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毒蛇

第二百七十三章 毒蛇

  越往前走,这个潮湿阴暗的恶蟒谷中便越是阴森可怕,但诡异的是,本该出没在这里给陆尘和阿土造成绝大麻烦的那些毒物蛇虫们,却没有一只跳出来攻击他们。

  而且在他们所看到的视线里,一些出现的蛇虫还一反常态地向着同一个方向离开,似乎都感觉到了什么不好的气息。

  它们所逃避的地方,就是陆尘和阿土过来的方向。

  陆尘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的路一片安静,看不出有什么奇怪之处,而回忆这一路走来时,似乎也没有见到任何东西和事情可以影响到恶蟒谷,并且看起来影响还如此之大。

  或许……只有那个蛮人部落里发生的事情?

  陆尘想来想去,也只有不久前在蛮人部落中发生的那幕惨烈的厮杀或许有一点可能了,想到这里,他忍不住便是心中一动,用手摸了一下胸口,那半截古老的火神杖正安静地躺在那个神秘的树洞中。

  沉吟片刻后,陆尘还是招呼阿土一声,然后加快了步伐,不管怎么说这恶蟒谷中的情形看上去都有些诡异,还是早些离开的好。不然的话,虽然眼下那些毒物蛇虫并没有对他们有攻击的意思,谁又能保证下一刻那些本来就嗜血凶残的妖兽不会狂性大发呢?

  不过在行走之中,陆尘想着这几日的路程,也是忍不住摇摇头,略有感慨。

  从蛇蔓林中逃出来后一路南下逃亡,他本以为这途中最艰难凶险的两个地方就是鼠丘山和恶蟒谷,谁知到了最后,这两个地方反而是看起来最容易通过的,倒是在貌不惊人的小山岭上的那个蛮人部落中的经历,却是令人惊心动魄。

  走着走着,陆尘的脚步却缓缓慢了下来,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又一次出现了,就好像有一双阴冷的眼睛一直在背后死死地盯着他。

  陆尘的脸色变了一下,原本他以为这种感觉是被之前那些强悍的浮云司杀手追杀所引起的敏锐直觉,但现在那一批人几乎在小山岭上的蛮人部落里全部死光了。换句话说,那个真正暗中窥探他的人,仍然还在背后如跗骨之蛆般追踪着他。

  究竟这是怎样的一个敌人?

  陆尘眼光里掠过一丝凝重。

  ※※※

  恶蟒谷地形曲曲折折,穿行在群山之间,哪怕没有那些危险的毒物蛇虫阻碍,光是走,也要走上一天时间。

  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一路上所看到的种种怪象,让陆尘已经完全确定了自己所看到的恶蟒谷中那些蛇虫毒物的怪异举动,确实是在大举迁移,纷纷要离开这座它们栖息多年的危险山谷。

  这种异象在陆尘中间试着取出那根半截的火神杖后,表现得便更加明显,几乎所有的蛇虫都立刻加快速度纷纷逃逸,似乎对那半截看起来老朽枯干到很快就要化成灰的火神杖格外恐惧。

  没有任何的毒虫敢靠近陆尘和阿土,这让人行走在这座以凶险著名的山谷中时,竟有了一种犹如神祗般的错觉。

  不过,这种意外的惊喜并没有持续很久时间,因为当陆尘和阿土快要走出恶蟒谷的时候,他们再一次遇到了偷袭。

  这一次也是一群黑衣人,但与之前那一批不同的是,他们确实是真的魔教杀手。

  面对陆尘,这一批新追上的杀手明显情绪激动得多,一看到陆尘的身影后,杀气便是铺天盖地,所有人没有半点多余言语的,直接便是大喊大叫地杀了过来。

  陆尘与阿土且战且退,拼命向南方逃去,同时心中也是苦笑,按照他原先的计划,鼠丘山和恶蟒谷这两处凶险无比的险地,虽然他通过也很麻烦,但对于阻碍追兵却更是有用。谁知这异变连生之下,路倒是好走了,可是追兵追上来的速度也是比原先预估的要快了许多。

  真论战斗实力的话,其实这一批十几个人的魔教杀手比前头那些浮云司的人差了很多,强悍处更是远远不如,但魔教这边胜在凶狠疯狂,在刻骨的仇恨下,一旦发现陆尘,便是不死不休的厮斗,给陆尘的逃亡之路造成了极大的麻烦。

  这一路追杀逃亡,到了黄昏天黑下来的时候,陆尘带着阿土冲出了恶蟒谷,身后地上留下了七八具尸体,但是他原本好了七七八八的身子,又是添了好些道新的伤口。

  直到夜深时分,借着黑夜的掩护和连番诡谲手段,陆尘才勉强甩开了那些疯子一般的杀手。

  然而前路茫茫,夜色深沉,陆尘心里却没有半点欢喜之意,他心里明白,只要到第二天天亮后,那些魔教杀手必定还会追杀上来,而且随着时间流逝,对他是非杀不可的魔教杀手势必会越来越多,直到将他所有的精神、气力都耗光以后,便是他凄惨的死期到了。

  大概……他们是不会给自己留全尸的吧。

  黑暗中拖着流血的身躯不停奔跑逃亡,连片刻仿佛都是一种奢侈的陆尘在心中暗自这么想着。

  或许是这几天见过了太多血腥,又或是刚刚连接激斗多时,伤势麻木了他的脑子,此刻的陆尘已经有些头脑空白了,唯一的本能大概就是远离身后的威胁,拼命向前逃去。

  目标龙川大河!只要过了那里,应该就会自由了吧。

  又或者,就死在那里。

  原有的直觉从敏锐到迟钝,再到麻木,包括一直藏于心中的警惕也终于不由自主地松弛下来后,在那个深夜时候,陆尘终于付出了代价。

  他看到了有一道从黑暗中突然亮起的光芒。

  那是剑光。

  那剑光,明亮雄浑,气势万千,神完气足,妙至巅峰,一剑直刺要害!

  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已然血肉绽开骨骼断裂,直接刺入了陆尘身侧肋下,一剑入胸,而他却已无力躲开。

  那一刻他突然明白,原来最危险的那条毒蛇始终没有离去,却有着令人发指和可怕的耐心,一直如此等到了他最虚弱的时候,然后一剑伤敌。

  眼看着他就要被一剑贯穿、毙命当场的时候,突然,一道黑影从旁边冲了过来,发出狂怒的咆哮,扑倒了陆尘。

  然而,那剑芒如此炽烈,未曾稍退,余锋扫过,扑来的阿土吼声瞬间转为一声哀鸣,血光乍起,然后摔倒在陆尘的身旁。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63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