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九十四章 蛮族父子

第二百九十四章 蛮族父子

  陆尘看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将阿土的头抱在怀里,用力抱紧了些,随即缓缓向后扳了一下。

  阿土口中低声吼了一声,似乎有些不太情愿,但看着陆尘的神情似乎格外坚决,它犹豫了一下后,终于还是顺着陆尘,慢慢地向后退了开去,包括它的一对前爪也缓缓离开了那少年的肩头。

  周围围观的黑火部族的人一个个都是瞪大了眼睛,脸色紧张,那少年更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生怕突然间就惊到了这只巨兽,转眼就是血光之灾。

  直到看着那只体型巨大的黑狼在陆尘的劝告下慢慢退开数尺,早就在一旁等候多时的火岩猛地冲上前,一把将这少年从地上扯了起来,然后顺势一个干净利落的翻滚,转眼间离那只黑色巨狼已经到了丈许开外。

  周围黑火部族的人顿时“呼”的一声呐喊,都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七八个战士立刻持刃挡在双方中间,一脸凶相地看着陆尘和阿土。

  陆尘皱了皱眉,也没说话,而那边火岩则是拉起了那少年,旁边的族长火虎也跟了过来,两人都关切地看着那男孩,异口同声地问道:“火鹰,你没事吧?”

  这个名叫火鹰的蛮族少年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面上原本的恐惧之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羞恼之意与愤怒之色,指着阿土喊道:“阿爹,杀了它,杀了它!”

  陆尘在一旁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而火岩则是皱了皱眉头,还没开口说话,火鹰却已经跑到火虎的身边,抓住他的手叫道:“爷爷,这只黑狼想要杀我,它想要杀我啊,我一定不放过它的,杀了它!”

  “从进黑火部族这么久,它其他人都不惹,就唯独要咬死你?”开口说话的是陆尘,此时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冷,在前头这般问道。

  火岩皱了皱眉,转身看着儿子,道:“刚才我们进屋这会,发生了什么事?”

  火鹰滞了一下,随即神色坚决地摇头,嚷道:“我就是看着这黑狼长得不错,有些喜欢,想要将它收为坐骑,其他的可什么都没干。谁知道这畜生如此凶恶,险些就杀了我……”

  “它如果想要杀你,你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陆尘在前方冷冷地道。

  火鹰一时语塞,随即勃然大怒,指着陆尘吼道:“你这个下贱的人族,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杀了他,杀了他!”说着,他对着左右的蛮人战士大呼小叫,似乎平常这般驱使别人做事早就习惯了。

  旁边站着的那些强壮的蛮人战士面面相觑,大部分人没动,而是将目光偷偷瞄向火岩和火虎那边。

  只有一两个看起来身高马大、脑子也是简单的大汉吼叫一声,拔刀跑了出去。

  “站住!”一声断喝,却是火岩喝止住了那两人,然后只见他黑着脸,看向旁边,望向其他黑火部族的人,大声道:“刚才的事你们都看到了没有,是不是就像火鹰说的那样?”

  被他目光扫过的那些黑火部族的蛮人,不管是战士还是其他的老弱妇女和孩子,没有一个人出声答应,其中有好几个脸上还露出几分尴尬之色。

  火岩脸色越发黑了,手一指某个身材高大、手臂尤其粗大,好像树干一般壮实的蛮人战士,喝道:“铁熊,你说。”

  那名叫铁熊的战士翻了个白眼,看看火鹰,又看了看火岩,然后瓮声瓮气地道:“是小鹰喜欢这只黑狼,想要驯服它,结果这黑狼野性重,不肯。小鹰就用咱们平日里对待野狼的办法,用刀子去捅它,然后一不小心,就被狼扑倒了……”

  火岩大怒,转头对火鹰骂道:“这黑狼是有主之物,你动它做什么?”

  火鹰吃他一喝,有些害怕起来,身子向后缩了一下,但旁边一只苍老的手伸过来搂住了他,还带着几分安慰之意的拍了拍他的肩头,正是爷爷火虎。

  火鹰靠着爷爷,胆子顿时大了不少,梗着脖子叫道:“那不过是个下贱的人族,迟早我们都要杀了他!还有,这么好的黑狼,全荒原上都是难得一见的,当然要收到我们部族中来,以后要是驯服了,那就是一股强大的助力!”

  “胡说八道!”火岩气得七窍生烟,走上前两步就要一巴掌甩过去。

  但这时,火虎却是皱着眉头,忽然伸手拦住了他,然后淡淡地道:“小鹰也是为了部族好,不就是一只妖兽么,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火岩怔了一下,愕然道:“阿爹,这是陆尘的黑狼,而且小鹰他这般做可是不对的,岂能……”

  “好了!”火虎一挥手,却是打断了儿子的话,目光转向前方与那只巨大黑狼并排站在一起的陆尘,眼底深处掠过一丝阴霾,沉默片刻后,缓缓地道:“你走吧。”

  “阿爹!”

  “爷爷!”

  “族长……”

  好几声叫唤声同时喊了出来,都有惊诧之意,所不同的是,火鹰等脸上有杀气,而火岩则是焦急,对火虎急切地道:“阿爹,我刚才对你说的话,你都忘了吗?这很可能就是火神的意志,是火神再次给了我们黑火部族机遇,让我们有机会重新崛起强大起来啊。”

  “就凭他?”这声音带了一点稚嫩与愤恨,却是旁边那个半大小子火鹰插了一句嘴,显然,看起来他对刚才所受到的羞辱还是耿耿于怀。

  陆尘看了这少年一眼,冷冷一笑,并不言语。

  火岩怒气上冲,对着火鹰吼了一句:“闭嘴!”随即转头对着火虎,稍微放低了声音,言辞恳切地道:“阿爹,咱们荒原上的部族,有没有祭司,其中差别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我们决不可错过了啊!”

  火虎枯槁、苍老的脸上神色变幻,末了,却还是摇了摇头,面色冷漠,道:“陆尘,你本是人族,按道理,像你这种人来到我们部族,杀了你都是给你痛快的。但看在火神杖的份上,我们就放你一马,你走吧。”

  陆尘“哦”了一声,道:“那我多谢你了。”

  火虎面色一沉,看起来对陆尘这副不谢恩不夹起尾巴跪谢的样子十分不高兴,但还是忍住了,阴冷地干笑了一下,道:“至于火神杖,这本就是我黑火部族的神器,就留在我们这里了。”

  说罢,他一挥手,提高声调喝道:“将他赶出营地去!”

  看到爷爷出面为自己做主撑腰,并断然驳回父亲那不靠谱的建议,喝令将这可恶的人族赶出部族,火鹰几乎高兴得蹦了起来。

  虽然没能当众斩杀这可恶的人族有些遗憾,但如此还是可以出了一口恶气。火鹰用力挥了挥拳头,跟着火虎喊道:“赶出去,赶出去,要是这人敢反抗,就给我杀了……”

  最后一个“他”字还没出口,火鹰忽然怔住了,那话语声也戛然而止,而站在他身边的黑火部族族长火虎,脸色也忽然间变得铁青一片。

  黑火部族中所有的蛮人战士,那些凶猛强悍、一个人似乎就足以和一只妖兽搏斗的凶汉们,此刻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几乎所有人都站在原地,甚至包括之前那两个还想冲出去为火鹰出气的人,也没有动。

  每一个部族战士的眼睛,竟然都在偷偷看着火岩。

  ※※※

  整个黑火部族里的气氛,瞬间一片寂静僵冷,除了火岩,几乎所有的蛮人脸上都在微微变色,不管是战士,还是旁边围观的老弱妇孺。

  这是黑火部族中从未出现过的情景,在过往的日子里,火虎与火岩本就是父子,一个是族长,一个是战士首领,火岩几乎天然地就是被公认为未来族长的当然人选。

  一切似乎都是水到渠成的,一切似乎都那么顺畅自然的。

  直到今天,这个本来看似平常的日子里,因为那个突然出现的人族,这一对父子之间的矛盾竟然就这样突如其来地摆在所有黑火部族的人面前。

  然后,事情骤然开始有了意想不到的诡异变化。

  所有的战士,哪怕没有任何的命令,但是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看着火岩,哪怕族长火虎公然提出了命令。

  而火岩仿佛什么都没感觉到一样,冷冷地站在这个部族营地的中央,一言不发。

  他不动,所有的战士面面相觑,竟然也就没有一个人移动。

  气氛在僵冷中慢慢有些紧张起来,不知有多少人的心跳在慢慢加快。

  火鹰紧紧地抓着爷爷火虎的那只手掌,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突然快得吓人,咚咚咚咚地响个不停。而与此同时,他也陡然感觉到,爷爷的那只手掌,冷得就像冰块一样。

  他偷偷抬眼向爷爷看去,只见这个做了黑火部族多年族长的老人,正铁青着脸,慢慢地向周围环视而去。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黑火战士的脸庞。每当他看到一个黑火战士,那人的目光便躲闪开去,或许是心虚,或许是紧张,都不愿与他对视,但令人绝望的是,尽管这样,尽管他好像依旧威望尚存,但仍然没有一个黑火战士遵从他的命令。

  苍老的猛虎,失去了利爪,掉了獠牙,终究是再也没有了昔日之威。

  火虎的目光最后终于收了回来,落在了人群中央,落在了那个身躯如山一般雄伟的男子身躯上。

  火岩抬眼,也向父亲看去。

  父子二人的目光,在半空中接触,似无声处有惊雷炸响,轰然而鸣!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236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