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走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走

   如梦令 第二百九十五章 送走

  下一章

  火岩高大魁梧的身躯如同一座小山般屹立在这黑火部落中,这一刻,不知道有多少目光正注视着他,每一个人都屏住了呼吸,每一个人都有一种感觉,这个男人下一刻的决断和动作,或许会决定黑火部族未来的命运。

  这真是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而火岩一反常态的沉默,同样也加剧了这种紧张的气氛。

  父与子,苍老的族长与盛年的首领,仿佛在彼此对峙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火岩的身子动了一下,周围的黑火部族众人顿时一惊,然后便看着火岩迈开脚步,仍然保持着沉默,目视前方,却是缓缓向苍老的火虎走去。

  这一刹那间,不知道有多少黑火部族的蛮人们变了脸色,甚至就连那些勇猛的战士都紧张起来,而其中神情变化最为剧烈的,却是火鹰。

  这个火虎的孙子,火岩的儿子,被众人看做是黑火部族第三代首领的少年,面上浮现出一股惊恐骇然之色,一声大叫,却是拦在了爷爷火虎的身前,张开双手望着父亲,惊叫道:“阿爹,你、你疯了吗?你要干什么?”

  南疆荒原是个环境严酷的地方,在这里生存的大部分蛮人部族的日子都不好过,各族战士的凶猛之名冠绝天下,但这绝不等于说这些蛮人全部都是头脑简单、团结友爱的人了。

  蛮人部族之间的厮杀残酷无比,而同一个部族之中的仇杀同样也是并不鲜见,别说同族争斗了,就是血亲之间的杀戮也是常见。

  相比起那些内斗混乱的部族,黑火部族多年来一直都还算团结,毕竟从千年大战那时逃回荒原后,这个部族就一路衰弱至此,如今也只能勉强挣扎,苟活于荒原底层而已。他们可是没有半点内斗的本钱,若是再不团结齐心的话,只怕早就被人彻底灭族了。

  只是,这种情况在今日就要发生改变了吗?

  随着火岩那沉重如山的脚步越走越近,火鹰所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从小到大,他就崇拜并敬仰着自己这位父亲,特别是在母亲早逝之后,火岩对这个儿子的培养便完全是以一个部族战士的角度去磨炼他,而火鹰心中最大的愿望,此刻也就是未来能够合格地接任父亲的位置,带领黑火部族继续在这南疆荒原上生存下去。

  如果有可能的话,让部族更加强大,杀更多的仇人,抢更多的东西,这就是火鹰这个蛮人少年如今全部的理想了。

  而在部族中,平日里最疼爱他的就是爷爷火虎。火鹰从来没有想到过,有朝一日,最疼爱自己的爷爷竟然有可能会和自己最敬仰的父亲发生冲突。

  他怔怔地拦在爷爷身前,茫然不知所措,他惊惧地看着已经站在自己面前的父亲那高大的身影,身子开始微微颤抖,但直到现在,他却仍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少年咬紧了牙关,大口着,硬撑着挡在自己这世上最亲近的两个亲人之间,张开了双臂,想要去阻挡他们不要真正冲突起来。

  火岩的目光离开了父亲火虎的脸,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

  那张少年的脸庞很像自己,倔强中带着一丝凶狠,眼神里还有一点恳求之色。

  他面无表情,伸手一拨,只听“啪”的一声响,火鹰惊叫着向旁边踉跄着跌了出去。

  而下一刻,火岩与火虎之间,终于再无阻碍,两代黑火部族的首领,终于面对面地站在一起。

  黑火部落中,一片死寂,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一样。

  ※※※

  与周围黑火部族的蛮人们包括孙子火鹰那隐隐惊惧的神情不同,苍老的火虎从头到尾虽然始终脸色严峻,却从没有半点畏惧之色。相反的,他看着这个缓缓逼到近前,身高马大、魁梧如山的儿子,眼底深处却悄然掠过了一丝奇异的光泽。

  也许是年岁太大,经历过的岁月风霜太多太多,这个老人早就看破了一切,放下了生死荣华,所以,再也无所畏惧。

  又或者,他只是一个单纯的蛮族人,简单而纯粹。

  于是所有人,都听到火虎先开了口,对着火岩问道:“你要怎样?”

  火岩直视着父亲的眼眸,在那一刻,他心头似也有一阵突然的悸动,多年前他也还是一个少年的时候,那时的他一如如今的火鹰般敬仰着自己的父亲,也许就连儿时的心愿也是一模一样的。

  可是,谁又能想到多年以后的事呢,哪怕是蛮人,一生也是难以预测的。

  火岩微微低头,过了片刻后,低声道:“把火神杖给我。”

  火虎脸色终于变了一下,他盯着火岩看了片刻,然后将火神杖递了过去,同时淡淡地道:“怎么,你想坐这族长的位置?”

  在蛮人部族中,除了号称部族灵魂的祭司或是更高层的萨满之外,部落中最重要的一般就是族长和首领。

  族长就是一族之长,总览全局;首领通常就是部族战士的统领,率领勇士们厮杀决战,是一个部族最强的武力统帅,在部族中的地位也仅在族长之下。

  多年以来,黑火部族中父死子继,父亲是族长,儿子成为战士首领的传统从未中断过,直到今天。

  在所有黑火部族蛮人的注视下,火岩伸手接过了火神杖,那根号称是火神神器的半截神杖,在他手掌里平静地躺着。他看了一眼父亲火虎,却是摇了摇头,道:“您多想了。”说着顿了一下,他又说道:“我送他离开。”

  说完这两句话,这个高大雄伟的蛮族汉子一转身,大步走到陆尘身前,道:“走吧。”

  陆尘在一旁将这两父子之间发生的事从头到尾都看在眼中,此刻,他也有些搞不清楚火岩心里到底是如何想的。不过不管怎样,眼下离开这个黑火部族显然是一件对他有利的事,所以陆尘也没有怎么犹豫,便答应下来,然后带着阿土跟在火岩的身后,慢慢走出了这片黑火部落的营地。

  黑火部族里的人们直到此刻,似乎才缓过一口气来,顿时“哗”的一片轰然,彼此之间不知有多少人在此刻窃窃私语起来,同时,有许多目光还向站在那边的火虎偷偷望去。

  火虎对这样的目光视若无睹,他一双苍老浑浊的眼睛只是盯着火岩和陆尘的背影,哪怕旁边的火鹰过来有些担心地小意地扶住他,火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火鹰有些害怕起来,低声叫了一声,道:“爷爷?”

  火虎忽然一下子紧紧抓住火鹰的手掌,火鹰身子一颤,猛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却是突然发现,自己这个看上去苍老不堪的爷爷的力量竟是大得惊人。

  而就在他吃惊不已的时候,却听到耳边传来一阵低沉沙哑的声音,是火虎在用只有他一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道:“你跟过去,仔细看着,别让你阿爹走了!”

  火鹰下意识地答应一声,随后火虎便放开了他的手掌,然后转身走回了自己那间石屋里。黑暗的阴影在屋中吞没了他的身影,让人一时看不到这个苍老的老人。

  而周围黑火部族的蛮人也开始缓缓散去,一场本可能是绝大动乱的内斗就这样化为无形,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因此,也没有人再注意到火鹰这边。

  火鹰低着头,趁着人们不注意,开始向部族营地门口那边走去,同时心里忽然一动,却是想到了刚才爷爷所说的话有些莫名其妙,大概是说错了吧。

  那个人族十分可疑,当然不能轻易放走,要按火鹰的想法,直接杀了就最好了。但是父亲火岩怎么可能会离开呢?

  他与黑火部族血肉相连,轻易离开……那是不可能的事!

  少年火鹰自顾自笑了一下,虽然心底隐隐还是有些不安,但还是快步向入口处走去,远远地,他就看到在部落外头的地方,站着三个身影。

  两个人,一只狼。

  那只身材异常高大的黑狼,忽然回过头来看了看他,然后似乎是有几分轻蔑嘲笑一般,它对着火鹰龇牙咧嘴,露出了两颗雪亮如刀刃般的獠牙,似乎下一刻,就要捅进他的心口,咬断他的脖子!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291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