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零二章 希望谎言

第三百零二章 希望谎言

  火岩有些怀疑地看了陆尘一眼,道:“你还有什么法子?”

  陆尘淡淡地道:“本来你们部族这个祭司我也没有什么一定要做的心情,不过为了回去北方,总得想想办法不是?反正就看你们那位火神到底是不是看中我了吧。”

  “火神?”火岩重复了一句,还是有些不明白,不过或许是因为之前的希望还残留着几分,所以他也并没有立刻就上去拿那张兽皮,反而是后退了几步,看着陆尘,大概在他心里面,终究还是更希望陆尘能够成为黑火祭司的吧。

  毕竟,黑火部族式微多年后再一次重新崛起的希望,好像都聚集在这个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人族身上了。

  陆尘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在胸口摸索了一下,片刻后,那根火神杖便出现在他的手中。

  站在一旁的火焰怔了一下,像是想到了什么,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默默地站在一旁看着。

  陆尘也不理他,只是微闭双眼,似乎正在调整情绪做着准备。

  而在一旁的阿土似乎对此并不关心,抬头望了望天空,却只见天色渐黑,晴朗的夜空里渐渐有星光出现,远远地闪烁着,如同传说中高居天界的神灵们,正沉默地凝视着人间沧桑。

  “嗷呜……”

  蓦地,一声凄厉的长啸声从身边传来,把原来一直静心屏息的陆尘和火岩二人都吓了一跳,一起转头看去时,只见那只身躯庞大的黑狼正梗着脖子,对着夜空仰天长啸。

  而在遥远的天穹上,星光点点,更远的地平线上,一轮明月正缓缓升起,天地人间,一片肃杀清冷。

  月在天边,狼在月下,在这莽莽荒原中,看上去犹如一幅苍茫的画卷。

  ※※※

  陆尘收回目光,正好看到火岩也从那边转眼看来,两人对视一眼,一时间都有些莫名的尴尬,不过还好,他们也不是介怀这些的人。

  陆尘对他点点头,道:“我开始了。”

  火岩应了一声,脸色再一次凝重起来。

  陆尘深深呼吸了一下,握紧手中的火神杖,双眼微眯,片刻后口中轻喝一声,体内深藏的黑焰之力已然催动。

  火神杖几乎是立刻就起了反应,杖身上的各种图腾、符纹缓缓闪烁明亮起来,同时有光芒散发射出。

  虽然并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形,但在一旁的火岩在目睹火神杖那光辉四射的模样时,脸上仍然流露出难以自制的激动之色,嘴唇轻动,口里微微念念有词,也不知此刻在想着说着些什么。

  而在片刻之后,黑色的焰火缓缓地从陆尘的双目中显示出来,随即,这深沉的夜色中似有一声幽远古老的轰鸣,似夜风苍茫吹过,似古曲幽幽弹起。

  黑暗的火焰轰然而起,从这个男人身体中迸发而出,在他全身的血肉肌肤上燃烧起来,不伤衣物,狂舞摇曳,在月下如黑暗的魔鬼,疯狂而诡异。

  火岩全身大震,双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一张嘴张大得合不拢一般。与此同时,那张兽皮似乎也受到了什么刺激,突然振幅而起,漂浮在陆尘的身前,整张忽然摊开。

  陆尘那诡异的燃烧着黑火的眼睛,凝神望去,兽皮卷上有点点光辉,不停地在闪烁飞舞着,似欣喜,又像癫狂激动,一一展现在陆尘的眼前。

  陆尘的手指在黑色的火焰中伸去,缓缓划下,然后声音从风中传来,钻入火岩的耳中。

  “这上面果然是记载了巫术,但是……好像不全。”

  “没错没错!”火岩激动万分地道:“这只是一张残卷,不过上面多少还记载着一些吧,有什么?”

  被黑火裹住全身的陆尘目光在那张悬浮在半空中的兽皮残卷上掠过,同时口中慢慢地说道:“东西不多了,就两种,不,三种巫术。一个是‘嗜血’,一个是‘狱火’,还有一个是……”

  说到一半还差最后一个巫术术法名称的时候,陆尘突然身子震动了一下,话语声蓦地断绝,就这样沉默下来,死死地盯着那份兽皮残卷,半晌都没有再说什么话出来。

  一旁的火岩正是激动得咬牙切齿的时候,突然见陆尘中断下来,忍不住便追问道:“还有一个啊,那个巫术是什么?”顿了一下后,他又有些担心,道:“怎么,莫非你看不懂?还是那个巫术也不完全?”

  “都不是,我认得的。”陆尘闪烁着黑焰的双眼仍然是紧盯着那张兽皮,他的声音此刻听起来似乎有些奇怪的情绪,多了几分冷漠,又好像有几分深沉的恨意,甚至还有一丝说不出的茫然。

  一切种种欲说还休的情绪此刻徒然都交织在一起,让他此刻的神情看上去尤其复杂。

  “这些字,我都认得,包括这第三个巫术。”陆尘停顿了一会后,道,“这是‘黑焰魔咒’。”

  ※※※

  “你果然能看懂这张巫术皮卷!”火岩激动地挥了挥拳头,面上完全都是喜出望外之色,一时间也没注意到陆尘那有些怪异的神情,随后忍不住踏步向前,道,“我没认错,你就是火神派来引导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

  陆尘并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后,那些包裹在他全身周围的黑火缓缓减弱,逐渐都缩回了他身躯血肉之中。

  ……

  当陆尘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黑色的焰火就已经完全消失了。

  悬浮在半空的兽皮颤抖了一下,然后随即缓缓飘落下来。

  陆尘伸手接住了,然后转身递给火岩。火岩却摇了摇头,道:“这兽皮本就是应该属于祭司的传承圣物,只是许多年我们部族没有祭司了,这才由我保管。如今既然你已经是火神认定的祭司,这皮卷就该交给你。”

  陆尘沉默了片刻,却是举起了手中的那根火神杖,道:“也包括这个?”

  这一次,火岩犹豫了一下,但很快还是十分坚定地点了点头,道:“也包括这火神杖!”

  陆尘深深地看了这个蛮人一眼,随后颔首道:“好。”

  ※※※

  “虽然这上面有三个巫法,但说实话,我并不觉得就算学会了这些东西,就能以一己之力担负起黑火部族的崛起希望了。”当他们重新踏上前行的路程时,陆尘这般对火岩说道。

  火岩脸上却并没有什么惊讶之色,看起来也很平静,道:“我知道。”

  陆尘有些意外,看了他一眼道:“你居然不着急?”

  火岩笑了笑,看起来还是带了几分无奈,道:“当年我们部族中最强大的一部分传承力量,其实都是留在迷乱之地中无法归还祖地的那些同族兄弟手中的,至今我们手里有的,只怕连当年的一成都不如。”

  陆尘点了点头,道:“‘嗜血术’是辅助术法,我施展之后能激发黑火部族战士的力量,战力可在短时间内提高一倍以上,但事后肉身会有损害,激发的潜能力量越大,损伤也就越深,最严重的可能会死。”

  火岩对最后那句话全部在意,重重点头,一脸激动之色,道:“这正是我们举族盼望的巫术。”

  陆尘有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又继续说道:“第二个‘狱火术’是直接攻击敌人的强大法术,能在短时间里将一片地域用烈火淹没焚尽,但同样也不能持久,除非得到强大灵力的支撑。”

  火岩连连点头。

  陆尘又道:“至于第三个黑焰魔咒,这种诅咒术法不能马上见效,但纠缠魂魄,中者,几乎必死,是很可怕的一种诅咒。”

  火岩“哦”了一声,看起来对这第三种巫术反倒并不是特别在意,大概是他的心思都放在如何提升整个黑火部族的战力上了吧。

  陆尘看了他一眼,本来想说什么,但随后又忍了下去。

  “虽然现在看起来不算多,但有了这些巫法,我们黑火部族的战力就一定会大涨一个层次,至少在北边荒原这一片,原本跟我们实力差不多的雷蜥、神木、鬼狐这些部族,就一定不会是我们的对手了。”

  火岩看起来十分激动,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和希望。

  陆尘想了想,对他问了一句,道:“那你还知道更多的巫术吗?这东西总是越多越好的。”

  “这个当然。”火岩点头,但脸上却是露出一丝苦笑,道,“不过我们手头确实就这么一点东西了,就这,也还是先祖们拼命保存下来的。至于其他那些小部族,可是连这点底蕴都没有了。”

  说到这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对陆尘道:“本来我们黑火部族在巫术这一块是十分强大的,但大部分传承确实都在当年那些同胞兄弟手里。你是从北方过来的,在经过迷乱之地的时候,你有没有听说过那边的黑火部族啊?又或是,和我们部族差不多的族人?”

  陆尘脸色微微一变,目视火岩,却只见火岩正一脸热忱,带着希望地看着自己。

  在那一刻,陆尘的脑海中掠过了无数的人影和场景,那些冲天的火光、死亡的尸骸,还有过往痛苦狰狞的记忆,一一闪烁而过。

  但,只过了片刻后,他对火岩笑了一下,然后很平静地说道:“没听说过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4715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