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零九章 新路

第三百零九章 新路

  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后,再度合而为一组成一支完整的火神杖,就那样平静地插在这块黑色巨石之上。能够经受住炽热恐怖高温冲刷的黑色巨石,在这根火神杖前却仿佛如豆腐轻沙一般,被轻而易举地刺破了。

  陆尘向后退了两步,然后看了站在一旁的火岩一眼。

  只见这个蛮人此刻脸上已经满是激动兴奋之色,所有的他曾经有过的怀疑、担忧、犹豫迟疑,此刻都已经荡然无存。

  就在这古老的祭坛圣地中,火神已经再一次向他证明,他并没有看错!这个人族果然就是火神着意挑选而来的使者,他承载着火神的意志,他必将与黑火部族一起,承担起那再兴的重任。

  此刻他感觉到陆尘看过来的目光,也向他望去,同时激动地点了点头,好像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陆尘走到他的身旁,轻声道:“以前没这样过?”

  火岩道:“是,已经有好几代人,好几百年了,火神从来没有在祭坛如此回应过我们。”

  陆尘环顾四周,只见随着火神杖的复苏重生,周围原本还在奔腾咆哮、几如排山倒海般的岩浆,此刻都已经开始缓缓平复下来,恢复到了原来那股缓慢流动的模样,但是在众多黑色石块上,还是能够清晰地看到之前被疯狂灼烧过的痕迹。

  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伤痕,就好像一位神祗的怒吼与愤怒,让人看着为之战栗。

  陆尘对火岩道:“火神杖已经重生,你不过去祭拜,或拿起来看看吗?”

  火岩沉默了一下,随即很坚决地摇头道:“不用了,这是火神赐予你的神器,我拿了也没什么用。”

  “神器么……”陆尘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走到火神杖跟前,伸手握住杖身,双眼微微眯着凝视着这根看上去光华流转、气势不凡的神杖,片刻后也不见他如何使力,好像只是手臂微微一抬,这火神杖便从地下升起,诸般光华流转闪烁,随后缓缓沉淀下来,最后都缩回至杖身中再也不见,让火神杖重新变成了一根看上去普通的法杖。

  一股奇异而微妙的气息,从陆尘握着神杖的杖身处传来,在他的脑海中回荡开去,一幕一幕似古老诗篇,又像是过往画面,一一浮现。

  眼前忽然一暗。

  那一刻,陆尘仿佛突然全身失去了重量,整个人漂浮起来,就像是置身于无边无际的黑暗中,然后抬头低头,眼前身后,无数的星光亮起,层层叠叠,无穷无尽。

  有细密的咒语声从这虚空一般的星空深处传来,钻入他的脑海里,变作了一个个奇异的文字镂刻在他的心中,仿佛是神明的目光注视着他,恢弘而伟大的梵歌幽幽而鸣。

  有火焰之光燃起,急速而宏大,瞬间烧尽了星空,吞噬了一切,无论是光辉还是黑暗,于是虚空里便只剩烈火,到处都是一片火海。火焰簇拥着陆尘的身子,似有无数的手臂撕扯着他的身躯,要让他粉身碎骨。

  可怕的痛苦猛然泛起,竟有几分熟悉之意,赫然竟是那过往十年中死死纠缠他的魔咒苦楚,而在眼前烈焰深处,轰然而起的火焰巨幕中,则是一片片可怕恐怖的尸山血海,从远古到如今,从天空到大地。

  “轰!”

  蓦地,一声巨响如晴天霹雳当头炸响,让恍惚错乱的陆尘猛然惊醒过来,转眼看去时,却发现火岩正是满脸惊骇之色,却是用双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身子,而自己不知何时却是已经站在了那黑色巨石的边缘,甚至有半只脚已经踏了出去,悬空在外头岩浆之上。

  再走一步,他就是万劫不复、死无全尸。

  ※※※

  火岩一声怒吼,拖着陆尘连退几步,远离了那可怕的黑石边缘。或许是因为太过激动用力过猛,他们两人甚至一起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你怎么了?”火岩一个纵身跃起,瞪着陆尘吼道。

  陆尘默然片刻,随即缓缓站起,目光扫过手中仍然还握着的那根火神杖,过了一会儿后,他对火岩将刚才所看到的那个画面简略说了一遍,随后又问道道:“大概……我看到了你所敬仰的那位火神吧?”

  火岩身躯大震,面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但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又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脸上有激动之色。

  “是火神的力量太过强大,你一时间有些掌控不了吗?”火岩试探地问了一句。

  陆尘回想起之前所经历的那一幕,却是和自己记忆深处某个画面竟有几分重合起来,让他下意识地伸手摸了一下胸口处,沉默片刻后,对火岩道:“你们黑火部族以前还有祭司的时候,所谓的法统和力量传承,都是这种法子吗?”

  火岩立刻摇头,看起来十分肯定地道:“不是的。虽然我们部族已经多年没有出现过祭司,但是我很早以前就听阿爹说过当年的事,在祭司还在我们部族的时代里,每一代的祭司都是由上代萨满或祭司直接教导传授的。除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脸色一变。

  陆尘立刻敏锐地感觉到了火岩的神色变化,追问道:“除了什么?”

  火岩面上的激动之色稍退,看起来似乎多了一点惊讶与疑惑,再看向陆尘时的目光,眼里也有了几分复杂情绪,道:“除了传说中,我们部族在远古时候的第一代萨满先祖,我们称之为大萨满。传说大萨满是第一个领悟了火神力量的蛮人,也只有他是直接在火神的环境火海中拥有了火神灵力。”

  他看了一眼陆尘,咬了咬牙之后,道:“就像是你今天这样。”

  ※※※

  “我们走吧。”陆尘对火岩说道。

  火岩答应了一声,才要转身的时候,却又有点担心地转头向陆尘看来,带了一丝紧张的样子对陆尘说道:“那个……你真的将火神的力量都领悟了吗?”

  陆尘笑了一下,道:“我也不知道它的力量到底有多么强大,所以也说不清楚。不过就眼下来看,应该还行吧,特别是在有这根火神杖在的时候。”

  “嗯?”火岩有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不过也没多问,反正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便转身要往原路返回。

  “等一下。”陆尘拦住了他,道,“我们走另一条路。”

  “另一条路?”火岩愕然。

  陆尘向前走了两步,面色沉静,双目眺望前方那一片岩浆火海,忽然双手举起火神杖,在半空中划过,指向前方。

  巨大的洞窟中,忽然有风吹过,呼啸之声在陆尘身旁盘旋而泣,光芒从神杖上闪现而出,片刻之后,一股古老、强大、恢弘而苍莽的气息,从陆尘的身上散发出来。

  流淌的岩浆猛然速度加快,似乎突然激动起来,而在岩浆之下,更是传来了隆隆之声,似大地正在震动。

  不消片刻之后,忽然只听一声巨响,轰鸣声里,一簇黑色从赤红的岩浆里升起,正是与周围相似的黑石。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黑石纷纷升起,岩浆如同暴怒的野兽,不停咆哮怒吼着,但并不能阻挡那些突兀而起的黑石彼此咬合拼接在一起,组成了一道横跨整片岩浆火海的黑色桥梁。

  当一切再度平静下来的时候,陆尘与火岩站在这座新出现的、似乎还带着下方岩浆灼热气息,随处可以看见残余火烬的危险桥梁上,彼此对视了一眼。

  然后,火岩点了点头。

  陆尘则是微笑起来,向前走去,同时口中说道:“我们从这里走吧,一条新的路。”(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05 04:11:25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486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