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章 脱险

第三百章 脱险

  原本在这个神秘树洞中存储的食物,在上次掉进龙川时就被消耗殆尽了,而之后他们出来后就已经身在南疆荒原,这些日子里因为所路过的地方都十分贫瘠荒芜,所以陆尘几乎也没有再往这里面补充什么。

  这样的结果就是,陆尘与阿土并不能在这里支撑太久,不过好在那些狼群应该不能理解他们突然消失的原因,所以不会在那颗种子周围呆得太久吧。

  不过不管怎么说,能多等一段时间就多等一会吧,大概会更安全一些的。陆尘心中也是暗自思忖着,过去十年间他对这颗种子的秘密极力掩饰,从未发生过任何意外,但在接近迷乱之地后,特别是这段日子以来,可谓是接二连三发生事情,上次坠入龙川,这次被狼群所迫,几乎都是让自己处于一种对外界危险无法掌控的状态。

  这对陆尘来说是一种十分令人厌恶的感觉,他默默思索着,心想,这种事以后还是要尽量避免才是。

  等待是一件枯燥和无聊的事,尤其是呆在这么一个地方不算太大的神秘树洞中,没处走没处看的,给人的精神压力实在很大。

  若是普通人进来这里,只怕连时间流逝的感觉都会变得模糊起来。

  不过陆尘这么多年来早就习惯了这里的气氛,倒是没什么异样感觉。

  至于阿土,这只狗哪怕晋阶成为了圣兽,看起来也还是和以前一样没心没肺的,只要有东西吃就完全不管不顾,反正日子就是吃饱了睡,睡醒了再吃,偶尔和陆尘玩闹一番也就是了。

  只是眼下糟糕的是,这里没吃的了,所以阿土的情绪现在看起来还算正常,但待会饿的时候会是怎么样,却是谁也想不到的了。陆尘一念及此,不禁有些狐疑地看了这只趴在身边的黑狗一眼,嘴里咕哝了一声,道:“你这笨狗,真要饿得不行的时候,该不会癫狂起来要吃我吧?”

  阿土也不知听没听清陆尘的话,趴在原地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起来都有些瞌睡了。

  陆尘瞪了这货一眼,然后随手拿过丢在一旁的地上的那根火神杖,只见此刻虽然并未催动黑焰灵力,火神杖也未发亮发光,但杖身上还是能够清晰地看到那些奇异而扭曲的图腾符纹的。

  那应该代表着与中土神州人族修真界所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力量,尽管很多年前这种力量曾经在人族手里惨败而归,至今让绝大多数人族修士都对蛮族十分轻视。但陆尘曾经切身感受过黑焰的力量,也是少数几个见识过南疆蛮族力量的人,从内心深处说,其实他对这种力量怀有敬畏之心。

  他摩挲着这根火神杖,默默思索着,在某一个瞬间,他忽然心中一动,却是想起了十年前所见到的那个火之萨满。

  那个老萨满给了他整整十年生不如死般的痛苦经历,直到死,陆尘也很难忘掉他,但毫无疑问,火之萨满是异常强大的,但为什么在荒谷之战中,火之萨满身上竟然并没有挟带这根火神杖?

  这火神杖不是黑火部族的神器吗,如此重要的东西和如此重要的时刻,火之萨满为什么不带上它?反而是在死后十多年,陆尘无意中却在那个已经衰弱至极的小部落中找到了这东西?

  是火之萨满对自己力量过于自信所以不带?还是因为火神杖太过重要不想带出部落冒险?或者干脆就是觉得自己带领精锐离开部落后不安全,所以留下神器保卫部族?

  陆尘思索良久,目光扫过一边那个正泡在水中昏迷不醒的火岩,只觉得昔年迷乱之地中种种往事实在是有不少谜团,而黑火这个蛮人部族似乎也让人看不透,和那个也不知真假的火神也不知是什么关系。

  若果然如同火岩口中所说的全黑火部族都那样异常崇拜火神,那么,当年以火之萨满的身份、地位和力量,为什么反而抛开火神,反而去和人族魔教那边搞在了一起?

  这一切事情本都像是各自分散的珠子,但是在他这一次来到南疆荒原的路上,却好像隐约觉得有一根无形的线将一切都缓缓穿在一起了一样。

  那层迷雾背后隐藏的真相,仿佛隐约透出了几分端倪。

  陆尘等了很久的时间,直到阿土隐隐开始有些躁动不安,探头探脑地向周围张望找吃的时候,他才站了起来。

  泡在水里的火岩毫无变化,还是那副昏迷不醒的样子,陆尘走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又查看了一下他身体情况,确实也没有什么改变。

  “走吧,我们出去了。”陆尘转头把阿土叫了过来,然后耸了耸肩,道,“希望咱们的运气不要太差。”

  ※※※

  “轰”的一声,光芒掠过,三道身影凭空出现,然后摔到地上。

  在最初的那一阵眩晕过后,陆尘迅速地恢复过来,然后翻身跳起,却只觉得周围呼呼一片砂土,劈头盖脸淹没过来。

  混乱中看不清周围,陆尘还是吓了一跳,心想,难道这种子掉到了什么地下沙坑洞里了?

  幸好过了片刻,周围的沙土就停了下来,尽管如此,两人一狗还是都灰头土脸的一身,看起来显得格外狼狈。

  当烟尘逐渐安静下来后,陆尘才发现自己三个是在一个膝盖左右深的沙坑里,周围自然早已没有了可怕的狼群的踪影。

  陆尘松了一口气,环顾四周,只见所在地方有些眼熟,看起来还是在之前被狼群追上的位置,想来这段时间里这颗种子果然并没有被人发现秘密,所以掉在地上并无人注意到。

  他赶忙过去拉起火岩,此刻离开了那个树洞范围,火岩看起来也恢复了正常,再没有那种凸眼沸血的情况了。

  约莫过了一盏茶时间,火岩忽然发出一声悠长低哼,然后缓缓醒了过来。

  陆尘站在一旁看着他,见他神情间有些恍惚茫然,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

  过了一会后,火岩转过头来看到陆尘,眼神从散乱到凝聚,凝视了好一会后,火岩才忽然开口带了几分愕然道:“我们现在这是在哪儿?”

  “还在原地。”陆尘道,“不过你放心,那些狼群已经走掉了。”

  火岩点点头,看来神色也轻松了一些,显然对那些狼群,他这个蛮人比陆尘还要更忌惮不少。

  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他长出了一口气,脸上有些欣喜之色。不管怎样,能逃出生天总是一件好事。

  收拾停当之后,陆尘便觉得自己裤脚被拖了几下,低头一看,是阿土凑了过来,一直咬着不放。他为之失笑,点点头道:“知道了,我们这就去找吃的。”

  阿土顿时高兴起来,旁边的火岩怔了一下,随即看了陆尘一眼,道:“我们这是在此地呆了多久?”

  陆尘想了想,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时间是不短的。”

  火岩哦了一声,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然后指着某个方向对陆尘道:“我们往那边走吧。”

  陆尘答应一声,带着阿土跟了过来,走了一段路后,便听到火岩忽然开口道:“陆尘,你没什么话要跟我说的吗?”

  陆尘道:“你要听什么?”

  火岩犹豫了一下,道:“那个……奇怪的地方?好像是个洞?”

  陆尘眉头微微一挑,道:“怎么,你自己记不清楚了吗?”

  火岩有些苦恼地道:“我就只记得好像跟你到了一个洞中,其他的就没什么印象了,而且很快我好像就全身难受,一下子就昏了过去,等我再醒来时,就是现在了。”

  陆尘笑了笑,道:“那最好不过了,其实那些都不重要,你只要记得我确实救了你一命就好了。”

  火岩默默点头,往前走了一段路后,忽然又问了一句,道:“那是火神赐你的神器,或是什么本领吗?”

  “那个和你的火神没有半点关系!”陆尘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哦……”火岩叹了口气,看起来居然有些失望之色。

  陆尘“哼”了一声,转过头去,面无表情,只不过在心底深处却是忽然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心道,这种子与那火神有没有关系另说,但是和黑火部族,只怕还真是有极深的渊源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583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