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七十四章 特使

第二百七十四章 特使

  陆尘用手捂住肋下伤口,但是喷涌而出的鲜血还是从他指缝间涌了出来,他大口喘息着,头脑中有一阵眩晕,不过很快还是强行咬牙保持住了清醒,然后转头,看了看阿土。

  阿土身上有血色,也受了伤,那道剑芒划破了它的后腿,同时掠过了它的尾巴。不过比起陆尘来,阿土这点伤势似乎并无大碍,很快就翻身站起,对着那道剑光亮起的地方露出了獠牙,口中发出愤怒的低吼声。

  一个身影从旁边的黑暗里走了出来,然后借着微光,他和陆尘各自都看清了对方的脸。

  “原来是你。”陆尘手捂伤口,有些意外地说了一句。

  那个从黑暗中走出来的人,也就是刚刚偷袭了陆尘,几乎是一剑要了他的命的,正是昆仑门下弟子何毅。

  此刻的何毅一身劲装,面色平静,似乎刚才那稳准狠到几乎完美的一剑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值得欣喜的地方,倒是当他目光掠过正龇牙咧嘴、面露凶相的阿土时,眼里竟然更多的流露出一丝诧异和欣赏。

  “这狗不错。”他说道。

  ※※※

  陆尘咳嗽了几声,只觉得身上有一阵阵的寒意,大概是从肋下的伤口流出了太多的血,把体内的热量都带走了。他抬头看了一眼何毅,并没有叱骂,也没有求饶,反而是问了一句道:“你是什么时候盯上我的?”

  何毅同样似乎也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只是不知道他对陆尘是存着猫捉老鼠般的戏谑,还是心底其实对这个人还有几分忌惮之意,道:“好多天了,当你在蛇蔓林那边的时候,其实我就已经找到你了。”

  陆尘点了点头,心想,果然直觉并不会骗自己。

  何毅凝视着他,忽然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陆尘嗤笑了一下,道:“你追杀了我这么久,花了这么多心思,居然还不知道我是谁?那我就算是死,也未免死得太冤了啊。”

  何毅摇摇头,道:“我原本以为你只是一个魔教妖孽,混入我们昆仑派做一个卧底奸细,哪怕你地位再高道行再深,我想尽办法杀了你,回去能给天澜真君他老人家一个交代,也就是了。但是这一路下来,我却发现……”

  “给天澜一个交代?”陆尘忽然出声打断了他,面上神色突然变得有些森冷和奇怪起来,道,“什么交代?是他让你过来杀我的?”

  ※※※

  远隔千山万水之外,已是旧貌换新颜的巍巍昆仑山中,一切似乎都很平静。但在平静之下,却又好像什么东西都在迅速地发生着改变。

  天穹云间禁地中的那四座闻名遐迩、名动天下的悬空奇峰,如今只剩下了三座,还有一座冬峰已经变成了下方山脉中的一片废墟。

  主持昆仑派日常事务的人从闲月真人变成了千灯真人,虽然在他的名号之前还有一个“暂代”,但随着闲月真人悄无声息地在闭关中沉寂下去,每一个昆仑派的人们都知道那宝座上坐的人终将是那张椅子真正的主人。

  昆仑派宗门下的各大堂口发生了许多变化,最重要的当然是一些实力强大的堂口首座变动了人选,其中众人都料到的是百草堂首座从千灯真人换成了明珠真人,而没人能想到的是天兵堂的首座在独空真人与妖兽搏杀意外阵亡之后,并没有从天兵堂一脉中挑选继任者,也没有让独空真人最喜爱的弟子何毅接任,而是派遣了一位同样实力强大的光阳真人接掌。

  与此同时,一直弱势的昆仑派铁支却随着木原真人恰如其分的选择而有了一点崛起之势。

  众所周知,如今昆仑派唯一的那位天澜真君对木原真人十分看重,甚至多年来第一次允许他和其他几位铁支元婴真人登上了天穹云间的山上。

  而除了这些明面上显而易见的人事变动外,还有一些若隐若现的暗流在昆仑派里涌动着。在牢牢掌握了这个名门大派之后,天澜真君开始通过手下的人整顿宗门,一些强大的元婴真人,许多优秀而有天分的金丹境、筑基境弟子,都被挑选了出来,然后被告知他们将会得到以前没有的机会,前往真仙盟中做事。

  在过往的日子里,虽然天澜真君本人在真仙盟中身居高位,但昆仑派却和其他几个名门大派如千极、天罗等不同,对真仙盟并没有十分亲近看重的意思,门下的弟子也始终很少前往真仙盟中做事,与其他几个大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究其根源,当然就是因为昔日是白晨真君和闲月真人这一脉当权,派人去真仙盟做事的话,岂非就是帮天澜真君的忙?到如今形势大变,自然也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只是如今虽然在昆仑山中已是一言九鼎的地位,但天澜真君似乎并未有贪图权势的意思,门中大部分的事务他都并不插手,任凭千灯真人自行打理。

  一般情况下,他大都呆在自己在天穹云间里的那座夏峰之上,普通的门人弟子难得见他一面,但是或许是这种超然物外的感觉,反而让人更生崇敬,再加上总有人在宗门里有意无意地推波助澜,天澜真君很快就在昆仑派人数众多的普通弟子心中有了高高在上、仿佛神祗一般的地位。

  至于真相到底如何,其实也不重要就是了。

  这一天,天澜又出现到了昆吾城里的黑丘阁中。

  守着这家门可罗雀破店的老马本以为这位大人又有什么隐秘的事情,或是秘密的人要在此相见,但令他十分意外的是,天澜真君让他关了店门,说是只和他有话要说。

  站在安静的小庭院中,看着那个魁梧肥胖的光头真君,老马下意识地有些紧张起来,他微微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地面,心中忽然想到,以前每一次这位过来时,陆尘都是直面他的那一个,那么每每在陆尘的心里,是不是也会有这种忐忑之意呢?

  天澜真君并没有去仔细观察老马,他招呼老马近前后,便很直接地对他说道:“你收拾一下行装,替我去仙城一趟。”他的面色看起来有些不快,甚至还有几分厌恶之色,道:“浮云司那边大概是出了点事。”(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64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