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六十七章 借刀杀人

第二百六十七章 借刀杀人

  古老悲凉的歌曲在山野间飘荡着,一如漫长岁月中寂寞的时光长河孤独地流淌着,同时随着歌声飘扬,那个石堆上的黑色木块忽然亮了一下。

  远处陆尘的眼睛微微收缩,在那一刻他清楚地望见原本刻在那块黑色木头上的奇异图纹上开始泛起亮光,从最开始的一点,缓缓沿着图纹蔓延开去,直到整个木块都亮了起来。

  当那黑色木块上所有的图纹,也就是那个图腾完全点亮时,所有跪伏在周围的蛮人们一起齐声呼喊,声音雄壮而充满敬仰,像是面对祖先诉说着自己无尽的崇拜。

  也就是在这一刻,一团火焰霍然从黑色的木块上燃起,开始熊熊燃烧起来。

  周围的蛮人呼喊声越发大了,许多人叩头不止。而在远处,陆尘的身子陡然震动了一下,只觉得气海中一阵翻腾如天旋地转,神盘逆转。他一声闷哼,右手伸出,下意识地抓住了身边一棵小树,顷刻间,黑色的焰火从他掌心里喷涌出来,一下子将这棵小树直接烧成了焦炭。

  不过,这股突如其来的悸动来得突然急速但去得也很快,不消片刻之后,黑色的火焰便从陆尘的手上和眼中消失了,他又恢复了正常。

  只不过陆尘眼中流露出一股震惊之色,然后一双眼睛则是死死地盯住了那被众人所包围的那个石堆,以及倒插在石堆上的黑色木块。

  那黑色木块有古怪!

  陆尘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出了这个判断,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特别是在他吞噬掌握了那诡异黑火之后,唯一能够令他体内黑火失控的只有在昆仑山深处禁地里的那个未知的神秘力量。除此之外,似乎就只有眼前这个神秘部落里的黑木了。

  当然了,这两者之间的力量大小差距可以说是天差地别,都是因共鸣而牵动陆尘体内的黑火力量,但昆仑山深处的那股力量雄浑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几乎无法以人力相抗衡,而眼前那块黑色木头,所能引发的黑火共鸣可以说十分微弱,陆尘甚至只是在片刻之后就立即恢复了对体内黑火的掌控。

  这块黑木居然也是和黑火力量有关的东西,这个发现让陆尘十分意外。不过想到当年那位火之萨满或许就是从这个部族中出去的,那么这一切似乎也不难解释了。

  陆尘甚至还隐约猜想着,或许就是他当年在荒谷中的暗算,杀死了火之萨满,在失去如此强大的一位萨满,以及跟随火之萨满同去荒谷的那七个异常强大的蛮人战士后,这个部落必定是无可避免地衰弱了。

  这样看起来,自己和这个部落还真是……有缘啊!

  陆尘当然不会是个心地柔软的人,他看着下方那些有些落魄的蛮人部落景象,面上好不动容,一双眼睛在大部分时候都盯着那块木头,凝神沉思着。

  然后他若有所觉,忽然抬头向远方眺望而去,只见在这座山坳入口处那边,天空中远远飞来几道剑光盘旋而过,地面上的山林里一片安静,但偶尔会突然惊飞起几只鸟儿,扑打着翅膀飞离那片树林。

  陆尘抿了抿嘴,沉默片刻后,站起身带着阿土借着山林中茂密的枝叶,开始往下走去,缓缓靠近那个安静的部落。

  ※※※

  “待会你就留在这里,不要出去,不然的话,你这外形太过显眼,被人一眼就认出来了。”陆尘带着阿土从山林中缓缓下行,在距离蛮人部落最近的一处隐蔽树丛后蹲下,然后对阿土交代道。

  “你就在这里等我,待会等那些人杀进来后,我也下去一下,应该很快会回来。”

  “汪……”阿土似乎听懂了陆尘的话,但显然并不同意,在压低了声音低吼了一声后,它还张开嘴轻轻咬住了陆尘的裤脚,一副不想让他下去送死的样子。

  “放心吧,”陆尘拍了拍阿土的脑袋,道,“我又不像你这么笨,怎么可能会出事呢。”

  阿土瞪了他一眼,口里獠牙交错起伏,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干脆一口咬死这人算了。

  陆尘恍若不觉,搂着它的脖子,对阿土说道:“山人自有妙计!”

  然后阿土睁大了眼睛,看着陆尘伸手到心口那边一摸,过了片刻后忽然就摸出了一套黑色衣衫来,然后只见他施施然脱下外衣,换上了一身黑色劲装。

  此时再看过去,陆尘的外形几乎就和前几日追杀他的黑衣人差不多了,等他再拿出一块黑巾把脸一蒙时,哪里还有原本陆尘的影子,活脱脱的就是一个“魔教杀手”的模样。

  阿土看得目光都直了,陆尘则是笑了笑,然后对阿土感慨道:“多亏我聪明,当初在清水塘村时抢来的那套黑服还存着,今天就派上大用场了。”

  蛮人部落里的那个奇异的仪式进行得十分漫长且枯燥,但所有的蛮人对此毫无怨言,一个个看上去还崇敬无比,显然对蛮人来说,这种对祖先的崇拜是压倒一切至高无上的最重要的事。

  那个年老的祭司口中的歌唱从未停下过,但或许是年纪太大,又或是能力终究有限,到了后来,他的体力明显有些跟不上了,得倚靠旁边的几位蛮人战士暗中搀扶着,他才能继续下去。

  不过饶是如此,这位祭司也丝毫没有退缩放弃之意,他口中古老的歌曲也从未中断过。

  更远的地方,天空中盘旋飞过的剑芒缓缓落下了,最后几乎都是无声无息地落在山坳外的一片树林中。

  片刻之后,从林子里走出来前前后后十几个身影,站在那边的山林山坡间,同样远远地开始眺望这个神秘的蛮族部落。

  陆尘甚至能看到那边有些人的目光和神情间透露出来的震惊。

  ※※※

  黑衣人中显然没人能预料到会在这荒山野岭中看到这样一幕,于是很快的,那边的人群里开始彼此说话议论,甚至开始发生了争执。

  有的黑衣人手指远处,越过了这个部落,那意思似乎是大事为重,但同样也有的黑衣人则是指点着山坳中的蛮人部族,口中激动地说着些什么。

  这样的争执一开始只是一两个人,但很快旁边周围就有其他人加入,然后迅速地发展到所有的黑衣人差不多都掺和进来,分成几乎势均力敌的两派。

  部落里的蛮人仍然还在专心着那奇异的仪式,而那些黑衣人也没有大声喧哗惊动他们,陆尘则是安静地潜伏在部落的另一边,耐心地等待着。

  终于,在山林中的黑衣人们经过激烈但低调的争论过后,得出了最后的结果。

  陆尘凝视着那片山林处,看着那十几个黑衣人缓缓散开,就像是一张带着杀气的尖钩大网,缓缓地将这个部落合围起来。

  有许多人,沉默地取出了自己的法宝兵刃,森寒的光芒在早上的阳光下熠熠生辉,仿佛饥渴地等待着鲜血的浇灌。

  蛮人部落里,那个原本正在吟唱的老祭司突然身子微微一震,像是察觉到了什么,霍然抬头向周围山林中看去。

  然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道焰火冲天而起,似追魂夺命的令符,刹那之间,这个部落周围的山林中啸声四起、声若龙虎,从四面八方涌来。

  十几道黑色的身影同时扑了过去,剑光漫天,林倒木折,如死神冷漠的眼眸扫过这小小的山坳,下一刻,便是鲜血飞溅时候。

  “吼!”

  犹如妖兽一般的怒吼,从蛮族的人群中响起,身躯强壮的战士们冲了出来,以血肉之躯向着冲来的黑衣人迎了上去。

  但他们的敌人却是人族中强大无比的修士,拥有着可怕的力量与重重神奇强大的道法神通,更不用说还多有法宝相助。

  这场战斗的一开始就表现出了强弱悬殊的模样,在第一个冲撞瞬间,血花四溅的时候,便有至少四个蛮人战士直接被砍翻,其中一人更是被惨烈无比、锋锐无匹的人族仙剑劈成了两半。

  蛮族部落里瞬间一片惊叫哀嚎声,哭泣声伴随其中,大概是那些战死的战士亲属吧。

  这些原本强壮的蛮人此刻却像是惊惶的绵羊一般,疯狂地四处逃窜着,只有那个老祭司红着眼睛,突然举起双手,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数道红光从他手里激射而出,没入那些蛮人战士体内。

  顿时,那些蛮人战士声声狂吼,身躯陡然近乎增大了一半,几乎如同怪物一般,力量上也是大了一倍有余,竟是凭着这股血勇之气,暂时挡住了那些黑衣人的进攻。

  只是这种诡异的手段并不能持久,能够接受祭司红光的也不是全部的蛮人战士,只有区区最强壮的五六人而已。他们挡住了一半的黑衣人,但其他方向上,剩余的黑衣人已然直接冲进了部落中。

  瞬间血光四射,剑染热血,人头落地,断肢横飞,一片血腥景象!

  那个老祭司仿佛急怒攻心,一声大吼,竟是吐出一口血来。

  与此同时,在一片混乱中,没有人注意到,一身黑衣黑巾蒙面的陆尘,也悄悄进入了这个村子,然后直接就往那个石堆掠去。(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402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