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枝气息

第二百五十四章 神枝气息

  “有件事我一定要问你一下,”陆尘忽然停下脚步,对白莲道,“如果你不说清楚,我们就不能呆在一起。”

  白莲看了他一眼,道:“看你这样子跟审犯人似的,是什么事?我虽然跟你打过几次,但到现在为此也并没有真的对不起你过吧。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啊,真是搞不懂。”

  说着,她连连摇头,看起来似乎大大的不以为然。

  陆尘丝毫不为所动,也没理会她岔开话题的口气,只是盯着她,道:“月圆之夜的那天晚上,你为什么到那片林子里去?”

  白莲“哼”了一声,道:“我无聊了,过去玩玩,怎么?还不行啊?”

  陆尘淡淡地道:“下了那么大的风雨,你跑到那黑漆漆的林中玩什么?”

  白莲嘴角抽动了一下,却是转过头去,道:“要你管。”

  陆尘也不多问,转身走开,道:“我不管无所谓,但是你也别跟来了。”

  白莲回头一看,只见陆尘带着阿土果然自顾自地走了,干净利落,没有丝毫拖泥带水的样子,不由得气往上涌,身形一掠,飘至他们身前路上,伸手拦住陆尘去路,怒道:“我就是要跟着你!你要怎样?你这人怎么如此小气,好歹我刚才在魔教刺杀你的时候还帮你拖住了几个杀手呢,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若不是你刚才在魔教杀手面前帮我,这些话我都不会问你。”陆尘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小气,是那天晚上去那片密林里的人身份非同小可,我一定要搞清楚。你不说,我就不能和你一起走,你硬要跟着我的话,那么我只能和你大打一场,然后两败俱伤了各自走路,就是这样。”

  白莲怔了一下,还是有些不太明白,但看陆尘的神色间似乎异常坚决,并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也没有松口的迹象。她脸上神情变幻,过了好一会后,道:“好吧,我是专门过去找你的。”

  陆尘目光陡然一冷,看着白莲,寒声道:“你是三界魔教的人?”

  “什么啊,当然不是了!”白莲叫了起来,一脸气恼委屈样,道,“我再怎么说也是个被化神真君收入门下的五柱天才好不好,没来由的投到魔教中去,我又不是傻瓜!”

  陆尘盯着她看了片刻,随后缓缓点头,脸色稍缓,道:“你这么说也有道理。”随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苦笑了一下,低声道:“不过真要说起来,其实那种傻瓜也是有的……”

  “什么?”白莲没听清楚,追问了一句。

  “哦,没事。”陆尘摆摆手,然后正色问道,“那天晚上你找我做什么?还有,你到底是如何知晓我在那林子中并找到我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尘的脸色严肃了下来,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反复地回想那个月圆之夜的过程,除了天澜真君食言没到场外,最令他意外疑惑的就是,白莲的突然出现了。

  这个小女孩身上似乎充满了无数的秘密,令人难以看清她的真面目。

  白莲看起来有些不太情愿的样子,似乎不太想说,不过在陆尘坚决的目光之下,她最后还是耸耸肩,道:“我能感觉到你的位置。”

  陆尘身子一震,面上掠过一丝愕然之色,道:“我的位置?你确定吗?你不是一直感兴趣的是阿土么,我本来已经相信了你多半是因为血食秘法这种南蛮乱七八糟的术法里有什么秘密,能够感知到这只笨狗的所在呢。”

  “吼!”阿土在旁边咆哮了一声,龇牙咧嘴,神情凶恶,目光不善地看着白莲。

  白莲火了,“呸”的一声啐了那像巨狼似的家伙一下,骂道:“是陆尘骂你啊,你对我叫什么叫,欺软怕硬是不是?”

  阿土摇摇尾巴,靠在陆尘身边,似乎一副亲密无间你这个女人休想离间我们的意思。

  白莲摇摇头,懒得再去理那只脾气古怪的黑狗,对陆尘正色道:“事到如今,看样只能如实相告了。其实我能感觉到的不是这只笨狗,而是你的位置。你身上有神树树枝的气息,总是跟我这条坠子有所共鸣。”

  说着,她伸手在胸口衣襟上翻了一下,却是拿出了一条吊坠,上面挂着的正是当日陆尘曾见过的那根神树树枝。

  陆尘脸色微变。

  白莲说完那些话后,便一直盯着陆尘的脸色看,同时也盯着他等他开口说话。

  谁知,陆尘只是皱着眉头半晌无语,她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心里便有几分不痛快,道:“这神树树枝绝对是这世间仅有的珍罕宝物,独一无二,所以我要搞清楚,你身上为什么也会有这种神树树枝的气息?”

  陆尘哑然,到了这个时候,他当然是明白了过来,至于自己身上为什么会有神树树枝的气息这个问题,那答案也是明摆着的,自然就是那次将昏迷不醒的白莲意外带入到种子中的那个神秘树洞后,结果古老的树洞从神树树枝上吸取了充沛的灵力,产生了诸般变化,最明显也是最神秘的就是,在树洞中那些青气蒙蒙掩映下的树壁上,出现了两道门廓的形状。

  神树是三界神教崇拜敬仰的圣物,陆尘在最初潜伏进入魔教中时其实是不太相信这东西的,但是到后来却发现传说中的“一枝两叶一种子”居然真的存在,并且在机缘巧合下他还偷偷拿到了那枚最重要的种子。

  神树种子和树枝系出同源,这等天地奇宝二者间倘若发生什么神异之事,想来也不算太过奇怪,只是从那以后,白莲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位置,这却是让人极为头痛的一件事。

  他这边心中正急速盘算着的时候,那边白莲已经开口问道:“我说,我想来想去,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可没有这种感应,似乎就是到后来我昏迷过去以后那次,你身上才有了这种气息。”

  陆尘心中微微一跳,忍不住看了白莲一眼,心想,这小女孩看着幼小,心思却当真玲珑一般,晶莹剔透,聪明无比,居然跟自己心有灵犀似的,一下子就想到同一件事情上去了。

  只听那白莲看着陆尘,冷哼一声,道:“是不是那次你趁我昏迷后,做了什么事?所以我醒来后那神树树枝的力量才有些难以控制了。”

  “没有的事!”陆尘非常干脆利落地摇头,脸不红心不跳地对着这个少女撒了一个谎,然后说道,“莫非你发现那神树树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白莲咬了咬牙,看起来有些苦恼地道:“问题就在这,这宝物本身后来看着似乎并没有什么问题啊。可是你身上为什么就突然会有了这种气息呢?”

  陆尘心情一松,哈哈一笑,道:“那或许是那天你用这神树力量攻击我,我受伤了之后就沾染了一点气味呗。这可不能怪我。”

  白莲看上去将信将疑,有些怀疑地看了陆尘一眼,大概是下意识地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并不能完全相信,不过在眼下她一时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那神树树枝确实没出什么差错。

  陆尘放下心中块垒,人也轻松了不少,便转身继续向前走去,同时对白莲道:“那照你这么说,你能够在这片迷乱之地里找到我,就是靠的那神树树枝气息的指引?”

  白莲道:“是的,不然我看你奸猾得跟条泥鳅似的,在这片鬼地方到处钻,换了我是别人,多半也是追不到你了。”

  陆尘呵呵一笑,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同时心里却是哼了一声。

  是啊,按道理来说,自己应该甩开了那些追兵才是,为什么他们又能追上来了呢?

  ※※※

  “我们堂口中最厉害的几位专长追踪的高手,都已经进入迷乱之地了,不管黑狼再如何腾挪躲避,应该也逃不开他们的追索。”

  昆仑山下,昆吾城中,那条僻静小巷里的黑丘阁中,老马面无表情地靠在抄手回廊的墙壁上,看着那庭院中的两个人一个是个光头大胖子,身材异常魁梧,光是坐着,竟似乎都比站在他身前的那个娇媚明艳的女子更高大些。

  而当老马目光再次落在那女子身上时,眼神里便有了一丝隐藏得极深的忌惮。

  那是血莺,是真仙盟浮云司的首领,她在这个位置上已经坐了十年了,曾经,他和陆尘都算是在她的羽翼下讨生活隐居避祸的人。而此刻对着天澜真君说出这番话的她,神情平静,似乎说的就像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一件普通事情一般。

  天澜真君面上并无喜怒之色,有的只是一片平静,过了好一会之后,天澜真君忽然摇了摇头,却是说了一句,道:“未必。”

  血莺有些诧异,抬头向天澜真君望去,皱眉道:“可是,黑狼他不是已经几乎是个废人了吗?”

  天澜真君闭上眼睛,没有说话。

  血莺等了一会,便也不再纠缠这个问题,道:“我这次过来,也是想请您明示,日后我们该如何对待黑狼?”

  站在一旁的老马,这时身子不自觉地慢慢挺直了,目光也悄然落到了天澜真君的脸上。

  庭院中,一时寂静。

  只听到血莺一字一字缓缓地问道:“是放,还是杀?”(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705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