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沸血

第二百九十九章 沸血

  陆尘与阿土原本都是正要从地上站起的轻松模样,在这一瞬间突然一起僵住了,愕然地看着火岩那高大的身躯如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摔落,重重地砸在地上,发出沉闷的“砰”的一声。

  这声音让人听起来就觉得好痛,如果多一点清脆断裂声的话,陆尘就会直接认为这货大概自己把骨头都摔断了吧。

  一人一狗在地上呆了片刻,然后彼此对视了一眼,阿土看起来也是十分困惑,瞅瞅火岩,又看看陆尘,然后忽然一跃而起,尾巴乱摇,对着陆尘汪汪叫了几声,居然露出了几分谄媚之色。

  陆尘“呸”了一声,伸手一把推开了凑到跟前的大狗头,没好气地骂道:“你蠢的吗,怎么可能是我干的!”

  说完,他连忙上前查看火岩的情况。

  阿土倒也不计前嫌,看起来心情也不错,一直就跟在陆尘身边探头探脑地观望着,不时还用鼻子在这个蛮人身上闻嗅几下。

  稍微检查过后,陆尘便发现火岩身上并无任何流血损伤之处,当然,也没有什么骨头折断的迹象,看起来一切安好。可是偏偏这个强壮如牛的蛮族战士,此刻却是莫名其妙地昏迷不醒,同时胸膛急速起伏着,呼吸也是急促,双眼翻白,脸颊胀红,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只被丢到岸上的鱼一般,又或是被什么怪物扼住了咽喉无法喘息,痛苦万分的样子。

  陆尘对此也是一时愕然而束手无策,他自己和阿土进来这里时都没有任何问题,偏偏只有在火岩身上发生了这种奇怪的事,他就算是想救他,都不知从何下手。

  陆尘皱着眉头,试着让火岩躺平,又或是帮他翻身,但是这种简单的搬移显然对这个突然陷入痛苦昏迷的蛮族人没有任何帮助,火岩仍是昏迷不醒,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模样看起来越发糟糕。

  他的脸颊已经越来越红,呼吸却慢慢变弱了下去,同时,隐隐可以看到两只眼睛竟有慢慢鼓起向外凸出的迹象。

  看着火岩如此情况,陆尘也是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因为这诡异的模样再持续下去,他下意识地感觉到这个蛮族人身上只怕多半会发生某些很可怕也很惊悚的事情。

  但是,到底要怎么救他呢?

  现在立刻拉着火岩离开这个神秘树洞,当然是一个最简单也最快速的办法,但此刻树洞种子外面想必已经围满了一大群凶恶无比的妖狼,正气急败坏、怒吼咆哮着掘地三尺要找这个失踪的猎物呢,一出去肯定就是死路一条。

  而且,要让火岩离开这里的话,陆尘自己也必须出去,等于说,陆尘要冒生命之危去帮火岩离开这里。

  虽然陆尘看火岩这个蛮人还算顺眼,但要他付出这么大的代价,那也就别想了。

  不过除此之外,这山洞就这么点大,除了他之前丢在这里的一点点东西外,就什么都没有了。陆尘甚至连到底是什么东西让火岩突然变得如此的原因都搞不清楚,更别提找出怎么救他的法子了。

  他站起身,有些烦躁地向周围看了一眼,只见到处都是一样的,地面树壁,蒙蒙青气,最多也就是那镶嵌在树壁里若隐若现的两个门廓,一切都和往常一样,却又到底是什么让火岩一进来就水土不服了啊……

  唯一的出口现在不能出去,这树洞里又到处一样无路可走,眼看着火岩情况越来越糟,转眼间,脸颊红得已经好像快要滴血了,两只眼眶里凸起越来越大,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即将在他体内爆炸一般,实在令人望之生怖。

  在这急切间,陆尘却是想到了在今日火岩进入这个古老树洞之前,除了自己和阿土外,其实还有另一个人到过这里的。

  白莲。

  这么一想,陆尘顿时若有所思,当日白莲进入这里时,好像也发生了一点意外,一进来同样也是昏迷不醒,但与火岩有所不同的是,在她身上并没有发生呼吸困难、眼球凸起这等恐怖事情。

  陆尘一时越发茫然了,再看向周围树洞情景,只觉得这原本十分熟悉的树洞中却突然变得有些陌生起来,多了几分阴森与可怕,但却又偏偏说不出到底哪里古怪。

  为什么只有自己进来没有出事?

  到底问题出在哪儿?

  陆尘用力甩了甩头,将脑海中乱成一团的杂念都抛开,此刻最紧要的还是想办法救火岩一命,不然这个蛮人死了,自己眼下唯一能回归北方的希望只怕也随之断绝了。

  可是,到底怎么救人呢……

  ※※※

  无法离开,又没有灵丹仙药,看着火岩现在的情景分明就是一副全身气血也不知受了什么压力,被刺激得沸腾到了极致,眼看就要爆裂开来的样子。

  他的脸色已经难看至极,两个凸起的眼眶里更是已经直接流下了两道细细的血痕,陆尘毫不怀疑,如果自己还是没想出办法的话,再过一时半会的,这个蛮人很可能就会在自己眼前直接爆开了。

  那情景,光是想一想就让人惊悚不已,陆尘的额头上也渗出了点点冷汗,然而眼前的局面仿佛就是一个死局,根本毫无出路。

  正当他焦虑万分的时候,却看到一旁的黑狗阿土似乎对这种紧张气氛没什么兴趣,一开始,它还会好奇地去嗅嗅火岩,不过很快就走开了,这时自顾自地走到了树洞中那片水洼前,趴在那儿往水中看着,似乎那边的水都比这里有意思得多。

  水!

  突然之间,陆尘身子猛然一震。

  这偌大的古老树洞种,一切都一模一样、一成不变,但唯一有所不同的地方,不就是树洞中央那片水洼吗?

  这念头如电光火石般在陆尘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霍然回头看去,只见火岩的情况已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候,眼看着随时就有爆体的危险。到了这时,他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一声轻喝,直接抓住了火岩身子就往前拖,一路冲到了那水洼面前。

  原本趴在水边看着自己倒影摇头晃脑自恋自夸的阿土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刚吠叫了两声还没反应过来,就只听“呼”的一声,一片黑影从眼前甩了过去,片刻之后,火岩那庞大的身躯便被陆尘直接丢进了那片水中。

  “咚!”

  一声轰然大响,水花顿时溅洒漫天,四处飞洒,将猝不及防的阿土溅了个全身。

  阿土一声大叫,向后退了两步,然后龇牙咧嘴地冲着那水洼中的火岩狂叫起来,看起来非常恼火。

  至于陆尘,倒是提前跳开了,没有被水花溅上多少,不过他更关心的是火岩的情况,在水花落下后连忙又靠了上去,想看看在水下时这个蛮人到底会不会好一些。

  其实,陆尘自己心里对此也没什么把握,眼下不过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罢了,若是这个法子也不奏效的话,那就只能怪火岩自己倒霉了吧。

  水洼中的水流在激烈地颤动着,摇晃不停,火岩的身子在里面反动浮沉,却并没有醒来的迹象。

  陆尘心里微微一沉,心想,难道真是天亡你么?

  旁边的阿土这时又好奇地凑了过来,挨在陆尘身边看了看,见火岩半天没动静,它哼哧了一声,然后开始用力抖动身体,甩开身上的水珠。

  一时间,只听嗖嗖之声不绝于耳,水珠乱溅,顿时洒了陆尘一身。

  陆尘嘴里骂了一句,推开了这只笨狗,此刻也没心思和它计较,还是仔细注视着水中的火岩。片刻之后,他忽然眼睛一亮,口中“咦”了一声。

  只见,火岩整个人沉浸在水里,虽然还是昏迷不醒着,但不知为何,他脸上胀红的颜色正在缓缓消退,而一双可怕的鼓出来的眼睛,也正在慢慢平复,渐渐恢复正常。

  这水洼居然真的有效!

  一时间,陆尘也是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半晌后自己笑了一下,长出了一口气,然后站起身,淡淡地道:“算你命好吧。”

  ※※※

  这片水洼毫无疑问,是这个神秘的古老树洞中最神奇的东西,当年陆尘被焚身灼魂的恶毒魔咒缠身时,也是躲在这里面才得以苟延残喘,并在十年后终于摆脱了那可怕的黑焰魔咒,但同时也是将这水洼中所有的生命精气都一举耗尽。

  时至今日,这片水洼里的水看起来已经和普通水潭没有什么区别了,但今日看起来却又是救了火岩一命,虽然这其中的缘故陆尘自己也不明白。

  他在水洼边等待了一会,看着火岩的情形大致恢复了正常,这才将他的头颅捞起靠在一边,稍微离开水面,免得他长时间呆在水下被憋死了。

  在这中间他也十分小心,生怕这家伙就算露一个头也会出事,如果是那样,他也就真没办法了。

  不过还好,似乎大半身子在水下的火岩不再出现那种诡异的情况,恢复了正常,只是就像当初的白莲一样,他仍然始终昏迷不醒着。

  把火岩安放好,陆尘走到一旁挨着阿土坐下了。

  阿土抬头看了看他,陆尘也对它笑了一下,然后眉头微微皱着,对阿土轻声说道:“阿土啊,你也觉得奇怪吗?到底是为什么呢?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两个有,而他们却没有的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527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