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真话

第二百七十八章 真话

  龙川的河水很冷很冷。

  龙川的河水很深很深。

  人一坠落进入水中,因为悬崖太高,坠落之力太大,立刻就往河水深处冲了下去,激烈的水泡声、咕噜声骤然而起,冰冷的河水从四面八方挤压了过来。

  眼前在那一刻是一片缭乱空白的,除了满眼的水花、水泡外,就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但陆尘的手始终紧紧地抓着阿土,抱着这个哪怕生死关头也不离不弃的伙伴。

  挟带着巨大冲力在河水里冲下了也不知多深远后,随着水中浮力大增,冲力迅速减退,陆尘和阿土的身体终于缓了下来,但随即在河流深处蓦地卷过一股强大无比的暗流,直接将他们两的身子裹挟在一起往前方冲去。

  陆尘和阿土身不由己地随波逐流,事实上从那么高的地方跳入水中,这反震之力也是大得可怕,阿土还好一些,好歹是进阶了,肉身异常坚韧,而陆尘所受到的打击就更加严重了,头晕目眩,心口憋闷,眼前金星直冒,险些就又晕了过去。

  总算他性子坚韧刚强,又知道此时乃是生死关头,断不能失去神智,所以竭力保持着清醒。不过在这样可怕的河流深处被无数暗流水波裹挟着,那力量强大得惊人,他甚至也并不能多做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陆尘怀里原本也抱紧着他身子的阿土,猛地抬起头来,眼中露出恐惧之色,似乎一下子紧张激动起来。

  陆尘立刻感觉到了阿土的异样,因为它身上几乎所有的肌肉似乎都在一瞬间直接绷紧了。

  一片巨大的阴影在这条龙川大河的深处出现,开始向他们这里迅速接近,而阴影还未靠近时,从那个方向冲来的水流就已经瞬间如同怒潮一般,将陆尘和阿土直接在水中掀翻了几个跟头。

  骨碌碌、哗啦啦一类的水声,开始激烈无比地响动着,整个水下世界都癫狂一般地翻腾起来,突然有一大群手臂大小的鱼群,也从另一个方向冲了过来,水波中那些尖利的牙齿如同一把把锋锐无匹的刀刃,冲向水中的血肉。

  更多的阴影出现了,一波接着一波,一浪接着一浪,整个平静的龙川大河如沸腾一样,有无数可怕的生物蜂拥而至。

  它们嗜血而饥渴,疯狂而凶恶,甚至还没有冲到近处,就有几种凶残的生物直接扑咬起来,大鱼吃了小鱼,怪物咬死怪物,鲜血流淌,染红河水。

  头上脚下,四面八方,在这可怕而深邃的大河之下,无数凶物环顾,只剩下了绝望。

  陆尘没有再犹豫,一把抱紧阿土,另一只手按紧了自己胸口,而身后脚下那片巨大的阴影已然扑到近前,轰然而起。整个龙川河水猛然升高了一丈。

  一股灵力波动闪过,在那河水深处突然像是有片刻时间凝固,然后陆尘和阿土的身子骤然消失了,那一点点的空隙随即被轰然而至的河水淹没,那个阴影落了下来,碾碎了一切。

  所有的怪物鱼类,瞬间四散,但阴影过处,一大片生物在那狂潮之中直接被扯了回去,然后就此消失在阴影深处。

  鲜血流淌着,漂浮在这片大河中,然后很快就稀释变淡,消失不见,一切又安静了下来,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只有一颗微小的种子,沉默地出现在这阔大无边、如同汪洋一般的大河中,被一朵浪花打了个圈,被路过的一只怪物撞飞,踉踉跄跄、浮浮沉沉地落下,又突然被一只穿梭而来的大鱼看到,一口吞入嘴中。

  片刻后,似乎是感觉这东西太过坚硬,那只大鱼摆动了一下身子,鱼头一歪,又吐了出来,然后悠哉游哉地游开了。

  一串气泡从水中升起,种子滚动了几下,然后在水中逐渐被带走,消失在远方深处。

  ※※※

  昆仑山上,天昆峰正阳殿后的偏厅里,这个原本是专属于元婴境真人们聚会议事的所在,如今已经被天澜真君临时拿来做会客见人的场所了。

  当然了,以如今天澜真君的身份地位,以及在昆仑派中至高无上的声势,绝不会有人多说什么,哪怕是那位如今已经大权在握的代掌门千灯真人。

  随着时间过去,距离那个激烈变化的月圆之夜已经越来越久,昆仑派中的形势也越发地明朗稳定下来,似乎大家都已经接受了如今这样的局面,反正争也争不过,那就老老实实地接受好了。

  不然的话,哪个不服的,去对那位化神真君叫嚷几句?

  不过天澜真君平日里倒是基本不太管门中杂务的,差不多都放手给千灯真人做事,整日里多数时候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般,难得能看到他的身影。不过这一天,他却是出现到了正阳大殿后,在偏厅里见了几个人。

  卓贤带着白莲,站到了这位化神真君的面前。

  天澜真君目光垂落,打量着这个看上去才十岁出头的小女孩。

  而此刻的白莲看上去似乎有些紧张,脸色微显苍白,目光也不敢直视天澜,只默默看着自己眼前的地面,好半晌后一声也不吭,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天澜真君坐在上头倒也没有动怒,眼中倒有几分异样之色,说不上是生气,似乎是更复杂一些的神情,看着那个小女孩心中在思索着什么一样。

  又过了一会儿,这情形还是没变,倒是站在一旁的卓贤有些受不了,轻轻咳嗽了一声,对白莲低声道:“快给师叔见礼。”

  白莲的嘴唇动了动,第一次抬头向天澜真君看去,只见一个光头大胖子的男人映入眼帘,她的嘴唇蠕动了几下,然后默默地跪了下去,在地上磕了三个头。

  天澜真君面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道:“你为何跪我?”

  白莲俯低头跪在地上,过了一会后,道:“求师叔饶我一命。”

  天澜真君失笑,道:“还真是个聪明孩子,难怪听说我那位师兄晚年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你了。来来来,跟我说说,师兄平日里对你是怎样说我的?”

  白莲道:“您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天澜真君微笑道:“自然是真话了。”

  白莲“哦”了一声,道:“师父他在世的时候,对我和二师兄还有大师兄三个人都说过,说您虽然天资超卓雄才大略,但野心勃勃,所图太大,决不能容你掌握昆仑大权。否则的话,我昆仑派五千年传承道统,必将毁于一旦。”

  偏厅之中瞬间一片寂静,站在一旁的卓贤脸色一下子变得异常苍白了。(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6-12-30 04:47:21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277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