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以毒攻毒

第二百五十六章 以毒攻毒

  “为什么不走那片林子,从那边直接穿过去不是更快吗?”迷乱之地中,白莲对陆尘问道,同时手指着前方那片黑褐色的林子。

  陆尘这时已经将阿土叫回到身边,翻身爬了上去,此刻他旧伤未愈又添新创,实在是需要休息,也就不在白莲面前躲躲闪闪了。在听到白莲的问话后,他只是往那边瞄了一眼,淡淡地道:“那片是‘蛇蔓林’,最喜欢吃的就是你这种细皮嫩肉的小姑娘了。要去你去,我是不去的。”

  说着,他轻轻拍了拍阿土的头,便往那片蛇蔓林旁边的路走去,看样子是打算绕一个大圈了。

  白莲多看了那蛇蔓林几眼,只是左看右看似乎也看不出那林子有什么古怪之处,最多也就是树的颜色深些,林中的藤蔓多一点而已,也没感觉到有什么凶险。

  不过,人就是这么奇怪,之前她怎么看都觉得那林子安静无事,但在陆尘说了这么一句话后,白莲又看了一会儿,忽然就觉得那林子里似乎陡然变得幽深起来,果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杀气渗了出来,让人心中一寒。

  “见鬼了,整天装神弄鬼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白莲低声抱怨了一句,不过犹豫了一会后,还是没敢走进去,随即转过身子向陆尘身后跟了上去。

  不过才走了两步,她便眼前一亮,注意力一下子从那片蛇蔓林转到了另一个目标上,看着陆尘和阿土,她忽地紧赶几步跳到他们面前,双眼闪闪发亮,略带惊喜地道:“咦,这只笨狗居然能够当坐骑啊?”

  “只有伤得快死的人才有资格坐。”陆尘懒洋洋地说了一句,然后像是失去了全身力气般趴在阿土身上,拍拍它的头说道,“走吧,阿土,不知道后头的追兵什么时候又杀来了。”

  阿土一声低吼,迈步向前走去。

  白莲兀自不死心,看得出来,她对阿土这个坐骑十分感兴趣,纠缠着左一句右一句的,就是也想上来骑一下。毕竟坐骑是这威武雄壮的大黑狼,凶相毕露的妖兽霸气侧漏,普通人可没几次机会能骑上的。

  陆尘被她纠缠不过,搞得烦了,翻着白眼道:“你别废话了,刚才就跟你说阿土不是随便让人骑的。不信你问问它。”

  白莲立刻跑到阿土的前头,看起来神情十分兴奋,这么一看,倒还真有些像是十岁的孩子了。

  陆尘在一旁看着也是摇头,白莲这少女委实诡异,有时候似乎天真单纯如少女,有时候却成熟狠辣得吓人,也不知道到底这些年她是怎样长大的?

  对于靠过来面带笑容的白莲,阿土嗤之以鼻,嗯,是真的打了个响鼻,然后继续向前走去,一副无视的样子。

  白莲大怒,跺脚道:“笨狗,你竟敢这样对我!信不信我宰了你?”

  旁边的陆尘哼了一声,道:“怎么?不听你的话,不如你的意,你便要见血伤人?小小年纪到底哪里学的这么霸道了?”

  白莲瞪了他一眼,漂亮的小脸一绷,似乎就要反唇相讥,但不知为何,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却是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道:“不给就不给呗,搞得我很稀罕似的。”

  说完,却是头一甩,直接向前走去。

  谁知才走两步,身后却又传来陆尘带了几分冷漠讽刺的讥笑声,道:“啧啧,脾气还挺大啊。你真要这么有骨气,就别跟着我了啊,你知不知道这样也很让人烦啊?”

  白莲霍然转身,盯着陆尘,脸色不知怎么就苍白了下来,一股杀意从她清亮的眼眸里隐隐浮现。

  阿土立刻停下了脚步,口中低吼,脖子上的毛发缓缓竖立起来,显然也感觉到了一些危险气息。

  陆尘看上去倒是最平静的一个,目视白莲,微笑道:“怎么,我说错了吗,伤到你心了,又或是,我说的哪个字眼你听起来很不舒服?让我想想啊……嗯,或许是那个‘让人烦’的话?”

  他看着白莲,脸色平静却有几分冷酷的气息,道:“看来以前也有人这么对你说过吧?你从小到大听到这句话,是不是也有过特别害怕的时候?又或者在别人说这句话时,你曾经……”

  “够了!”蓦地,白莲一声大喝,双眼圆睁,盯着陆尘,冷冷地道,“有没有人曾经对你说过,你这个人实在是个面目可憎的恶人?”

  “没有。”陆尘说道,“并没有人这样对我说过。”

  白莲冷笑,道:“那你现在就听到了。就算你心里可能是有想让我离开你身边免得拖累我的意思,但是我也要说,你这个人简直是个人渣!我做过最狠的事也只不过是见血,但你却是作践人心,将别人的心底私密戳破了血淋淋摊开再踩到地上,很好玩是不是?”

  陆尘面不改色,平静地道:“你想太多了。”

  白莲嘴角浮起一丝讥讽之色,道:“有时候我还真有些替易昕感到高兴,幸好她早死了,不然的话,若是日后跟你再纠缠在一起,只怕更要是痛苦伤心,那痛楚反而远胜现在了。”

  陆尘的脸色终于变了,一下子冷了下来,在阿土的背上缓缓坐直了身子,盯着白莲,冷冷地道:“有事你冲着我来,别扯上易昕。”

  白莲嗤笑一声,道:“装模作样!你敢说易昕不是碰到你以后才倒霉的?”

  陆尘面色愈寒,但是不知为何,眼底深处却忽然有一丝隐藏得极深的愧疚之色一闪而过。

  白莲刺了他几句,心里似乎也舒坦了些,冷笑几声后,却是转身大步走了。

  看着她逐渐走远,陆尘冰冷的脸色逐渐缓和了下来,过了一会后,他忽然苦笑了一声。

  阿土转过头来看了一眼。

  陆尘叹了口气,道:“同是天涯沦落人,本来还打算一起走的,结果我跟她就像一人拿着一把刀子似的,拼命地往对方心头狠刺,刀刀见血不死不休的,这是不是蠢啊?”

  “汪!”阿土很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滚!”陆尘一脚踹了过去。

  ※※※

  白莲离开了陆尘和阿土,独自向另一个方向走去,心里头愤恨恼怒,早将那个可恶的男人痛骂得狗血淋头了。

  “这么烂的一个人,活该被人追杀,活该被人千刀万剐,免得再祸害人,死了算了!”白莲咬着牙低声自言自语着,走出了很远后又在原地等了一会,站立不动,片刻后忽然一转身向后看去,只见身后一片空空荡荡,没有半个人影。而更远处来时的地方,也是不见人影狼迹,大概是已经走了吧。

  白莲气得脸色惨白,双手握得紧紧的,如果陆尘现在站在她面前,说不定真就被她在身上戳出几个血洞来。

  自小到大,白莲在大多数人的面前都是一副清冷安静的模样,但实际上在背后无人处,这个小女孩的性子早已走了极端,实是最激烈最敏感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有那些狠辣血腥的手段,让阿土都有些怕她。

  不过她虽然看上去像是个小疯子,但总算还不是完全疯狂的人,虽然这次气得着实不轻,但最后还是怒骂了几声,诅咒了一阵,恨恨地转身离开。

  “最好你就死在这片迷乱之地上,永世不要再回外头去了。”白莲口中喃喃地道,然后向前走去。在她面前的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道路,陆尘挑选的都是几乎无人来过的荒野,这一路走来可没有人烟踪迹。

  白莲辨认了一下方向,刚想迈步走去,但随即又有些犹豫起来。她跟踪陆尘到此,说是为了阿土身上的血食秘密,但这个秘密再如何重大,其实对她来说也不是必要的,很多时候其实是她现如今真的无处可去了。

  一个十岁的小女孩,站在了偌大的天地间,举目四望,一片荒凉,无处可去,无人可见,如寒雁独飞孤鸟无枝,那种心情莫名地有一点慌张害怕起来。

  她茫然站了一会儿,才往前走去,但只走了几步,她忽然身子微微一震,又停了下来。

  皱起眉头向前望去,只见在前方一棵林木背后,忽然走出了一个老人,脸庞容颜十分熟悉,赫然竟是卓贤。

  “师妹,好久不见啊。”卓贤看上去脸色十分的平静,像是许久未见的一声招呼,然后对白莲说道,“我来,是带你回家去的。”(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18 04:36:37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1874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