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五十五章 格杀勿论

第二百五十五章 格杀勿论

  是放过,还是要杀了?

  血莺问话的语速十分缓慢,虽然神情还是平静的,但双眼中却隐隐有一丝凝重之色,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天澜真君。

  在一边回廊上的老马这个时候似乎也屏住了呼吸,有些紧张地看着庭院里坐着的那个胖子。

  天澜真君沉默了一会儿,随后淡淡地道:“不管他了,由他去吧。”

  血莺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而旁边的老马则是长出了一口气,伸手抹了一下额头。

  天澜真君的目光似乎不经意地向回廊这边扫了一眼,但很快又移开了,看着血莺道:“把人手从迷乱之地调回来,分几批回到仙城,你也回那边坐镇,仔细准备着,大概半年到一年中,我会发‘天’字令。”

  血莺原本一直都一副十分镇定的样子,哪怕是在处置黑狼的问题上也几乎显得是不动声色,但此刻陡然听到了那一句“天字令”后,却是身子猛地一震,情不自禁地向天澜真君多问了一句,道:“大人,您说的是天字令?”

  天澜真君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血莺则是低下头去,似乎知道自己略有失态,不过在深吸了一口气后,她的神情已经重新镇定下来,而且神色目光中竟然隐隐有几分激动之色。

  天澜真君将血莺的神情变化都看在眼里,倒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血莺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道:“大人,那之前您所说的浮云司改组一事……”

  “开始吧。”天澜真君没有什么犹豫,直截了当地道,“就按照之前我跟你说的去做。仙城那边基本都安排好了,你按计划照做就是,昆仑派这里我还要整合一阵,但应该也不会太久,到时候我自来与你说。”

  “大人英明。”血莺深深鞠了一躬。此刻,这个娇媚明艳的女子脸上,似乎更多的并无常见的凌厉,反而是有几分衷心的敬佩之意。

  不过,这世上能让她这样的女子有这种表情的,也许就只有天澜真君一个人吧。

  过了一会后,该说的事都说完了,血莺便告辞退去,天澜真君自然是坐着不动,是老马将血莺送出了黑丘阁这间冷清店铺的门口。

  在门口快要出门时,血莺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着老马。

  与之前在庭院中天澜真君面前的谦恭顺从不同,此刻,血莺的神情又恢复了她平时的模样,那一股隐藏在她美丽容颜间的凌厉似乎又一次散发了出来,淡淡地看着老马。

  老马向旁边让了一步,安静地低着头。

  “老马。”血莺唤了一声。

  “属下在。”老马回答道。

  “你跟黑狼在一起有多久了?”

  老马犹豫了一下,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超过十年了,若是从他还在魔教中就有联系的时候算起,那就更早了。”

  血莺“嗯”了一声,道:“你也是浮云司里的老人了,而且黑狼身份特殊,当年连我都不能过问,只有你和真君两个人才能联络他。你觉得此人如何?”

  老马默然片刻,道:“属下如何认为的无关紧要,最重要的是,真君与您打算如何做,只要有命令下来,我们做属下的自然去照做就是了。”

  血莺凝视他半晌,随后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就这般去了。

  ※※※

  目送那个娇媚且隐约凌厉的女子离开后,老马又独自站了一会儿,然后才回到了后院之中。

  天澜真君还坐在原处,此刻正抬头仰望天穹,老马走到他身边站住了,也抬头看了一眼,只见头顶上那一方小小的天空里,飘着一片乌云。

  “你心里有没有怪我?”天澜真君忽然开口说道。

  老马摇摇头,道:“没有,是黑狼他自己想不开,非要往绝路上走,怪不了您的。”

  天澜真君嘿了一声,摇头不语。

  老马又道:“那天晚上,就在昆吾城长街上,我就已经把所有该说的能说的都跟他说了,他那样做后果有多严重,会有多麻烦,黑狼他自己心里其实也应该清楚的。”

  天澜真君默然良久,道:“他这个人,在魔教中呆得久了,性子大概也变了吧。”

  老马身子轻轻一震,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但他对您绝对是敬重忠心的!”

  天澜真君转头向老马看了一眼。

  那一眼平平淡淡,无悲无喜,却似乎沉重如山,老马在那个瞬间几乎有一种整座昆仑山都压在肩背上的那种令人窒息的错觉,险些就跪了下去。

  幸好这感觉转眼即逝,他最后还是咬牙撑了下来,但片刻之间,他的后背衣衫却都已经湿了。

  过了一会后,只听天澜真君似乎也有几分意兴阑珊,道:“算了,反正都这样了,由他去吧。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还有命从迷乱之地回来了……”

  ※※※

  血莺一路出了昆吾城,来到了城外一处僻静地方,周围早有浮云司的人接应,将她迎了过去。

  血莺令人在外守卫,自己则是独自一人走到一处幽静之地,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张明黄色符箓,直接点燃了。

  这是最高品的传声符箓,每一张都价值极高,不过与昆仑派的秘宝风语盘相比,当然还是差了一些。但传声符胜在方便好用,虽然也有一些限制,比如不能双方互相通话,只能传递一次话语,但这些年来,传声符箓在真仙盟高层中还是比较流行的。

  随着火光亮起,几道瑰丽的灵光闪烁出来,形若圆环,旋转不定。血莺面色肃然,对着那灵光圆环说道:“放弃追索,皆回仙城。”

  话音刚落,那光芒瑰丽的灵光圆环便突然激烈无比地震动起来,空气中隐隐有微小的气浪迅捷无比地向周围冲去,隐约发出刺耳的锐啸声,如此持续了小半盏茶时间方才逐渐安静下来,接着,那片灵光圆环便消失了,而那张传声符也在此刻全部燃烧殆尽。

  血莺甩了甩手,那一点最后的灰烬从她白皙的手掌间滑落,飘落在风中。

  而与此同时,遥远的迷乱之地中一座盛开着一大片鲜艳花朵的河谷里,同样的一张传声符在一位红衣女子的手上也烧了起来。

  奇异的光环闪烁着瑰丽的光彩,在她指尖上闪动着,将她美丽的脸都倒映得有些嫣红起来,似乎有些许激动的模样。

  红衣女子站在河谷中距离那片嗜血魔花不算太远的地方,若是有熟悉这种诡异凶残魔花习性的人,大概就能看出她正好就踏在那条无形的界线边上,只要再稍微过去一点,便会惊动嗜血魔花大举攻击猎食了。

  晴天之下,这一幕人美花艳的画面着实漂亮,但暗地里却是危机四伏,生死只在咫尺之间。

  在河谷更远的地方,还站着不少人,那些人看上去衣着各异,但一个个强悍精干,却都是真仙盟浮云司这个堂口中的一部分精锐了。

  这么多年来,魔教式微衰弱,真仙盟承平日久,也唯独是浮云司这个专门针对魔教的堂口中有着各种战力强劲的人马。

  此刻,红衣女子一直看着手中的灵光圆环,而周围的人都让开了一片空地,离她都有一段距离,显然看得出来,这位红衣女子在浮云司中地位不低。

  片刻之后,那灵光圆环忽然剧烈震动起来,灵光耀眼闪烁,紧接着便从光辉中透出了一句话,竟然就是之前在西陆昆吾城外血莺通过传声符所说的那句。

  这声音并不大,只有在灵光圆环边上的红衣女子听得清楚。她听完这句话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手指轻弹,传音符飘起燃尽,如尘埃一般散落满地,落在她的身后。

  她转过身向河谷入口处那边走去,同时双手挥舞示意,很快的,周围浮云司的那些人都围了过来,聚到她的身边。

  “红姑娘,是血莺堂主传令过来了吗?”旁边有人开口问道。

  被人叫做红姑娘的红衣女子笑了一下,点点头道:“是啊,刚才血莺姐姐传话给我了,就是对此事又做了指示。”说到这里,她顿了一下,随后又道:“你们大概也知道她这几日是在西陆昆仑山那边吧,所以这个命令很可能就是咱们头上那位天澜真君的意思了。”

  旁边围着的一众人顿时有些骚动起来,哪怕是在真仙盟这种修真界最大的势力里,化神真君同样也是一种高不可攀的存在,足以令人心生敬畏,心怀敬仰。更不用说那位天澜真君其实就是首创浮云司的传奇人物,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他带领着浮云司跟魔教大打出手,是在场几乎所有人心中神一般的人物,比真仙盟其他几位真君都更高一档的存在。

  看到众人脸上、眼中的神色,红衣女子满意地笑了一下,微笑道:“所以大家要好好尽心地遵照这个命令去做啊,别偷懒。”

  众人一阵哄笑,有人笑道:“这谁敢偷懒啊,不是还有你红姑娘在看着么,到底什么命令,你就说吧。”

  红衣女子颔首微笑,然后面色忽然一肃,道:“接堂主令,我们全力追索逃窜之魔教妖人黑狼,找到之后,格杀勿论!”(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17 04:38:22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802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