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没力气支撑身子了,反倒是几次强行逼迫身子,让好几处伤口崩裂,又流出鲜血来。

  只是血流的并不算太多,不是伤口不够深不够大,而是他已经流了太多的血。

  终于,还是无路可走了啊……

  陆尘只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整个身躯有一种马上就要散架般的感觉,残存的一丝丝气力都在快速地消逝中,而他目光中此刻所看到的一切,黑夜、山林、树木、阴影、黑衣还有那诡异的幽光,都突然模糊并开始旋转了起来。

  所有的声音似乎都在远去,痛苦如潮水一般从他身躯的每一个角落涌来,让他如同置身九幽地府中可怕的炼狱一般。这是足以让普通人瞬间崩溃的痛楚,但陆尘却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熟悉。

  过去十年间,每当黑火诅咒发作、黑焰焚身的时候,他都沉浸在这种可怕的痛苦中无法自拔,现在这个时候,是因为快要死了,那黑火终于又开始反噬了吗?

  手持飞环的黑衣人看了一眼已经明显不行了的倒在地上抽搐的另一个同伴,恶狠狠地冲上来一脚踹翻了陆尘。陆尘砰的一声摔倒在地上,肮脏潮湿的泥土溅上了他的脸。

  那黑衣人口中骂了一句,眼露凶光,双手一召,两片飞环便离体而出飞回到他的手上,带出了一片血花。而陆尘此刻似乎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身子微微动弹了一下。黑衣人走上前来,二话不说,便是向陆尘的喉咙抹了过去,看起来是不想再夜长梦多了,直接杀人复仇。

  然而就在这时,这片山林里忽然黑了一下。

  黑衣人下意识地手中一缓,只见一片阴影突然从前方涌来,飞上半空,杀意盈天,尤其是一股浓郁到无法想象的血腥之气扑面而来。

  黑暗中,两道幽绿森冷的光芒掠过,似阴森但透明的宝石,又像是黄泉深处最冰冷的鬼火,汹涌冲来。

  一个庞然大物的名字,遮住了这个黑衣人所有的视线,只留给他全部的黑暗。

  黑衣人惨叫一声,心中惊骇欲裂,但在如此可怕的凶兽面前,又是突如其来的偷袭,他甚至失去了还手之力,只能下意识伸手捂住头颅。

  腥风掠过,黑衣人身躯战抖,全身冰凉,然而下一刻他忽然呆了一下,却发现自己似乎并没有受伤。抬头一看,只见刚才从黑暗中扑来的气势凶狠可怕无比的妖兽,那气势如山的扑杀,竟然扑了个空……

  黑暗的山林中出现了一只身躯庞大的妖兽,形状如狼,通体玄黑,两只巨眼闪烁冰冷幽绿光芒,看去犹如从地府走出的恶鬼幽狼。只是刚才那看起来雷霆万钧杀气凛然的一记扑杀,这只黑狼不知为何,落下之后竟然扑在了距离那黑衣人还有一尺开外的地方,扑了个空。

  这只黑狼凶兽似乎自己也有些呆住了,片刻后猛然咆哮怒吼一声,看起来有些恼羞成怒,两眼绿光大盛,一转身就是一记爪子拍了过去,顿时将那黑衣人抽的血光暴起,原地转了两个圈还没反应过来后,已经又被那只凶狠可怕的妖兽扑倒在地。然后随着一阵可怕的嘶吼和血肉撕裂声,那黑衣人惨叫几声后,便再无声息了。

  山林中的空气里,又添了几分血腥气。

  一切慢慢安静了下来,那只黑狼妖兽盯着地上的那个死人看了几眼,然后转过身走到陆尘的身边,双眼中冰冷幽光掠过,一张可怕的兀自滴血的狼吻凑了过来,似乎想要对陆尘下手。

  陆尘的身子动了一下,然后慢慢地翻了个身,还是无力地躺倒在地。面朝天空,大口地喘息着。

  可怕的狼脸出现在他的视线中,尤其是那对突出嘴唇雪亮锋利的獠牙,似乎比这世间所有的刀刃都更冰冷锋利。

  陆尘静静地看着这只黑狼,忽然间笑了起来。

  他的笑声并不大,笑的时候似乎也很痛苦,但在他的笑容中却有一丝温暖欣慰,夹杂着一点痛楚之色。就像是在这黑暗阴冷的夜晚里,他终于接触了一丝温暖的光。

  陆尘咳嗽着,带着一丝痛苦但微笑着对这只凶恶的妖兽说道:“喂,笨狗,刚才你那蠢样我看到了啊!”

  “吼!”黑狼妖兽一声怒吼,龇牙咧嘴,毛发倒竖,看起来被瞬间激怒了,恨不得一口就咬断这个男人的喉咙!(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0976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