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搏命厮杀

第二百六十八章 搏命厮杀

  十几个久经战阵经验丰富且道行高强的人族修士冲进这个蛮人部落,看起来就像是一群猛虎杀入羊圈一般,除了最前头那几个强壮的蛮人战士勉强还能抵挡一阵外,其他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几乎都完全不是对手。

  哪怕蛮族生性凶悍,不少人还是抄起兵刃或者棍棒、石块之类的拼死相斗,但在锋锐无比的仙家法宝神兵面前,这一切就如同纸糊的一般毫无抵抗之力,顷刻间,便是一片人仰马翻、血光四溅。

  这一批黑衣人显然都是见惯了血腥生死的,一旦做了决断出手后,面对这等惨烈局面,下手毫不容情,可谓是铁石心肠。

  一时间,这个部落中哭喊声、惨叫声响成一片,不断地有人倒在血泊中抽搐着死去,鲜血、断肢随处可见。

  陆尘已经置身在这个部落的村子里,看到此情此景,脚步也是微微顿了一下。他对蛮人并无好感,确切地说,他和绝大多数人族一样都十分厌恶这个种族。

  千年血战之前的蛮族入侵中土,生灵涂炭,不知有多少平民百姓惨死,而且蛮族生性凶残,有些部族更是可怕到有食人之举,条条罪状,令人发指。

  所以,这也是时至今日,人族修士在发现蛮族残留在迷乱之地中的余孽时往往都会出手灭杀的缘故。今天这个局面,显然也是那些黑衣人对蛮人部落的一个约定俗成的绞杀而已。

  几千年来的血海深仇,早就解不开了。

  不过这个蛮人部落里并非只有战士,还有老弱妇孺,而这一场屠杀显然没有对此加以区分。

  看着那些蛮人纷纷倒下的情景,不知为何,陆尘的心里忽然有些不太舒服。

  是自己心软了吗?

  陆尘微微甩了甩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撇开,正要继续迈步向前的时候,突然,一个矮小的身影踉跄着从旁边跑了过来,却是个蛮人男孩。

  他半边脸上粘着血,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血喷溅到他的脸上,从他跑过来的方向看去,那边正有一个身手剽悍的黑衣人正手持兵刃大开杀戒。

  而这个男孩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正疯了一般向另一边跑去。

  但是陆尘眼角余光却是看到,在他跑去的另一边方向,正好也有个黑衣人正一路杀戮而来,他跑过去仿佛也是自寻死路。

  当那个蛮人小孩从陆尘前头不远处跑过时,陆尘迟疑了一下,却是伸手一把抓住了那个男孩。

  那蛮人小孩大叫一声,转头过来看着陆尘,口中獠牙尖尖,龇牙怒目,拼命挣扎起来。

  陆尘皱了皱眉,也懒得跟他计较,随手一推,将这男孩推倒在地,同时不动声色地用手往自己刚才进来的那条路上指了一下。那个方向并没有黑衣人,是一条可以逃命的路。

  随即,陆尘便继续往前走去,毕竟他的目标不是救人,而是想趁乱去谋夺那个有些神秘的,竟然能和他体内黑火起共鸣的黑色木块。

  只是他才走出几步远,忽然只听身后一阵风声响起,陆尘眉头一皱,回身看去,只见那男孩面带惊恐之色,却是向他这里跑了过来,一下子跳起,扑入他的怀中。

  是受惊过度了吗?所以看到有人稍微示好便觉得是可以倚靠的庇护?陆尘看着那个男孩,伸手接住了他。然而片刻之后,他忽然脸色微变,右手猛地下沉一抓,却是直接抓住了那蛮人小孩的一只手掌。

  有一节小刀的锋利刀刃,已经刺破了他小腹上的衣服,堪堪到了他的肌肤边。

  那个蛮人小孩疯狂地大叫起来,拼命地用劲想要将这利刃捅进陆尘的肚子,但是陆尘的那只手对他来说就像是铁铸的一般,始终纹丝不动。

  陆尘抓着那个蛮人小孩,目光已经冷了下来,过了片刻后,他忽然说道:“其他人杀人放血,你吓得不敢还手到底乱跑;我看你可怜,救你帮你,你却反而要来杀我?”

  “啊……”那蛮人小孩发出一声如同野兽嘶吼般的声音,也不知听懂没听懂陆尘的话,面上满是凶悍恶毒之色,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拼命地想要推动手中的刀刃刺死陆尘。

  而试了一会始终无用后,他忽然一张嘴,却是向陆尘右手手腕上咬了下去,同时,手中力量又是大增,显然是想趁着这个机会摆脱陆尘,然后刺进陆尘的小腹。

  陆尘一甩手,那蛮人小孩顿时身不由己地飞了起来,然后还没等他回过神来,便感觉到自己的脖颈上一紧,已然被人抓住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这个蛮人小孩忽然只觉得眼前一暗,看到了在他眼前的除了陆尘以外,在陆尘的身后忽然又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那是另一个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陆尘的身后,他瞄了一眼那蛮人小孩,沉声道:“怎么了?”

  陆尘的身子僵直了一下,正要有所动作时,忽然间在他眼前的那个蛮人小孩突然挣扎起来,眼中似乎掠过一丝阴狠之色,手指向刚才陆尘为他所指的那条逃生之路,张开口就要大声开口说话。

  陆尘的瞳孔猛然收缩,一片冰寒冷意掠过,在那电光火石的瞬间,他忽然手上用力摇了摇,那蛮人少年脸上神色陡然一僵,所有的话忽然都卡在了喉咙里,再也不能出来了。

  一声清脆的骨骼折断声,从他的脖颈处响起,他的眼中有难以置信的神色,愕然看着那目光突然变得冷峻的陆尘,似乎没有想到这个原本看着心软的人突然会在瞬间变得如此冷酷无情。

  随后,他的头颅慢慢垂了下去,再也没有了声息。

  陆尘缓缓站起,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个黑衣人。

  那黑衣人点了点头,道:“干得不错。”说完,便离开这里,向远处掠去了。

  陆尘看着那黑衣人离去,收回目光又扫了已经倒在地上的那蛮人小孩一眼,眼神中一片漠然。过了片刻后,他转过身子,也离开了这里。

  ※※※

  蛮人村子里的战况越发激烈,但实际上并不是势均力敌,确切地说,从一开始这个蛮人部族就基本陷入了崩溃的糟糕局面。突然杀来的这些黑衣人实力过于强大,手段太过凶狠,几乎没有给这个蛮人部族任何的机会。

  村落中的战况惨烈而血腥,不多时,蛮人就已经倒下了数十人,而那些侵入的黑衣人别说死了,几乎连受伤的都没有。

  双方的实力相差过大,场面一片混乱。陆尘就在这纷乱的掩护下,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了那个石堆。

  那根奇异的黑色木块就插在石堆之上,约莫有五六尺高的地方,陆尘目光扫了过去,忽然猛地一凝,却是在那石堆下方某处停留了片刻。

  那些石块里的某个地方,露出了几处白森森的东西,陆尘的目光瞬间一片冰寒,眼中杀意大盛。

  白色的东西是骨骼的颜色,夹杂在石块里的是几个圆形的东西,看起来是人的颅骨,黑洞洞的骷髅看上去阴森可怖。但更可怕的是,陆尘分明在其中一两个骨骼上还看到了一些残破撕咬的痕迹,如同被野兽啃噬过一般。

  他的身子忽然有些微微颤抖起来,连呼吸也有些急促,片刻之后,他强行移开了目光,咬了咬牙,还是控制住了心神,深吸了一口气后,便往那黑色木块走去。

  但就在他的眼前,突然一只手从旁边伸了过来,一下子将那黑色木块抢了过去。

  陆尘吃了一惊,抬眼一看,只见却是那个蛮人的老祭司,他苍老的脸上此刻一片疯狂之色,抓住那黑木猛地往身上一靠,顿时只见黑木上原本在仪式中断后就黯淡下去的图腾符纹一下子尽数亮起,一股诡异的气息从黑木上散发出来。

  蛮人老祭司的眼中一片血红,口中连叫了几声听不出是什么意思的话语,又或是咒语一类的东西,丝丝缕缕的红色气息从黑木上飘起,随即向周围所有还活着的蛮族人冲去。

  那场景就像是突然有几十几百根红线,以一种令人头皮发麻的模样突然将所有的蛮人与那根黑木联系在了一起,每一根“红线”的末端都系着一个蛮族人的头顶,然后随着那老祭司的一声声嘶力竭的嘶嚎声,异变陡生。

  所有的蛮族人,不管老人、小孩全部身躯都跟吹气一般膨胀了起来,面目狰狞,双眼凸出,看上去原本就丑陋的脸上此时更是犹如恶鬼一样。

  但与此同时,这些蛮人的力量几乎全部倍增,特别是那些最强壮的战士,体型再度增大到一倍以上,在短时间里竟隐隐有压制正在杀来的黑衣人的势头。

  这等诡异秘术,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不过很快的众人也发现到,显然,这种秘法并不是很舒服的事。因为就在众人的眼前,突然有人惨叫了一声,一个蛮人妇女涨大的身躯直接炸裂开去,瞬间碎成粉末,血流成河。

  但更多的蛮族人则是像疯了一般,纷纷向那些黑衣人扑去,一场越发惨烈的厮杀,再度展开了!

  祝:大家圣诞快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475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