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安魂符

第二百六十一章 安魂符

  白莲怔了一下,道:“难道不是?跟之前冲你来的那些杀手一模一样啊。”

  陆尘默然片刻,却是缓缓摇头,道:“不一样。”

  白莲道:“怎么了?”

  陆尘似乎依然还在思索着,所以连说话的语速都比平时慢了不少,但口气十分的平静,道:“他们……好像挺安静的。”

  白莲回想了一下刚才在蛇蔓林外头所看到的那些黑衣人,果然在大多数时候那些人似乎都没有发声说话,不过她很快没好气地道:“人家是来杀你的,又不是过来和你聊天的,不说话很奇怪吗?”

  陆尘倒也没在意白莲口中的讥讽之意,沉吟片刻后道:“你不懂,魔教那些人看到我,大多时候眼睛都是红的,就算有人沉着冷静,但那么多人里,不可能全部都不骂我几句吧。”

  白莲哈哈一笑,指着陆尘道:“你这人好生古怪,天生犯贱么?别人不骂你,你反而还觉得不舒服是吧?”

  陆尘也不生气,只是独自思量着,随后徐徐道:“不是,现在我越想越觉得那些人不对劲。除了他们见到我的反应不对之外,他们也有杀气,但杀意却似乎并不算特别浓烈。之前偷袭我们的那几个魔教杀手的气势,你应该还记得吧?”

  最后一句话,陆尘是转过头对白莲问的。白莲怔了一下,道:“唔,被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是前头那几个魔教杀手更凶狠激动些。”

  陆尘双眼微微眯起,道:“还有,刚才那些黑衣人,在争斗中彼此联合结阵,这种战法在魔教里也不常见。魔教中人更多的还是武力强悍者施法搏杀,少有兼顾左右随时随地结阵御敌的。这种做法常见的反而是……”

  他的话忽然中止了下来,白莲正听到紧要处,忍不住便追问道:“是谁?”

  陆尘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过了一会后平静地道:“浮云司。”

  ※※※

  “我一直觉得很奇怪的是,为什么这些日子一路逃亡下来,哪怕是进入了混乱的迷乱之地,我又故意挑选了那些荒无人烟,甚至连我自己都没走过的路径,按理说是不可能被人事先察觉发现的。可是每一次,魔教的杀手好像总能追上我们,然后偷袭暗算无所不用其极。”

  “跟我没关系啊。”白莲第一反应就是撇清了自己,然后想了想道,“要不就是你跟魔教仇怨太深,他们记住你了,有什么手段能抓住你,嗯,比如传说中那些下蛊什么的阴毒手段?”

  陆尘笑了笑,道:“不会的。”

  白莲有些不服气,道:“你又知道了,魔教那么多年传承,跟正道斗了几千年都没倒,有什么手段你能懂吗?”

  陆尘道:“我大概都知道一点吧。”

  “你……”白莲忽然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最后只得鄙视地看了陆尘一眼,道,“就知道吹牛皮。”

  陆尘也不理她,淡淡地道:“如果魔教那边真有这种手段,这些年里应该早就找到我了,既然他们找不到,那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不知晓的奇怪手段。反而是这样说起来的话,浮云司那边……”

  白莲看到陆尘忽然间怔怔出神的样子,似乎像是在发呆,忍不住便推了他一下,道:“喂,你怎么了?”

  陆尘忽然回过头来,凝视着她,同时右手抬起,却是黑光猛地一闪,那柄黑色的短剑陡然出现在他的掌心里。

  白莲神色一凝,向后退了一步,道:“你要做什么?”

  陆尘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向她攻击的意思,而是默然片刻后,忽然向旁边走开了几步,然后解开了上身衣服。

  白莲有些诧异,不晓得陆尘想干什么,不过无论是年纪又或是她此时的心性,都并不在乎那些男女之防、非礼勿视一类的规矩,所以她并没有像有些姑娘一样会在这个时候脸红心跳捂住眼睛什么的,反而是直视着陆尘,要看清陆尘到底打算做什么。

  当陆尘解开上身的衣服时,一具相对完美的男子血肉之躯便显露了出来。托那颗神秘的神树种子的福,在神秘树洞中那个神奇水洼里浸泡了十年抵御黑火诅咒,附加的一个好处就是那些水中充沛无比的生机灵气抹去了他身上原有的大部分伤疤痕迹,几乎给了他一个完好的身躯。

  如今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在十年之前,他的身上曾经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痕难以计数,每一道都曾是难以磨灭的痛苦留下的痕迹。

  陆尘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身子,片刻后右手举起了那柄锋锐无匹的黑色短剑,沉稳无比地放在自己左肋下方一个极不起眼的部位,然后面不改色地手上微一用力,锋利的剑刃立刻刺入了血肉。

  白莲面色变了一下,看着陆尘的目光似乎有些变化。

  而陆尘的神情也在刀刃入体的那一刻微微扭曲,似乎感受到了那一丝刺痛的苦楚,但很快的他又再度平静下来,死死地盯着那块看似完美的肌肤之下的血肉,忽然手腕一震,黑光跳动,黑色短剑以极快的速度转了一圈。

  无声无息中血光乍现,一小块血肉竟然就这样被切了下来,鲜血顿时涌了出来,随即被陆尘直接用力按住。不过他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自己的伤口上,而是盯着掉落在地上的那一小块原本属于自己的血肉。

  血迹之中,除了殷红的鲜血外,却似乎还有一道微光掠过。

  陆尘的脸上慢慢浮起了一丝异样的神色,仿佛是失落,又像是极深的失望,就像是一个旅人走了一辈子的漫长道路,终于来到终点时,却发现自己走的竟是一条绝路,再也无路可走。

  他慢慢地蹲了下来,用手中短剑拨了一下地下的血肉,只见,在血光里有一道小小的五色符箓慢慢显现了出来,虽小却极精细,道道细若发丝的符纹线路异常清晰,勾画出了一个复杂而扭曲的符阵。

  这时,白莲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的身旁,在他身边也蹲了下来,轻声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安魂符。”陆尘盯着地上血肉间的那一小块符纹,却是连声音在此刻都有些微微的异样,不再那么平静,有了些许不起眼的激动。

  “这是真仙盟浮云司中一种极艰深的秘法,价值连城,代价极大。通过这枚安魂符,他们能够知晓一些影子的秘密,能够在所有人都无所察觉的情况下追踪行迹。”他看着那块血肉,过了一会后忽然笑了一下,道,“很早以前,在事情办好以后,有人告诉我这东西已经无用,废弃掉了。”

  白莲也沉默了下来,她对陆尘的身世与经历并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是在刚才那番话后她还是隐隐猜出了一些端倪,大概能猜到一些事情了。

  她看着那块安魂符,在残留的血泊里,那个符阵明显能感觉有淡淡微光闪烁,灵力在上头震荡游走,显然是在正常运行着。如果真是废弃掉的话,这枚符箓就应该毫无反应,并且这么长时间里,说不定都和陆尘的血肉混为一体了。

  所以,她也有种莫名其妙的荒谬感和艰涩感,过了好一会后,她才低声道:“你信了?”

  “嗯,我信了。”陆尘说道,然后笑了起来,轻声道,“好傻啊,是吧?”

  ※※※

  黑暗的林中有好一阵诡异的沉默,过了好久之后,白莲却是叹了口气,道:“能被天底下正邪两道都共同厌恶算计的人,大概你也是头一个了吧。”

  陆尘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忽然站起,开始重新穿上衣衫,在转过身迈出的第一步,他直接一脚踏碎了那枚安魂符。

  坚决而果断,毫无迟疑。

  “现在的情况比我想的还更糟糕。”陆尘走到白莲的面前,也没有更多废话,只是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道,“你最好还是不要和我呆在一起,不然真的有可能会死掉的。”

  白莲皱眉道:“我说你这说话的口气,总让人觉得有些膈应啊,为什么之前以为是魔教杀手追来时我们一起联手对敌,逃到这里也没害怕什么;但一旦得知如今外头站着的一批人是浮云司出来的,你就怕到这种地步?”

  陆尘摇摇头,道:“我不是怕,只是有的时候,咱们正道中人的杀手锏,其实比那些苟延残喘的邪门歪道,力量更强得多,行事起来,也越发是肆无忌惮的。”

  说到这里,他口中忽然“啧啧”了两声,冷笑了一下,道:“这也多亏了某个大胖子啊。”

  白莲还没反应过来,讶然道:“什么大胖子?”

  陆尘刚想说话,忽然只听这片蛇蔓林的远处蓦地响起了一阵此起彼伏的呼啸声,似乎带了一丝惊讶和慌乱。他淡淡地看了一眼那已经破碎的符箓,随即对白莲道:“走吧,他们大概是发现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21 10:37:00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02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