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深渊

第二百八十三章 深渊

  那是陆尘一生中所见过的最高大的山峰,甚至比昆仑山都要更加庞大。那山峰还在地平线的远处,但只看那高大身影,便有一种可怕的气势压了过来,那简直已经不是山,而是一堵拦在天地间无边无际的城墙。

  山脉的两端绵延不知几万里,看不到边际,山峰极高大,突兀挺拔直上云霄,从地表往上约莫近千丈处,便有雪线出现,再往上便是一片雪白。白云飘渺,层层叠叠,看上去似乎只在那巨山山腰,而更高处山峰直上天穹,竟是已看不到山顶了。

  如此壮阔奇观,当真是世间罕见,陆尘与阿土都是眺望前方,一时屏住了呼吸。

  但在回过神来之后,陆尘脸色忽变,脑海中却是猛然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

  与之前那个寸草不生的广阔荒原他从未听闻过不同,这顶天立地、雄伟异常的巨山,他在过往的岁月中却曾经有所耳闻。

  传说在迷乱之地的最深处,凶恶强悍的蛮族祖居地南疆荒原与迷乱之地的接壤地方,有一座横亘大地的巨大山峰,名字就叫“大雪山”。庞大的山脉中有无数凶恶妖兽,强悍绝伦,而山峰之高,匪夷所思,直入云霄,自古以来便有“天地之柱”的别名。

  千万年来,从来无人可以越过这座巨山,一来,是山势险峻难以攀登,山中妖兽凶恶异常,而一旦登上山顶,据说那山巅至高处有世间闻所未闻的极寒罡风,莫说血肉之躯,就是上古巨兽、甚至人族中道行极高的元婴真人也禁受不住。

  如此一来,大雪山此处便成为南北分隔的天堑。

  唯一有例外的,据说是每隔一段漫长岁月后,这座大雪山上便会有一次惊天巨变,进而群兽静伏、风雪止息,从而现出一条道路出来。昔年人族、蛮族那一场大血战,就是蛮族趁着那个机会出现,大举北上,结果最后惨败而归的结果。

  如果眼前这座巨山果然就是传说中的那座大雪山的话,那么岂不是说,自己此刻所在的地方甚至已经不是在迷乱之地中部,而是在迷乱之地最核心的地带了,甚至已经靠近南蛮荒原了?

  陆尘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情势真是比自己料想的还要更糟糕许多。他坐在阿土的背上向左右看去,只见一边是寸草不生的荒野,一边不远处就是那条看上去平缓流淌的大河。

  陆尘皱起眉头,同时开始极力回想有关于龙川大河的一切记忆,但想来想去,却发现这条大河虽然生命显赫,但掩盖在它之上的却是一片迷雾,最关键的是,所有有关于这条大河流向何方的问题,最后的答案几乎千篇一律都是拐弯流向迷乱之地深处,最后不知所踪。

  不知所踪?

  这么大一条河流,为什么会不知所踪?

  跟着河水流淌的方向走不就可以了,为什么会找不到?

  这看似简单的一个问题下,却似乎掩藏着令人难以捉摸的可怕秘密。

  阿土安静地站着,偶尔会甩一甩尾巴。陆尘沉默思索了一会儿后,拍了一下它的头,道:“走吧,不管怎样,我们去前面看看。”

  阿土抬起头来,看着远方顶天立地的大雪山,看着天上烈日照耀下的荒凉原野,忽然发出一声长啸,然后拔腿发力奔跑而去。

  如一道黑色的风,吹拂过这片荒凉的原野和河岸,无数的乱石从他们身边不停地向后掠去,然后消失在视野之中。这一跑,就跑了很久很久。

  这条大河长得有些吓人,当天色都有些昏暗下来的时候,陆尘心里估摸着,从一开始跑到现在至少都有一二百里地了,这条大河却似乎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而眼前的景色同样也没什么改变,依旧是荒凉一片。

  这也就是阿土进阶圣兽后,其他特长没有、耐力却异常拔群的结果,不然换了其他妖兽,怕是早就被累趴了。

  黄昏的时候,陆尘与阿土停了下来,准备在这片大得吓人的河滩上夜宿。虽然眼前的情形一直很奇怪,按理说,如果真是大雪山附近,迷乱之地除了五行灵力异常混乱外,还有更多的凶险妖兽蛰伏其中,但跑了这么久这么远,陆尘却连一只妖兽都没遇上,也是咄咄怪事。

  虽然说没遇上妖兽威胁是好事,但是如此一来却又有了另一个麻烦,没吃的了……

  这河滩荒原实在是过于荒凉,寸草不生的,陆尘和阿土总不能吃石头为生吧。不过还别说,陆尘与阿土还真的跑过去把地上附近的一些大小石块翻起来看了,但这个地方荒凉得确实彻底,除了石头,就是废土,连只小虫子都没有。

  不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岸上一片萧瑟荒凉,但好歹旁边有条大河不是?陆尘想了好几个法子,动用了几乎所有的手段,终于是从那条大河的河水里,抓到了几只鱼。

  这段河水中的鱼也与过往陆尘所见到的鱼类大为不同,几乎都是从未见过的异种,而且性情凶猛,攻击性极强,陆尘和阿土在这中间都险些被咬了。

  但也是在这捕鱼的过程中,陆尘却意外地发现,自己的五行灵力以及各种手段、神通虽然都不能用了,但那种黑火的力量却似乎完全不受这片地域五行灵力无比混乱的影响,可以自由使用。也就是靠着这个,他最后才得以抓到那些大鱼。

  不过阿土在吃鱼的时候,看起来一脸痛苦的样子,时不时的就会有些抱怨地看着陆尘。

  陆尘则是没好气地瞪着这只笨狗,道:“有的吃就不错了,不就是肉酸了点吗,没事的!”

  ※※※

  这一晚,河岸边很黑也很冷,陆尘一晚上几乎都没怎么睡,不过幸运的是,这个晚上终究还是安然度过了,既没有出现什么夜晚才有的危险,也没有从那条大河里突然爬出什么怪物来。

  天亮以后,陆尘和阿土又继续向前出发了。

  不过在跑动之后,陆尘很快感觉到,今天的阿土明显比昨日的速度更快,同时,那身躯中的力量更强了。

  是吃了河里那些鱼肉的结果?

  前些日子躲在神秘的树洞中,基本上陆尘给阿土吃的都是普通的肉食,毫无精气、灵力可言,而那些生活在大河里的鱼类,应该算是妖兽的一种了吧。

  这只笨狗还真是挑食啊,不给吃好的就不出力啊。

  这一天,阿土的速度比昨天快了不少,大概是在快到中午的时候,原本千篇一律始终一成不变的荒凉死寂景色,终于发生了改变。

  第一个发现有些不对之处的,是陆尘看到了那条大河里原本一直平缓流淌的河水突然开始变得有些湍急了,同时,河道隐隐有些收窄的趋势。

  再往前一段路,原本寂静的荒野上突然从前方传来了一阵轰鸣声,如雷鸣,如山崩,又像是激流撞击在坚硬的岩石上,令人心头猛地一跳。

  这一次,不等陆尘招呼,阿土自己首先放慢了脚步,抬头望着前方。

  陆尘面色有几分凝重,从阿土的背上跳了下来,举目眺望而去,只见遥远的前方似有一片隐约的黑色在缓缓蠕动着,所有的声音都是从那个方向传来,而身边这条大河也正是向那里流去。

  好像,终于找到了一个结果?

  陆尘微微眯起眼睛,望向前方那片黑暗,随后突然拍了拍阿土的头,低声道:“你留在这里,我过去看看。”

  说着,他迈步向前走去,在踩过高低不平的乱石滩上时,陆尘忽然发现脚下的许多石头表面上都有一些黑色的痕迹。

  他身子顿了一下,蹲下来在一块有黑痕的石头边仔细看了看,随即发现这似乎是被烈焰灼烧过的痕迹。

  而当他站起身的时候,很快发现,此刻他所置身的乱石滩上,几乎遍地都是这样有黑痕的石头,而且数目不可计数,遍布各处,面积庞大得惊人。

  只是,这寸草不生的荒凉河滩上,又怎么会有如此庞大的火海燃烧呢?

  事情越发的诡异了,陆尘的瞳孔也在微微地收缩着。但片刻之后,他还是继续迈步前行而去,不过就在他走出三五步后,突然听见身后一阵动静,回头一看,却是阿土终究还是跟了上来,走到了他的身旁。

  陆尘怔了怔,然后露出了一丝微笑,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拍了拍它的脊背,然后一人一狗继续向前走去。

  又走了一段路,前方的那片黑暗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而身边的河水流淌得越发急促,水声激烈犹如雷鸣,再往前的时候,一个巨大到难以想象的大坑,或者说是地表上蓦然出现的一个巨大洞穴,就这样出现在陆尘的眼前了。

  行到此处,那条大河轰然巨响,无数水流冲上半空,然后化作一条难以想象的巨大瀑布,飞流直下,坠入深渊。

  是的,这是一个黑暗的深渊,深不见底的巨大的深渊。

  黑暗凝聚在深渊之下,却有无数光点在黑暗中闪烁,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如黑暗天穹中的星星般闪闪发亮。有电闪雷鸣不停地从黑暗中出现,可以清晰地看到那星光构成了一幕美丽的画卷,裹挟着巨大的黑暗如同浪潮一般,在这深渊里浮浮沉沉,形成了一幅奇诡的情形。

  当陆尘站在这深渊边缘的时候,他看去就像是一只微不足道的渺小的蝼蚁,震骇地望着这天地间难以想象的奇迹。(未完待续。)。

  a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3386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