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零一章 巫术皮卷

第三百零一章 巫术皮卷

  火岩既已恢复,整个人看上去便似乎没什么大碍,倒好像在那个神秘的树洞中的经历就像真的是一场幻梦一般。

  不过,在接下来的路途中,火岩却明显像是有了心思,时常皱着眉头仿佛仔细思索着什么,时不时又会看向陆尘一眼,看起来有些犹豫不决的模样。

  陆尘将他的神情都看在眼中,心里便多了几分小心,不管怎样,他和火岩终究还是不同种族的两个人,哪怕火岩曾经发过重誓,但陆尘也并没有真的是完全相信了他。

  那个神秘种子所带来的古老树洞,委实太过神奇,天底下的人任谁见了都难免会生出觊觎之心,更不用说这东西其实和黑火部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火岩若是对此有什么想法,似乎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不过,只要火岩没有任何表示,陆尘便只当做没看到了,不然真要去质问这个,只怕立时就有撕破脸的可能性。

  陆尘装聋作哑,却不代表火岩也是一样,所以,在两人沉默地同行了一段路后,眼看着黄昏将临时,火岩却忽然转过身子面对陆尘,好像是下了决心一样,道:“陆尘,你等一下,我有话要对你说。”

  陆尘在心里叹了口气,点点头站住了,不过与此同时,他的手掌在身后火岩看不到的地方摆了摆,站在他身后的阿土看到了,然后慢慢地走到了陆尘的身旁。

  在之前的路途中,陆尘和火岩想办法杀了一只荒原中生活的妖兽,两人加上阿土各自分食了,算起来,阿土吃的比他们两个人加在一起的还更多些,眼下也算是“酒足饭饱”的状态了吧。

  不过显然一饭之恩对这只黑狼来说,还是不能动摇阿土和陆尘之间的情谊,所以阿土毫不犹豫地站在了陆尘这一边,轻声低吼着,慢慢露出了雪白的獠牙。

  火岩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阿土有些异状,还是看着陆尘,迟疑了片刻后,道:“陆尘,我这边有一件东西,既然已经认定你为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了,就应该交给你的。”

  说着,他从怀中摸出一张兽皮,递给了陆尘。

  陆尘倒是怔了一下,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不过还是很快平静了下来,点点头将这张兽皮接了过来,同时不动声色地用脚踢了阿土一下。

  正在龇牙咧嘴做凶恶状的阿土顿时一滞,然后有些无辜地看了看陆尘,嘴里咕哝叫了一声,干脆身子一趴,趴到了旁边地上,懒洋洋地不理会这些复杂多变的人类了。

  陆尘自然不会管这货,手中拿着兽皮看了一眼,只觉触手感觉有些粗粝,摸着十分厚实,同时毛皮颜色深色发黑,一时间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动物的皮毛,不禁有些奇怪地问道:“这是什么?”

  火岩叹了口气,看起来脸上神色有些苦涩,道:“这是我们黑火部族祖先世代流传下来的一份巫术皮卷,上面记载的是几种只有我们黑火部族萨满或祭司才能使用的巫术。”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似乎犹豫了一下后,又道:“这东西损毁过,现在只能算是一份残卷了。”

  陆尘吃了一惊,迟疑片刻后却没有立刻打开这张兽皮,而是凝视着火岩,道:“我还没有去过火神祭坛,也没有真正得到你那位火神的承认。这皮卷对你们部族来说,想必是异常珍贵的宝物,你就这么放心交给我了?”

  火岩默然片刻,道:“我确实在之前时候,对你还是有几分戒心的,所以才藏了这份皮卷没有交给你。不过遇到狼群这件事让我想明白了。”

  在这片广阔的南疆荒原上,力量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无论是对于大大小小的部族,还是单独的蛮人战士来说,都是如此。

  力量弱小的,便终究要被人所灭,在这片严酷的荒原上便难以生存下去。

  祭司是一个部族中力量最强大的人物之一,之前因为火岩隐瞒了这个秘密,所以当狼群突然出现时,如果不是陆尘拥有那个神秘而诡异的树洞藏身,此刻大概就已经有人尸骨无存了。

  至于其他的杂念,只要认定了是火神的旨意,大概也没必要再认真执着了吧,这些就是火岩现在此刻所想所说的事。

  “但是,我是个人族,而且还没有被火神承认,这样真的没事吗?”陆尘又问了一句。

  火岩摇摇头,道:“如果我在之前给你这东西,或许你学会了一点这上面记载的巫术后,我们面对狼群也不会毫无还手之力了。”

  陆尘怔了一下,随即挥了挥手中的皮卷,有些不太相信地道:“这上头的巫术如此强大?”

  火岩想了想,似乎也不太肯定,道:“我们部族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祭司了,所以这巫术威力到底如何,如今我们也不得而知,但部族中口口相传的都是赞颂先祖昔日的荣光和强大,想必这巫术也是厉害的。”

  陆尘半信半疑,犹豫了片刻后也有些忍不住好奇心,道:“那我看了?”

  火岩点点头,道:“你学吧,只要你能学会上头的巫术,我想,我们部族或许就真的复兴有望了。”

  “你想得还真是远。”陆尘对这个蛮人执着的雄心壮志叹了口气,然后打开了这份皮卷。

  这张厚实的兽皮被折叠了好几层,中间又用一条细绳绑住,所以解开很是花了一段时间。或许是知道这东西的分量,陆尘的动作也十分小心。

  至于站在一旁的火岩,更是死死地盯住了陆尘的手上。

  过了一会后,陆尘终于完全打开了这份皮卷,在黄昏有些昏暗的光线中,那张兽皮在他们两人面前摊开了,露出了里面隐藏的东西。

  火岩的呼吸明显地急促起来,他的目光扫过那份兽皮,然后眼睛又看向陆尘,眼底深处隐隐闪烁着期待之色。

  而陆尘也是神情凝重,认真地看着这份兽皮上的那些字迹,还有不少看起来十分奇怪的画像。

  有好一阵子的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直到陆尘目光从兽皮上完全扫过并再一次抬起头时,火岩才有些激动地踏上一步,对他问道:“怎样?这上头记载的巫术是什么,厉害不厉害?”

  陆尘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古怪,深吸了一口气后,他看向火岩,然后干咳了一声,道:“不好意思,看不懂啊!”

  ※※※

  “看不懂?”火岩呆了一下,似乎没反应过来,愕然重复了一句。

  陆尘“嗯”了一声,点点头指着兽皮上的字迹图画,道:“真的看不懂,这些字和这些画,我全部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你们蛮人自己的文字?”

  火岩的眉头一下子紧锁起来,但迟疑片刻后,还是摇头道:“不是的,以前我也看过这份兽皮,上面的文字和我们黑火部族,包括大多数蛮人部落的文字都不一样。”

  “啊?”陆尘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听到的居然是这个答案,这东西记载的不是黑火部族的巫术吗,为什么居然连黑火部族的蛮人自己都看不懂?

  这是什么道理?

  火岩对陆尘解释道:“其实这事我以前也问过我父亲,听我阿爹说,这种巫术皮卷上的文字其实是只属于萨满和祭司的,只有他们才能看得懂;而且最神奇的是,祭司们似乎都不用专门去学习,只要他们拥有这种力量,就能自然而然地看懂了这些东西。”

  陆尘一皱眉,抬眼看向火岩,过了片刻后忽然笑了一下,道:“可是我不认得啊,这是不是说,我根本就不是一个祭司?”

  火岩顿时哑然,脸上也掠过一丝痛苦和茫然神色,喃喃道:“这、这怎么可能……明明我看到你能够使用黑火之力的啊。难道是因为你不是蛮族的缘故吗?”

  陆尘叹了口气,道:“火岩,虽然我很想回归北方,顺便也很想帮你,但是这种事,咱们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火岩僵立在原地,看上去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原本怀抱着无数美好希望的人,突然间,一切美梦都瞬间破灭了一般。

  陆尘看起来居然有些恻隐不忍,但随即醒悟过来,暗骂自己最近真是完全心软了,居然连一个蛮人都生发出同情之心来。想着将心肠重新硬起,但随后又有些发愁起来,如果自己果然当不了黑火部族的祭司,这要问火岩那个回归北方的秘密,似乎又更困难了。

  毕竟这货是在遇见狼群后,临死前都不肯泄密的人啊。

  果然,过了片刻之后,火岩脸上的神情开始冷了下来,对着陆尘伸出手,道:“把那兽皮还我。”

  陆尘皱了皱眉,也没有立刻交还给他,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你确认自己绝不是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了,那火神祭坛那里我想也没必要再去了。”火岩说道。

  陆尘点点头,道:“好吧,这是一件好事。不过既然如此,我对你们黑火部族也没有恶意,不知道你能不能将那个秘密告诉……”

  “不行!”火岩面色平淡但不容置疑地说道。

  陆尘看了他好一会后,忽然“哼”了一声,然后淡淡地道:“你再等等,我或许还有一个办法,试试看吧。”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62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