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刺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刺探

  “怎么了?”老马吃了一惊,面上露出惊诧之色,道,“浮云司那边出了什么事?”

  天澜真君冷哼了一声,道:“血莺传话过来,说是她回到仙城后直到今日,前往迷乱之地的那批人手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老马身子微微一震,道:“我记得当日血莺过来时,就在这里,您亲口对她说了让人都回来的。”

  天澜真君没说话,只是淡淡地看着他。老马忽然心头一寒,低声道:“您对血莺有怀疑?”

  天澜真君微微皱了皱眉,沉默片刻后道:“那也说不上,这些年她一直做得不错,也没什么差错。但此事关系到陆尘生死,在这上头,我相信只有你不会骗我。”

  老马默默地点了点头,但脸上很快涌现出一丝担忧之色,道:“那些人在迷乱之地若是没回来的话……”

  天澜真君冷冷地道:“血莺调了那些人过去,就是为了追踪监视陆尘的,若是没有回来,无外乎只有两个原因,一是,这些人出了什么事全军覆没,二是,他们接到的命令不是回城,而是追杀陆尘。”

  他抬眼看向老马,淡淡地道:“你去仙城,持我令牌信物,在浮云司中查证此事。不管是什么缘由,不管是不回城,还是追杀陆尘,都违逆了我的命令,既然敢这样做了,那就要有人出来担这个责。”

  说罢,他随手一挥,却是有一件圆形东西飞了过来。老马双手伸出接住,定睛一看,只见是一块白玉牌,分正反两面,正面刻有“天澜”二字,背面则是云蝠花纹点缀旭日初升图。

  老马深深呼吸了一下,将这白玉牌握紧在手心里,然后对天澜真君行了一礼,道:“大人放心,这事我一定做好。”

  天澜真君默默点了点头,过了半晌之后,忽然抬头望了望天,面上渐渐浮现出一股复杂而略带萧索之色,道:“那小子与我虽不是师徒之实,平常对我也常有不敬之语,但不管怎样,没有我点头,谁也不能擅自杀他。”

  老马眼底深处掠过一丝激动之色,躬身拜倒,道:“是,我知道了。”

  “你去吧。”天澜真君挥了挥手,然后闭上了眼睛。

  ※※※

  “是谁让我过来杀你的,这事重要么?”何毅手握滴血的长剑,站在受了重伤的陆尘数尺开外的地方,用一种饶有兴趣的目光看着这个敌人,说道,“倒是我很奇怪的是,你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一句话来?”

  他笑了一下,用手往高处比了比,然后平静地道:“咱们说的那位天澜真君,德高望重,名动天下,简直就和神仙中人一般。别说是你这种不入流的魔教妖孽了,就算是我这样被人叫做天才的金丹修士,他老人家也未必能看在眼里。但是你一出口,”何毅说到这里时,目光落在陆尘的脸上,道:“你刚才说话时,好像有一股理所当然的是天澜真君要来对付你的感觉。这是不是很奇怪?”

  陆尘手捂伤口皱了皱眉,不知是因为伤口剧痛还是血流得太多太猛,却是就此闭住了嘴巴,不再说话。

  “所以呢,我很好奇,你到底是个什么人?”何毅看着他,道,“一个普通的魔教奸细,根本就不应该会和化神真君扯上关系。而且这一路我还发现了另一件怪事,那就是居然有浮云司的人追着你,看起来,你来头比我想的要大得多啊。”

  陆尘有些痛苦地咳嗽了两声,看了何毅一眼,忽然笑了一下,道:“想套我话?”

  何毅耸了耸肩,道:“我想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说废话,你跟我说清楚,我给你一个痛快,岂不是各自方便?”

  陆尘冷笑一声,道:“你既然一直跟在后面,想必也看到浮云司那些人的下场了,那种紧要关头,你这个正道弟子出身的,居然不去救他们?”

  何毅脸色微变,随即摇了摇头,道:“那件事我确实看到了,但我本领有限,也没法救人。再说了,浮云司那边自己还有人藏在后头,不还是缩着藏着见死不救,我又何必多管闲事。”

  陆尘一怔,道:“浮云司还有人活着?”

  何毅想了想,道:“有一个……或是两个人吧,根本就没进那个村子,当然没事。”说着,他摆了摆手,看起来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道:“不过这些不关我的事,我最感兴趣的反而是前些日子在蛇蔓林那处时,这些浮云司的人明明追上了你这个魔教奸细,结果他们非但没有一拥而上,反而还藏头缩尾的假扮成魔教杀手来杀你?”

  “这些事实在是越来越古怪了,我对你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怎么样,跟我说说吧?”

  何毅对陆尘微笑了一下,手中的长剑却是向他的身躯伸了过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陆尘一直凝视着何毅的目光里却忽然掠过一丝隐含嘲讽之色的光芒,道:“说了半天,我好像听明白了啊。”

  何毅有些不喜欢陆尘此刻的目光,但他的涵养和耐心远胜常人,正是这种善于忍耐的性情让他在昆仑派中一直沉潜向上,从一个毫无背景的普通弟子一直走到今天即将出人头地的位置。

  只差最后一步了。

  只要得到那位天澜真君的赏识,只要能拜在他老人家的门下,获得天字道号,以后的道路便是一片坦坦荡荡的阔大仙途,放眼天下,又有什么人能够与他相比呢?

  所以,何毅格外的有耐心,甚至比他平时的耐心更好,反正眼前这个陆尘早就身负重伤,几乎没有还手之力,他还怕什么?

  “你明白了什么?”他微笑着说,然后那柄剑又向前伸了几分,剑刃闪烁着寒光,这一次对准的却是陆尘的咽喉要害。

  只要他再往前猛地一刺,陆尘便要死在这里了。

  陆尘却是面色镇定,毫无惊惧之色,看着何毅也笑了一下,道:“你弟弟现在好吗?”

  何毅身子陡然大震,双目精光猛地绽发出来,但就在此刻一分神的瞬间,突然只见陆尘手掌微抬,一片诡异的黑雾骤然浮起,何毅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再也没有任何光亮存在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698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