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章 偷袭

第三百一十章 偷袭

  在走出那个地下洞窟的时候,阿土迎了上来,然后这只黑狼似乎很快感觉到了什么,目光一直盯着陆尘看个不停,不过除此之外阿土并没有更多的异样,也没有怒吼咆哮发出声音,而是一直安静地跟在陆尘的背后,就这样一路走回了地面上。

  在那地下也不知道呆了多久,当他们再次回到黑石峡谷中时,只见天色一片黑暗,已是深夜时分,而在广阔无垠的夜空中,无数的繁星闪烁着,就像是一颗颗珍珠般点缀在深邃的天穹里。

  漫天星斗下,群山大地仿佛都变得渺小起来,而仰望星空的人,似乎也更感觉自己犹如是一粒微尘。

  星光之下,夜风之中,他们眺望良久,风中隐约传来他们轻细而模糊的话语声,似乎正在谈论着什么。也许是天地,也许是过往,也许是这条路未来的希望。

  后来,他们转身离开了这里,让这片原本就荒凉的峡谷再度陷入了沉寂,只有清冷的星光不舍不弃,一直停留在这个地方。

  ※※※

  回去的归途中,火岩与陆尘两个人都走得十分小心,不过相比起来时的路,这一次他们似乎走得还更顺利些,不但很少碰到厉害的妖兽,就连强势的部族势力都没怎么遇上。

  至于前番意外来到北方边境附近的那个强大无比的雷云部族,也好像已经离开了这里,让他们少了一个最大的忧虑。

  在陆尘看来,这真是运气不错;在火岩眼中,这正是火神庇佑。

  因为这种种缘由,他们在回去的时候比预计的日程还快了将近两天就抵达了当日黑火部族的营地附近。

  这本是一段舒心而高兴的路程,直到他们看到了从黑火部族营地里远远升起的几道黑烟。

  阿土忽然对着前方低吼咆哮起来,脖颈上的毛竖起,眼露凶光。而火岩与陆尘也几乎是同时脸上变色,火岩怒吼一声,向前大步冲去,同时脸上在狂怒中隐隐露出一丝恐惧之色。

  陆尘则是跟在这个愤怒的蛮人战士背后,双眉紧皱着,一时间心情也是复杂莫名。

  他对黑火部族当然没有火岩那种生死与共的深厚感情,说实话,若不是为了从火岩口中得到北归的秘密,他真是管这个该死的部族是死是活,管它到底是兴盛还是衰弱。不过眼下都已经上了“贼船”,陆尘心里当然还是希望黑火部族运气好点。而此时此刻,看着前方那些透着杀气的黑烟,陆尘心里甚至都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复兴黑火部族,本就是一个极其艰难的使命,而若是在他接手之前,这个黑火部族直接被人灭掉的话,那才真是一个让人欲哭无泪……

  显然火岩也想到了这一点,对部族的担忧让他在愤怒与恐惧中几乎到了癫狂的边缘,不停怒吼着向前冲去。而陆尘跟在他的身后便冷静许多,目光不时扫过周围的荒漠,仔细观察着那些沙丘植物背后的动静。

  一路狂奔,直冲进黑火部族营地,在这中间,两人并没有遇上任何的阻拦或是敌人,但是迎面而来的景物让火岩愕然停下脚步,屏住了呼吸。

  偌大的部族营地中,此刻已经是一片狼藉,许多房屋已经倒塌,到处都有搏斗和放火焚烧的痕迹,在村子中的废墟里,在那些乱石和烧焦的木柴中,还不时能看到一些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蛮人尸体。

  血腥气从前方伴随着荒原上的风一起飘了过来,火岩猛然发出一声痛苦不似人声的哀嚎声,就如同一只陷入绝境中的绝望妖兽。

  一缕鲜血从他嘴边流了下来,是他硬生生地咬破了嘴唇,那一刻,他眼中尽是痛悔之色,身躯都在微微颤抖着。只听扑通一声,他终于跪到了地上,然后握紧双拳,拼命地砸着身前地面,状如疯狂。

  但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伸过来一只手拉住了他。火岩身子一顿,抬头睁着一双已经充血而狂怒的眼神望去,却是陆尘来到了他的身旁。

  火岩紧盯着陆尘,眼中似乎正燃烧着可以将他杀死的烈焰,但陆尘却似乎毫无察觉,脸色平静一如平常,就好像这周围的惨状对他毫无意义一样。他只是微微低下身子,压低了声音,对火岩轻声道:“死尸太少,你们部族的人远远不止这些。”

  ※※※

  火岩身躯一震,似乎突然惊醒,眼中神色迅速冷静下来,片刻后他对陆尘点了点头,咬牙站起,然后快步向营地深处走去,开始检查周围情况,并将那些已经死去的蛮人尸体从废墟中拖了出来,放在一片空地中。

  约莫半个时辰后,他们二人已经搜遍了整个黑火部族营地,然后拖出来的尸首放在营地中间的空地上,数了一遍,一共有十一具。

  十一个死人中,有三四个因为被火烧得厉害,面目已经看不清了,而剩下的人则明显可以看出,不是老人就是妇人,黑火部族那些年轻力壮强悍凶猛的蛮族战士,则是一个都没有。

  火岩与陆尘并肩站在这十一具尸首边,阿土则看起来并不喜欢这里的景象,独自跑到了营地外的沙土地中趴着。

  荒原上有些凄厉的风从远处吹了过来,陆尘转头向火岩看去,当风吹拂动这个勇猛魁梧的蛮人头发时,陆尘看到了他眼中仍有痛苦悔恨之色,但同时也还是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这些人都是我的族人。”火岩的声音听起来十分低沉,但很清晰,“八个老人,三个女人,我都能叫出他们的名字。”说着,他指了一下那些尸体,手按胸口,垂首不语。

  陆尘等了一会,然后语气平静地道:“从这里的情况看,有很大可能黑火部族是被外敌偷袭了,但从死的人看,应该是你们部族的战士护着大部分族人离开了这里。”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后道:“我们要去找他们。”

  火岩看了他一眼,道:“为什么不会是其他部族偷袭打败了我们部族后,将所有人都掠走了?”

  陆尘摇摇头,道:“以你平时的目光和冷静,不会想不出这里面的道理的,现在只是心乱了。黑火部族的战士勇猛强悍,至少在我看来,绝没有怯弱畏死之人,如果真到了那种地步,今天在这里的尸首就一定要多上十倍。”

  火岩闭上眼睛沉默良久,随后长出了一口气,道:“你说得对。”

  他凝视着陆尘,沉声说道:“看来我找你来当祭司,果然是再正确不过的事了。”

  陆尘笑了笑,道:“我说了,这些都不是什么隐蔽艰难的事,换了你平时也能看得出来,只是现在关心则乱罢了。”

  火岩紧紧握了一下拳头,又看了一眼地下那些尸首,默默垂头,口中说了几句,然后霍然转身向营地外走去,口中同时道:“走吧,我们去追他们。”

  陆尘跟了过去,而在营地之外的阿土,此刻则是忽然站起,舒展了一下身子后,猛然对着广阔的天穹上仰天长啸了一声。

  狼嚎之声凄厉飘散,回荡在这片冷酷而荒凉的荒原上。(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17-02-06 04:22:04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535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