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火虎

第二百九十三章 火虎

  陆尘抬眼向那老头看去,第一眼便觉得竟有几分眼熟,当然了,他以前是断然不可能会见过这个一辈子在南疆荒原的老蛮人的,在仔细打量片刻后,陆尘便知道自己那种奇怪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了。

  从脸型轮廓上来说,这个老蛮人的眉目之间与火岩是有几分相似的,只不过火岩正值壮年,精、气、神都在全盛时候,让人一眼看去便能感觉到凶猛强悍;而这个老蛮人一眼看不出岁数,但显然已经十分苍老了,身形佝偻不说,脸上也有一股暮气,几块颇大的老年斑出现在他瘦削的脸上,看起来有些阴郁之意。

  而除了让人联想到这两人应该是父子之外,陆尘却还想到了另外一个蛮人,就是当初他和易昕一起在迷乱之地外围那个魔花河谷里所看到的,因为年老被部族放逐出去的凶残恶毒的老蛮人。

  大概是这二者都已经十分苍老了吧,而在人族看来,蛮人也许都长得差不多,都是一样的凶恶。不过当初那个被陆尘杀掉的老蛮人是因为在迷乱之地中环境太过严酷,导致那里的部族采取了可怕的放逐老年人的做法。

  而在南疆荒原这里,虽然看起来也是荒凉,但显然条件还是比迷乱之地那个鬼地方要好多了,至少在陆尘走进这个黑火部族的营地后,还是看到了不少老年的蛮人。

  只是,当那个老蛮人也向陆尘看过来的时候,听着火岩上前对他叫了一声“阿爹”,然后其他蛮人战士行礼叫着“族长”时,陆尘却忽然皱了皱眉。

  这个黑火部族的老族长,身上那股暮气太沉重了,甚至就连在迷乱之地中那个蛮人部族垂死的老祭司,看起来都比他要更精神几分。

  “人族?”那个老蛮人虽然看起来十分苍老,但在孙子抓住他的手掌时,还是露出了一丝欣慰欢喜的笑容。

  不过,在听完那个小男孩告状的话后,老蛮人抬头看到向陆尘时,脸色顿时大变,面上露出惊愕之色,叫了一声出来。

  旁边的火岩走上前,对这位老族长低声耳语了几句,那老蛮人怔了一下,但看起来他对火岩这个儿子还是十分看重的,犹豫片刻后,便点头答应下来。

  随后,这个老蛮人转身走回到了他那个石屋,火岩对陆尘招了招手,示意他与自己一起进去。

  陆尘点点头,跟了过去,阿土跟在他的身后,但在门口处,火岩却是看了这只身躯庞大的黑狼妖兽一眼,对陆尘道:“让它在外面吧。”

  陆尘犹豫片刻,还是答应了下来,摸了摸阿土的头,道:“你在门口这里等我吧,我待会就出来。”

  阿土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尾巴,便在门口旁边蹲坐下来,而后,陆尘与火岩便走了进去。

  这几个人的身影一消失,黑火部落里的气氛明显就轻松了许多,那些久别重逢的亲人有的回家,有的站在一起说笑,更多的是,部落里的孩子到处跑跑跳跳,显示出了一点欢快气氛。

  阿土有些无聊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忽然,在它眼前闪过一个身影,却是刚才那个声音最大的小男孩,也就是火岩的儿子,站到了它的面前,面上露出几分审视之色,上下打量着这只在荒原上也十分少见的身躯巨大的妖兽,眼里有几分少年的好奇和炽热之色。

  阿土口中哼哧着低吠了几声,有些警惕地抬起头来,看着这个蛮族少年。

  ※※※

  进入石屋后,陆尘环顾周围,发现这屋中的摆设极为简单,木床石柜,垫着一张兽皮,看起来就是全部。在屋子中间,还挖了一个坑,坑中烧着几根炭火,上面支着三个木头做的一个支架,吊着一个黑乎乎的陶罐,里面不时地发出骨碌碌的声音,也不知道是在烧着什么东西。

  这里还是一个部族族长所住的地方,都简陋如此,其他地方的情况也就可想而知了,看起来,黑火部族如今的情况确实不算太好。

  不过,无论是老蛮人族长还是火岩对此都没有任何表示,应该是早就习以为常了。

  进屋后,老族长在火坑一头便坐下了,火岩则让陆尘在另一边坐下,然后自己跪坐在老族长身边,开始低声对族长,同时也是他的父亲仔细讲说这件事的起始、经过。

  在这中间,他还向陆尘示意,将那根火神杖要了过去,递给老族长观看。

  陆尘沉默不语,目光则是暗中观察着这两个蛮人,并从他们的对话中知道了这个老族长名叫“火虎”。

  一只垂垂老矣的猛虎么……

  苍老的火虎听着儿子火岩的叙述,目光偶尔掠过陆尘的脸上,随后又看着手中那根火神杖,这个时候很难从他的神情上看出什么特别的情绪,除了那股发自心底的崇敬,应该还有对传说中的火神的敬畏。

  火岩在继续讲述着,面上隐隐有一丝激动之色,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开始谈到自己最关心最紧要的地方,正是他认为陆尘乃是火神青睐之人,定是火神降下恩赐于黑火部族,所以也就是多年以来黑火部族所梦寐以求的祭司人选!

  只要拥有祭司,孱弱多年的黑火部族就有了崛起的希望!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岩甚至连声音都有几分颤抖起来,显然,对他来说,这个目标便是他日思夜想的最重要的事情。

  相比起这个年轻力壮儿子的兴奋激动,火虎在对火神降下恩赐的感激之余,神色间却平静了许多,或许是活得久了,心思更重,当他看向陆尘的时候,眼中有很重的怀疑之色。

  陆尘看得出来,不过倒也是无所谓,他本来就没想过真的来当这个黑火部族什么莫名其妙的祭司,他不会当,也根本不想当。

  此时此刻,陆尘倒巴不得这个火虎族长一声令下,就把自己赶出去,这样大家反而省事了。

  当火岩终于讲完了事情经过,并对父亲讲清楚了自己的雄心壮志后,苍老的火虎沉默思索良久,没有答应,也没有反对,却忽然开口对陆尘问了一句,道:“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陆尘看了他一眼,心中冷笑,但面上不动声色,只是平静地道:“我要说的话之前已经对火岩都说过了,第一,我来到南疆荒原完全是个意外,没想过特意将这火神杖带过来;第二,我无意在黑火部族中做什么祭司,只要您许可,我现在就可以离开这里。”

  说完,他顿了一下,又道:“这火神杖对我并无太大用处,如果它果真是黑火部族至关重要的宝物,我可以留下它,交给你们。”

  原本脸色一直有些阴郁并紧绷的火虎,在听到陆尘这最后一句话时,先是怔了一下,随即脸色便缓和了一些。但坐在他身边的火岩却有些急了,沉声道:“陆尘,你不要乱说。你此来种种巧合,都是火神的安排,而且眼下除了你,也无人可以驱动这火神杖的力量。这一切必定都是火神的决定,让你来做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

  陆尘有些无言以对,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看着火岩那一脸认真的神情,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而火虎也是皱了皱眉头,默然片刻后,却是又低下头来,用枯槁的手掌轻轻摸索着火神杖,面上有犹豫、沉思之色。

  火岩在一旁见父亲似有动摇之意,顿时有些急了,正要开口再急切劝说的时候,突然就在此时,石屋外头猛地传来了一阵骚动……

  只听,一声吼叫,伴随着远近一阵惊呼,还有一声有些尖厉的嘶喊,夹杂在一起。

  石屋中的三人都是吃了一惊,各自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那尖厉叫喊的正是刚才那个火岩的儿子,而那一声低沉愤怒的吼叫声,却是阿土的声音。至于其他的惊呼喊叫着,则是周围的黑火部族的蛮人了。

  火岩与陆尘都是一下子从地上站起,对视一眼后,立刻便向外大步走去。

  而,火虎也是吃惊之余,跟在他们身后走出了屋外。

  一到外头,便看见一幕惊悚画面出现在众人眼前,只见距离石屋不远处的地方,一只巨大的黑狼咆哮低吼着,扑倒了刚才那个蛮族少年。

  此刻,阿土两只巨大的前爪就压在那少年的肩膀上,一张恐怖的血盆大口和尖利无比、犹如刀刃般的獠牙,已经伸在了那少年的咽喉上。

  那少年此刻已经吓得面无人色,全身微微颤抖,但似乎还是有几分蛮人固有的强悍血气,居然也没哭泣出来,而是咬紧了牙关,拼命挣扎着,但在这头巨大妖兽的压制下根本毫无作用。

  周围的蛮人都是大惊失色,许多战士一下子拔出了兵刃,但都不敢靠近,生怕一不小心就激怒了这妖兽,后果不堪设想。

  陆尘脸色微沉,但还是一个箭步冲了过去,大声喝道:“阿土,别乱来!”

  阿土一转头,看到是陆尘过来,眼神微微柔和了些,但仍是低吼咆哮,似乎十分愤怒。

  火岩站在陆尘背后,脸色有些焦急,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只看着陆尘伸手抱住阿土的头,缓缓劝慰着,让阿土安静下来时,他的脸色才恢复了几分平静,低声道:“你先让它放开孩子!”(未完待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17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