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四十九章 河谷骨骸

第二百四十九章 河谷骨骸

  目送那一人一狼走远之后,血莺依旧站在原地,神情素淡,看上去带了几分清冷之意,似乎之前陆尘临走时最后所说的话对她来说并没有丝毫的触动。

  风过峡谷,两侧山林中树木摇摆,偌大的山峦间便只剩下了她独自一人。又过了一会,忽然从她左侧山林中掠出一道红影,从天而降,在半空中一个转折然后轻轻巧巧地落在血莺身旁。

  “莺姐,你怎么让他走了?”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红衣的女子,眉目如画,生得也是十分美丽,不过与血莺那种娇媚中带着几分锐利的美丽相比,这个红衣女子少了几分凌厉,却是多了一些热情。哪怕是在她有些疑惑地向血莺发问时,她的脸上也还是有几分热烈的感觉,就像是她身上所穿的红衣,奔放而热情。

  血莺看了这红衣女子一眼,眼神明显柔和了下来,但并没有马上回答她,却是反问了一句,道:“你觉得不该放他走?”

  “当然!”红衣女子毫不犹豫地说道,“此人在我们浮云司中做事多年,认识多少人且不说,但对我们一些秘密肯定是心里有数。万一他被魔教抓走了,那后果就不好控制了啊。”

  血莺沉默了片刻,还是摇了摇头,道:“黑狼当年对我们浮云司,不,是对真仙盟和整个正道天下,都是立下过大功的。我们不能像对那些混吃等死的废物影子一样对他。”

  红衣女子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以为然。血莺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道:“你还年轻,没经历过十年前魔教还兴盛时的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光是听听故事是想象不出来的。”

  说到这里,她脸上似有一丝极细微的黯然之色掠过,轻声道:“不管怎么说,我们还是欠他的。”

  红衣女子看起来对血莺十分敬重,见血莺如此说了,便也不再多言,反而是沉吟片刻后,转头看向陆尘来时的方向,道:“既然如此的话,后头魔教追杀黑狼的追兵大概很快就要来了,咱们是走是留?”

  血莺淡淡地道:“你留下,带人帮他挡上三天。”

  红衣女子呆了一下,顿时苦了脸,拉住血莺的一只袖子,道:“莺姐,这苦差事你怎么又交给我了,不行,我要和你一起回仙城去。”

  血莺摆摆手,道:“近日事情有变,我暂时不回仙城,可能要去西陆昆仑山走一趟,你跟着我也没用。再说了,如今可是很难得能守住一个地方,就会有魔教妖人自己送上门来,正好趁此机会剪除一点魔教羽翼,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红衣女子“嗯”了一声,看起来对血莺吩咐下来这个很可能是血腥且充满杀戮的任务并不畏惧,一脸的神态自若,不过她很快又问道:“那这里事情做完以后呢,我是先回仙城,还是去昆仑山那边找你?”

  血莺犹豫了一下,道:“你去迷乱之地,跟着黑狼。”

  红衣女子吃了一惊,道:“为什么?莫非你还要我保护他?”

  血莺摇头道:“那倒不是,你就跟着那人好了,不管出什么事也不必出手,只等我去西陆之后再跟你联络,到时候是走是留还是对他……到时候再说吧。”

  红衣女子点了点头,不过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血莺是个精细的女子,看了她一眼后,道:“怎么了?”

  红衣女子犹豫了一下,道:“莺姐,你刚才不是说咱们欠他的吗?若真是如此,硬要我去保护他也说得过去。可是我怎么听你最后的那句话,好像也有可能对他不利的意思……”

  血莺沉默了下来,良久没有说话,就在红衣女子有些担心自己是不是说错话的时候,血莺却是叹了口气,道:“欠不欠的,其实也由不得我做主,还不是咱们上头的人一句话而已么。”

  红衣女子听了之后微怔,随即面上露出一丝同情之色,低声道:“这样说来,那男的倒真有些可怜了。”

  血莺似乎突然间有些意兴阑珊,挥挥手道:“做好你自己的事吧。”

  说完,她便转身向峡谷外走去,看上去速度似缓实快,没多久就去得远了。

  剩下一个红衣女子站在这里,却是精神抖擞地看着周围,又转头看了一眼峡谷深处,在那峡谷前方便是号称天下第一凶险之地的迷乱之地了。

  她忽然笑了笑,似乎对那个方向多了一丝兴趣。

  ※※※

  自从进入了迷乱之地,陆尘便觉得身上的压力突然轻松了许多。凭着自己对迷乱之地这片区域的熟悉,他带着黑狼阿土一直往迷乱之地深处逃去,已经有数日没有感觉到身后有魔教追兵杀手靠近了。

  虽然如此,陆尘心头上始终紧绷的那根弦却并没有松开,因为这世上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三界魔教中那些教徒真正的疯狂危险之处。

  一般而言,如果是从月牙城龙虎山这一片的通道进入迷乱之地,如果要深入的话,走得最多的便是黑甲山青葵洞那条路,可以前往著名的荒谷,还可以抵达迷乱之地外围与中部地带分隔的那条龙川大河。

  这是普通的修士们在大多数情况下都会选择的道路,相对安全而且也好走,不过陆尘在往黑甲山方向走了一天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带着阿土走向了另一个方向。

  他们一人一狼在迷乱之地阔大的山岭荒野以及原始山林河流中走了好几天,绕了一个大圈子,却是来到了一条大河的下游,然后开始从下往上走去。

  那是一段沿着宽阔平静的大河沿岸行走的路程,一路上同样也有许多凶险,有不少凶猛妖兽出现,但依靠如今实力强悍的阿土以及逐渐恢复元气的陆尘,他们俩还是一路有惊无险地走了过来。

  直到他们抵达了一座河谷。

  站在河谷的入口处,眺望远方,能望见一座高大的山峰,如果陆尘没记错的话,那应该就是黑甲山。而眼前的那片河谷里,在白日阳光的照耀下,正盛开着一片鲜艳夺目美丽动人的花海,似在阳光中怒放着灿烂的美丽。

  一切仿佛又在眼前重新浮起,如昨日重现一般。

  陆尘静静地站在河谷入口处,凝视着这片花海,而阿土站在他的身边,神色间似乎也有几分黯然,偶尔还会有些不安地低吼两声,摇摇尾巴,离陆尘更近了些。

  陆尘点头又轻轻叹息了一声,然后伸手在阿土伸过来的脑袋上摸了一把,道:“走吧,我们去看看你最早出现的地方。”

  阿土最初出生的地方,如今当然是没人知道的,就是阿土自己想必也不会有这个记忆。不过当日陆尘与易昕在穿过这片长满了噬血魔花的河谷时,确实是第一次看到阿土的时候。

  那些日子回想起来似乎还记忆犹新恍如昨日,但如今却已是物是人非了。

  陆尘与阿土沿着河谷边缘走去,始终与那些看着美丽但异常危险的噬血魔花保持着安全的距离。在那中间,陆尘也曾看过那片空地,曾经在那里垂死挣扎的小狗被当做诱饵,如今却已是一片平整毫无痕迹,似乎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人呢?

  如果人死了之后,是不是也像是一切都没发生过一样,香消玉殒便如灰飞烟灭,一切繁华落尽后,于是只有萧瑟寒风吹过。

  陆尘不知道这个问题有没有答案。

  他只是沉默地走着,走向那片树林,阿土跟在他的身后,抬头往空气中闻嗅了几下,忽然口中低低咆哮了一声,似乎有些愤怒的情绪。

  他们穿行在树林中,一路走去,虽然已经过了很久,林中也是杂草荆棘丛生,但是陆尘似乎依然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在这里走过的路,带着阿土绕过林中怪石大树,然后来到了那个山洞边。

  “吼……”

  阿土明显变得更加激动起来,口中利齿不断摩擦着令人畏惧的声音,双眼寒光四射,扫过这座山洞附近,看起来一副要择人而噬的凶恶模样。

  陆尘跳了下来,向四周看了一眼,只见这里仍然如以前一样怪石林立,但似乎已经荒废了很久,那座洞口落了许多的尘埃,也不知多久没人在此出入过了。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过身向某个地方看去,阿土这时也跳到了他的身旁,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然后,他们的视线同时在某处停了下来。

  那边的河滩乱世堆中,隐约露出了一根白骨。

  阿土低吼了一声,陆尘点点头,然后走了过去。

  石头在他眼前逐渐散开,阳光之下,照见了那乱石中有一具可怕的骷髅,但如今已是散落得不成样子,并且在许多根骨骼上已经有了明显的兽齿啃咬的痕迹。

  陆尘看了那骷髅片刻,面无表情,随后转身对阿土淡淡地道:“走吧。”

  他跨过那具骷髅,走向河滩远处,向着前方那片未知的、也许是从未有人踏入过的丛林走去。在他前方的,也许是当年那个蛮人过来的地方。

  阿土在他身后叫了一声,跟了上去,在走过乱石堆时,它的一只脚踩在那骷髅头上,只听啪的一声,将那白骨骷髅头踩得四分五裂,化作碎片,然后远远去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492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