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四十八章 向往光明

第二百四十八章 向往光明

  这么多天逃亡下来,6尘身上的伤仍未痊愈,不过比起之前刚从昆吾城中逃出来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至少已经可以勉强行走自如了。只不过黑狼阿土自从月圆之夜进阶之后,整个就像是变了个样,一天到晚的就像是力气使不完般的傻大个,背着个6尘就跟没感觉一般,6尘于是便干脆就拿这货当坐骑一路南下了。

  不过也别说,除了阿土有时候跑得太快有些颠簸外,有这么一只外表威武霸气的大黑狼当坐骑确实很威风也很方便,6尘的伤势能好得这么快,其实和阿土带着他一路逃亡,不但避开了大多数的追杀者,也替他省下了太多力气有很大关系。

  只是这时到了这龙虎二山前,眼看通过那条峡谷就能进入迷乱之地,虽然说到了那边也不尽然都是天高凭鸟飞海阔任鱼跃,但在向来混乱凶险的迷乱之地里还是会比现在更安全一些。

  不过,此刻出现在峡谷中那条狭长通道上的女子,看上去有些单薄脆弱,却是站在了路中间,拦住了那条两山之间唯一的通道。

  6尘从阿土背上跳了下来,然后慢慢走到了那条峡谷入口上,阿土跟在他的身后,此刻的黑狼身躯异常庞大,看起来光是站着都比6尘矮不了多少,再加上一双巨大狼眼,满嘴利刃般的利齿,一堆獠牙,气势十足,可谓是凶相毕露,正恶狠狠地盯着前方那个女子。

  6尘抬头看了看周围,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以前在月牙城里也混过一段时间,对龙虎山这一带并不算陌生,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条山谷小道平时不会如此清静,纵然人不算太多,但来来往往的行人踪影也是时常见到的。

  然而此时此刻,龙虎二山前后,除了他和那个拦路的女子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了。

  此刻,高山之上绿树成荫,老树古藤垂落横生,偶尔传来几声猿啼鸟鸣,便是这里仅有的声音了。

  一切都冷清得有些异样,6尘的目光重新落在那女子身上,刚要说话的时候,忽然目光一凝,却是看到了在那女子胸口上,紧贴着白皙肌肤的衣领边镶有一枚红色玉石,形状如莺,色泽鲜红艳丽,看上去栩栩如生,竟似乎有种要振翅而起的感觉。

  6尘深吸了一口气,面上神色忽地凝重了几分,看着这个女子,声音也低沉了几分,道:“血莺?”

  ※※※

  血莺是一个女子的外号,她的本名叫做薛颖,是当今真仙盟中浮云司的领。在修士如雨、高手如云的真仙盟中,能够坐稳一司一堂领之位的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更何况是浮云司这种常年在阴暗中与魔教针锋相对彼此攻伐、厮杀死亡无日不有的前线堂口。

  血莺是十年前坐上浮云司领之位的,她的身份来历向来十分神秘,师承道法、神通手段、法宝等等几乎全部成谜,外人只知道这个女人容貌妖媚美丽动人,但行事手段却十分老道,御下严厉,对敌人则更是狠辣,多年来在浮云司手上死掉的魔教教徒不计其数。

  更有甚者,据说在魔教内部流传有一份暗杀名单,上面记载着魔教血海深仇的大敌,是魔教不顾一切也要杀死的仇人,而血莺在这份死亡名单上高居第三位。

  除此之外,血莺本人在真仙盟中也是一个颇有传奇色彩的女子,因为本身道行高强又兼天生美貌,再加上身居高位,便引来了无数人的关注,其中当然也有心怀不轨的觊觎者。但是多年来,血莺始终拒人于千里之外,几乎对所有人都不假辞色。

  这当然是十分得罪人的做法。当然了,若真是垂涎她美色的人,不管如何虚与委蛇,只要不跟他上床就始终是得罪人,这在男修士占据多数的修真界中已经是很多年来十分常见的事了。

  不过比其他女修士幸运的是,血莺虽然始终特立独行,但并没有因此而遭受什么挫折,最大的原因就在于她身后其实也有一座高大雄厚的靠山,那就是天澜真君。

  浮云司是天澜真君一手建立的堂口,向来不容任何外人插手,这些年来血莺更是隐隐成为了天澜真君在真仙盟中麾下的第一大将,别人投鼠忌器,所以也不太敢招惹她。

  6尘从未见过这个传说中在真仙盟里也是呼风唤雨的女子,但是他曾经在浮云司的帮助下隐世十年,所以对浮云司的一些事他当然有所耳闻,也听说过一些关于血莺的故事,特别是关于血莺的模样,在传说中更是早就被描述无数回了。

  而当他叫出“血莺”二字的时候,那个女子的视线也落在他的脸上。她的目光十分明亮,而且正如传说中说的那样,因为太过清亮而显得有些凌厉,仿佛一眼就要看透人的血肉躯体直入内心。

  而在看了6尘片刻后,这个女子也开口说了一句,道:“6尘?”

  6尘略感诧异,道:“你知道我?”

  血莺凝视着他,道:“你是我浮云司之下十余年来成就最大的影子,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你?”

  6尘脸色微变,随后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血莺。

  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没有说话,隐隐对峙在这道山谷小路上。半晌后,6尘道:“麻烦让一下,我要过去。”

  血莺却没有让路的意思,她静静地看着6尘,忽然道:“你知不知道当影子的命运,就是这辈子都不能再见光了?”

  6尘没说话。

  血莺又道:“你在昆吾城里的那种做法,是自寻死路,你自己知道吗?”

  6尘看了她一眼,还是沉默着。

  血莺脸色平静,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似乎从头到尾她都只是在平淡地述说着一些事情,道:“你自己不想活了,我管不着,但是你在浮云司中躲了十年,有没有想过这样做让这些年来照顾你的人怎么办?”

  “魔教必定要对你穷追不舍,若是抓到了你,我的属下也许就会被连累牵扯进来。”血莺看着6尘,道,“若是这样,我觉得,反正你也是破罐破摔的话,不如早点死吧,你觉得呢?”

  ※※※

  6尘忽然笑了一下,道:“你想要我死?”

  血莺道:“我觉得你死了其实比活着好,至少不会拖累别人。”她的眼神忽然冷了几分,看去如霜刃刀锋一般冰冷,道:“反正你也害死不少人了,对吧?”

  6尘脸色瞬间冷了下来,似乎这句话还是刺痛了他,血莺这个女人果然正如传说中一样的尖锐,不过他还是忍住了,过了片刻后,淡淡地道:“你掌管着浮云司,我觉得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来历。”

  血莺冷笑了一声,道:“我当然知道,前些年我甚至还专门去清水塘村偷偷看过你一次。”

  6尘怔了一下,在他记忆中可完全没有这个女子的印象,想必血莺是在自己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旁偷窥的,这让他心里有一丝古怪的感觉。不过现在当然不是想这些东西的时候,他看着血莺,道:“你来这里拦我,是他的意思?”

  “他”是谁,6尘没说,血莺也没问,但是他们似乎各自心里都已清楚。

  血莺只是摇了摇头,随即道:“事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你在大城之中公然施展邪术,哪怕是浮云司也护不住你了。我们只能说与你毫无干系,甚至为了自身风语,今日过后,说不定还要安排人也来追杀,你明白的吧?”

  6尘面色如常,点了点头,道:“明白,我不怪你。”

  血莺“哼”了一声,看起来有些不屑,但眼神深处原本锋锐如刀般的目光,却似乎微微柔和了些。

  然后,她向旁边走了一步,让开了半边小路,道:“你走吧。日后若是被魔教妖人找到,在被抓之前,我劝你还是先自尽的好。”

  6尘迈步向前走去,阿土紧跟着他。在走过血莺身边时,6尘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阿土很快也现了,立刻也停下脚步,然后瞪眼龇牙,凶狠无比地盯着血莺。

  近在咫尺被这样一只凶手如欲噬人般看着,实在是让人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但血莺却似乎毫无感觉,反而是目光一凝,向阿土反盯了回去。

  那目光竟似乎比这只黑狼更凶更狠更加凶残,似乎下一刻这个女人大有要将这只黑狼剥皮拆骨、煮一大锅热汤的准备,而且那股气势瞬间高涨,竟是直接压倒了阿土。

  阿土呜咽一声,大惊跳开,身为妖兽,那种对强者的敏感远胜人类,阿土一下子就往前跑去,一口气窜到了数丈开外才站住,然后心有余悸地回头看来,不住张望着。

  6尘脸色不变,只是站在血莺身前凝视着她。

  血莺将目光从阿土身上转了过来,看着他平静地道:“怎么?”

  6尘道:“我觉得你前头有一句话说得不对。”

  血莺道:“哪一句?”

  6尘道:“做了影子,一辈子都见不了光了。”

  血莺冷笑了一声,道:“我说得不对?”

  6尘沉默了好一会,声音变得有些低沉,道:“我在黑暗中已经几十年了,我想去站在有光的地方活着。我很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

  说完,他径直转身,从这个明艳娇媚又锐利如刀的女子身旁再不回头地走了过去。

  血莺凝视着他的背影,沉默不语。这时似有一阵风随之而起,吹过峡谷,拂动血莺鬓边的一缕秀,在风中微微摇曳了一下。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368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