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赌性

第二百九十七章 赌性

  火岩如牛眼一般的眼睛盯着陆尘看了半晌,随后缓缓地将他放了下来,脸色也随之缓和,过了片刻后,他忽然道:“我只是一个人,甚至都还不是族长,就算我发了这种誓言,也未必就真能报应到部族上的。”

  陆尘点点头,道:“嗯,你说的有道理。”

  火岩看着他,道:“那你还要我发誓?”

  陆尘平静地道:“算不算数无所谓了,求个心安而已。”

  火岩凝视陆尘,陆尘也直视于他,两个人的目光都没有躲闪的意思,过了片刻后,火岩点点头,向一旁走出两步,面向广袤荒原单膝跪下,一手抚胸,一手指天,将陆尘刚才所说誓言重复了一遍。

  直到此刻,陆尘终于是微微动容,再看向火岩这个蛮人时的目光也是变得更复杂了一些,既有几分警惕小心,也有几分欣赏之意。

  而与此同时,天穹上最后一缕光芒终于也消失不见。

  天黑了。

  ※※※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在陆尘对火岩问道。

  火岩道:“我带你去火神祭坛,看看火神可有什么神谕旨意。那地方距离此地颇远,又极隐秘,也十分凶险,没有我,你找不到。”

  陆尘看了他一眼,道:“就只有我们两人?”

  火岩道:“就我们俩。”

  陆尘指了一下黑暗中的部族营地,道:“你不管他们了吗?”

  火岩沉默了一会,道:“有我父亲在,部族乱不了,再加上刚刚胜了山灵族,这段时日里也不会突然再有战争……”

  话音未落,突然从旁边的黑暗中猛地冲出来一个身影,正是火岩的儿子火鹰。

  只见这个少年面色激动,大步跑到火岩身前,叫道:“阿爹,你这是要干什么?”

  火岩脸上的肌肉微微抽动了一下,随即深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儿子,我要离开部族一段时间。在此期间,你要好好帮着爷爷统领部族,千万不要再任性……”

  “为什么?”火鹰看上去一脸激愤和不可理解的神情,指着陆尘道,“就为了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族?阿爹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

  火岩摇摇头,道:“这都是火神的旨意,儿子,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们黑火部族。”

  火鹰低吼了一声,但看着父亲那坚决的神色,似乎知道终究是无法再劝回他了,只得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盯了陆尘一眼。如果眼光能杀人的话,陆尘此刻也许就已经死掉了。

  随后,火鹰紧咬牙关,大步跑了回去,看起来对这个父亲万分失望。

  陆尘看着那个少年离去的背影,忽然道:“其实他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换了是谁,都会觉得你这决定有些难以想象啊。”

  火岩默默地看着火鹰背影消失的方向,还有那个黑火部族营地在夜色里模糊的影子,过了一会后,他忽然手一抛,将那火神杖直接丢给了陆尘,然后转身向远处走去,同时口中道:“我们走吧。”

  陆尘接住火神杖,在手上转了转,那光滑的手感居然让他觉得有几分熟悉的亲切,也是有些啼笑皆非。他随手往胸口靠了一下,那火神杖瞬间就消失了,然后他招呼了阿土一声,便快步跟上了火岩。

  行走中,火岩有意无意地向陆尘的胸膛处看了一眼,眼中有一抹异色掠过,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就这样走了一段路后,陆尘忽然开口对他问道:“有句话我还是想问问你。”

  火岩道:“你说。”

  陆尘道:“整个黑火部族都不相信我,你只有一个人,以你的身份地位,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凶险不顾一切地这样做,甚至差点和你的部族翻脸?”

  火岩沉默地向前走着,过了好一会后,他才低声说道:“他们都看不到危险的。”

  “什么危险?”

  “亡族之险。”

  陆尘皱了皱眉头,道:“怎么说?”

  火岩脸上似乎掠过了一丝黯淡,随后缓缓说道:“从千年前部族的祖先从北方逃回来之后,厄运就一直缠绕着我们黑火部族,在这其中是因为那些祖先犯下了绝大的罪过,因此受到了火神的惩罚。”

  陆尘沉吟片刻,然后看着他试探着问了一句,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黑火部族的先人们从北方逃回来的中间犯了什么错?”

  火岩苦笑了一下,涩声道:“当年你们人族修士大军实力太强,血战之后胜负已分。黑火部族当年是首屈一指的大部族,负责断后掩护其他部族南逃,但在最紧要的关头,我们那些先祖却抛弃了正在激战的萨满、祭司和那些战士,自己越过了大雪山与破灵沙海,跑回了荒原。”

  陆尘怔了一下,随即像是想起了什么,道:“后来你们那些强大的先祖没回来?”

  火岩叹了一口气,道:“后来战争激烈到了极处,你们人族有神通盖世的高人出手,打得是山崩地裂,地势改易……唯一的一条通道也封死了,然后那些人,再也没能回来过。”

  陆尘默然无语。

  火岩沉默了一会后,语气像是平静了下来,随后道:“从那以后,我们黑火部族便一落千丈,成为荒原上一个实力孱弱的小部族,到如今,更是每日里只能跟鬼眼、雷蜥这等不入流的小族厮混着。可是就算如此,这样的日子过久了以后,我们部族里的那些人们好像也渐渐习以为常了,他们觉得就这样下去大概也没什么不好。”

  陆尘道:“但是你不这样以为?”

  火岩摇了摇头,道:“这样浑浑噩噩的活着,毫无生气,也毫无希望,就算眼下可以继续苟活几十年甚至几百年,但总有一天,一个意外,一个风浪,一场败北的战争,就足以让我们黑火亡族。”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向陆尘,道:“他们看不到,我看到了。本来我也无计可施,但正好遇上了你,那无论如何,我就要赌一把。黑火部族太弱,唯有部落里拥有祭司,才能在这片严酷的荒原上有重新崛起的希望,哪怕……”

  陆尘淡淡地道:“哪怕那祭司也许是个人族?”

  火岩默然片刻,两颊边肌肉抽动了一下,似乎狠狠地咬了咬牙,然后沉声说道:“是的。”

  陆尘点点头,又往前走了几步后,突然问了一句,道:“那你有没有想过,也许你们黑火部族的其他人都没错,是你一个人错了呢?”

  火岩大步向前走着,迎着前方无边无际的黑夜,冷风吹过时,他高大魁梧的身躯毫无退缩躲避之意,昂然向前,大声道:“那便是我输了,那样也好,我便赔你一条命,只当是我为黑火而战死!”

  陆尘从背后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轻轻叹了口气,点点头,低声自言自语道:“好汉子啊。想不到蛮族人之中,居然也有这等刚毅果决的人物,了不起!”

  ※※※

  火岩带着陆尘往荒原深处走了一天一夜,除了中间休息睡觉的时间,他几乎一直都在往前走着。

  后来,陆尘忍不住心中奇怪,对他问道:“那火神祭坛不是你们黑火部族的圣地么,怎么你们的营地不在圣地的附近好生守卫着?”

  火岩摇摇头,道:“那不行,一来,是祭坛圣地里与众不同,普通凡人不合适久居附近;二来么,住得太近,容易引来其他部族的注意,会危害圣地的安全。”

  陆尘眉头一挑,道:“其他部族也知道你们有火神祭坛的事,所以想来窥探?”

  火岩点头道:“当年我们部族毕竟是荒原第一大族,所以,有很多人都觉得我们祭坛圣地中也许有许多宝物,当年南北彻底隔绝后,就有不少部族人威逼利诱地想套取这个秘密,但都被我们全部拒绝了。”

  “他们没使手段?”

  “当然用了。”火岩淡淡地道,“绑架、杀人、拷问、战争,什么事我们黑火部族都经历过了,要不然实力也不会下降得这么快。也就是到了后来,他们什么法子都用过了,但还是没得到任何消息,所以这件事也就渐渐淡了,大概是以为火神祭坛只是一个传说罢了吧。”

  陆尘欲言又止,莫名地却感到自己身上似乎隐隐多了一层压力。

  如此重大的一个秘密,黑火部族保守了这么多年,从来只有族长一脉代代口口相传的,如今火岩却是说带自己去就带自己去。

  这其中固然有那个所谓的火神缘故,带了一根火神杖实在是太吸引人了,但火岩这个蛮人的决绝果断,却又是再一次让陆尘在心里惊叹了一把。

  他抬头看着火岩,心想,这个蛮人,大概是这么多年来蛮族人中赌性最大也最疯狂的一个人吧。

  就这样,他们走了两天,但还是没有到达火岩所说的地方,不过在第二天的路上,当他们走在那寂寥荒凉的荒原上时,突然从前方吹来了一阵铺天盖地的黄沙烟尘,然后一阵凄厉的呼啸声,似有人仰天长啸,又像是有千军万马,从前方荒原深处飘了过来。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421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