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追踪而来

第二百五十一章 追踪而来

  苏天河立刻感觉到了什么,道:“怎么,你不愿意?”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看着自己的这个女儿,沉声道:“总不会正如你娘亲所言,你竟然真的和那凶手贼子有什么瓜葛吧?”

  苏青珺摇了摇头,涩声道:“没有的。”

  苏天河盯着她看了一会,缓缓地道:“珺儿,你的天分资质远胜于我,日后成就也是不可限量。如今墨儿过世了,这苏家迟早也是要交到你手上的,那个杀害墨儿的贼子道行颇高、邪术凶残,苏家里也只有你一个人才有希望胜过他,日后这报仇的事,就只能交给你了,知道么?”

  苏青珺脸色苍白,看上去似乎连嘴唇都没有了血色,但过了片刻后,她终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我知道了。”

  “那你去吧。”苏天河脸色缓和了下来,开口说道。

  苏青珺木然转过身躯,慢慢地走出了灵堂。

  看着她走远之后,苏天河摇摇头,又走回到白夫人身边,在她身旁蹲下了,轻轻抱了一下她的肩膀,柔声道:“好了,刚才我说的那些话,你应该都听到了吧?”

  白夫人的哭声慢慢收了,过了一会后,只听她幽幽地说道:“青珺她真的会去为墨儿报仇?”

  苏天河道:“我不知道,其实如今那贼子亡命天涯,以后能不能找到那厮都还是个问题,这事情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白夫人面上哀色又是一闪而过,但这一次却是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她看了看灵堂门口,低声道:“就是要苦了青珺啊?”

  苏天河面无表情,道:“我们这都是为她好,以后她会明白的。”

  ※※※

  迷乱之地中,随着陆尘带着阿土逐渐深入,他明显地感觉到周围那股五行之气开始变得有些混乱起来了,虽然这里还不到龙川大河,也就是说,还是在迷乱之地的外围地域,但对普通修士的灵力运转已经开始有影响了。

  相比较起来,阿土却似乎对此毫无感觉,每日里能跑能跳能吃能喝能睡,毫无异样。

  陆尘本以为这是妖兽天生与人不同,不过随后却又想起神州浩土上其他地方的妖兽似乎与迷乱之地里的都不太一样,大抵是这块混乱又凶险的地方上生活的妖兽似乎都有些变异得与众不同的缘故吧。

  看起来,阿土的血脉和骨子里,都是源自这片广袤但混乱的土地,所以才会如此的自然适应。

  路越走越远,一路上的凶险逐渐开始多了起来,各种诡异的植物、妖兽时不时便会出现,不过陆尘与阿土两个的战力似乎也不弱。

  渐渐从重伤中恢复过来的陆尘,一来对迷乱之地中的情况十分熟悉,几乎大部分的凶险,包括各种诡异的动植物他都认识,所以规避了不少凶险;而阿土的情况又有所不同,当陆尘刚刚和它汇合时,阿土明显地还不太适应自己新的身躯,在很多时候都有蠢笨的表现,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阿土的协调性越来越好,所爆发出来的战力几乎每日都在增长。

  它的力量日益强大,动作越发敏捷,如今已经鲜少能再看到这只黑狼恶狠狠扑向猎物然后蠢笨地扑到一旁扑了个空的窘相,取而代之的是,每当阿土扑过去,就是一片腥风血雨鸡飞狗跳,它的尖牙利爪几乎可以撕碎任何出现的妖兽。

  而这一路上,阿土还拥有了一个老师。陆尘在闲来无事的时候,就抓着阿土开始向它传授一些阴险捕猎的法子,都是些如何隐藏在暗处突然跳出扑杀、战斗中先戳眼后踢蛋牙齿咬肚皮,甚至于,陆尘还试着传给了阿土一招搏杀中假装受伤倒地,引诱对手过来然后突然反击咬断喉咙的阴毒法子。

  阿土很聪明,它对这些阴险的搏斗技巧一学就会……

  从那以后,在他们这条逃亡前行的道路上,那些拦路的迷乱之地的妖兽们就开始倒霉了。

  那些凶恶的强壮的庞大的妖兽们,经常会在走路的时候被扑杀,在猎食的时候被暗算,在搏斗的时候突然发现对方被自己击败高兴地走过去想要大快朵颐然后被咬喉踢蛋打肚皮地死掉,往往死不瞑目。

  离开当初那个蛮人死掉的河滩洞口后,他们一路南行,路上多有丘陵河川,毒虫鸟兽几乎随处都有,路很难走,也拖慢了他们的速度,不过大概也是因为这一带确实人迹罕见,所以陆尘在走的这几日中都没有发现后头有追兵、杀手跟踪而来。

  昆仑派的人没有追来倒是情理之中,不算太意外,但魔教中的杀手没跟过来,确实让陆尘有些惊讶了。他对自己在那些魔教徒众的心目中的“分量”是知道的,可以说是不死不休必杀的人物了。在一开始的疑惑后,他很快便想到了之前遇到的血莺。

  是她暗中帮忙了吗?

  大概总归是浮云司的人,这算是一种念旧?

  陆尘不知道,他对血莺这个女人也不了解,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确实对他十分有利,也给了他十分珍贵的休息时间,于是,一路又走了两三天,然后在他看到了前方有一片模样十分古怪的林子时,忽然发现了身后有了动静。

  他当了太久的影子,在黑暗世界中生活了太多年,对这些跟踪追杀的事似乎天生就有了各种敏锐无比的直觉,没办法,如果没有这种能力的话,大概好多年前他就已经死在不知哪里的黑暗角落了。

  他感觉到了身后有动静,而且不是凶残危险的妖兽,而是人的气息。

  陆尘脸色微变,想不到自己这一路逃亡用尽手段,又有浮云司人马可能的私下相助,居然还是不能甩开追踪而来的人。

  不过他的脸上倒是并无太过改变,只是伸手拍了拍身边那只巨狼的脑袋,然后像是不经意一般,用手指轻轻弹了阿土的耳朵两下。

  阿土转头向陆尘看了一眼,陆尘不动声色地向旁边茂密的树林方向使了个眼色。

  阿土低吼了一声,往前走了两步后,忽然身子一拐,却是窜进了旁边林中。

  至于陆尘却没有更多的动静,只是喊了两声叫阿土别乱跑,然后便自己往前走去了,同时口中又叫了一声让阿土跟上的话。

  阿土在林中似乎正在撒欢,并没有立刻跑出来。

  陆尘则慢慢地向前走去,面色沉着,突然间身后猛地一声呼啸,一片雪亮光芒掠过,却是劈向他的后背,同时,一个人影从后头一处草木树丛里探出头来。

  陆尘猛地向前一扑,避开了这道攻击,与此同时只听一声怒吼,从林子的另一边猛然一道巨大黑影冲了过去,黑狼阿土如同一只愤怒的巨兽,直接向那个突然出现的人影扑了下去,然后利齿钢爪,白森森冷飕飕地就招呼了上去,眼看着就要血溅满地。

  但就在这时,那后头的人影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半空中的那道光芒猛地闪烁了片刻,便直接消失,下一刻忽然出现在那人影身前,竟是险之又险地挡住了阿土那可怕的一扑。

  阿土大怒,这段时间来它早就习惯了这种捕猎暗算的手法,通常都是无往而不利,今天还是第一次失手了。是可忍,狼绝对不能忍,只听“嗷呜”一声,阿土几乎是人立而起,就要将那人影扑倒。

  然后,它真的扑倒了她。

  然后那人影怒了,也不知怎么就躲过了阿土的利齿利爪,一巴掌甩了过来,竟是隐隐带了些风雪之声,“啪”的一声,打在阿土有些可怕的嘴上,就像是一记耳光,随后喝道:“笨狗,你想造反吗!”

  阿土呆了一下,定睛一看,只见自己身下的却是个容貌惊人且美丽的小女孩,赫然正是白莲。

  阿土对这个来历神秘的小女孩似乎天生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畏惧,这一惊非同小可,直接蹦了起来,向后跳到陆尘身边,口中的声音居然也变成“汪汪汪汪”,连着叫唤了几句,以致于让看到是白莲也有些惊愕的陆尘更加吃惊地转头看它。

  呆了片刻后,陆尘问道:“笨狗,你不是变成狼了么,怎么还会跟狗一样叫啊?”

  阿土喷了个响鼻,似有不屑之意,很鄙视地看了一眼陆尘。

  陆尘摇摇头不去理会它,然后转头看向白莲,只见那个小姑娘正从地上站起,伸手拍着身上的尘土。

  陆尘苦笑了一下,道:“你怎么来这里了?”

  说完,他忽然眉头又是一皱,道:“对了,你怎么能找到我们的?”

  白莲冷笑了一声,道:“找到你们哪有什么难的,那只笨狗身上有血食秘法,在我们懂行的人眼里,这货就跟晚上点灯一样亮眼,看不到的才是瞎子。”

  陆尘面色沉了下来,摇摇头道:“算了,不管这些了。你一个小女孩,突然追着我们深入到迷乱之地,这是做什么?迷乱之地这里的妖兽可不认什么五柱天才,要是一个不小心,死在这里的话,你自己和你那个真君师父可是哭都来不及了。”

  白莲笑了起来,看上去带着一丝天真无邪的单纯,只是那美丽中又隐隐有一股说不出的诡异,微笑道:“你是说我那个死鬼师父吗?”(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58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