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零五章 黑石峡谷

第三百零五章 黑石峡谷

  (首先,新的一年,新的一个月,又和大家见面了!给大家拜个年:新年好^_^。这个年不知道大家过得如何,一定很快乐吧,我就过得很高兴很欢喜,哈哈哈哈。祝愿大家在新的一年中,事业有成,万事胜意,平平安安,身体健康!)

  火岩对雷之萨满所在的雷云部族十分忌惮,带着陆尘远远地避开雷云部族的大部队,哪怕为此绕了一个大圈,多走了一倍路程也心甘情愿。

  陆尘对此也并不多言,只是在一路上与火岩闲聊时,对南疆蛮族这里的情况特别是火岩口中那些强大的萨满又旁敲侧击地多打听了一些。

  在火岩的眼中或是他所说的话里,陆尘听到的萨满毫无疑问是一个异常强大和恐怖的存在,能够翻天覆地,能够移山倒海,能够毁灭南疆荒原上的一切,除非有另一位萨满站出来与之抗衡。

  陆尘对此不置可否,多数时候沉默以对,但他又不是没有真的见过所谓的蛮族萨满。昔年荒谷之战中的那位火之萨满,确实是一位十分强大的蛮人,并给陆尘留下了刻骨铭心生不如死般的多年痛苦。

  但就算如此,陆尘也并不认为,火之萨满的强大能够达到火岩口中所说的那般恐怖的地步。

  事实上,陆尘对蛮族萨满的实力能否接近人族修真界中的化神真君水准都抱有很大的怀疑。

  在他看来,蛮族萨满的实力应该是和人族中的元婴真人差不多,或许会强一些,但肯定也强得有限。至于原因么,其实也很简单,若蛮族萨满果然如同火岩所说的那般强大那样恐怖,那都不用别人,就如今南疆荒原上那三四位萨满站出来,大概就能直接推平了北方人族神州浩土了。

  可惜的是,如今千年过去,蛮族仍然还是只能蜷缩在南疆荒原里,仗着迷乱之地的天险隔断南北,这才苟延残喘地活着。

  是的,当陆尘看向火岩还有这片广袤荒原的时候,心里掠过的是这种有些不屑的字眼。

  蛮人固然强悍,但在如今人族修真盛世的强大实力面前,若是没有迷乱之地的阻隔,南疆蛮族便只有死路一条了。

  ※※※

  避开了雷云部族一路南行,陆尘、火岩以及阿土两人一狼在接下来的路程中走得还算顺利,中间绕了段远路,遇到了一些小麻烦,大抵就是偶遇其他蛮族或碰到什么强大妖兽之类的。

  碰到小妖兽,能杀就杀了,大妖兽打不过,几个人就早早落荒而逃;至于其他蛮族的人也是能避就避,实在躲不过去的,就由火岩出面交涉几句,一般也能应付过去。

  本来陆尘的身份和外貌是个很大的麻烦,不过火岩显然早有准备,翻出一身能遮头的麻布兜帽衣服,就盖住了陆尘的面孔。那些遇到的蛮族人头脑简单,也居然就没仔细查看,大概也是没想到这千把年来,会突然有个北方人族来到荒原上吧。

  不过这麻布兜帽服穿着粗糙破旧,着实不舒服,陆尘向火岩询问这是哪来的,火岩干笑一声说是以前黑火部族还有祭司时,某位先祖流传下来的。

  陆尘淡淡一笑,心想,看来很多年前黑火部族就混得好惨了啊。

  这一路前行,小麻烦虽然时有出现,但总算再没有出现像上次被狼群包围时的绝境,终于,他们抵达了火神祭坛所在的那座神山。

  用火岩的话来说,这一路上就是多亏了火神保佑,这才能安全抵达。

  陆尘在一旁笑着问他,如果火神果然庇佑黑火部族和火岩自己,怎么这么多年来黑火部族就没起色呢?

  火岩毫不犹豫地反驳道,这一切一定都是火神对黑火部族的考验,是对当年黑火部族这一支做错事的惩罚,如今惩罚将过,自然又开始庇护了。

  陆尘奇道,你怎么知道惩罚完了?火岩指了一下他,说道你不是来了嘛,你来到这里,成为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那就是火神对我们黑火部族的奖赏;既然有奖赏来了,那自然就是惩罚结束,我们黑火部族复兴大大有望了!

  陆尘无语望天,苦笑不已。

  所谓的神山,其实就是在南疆荒原上的一座高耸山脉,其实从外表上看并没有什么太过奇异的地方,与一路上陆尘所看到的山丘峰峦差不多,大部分山峰上其实是光秃秃的,有一些部分则是长着一些稀疏的树林,与人族修真界里那些动辄沃野千里森林密布的洞天福地完全不能比。

  不过尽管如此,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荒凉其实也透着一股雄浑苍茫的原始气息,隐隐有强悍之意。

  神山又叫火神山,但这两个名字都是黑火部族的人自己专用的,他们多年来将这个至关重要的祭坛圣地的秘密保持得异常紧密,所以其他的蛮族人都不知晓此处,也只当这里是个普通山峰而已,甚至连名字都没有。

  火岩抵达这座火神山后,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在山脚下对着雄伟的山峰跪倒在地,然后重重磕头,口中念念有词。

  陆尘在一旁听了,大概意思就是,黑火部族有罪,让火神圣地荒凉多年,有朝一日神恩庇佑,黑火部族重新强盛崛起,定然要重修圣地祭坛,为火神增添荣耀云云,总之,就是许下了一大堆美好的诺言。

  说完这些话,或者说是画好这些大饼后,火岩一脸虔诚地站起来,回头看了陆尘一眼,便是一怔,道:“你怎么了,脸上表情这么奇怪?”

  陆尘道:“没什么,我就是突然想到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听起来十分熟练,是不是这么多年来你们黑火部族每逢祭拜那位火神,都要这么说上一通?”

  火岩想了想,然后看起来有些不太好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道:“差不多吧。”

  陆尘摇摇头向前走去,同时口中说道:“没事,走吧,希望火神他老人家真的能听到你的心意。”

  ※※※

  神灵都是高高在上的,神秘的,深不可测的,所以火神到底有没有听到火岩的祈愿,又有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就没人知道了。不过至少在进山的路上,他们暂时都还算顺利,并没有遇到任何麻烦。

  为此,火岩一路上又感谢了火神三四次,哪怕是陆尘现在也不得不承认这个蛮人对火神的崇拜信仰当真是坚不可摧、根深蒂固的。

  不过此刻,陆尘对这个问题已经失去了兴趣,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

  “火岩,”陆尘叫了这个蛮族人一声,道,“你不是说黑火部族离开这里很多年了吗,怎么我看你对这个地方还是十分熟悉的样子?”

  火岩的脸色痛苦中带着一些苦涩,道:“大部分的族人,其实真的是对这个地方一无所知了,最多也就是知道在南方有一座我们黑火部族昔日祖先所供奉的祭坛圣地而已。一直以来,族中只有族长一脉口口相传着这个秘密,然后每当继承人成年之后,就会找一个机会偷偷来到这里一次,认识一下旧日路径,祭拜一次火神,就这样世世代代地将这个秘密传了下来。”

  陆尘皱了皱眉,道:“一直都是这样单独传授秘密的?这么多年了,以你们黑火部族如今的窘境,哪怕你们是族长一脉,居然都没有断绝这个秘密传承,真是不容易啊。”

  火岩傲然道:“这都是火神庇佑!”

  陆尘:“……好吧,你说得对。”

  ※※※

  火神山看上去高大雄伟,虽然不少山峰都是光秃秃的,但荒凉中自有一股强悍气势。

  火岩带着陆尘和阿土向山里又走了两天,然后终于来到了某一处偏僻的峡谷间。

  陆尘走到这里,特别是进入这个随处可见黑色石块,包括许多砂砾中都露出黑色巨岩的峡谷中,便觉得脚下和周围开始燥热起来。越往里走,这种感觉便越强烈,同时,周围出现的黑色石头也越来越多。

  不知为何,陆尘突然想起了之前他偶然靠近的那个恐怖的混沌渊,在那个天下第一等的凶险绝地周围,似乎也有为数众多的黑色石块,同时,在那诡异莫测的混沌渊深处,黑色似乎也是那里的主色。

  不过这个地方当然和混沌渊那里没有什么可比性,火岩带着陆尘一路走到峡谷最深处,然后在充满警惕性地看了一遍周围,确认并无人在旁窥探后,他才跪在地上又满怀虔诚之意地磕了三个头,然后找到了一块在峡谷中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半露出地面约莫三尺高的岩柱。

  陆尘在一旁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这根黑色岩柱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但火岩就是偏偏选中了它,然后以这黑色岩柱为,这个蛮人向北走了七步,又向东连行三十六步,再往北走了三步,然后在一片空地上停了下来。

  在陆尘有些惊讶的目光下,火岩趴到地上,以一种十分怪异的节奏在三尺方圆的地上不同方位拍击了四次。

  陆尘正在诧异莫名,忽然,只听一声沉闷响声,地面上缓缓有一块沉重石板退开,露出了一条向下方延伸下去的深邃难以见底的隧道。

  “我们走吧。”火岩回头对陆尘说道,“祭坛就在下面。”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215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