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零八章 火神之杖

第三百零八章 火神之杖

  这个轰鸣奔腾燃烧在地底深处、多年来不为外人所知的地下祭坛,看起来早已是破败不堪。虽然周围岩浆河流的气势十分宏大,但黑色巨石上的东西却都早已在岁月中斑驳剥落了。

  只见五根黑色的石柱上到处都能看到裂缝痕迹,有许多地方还有缺口,而除此之外,陆尘并没有在这块黑色巨石上看到有传说中火神的神像之类的东西。

  说是祭坛,却连供奉的神像都没有吗?

  这看起来有些不太寻常,又或者是蛮族这边的风俗与北方人族那边不太一样?

  陆尘将心中的这个疑问对火岩问了出来,结果火岩对此也并不清楚,只说自己来到这里的时候,火神祭坛上就是如此模样了。但火岩同时十分肯定地告诉陆尘,在祭祀神明的仪式典礼这上头,蛮族人与人族并无太大区别,甚至可以说在大部分时候,蛮族人其实比人族更敬畏更崇拜神灵,所以在仪式上也更加郑重。

  一般的祭坛上,供奉的神灵神像那是必须有的。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岩的脸色看起来也变得有些古怪,目光也望向陆尘。

  陆尘有些无奈地道:“还是从你们黑火部族很早的先祖时候流传下来时就是如此吗?”

  “对。”

  陆尘想了想,道:“那在你们部族里面,这位至高无上的火神到底是什么样子?”

  火岩立刻面露敬仰之色,用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道:“它就是一团巨大的灼热的火焰,是天地初开时诞生的第一团烈火,是万火之祖。”

  陆尘皱了皱眉,追问道:“就是一团火焰?”

  火岩重重点头,随机忽然像是醒悟过来一般,猛地一击掌,兴奋地道:“我知道了,这里遍地岩浆,烈焰重重,犹如祸害,火焰无处不在,岂非就是火神化身?它根本就是无所不在的,又何必去立什么神像雕塑?”

  话刚说完,火岩已然面露激动之色,然后对着陆尘招手示意,随即自己快步来到那五根黑色石柱中间的地上,一下子就跪倒在地。

  陆尘慢慢地走了过来,目光却是不住地四处打量着。

  就他而言,连那个火神是否存在都仍旧有几分怀疑,自然也谈不上有什么信仰敬畏之意了,走到祭坛中间的时候,他甚至连跪下的意思都没有。

  不过这里毕竟不是一个普通地方,乃是供奉神灵的场所,再加上黑火部族多年前也曾经强盛一时过,甚至曾经出现过多位强大无比的萨满祭司,所以陆尘还是小心谨慎地暗中防备着。

  火岩在地下磕了几个头,口中祈祷,念念有词,不过等了一会儿后却发现周围并无什么异样动静,连忙回头一看,却是面露惊怒急切之色,伸手一拉陆尘衣襟,沉声道:“快跪下,叩拜火神!”

  “……”陆尘心中一阵无语,刚想反驳,但看了一眼火岩的目光脸色后,心里叹了口气,终于还是跪了下来,然后像模像样地学着火岩之前的样子,居然真的开始叩拜起来了。

  他本就是从小就生活在黑暗中的影子,除了在心底最深处与那位天澜真君的约定之外,陆尘的前半生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坚定信仰可言。

  又或者可以说,其实陆尘对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神仙,其实心底都是并不确定的。

  既无信仰,自然也没有什么坚持,昔年他在魔教中卧底时,便跪过很多次,包括那位师父和魔教的神明,除了面上的虔诚之外,他的心底深处大抵是一直冷笑的。

  冷眼看世间,看人情,看一切神仙鬼怪,毫无信仰。当这一天在这地底深处那火焰燃烧簇拥下的祭坛上跪拜下去时,不知为何,陆尘突然好像看透了自己一样。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自己都忽然心中一寒,眼底深处,有几分茫然。

  ※※※

  同样的坚定和虔诚信仰的模样,十年前就曾经骗过了人世间最狡诈阴险的魔教中人,此刻在火岩这样一个蛮人面前,陆尘的表现完全可以说是无懈可击。

  甚至于陆尘表现出的样子太过完美,让火岩自己都怔住了,有点不敢相信的样子,大概不久前这个人还对火神有些疑心,此刻却突然变得如此虔诚,实在是变化有些太大。

  不过再怎么说,眼下正是在火神祭坛拜祭神明的时候,虔诚总比傲慢无礼好多了。所以火岩于是还是带着更多的欣慰,转身继续叩拜起来。

  两个人面对着这空空荡荡的火神祭坛拜了半天,周围的岩浆奔腾流淌着,还有五根黑色石柱耸立巍然不动,但是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动静。

  火岩有些疑惑地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同时背后传来陆尘的声音,问道:“你以前过来这里祭拜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火岩犹豫了一下,道:“是的。因为我们先祖说过,火神从来都只对祭司或是萨满的祈愿做出回应,我们蛮人战士再如何虔诚,因为没有那股灵力,所以火神都不会理我们。”

  说着,他一双眉毛微微竖起,看向陆尘,道:“你……身上就有火神灵力,同源同种,如果你真的是我们祭司的话,火神就一定会回应你的。”

  此刻火岩的目光中,眼神已经有些凌厉之色了,不过陆尘倒也并不慌张,沉吟片刻后,却是站了起来,然后伸手在胸口摸了一下,只见微光一闪,那半截火神杖便再度出现在他的手中。

  一眼看到这根火神杖出现,火岩脸上顿时露出几分激动之色,一下子便站了起来。

  陆尘对他摆摆手,示意他不要激动,同时向旁边站开了些,然后独自一人走到那五根黑石柱子中间,看了看周围,面色肃穆凝重,但心里却是冷冷笑了一下。

  随后,他蓦地将那半截火神杖高举过头,双手紧握杖身,与此同时,他口中似乎念念有词,但实际上就是胡乱含糊地哼叫了几声。

  却不料,在他的双眼之中,黑色的火焰陡然出现,一股灰暗而强大的气息,顿时从他的身上喷涌而出。

  黑色的火焰“呼”的一声,从陆尘的全身冒了出来,摇曳狂舞着,燃烧着,却对他的衣物全然无视。

  而几乎就在同一时刻,在陆尘手上的火神杖也猛然亮起,那光芒耀眼夺目,就像是在这地底深处突然亮起了一个灼热的太阳,放射出万丈光辉。

  各种各样扭曲的、奇异的符纹,从火神杖上闪烁亮起,一股远比之前宏大而古老的气息,从古老的法杖上轰然散发出来!

  站在五根黑石祭坛之外的火岩一时间竟无法直视这夺目的光芒,下意识地用手遮掩住了双眼,但片刻之后,他突然听到从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同时,他们脚下的黑色巨石竟然也开始摇晃颤抖起来。

  立足不稳,天旋地转,万丈光芒刺眼夺目,更有排山倒海般汹涌澎湃的狂潮之声,这地底深处就像是突然间沸腾起来。

  当火岩骇然转身望去的时候,只见这个巨大的地窟中,原本像是平静流淌了千百年的岩浆河流,此刻已经完全改变了。

  灼热而可怕的红色岩浆,鼓荡咆哮,汹涌如沸,一波波一浪浪翻涌起来,浪头越卷越高,竟是逐渐开始漫上了那些黑色石头,并逐一淹没。

  火神祭坛所在的这块黑色巨石是最高的地方,但无数的岩浆从四面八方冲来,疯狂地撞击着这块巨石,黑色巨石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火岩站在上头,几乎立足不稳,整个人都惊得脸色苍白,而在他身后,那个手持火神杖的人,却仿佛对着外界越来越凶险、眼看就要有没顶之灾的情况毫无察觉。

  他只是手持法杖,仰首望天。

  在那光辉深处,被强烈的光芒所遮蔽的影子下,在那一刻,陆尘脑海中忽然想到了当日在迷乱之地的山野中,那个垂死的蛮人老祭司所说的最后的话语。

  将那火神杖,带回南疆荒原,带回火神祭坛,带回到火神的身边!

  他本以为那是世间最可笑,也最不可能实现的事,然而冥冥之中,几番轮转,他却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已经站在了这里……

  莫非这世间真的是有神明,那火神竟然真的存在?

  他凝视着那光辉火焰之外遥远的阴影深处,默然不语,然后霍地举起火神杖,重重敲在这黑色巨石之上,祭坛正中。

  “轰!”

  整座地窟瞬间震动,所有的岩浆刹那间都飞跃上天,可怕的令人窒息的灼热感眼看就要淹没一切,直到一束光从黑色巨石旁照耀进来。

  在那巨大的岩浆漩涡之下,一道光辉升腾而起,有恢弘的轰鸣声响彻地底,如古老的悲歌记述着悲凉往事。

  光辉深处,有半截神杖被熊熊火焰包围着,燃烧着,放射出万丈光芒,从岩浆漩涡中袅袅升起,一路升腾在岩浆之巅,然后向着火神祭坛上飞了过来。

  陆尘默然望着那飞来的神杖,忽地用力一抛,将手中半截火神杖丢了出去,只见两根神杖在半空中轰然相聚,火光陡然大盛,四面岩浆犹如狂舞,癫狂之上穹顶,却唯独在这祭坛巨石上没有沾染半分。

  片刻之后,光芒消散,那半空中神杖已然合而为一,然后倒飞而下,只听“嗡”的一声,直如穿金裂石,直插进这坚硬无比的黑石之中!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437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