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藏身之地

第三百一十一章 藏身之地

  走出营地的时候,火岩问了一下陆尘在巫术中可有办法能够找到如今去向不明的族人,陆尘理所当然地摇头否认了,同时心中对这些蛮族人在巫法上的不可思议的迷信又有了新的感受。

  不过看起来火岩似乎也对此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只是抱着侥幸问上一句罢了,在得到陆尘的回答后,他便紧皱眉头观察四周,沉思一会后,却是带着陆尘向某个方向走去。

  “你心里有数了?”陆尘有些诧异,在他身边问了一句。

  火岩欲言又止,苦笑了一下,道:“在荒原北边生存不易,一般每个部族都会私下留一点退路。在这边前面就有这么一处地方,现在先过去看看再说。”

  陆尘点了点头,心中稍定,既然有这种后手留着,那么黑火部族大部分人想必逃出生天的可能性也是极大。虽然他心里对这个部族并没有什么深厚感情,但不管怎么说,眼下还是希望黑火部族好的。不然,这才一接受所谓火神恩赐来当部族祭司了,结果整个部族直接被人灭掉,实在是让人尴尬。

  不再纠结此事,陆尘很快便想到了另一个紧要问题,他看了一眼火岩,低声道:“能看得出偷袭的敌人是谁吗?”

  火岩身子顿了一下,眼中掠过一丝愤怒之色,但随后却是摇了摇头。

  不过在沉默片刻后,火岩还是说道:“不外乎就是这片土地上的其他几个部族,雷蜥、神木、鬼狐,还有前些日子被我们打败的山灵族。”

  陆尘皱了皱眉,道:“山灵族那天受到重创,祭司也死了,感觉不太可能。不过他们有无能力且不说,至少山灵部族回头过来报复可以说得通,但那天跟你们一起联合与山灵族作战的三个部族,你居然也不相信他们?”

  火岩冷笑了一声,面上有森冷之色,道:“都是在这片不毛之地上混的,谁还能信得过谁?若是有机会,谁背后插谁一刀都不会有半点迟疑的。”

  陆尘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

  在前往黑火部族那个隐秘藏身之地的路上,逐渐冷静下来的火岩顺便对陆尘这个未来的黑火部族祭司介绍了一下黑火部族所在的这片土地上的情况。

  正如他之前所说的,因为这里是南疆荒原上最荒凉、环境也最严苛的地方,所以生活在这里的几个部族彼此之间的关系都十分微妙,部族间的战争冲突时有发生。

  加上原来的山灵族,这里的五个部族中,黑火部族一直处于中等位置,不算最强,但也不算最弱,不过相比起多年前曾经风光无限的过往历史,如今的黑火族人当然是不肖到了极点,也让火岩这种心怀先祖的蛮人们心情郁闷和感到耻辱。

  五个部族间的实力有强有弱,但总体上来说,相差并不算太大,否则的话,如果真有某个部族特别弱小,早就被人吞掉了。

  而一旦发生如果某个部族突然强大起来,比如不久前的山灵族,那么其他的部族就会群起而攻之,也算是一种诡异而危险的平衡。

  陆尘对这些情况问得十分详细,随即一路上若有所思。

  两人带着阿土一路走去,大概过了半天路程后,却是来到了一处荒漠中难得一见的绿洲边。

  不过这绿洲看起来极小,水源不多,周围的林木也看起来不甚茂盛,一副随时都可能干涸的样子。在这个小绿洲的周围也没有人,只有偶然会看到一两只孤独的妖兽从远处荒漠中跑来,大概也是去那边喝几口水的。

  陆尘向那绿洲看了两眼,有些疑惑,因为不管怎么看,这小小的绿洲虽然能够提供一些水源,但似乎不像是能隐藏黑火部族那么多人口的地方。

  果然,火岩并没有直接走进这个小绿洲,而是从外头绕了一圈走到了绿洲背后。那边有五六个连在一起的沙丘,看起来就像是一堵高低不平的沙墙,还有一些突兀的岩石被沙子掩埋着,只有一部分露出地面。

  陆尘跟着火岩走到沙丘后头,然后看着他一路走到沙丘背面下方一块大石头旁,左手一伸插入沙子中,片刻后猛地拉开,只听哗啦啦一阵轻响,沙土流动,同时一块石板被他打开了,露出了一个黑洞。

  陆尘下意识地往前走了一步,同时心里也是掠过一句腹诽,心想,这黑火部族到底是崇拜火神还是土地之神啊,天天都喜欢往地下打洞……

  看着那黑洞洞的洞口,还不等他们上前下去有所动作,便听到那洞内猛地传来几声愤怒的咒骂声,几道寒光掠过,片刻后便跳出了两个身影,怒吼着向火岩和陆尘挥刀砍了过来。

  陆尘退后两步,让了开去,倒也没有还手的意思,这种事情有火岩在,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搞定。

  果然,前方火岩避开了那砍下的刀斧,大声喝道:“住手,是我!”

  那边原本气势汹汹杀气满盈的两个蛮族战士闻声都是身子一震,随即眼中露出惊喜之色地看着火岩,齐声呐喊,几乎是一起扑了上来,抱住了火岩大声吼了几句,神情极为激动兴奋。

  火岩也是十分欢喜高兴,毕竟这一趟没扑空,而且既然此地有人,想必其他族人很可能也在这里,就没有出大事了。

  话虽如此,他还是要亲口问出来,一把抓住身边的一个蛮人,火岩便急声问道:“黑牛,其他人呢,他们没出事吧?”

  被他叫做黑牛的蛮人战士连连点头,指了一下洞口道:“族里的人都在里面躲着,暂时都没事。”说着他脸色忽然掠过一丝黯然,道:“但是当时在营地那里,我们来不及救人,有死了好几个……对不住,火岩,你不在的时候,我们都没守护好部族。”

  火岩用力拍了拍黑牛的肩膀,沉声道:“不怪你,走,带我进去看看。”

  黑牛连忙答应,刚走迈步,忽然脸上露出惊愕之色,却是直到这时才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陆尘和阿土,并且看着陆尘面色十分淡定从容地走了过来,与火岩并肩一起向那个洞口走去。

  而在陆尘的手上,那根比之前长了一半,同时变得完整的火神杖,正拿在他的手上。

  正当黑牛有些发怔的时候,只听前方忽然传来一个声音,不是火岩,却是那个人族的男子,对他问了一句话,道:“这次偷袭部族的敌人是谁,知道吗?”

  黑牛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看起来神情有些古怪,但与此同时,火岩有些威严的声音再度传来,道:“说,陆尘他现在就是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是至高无上的火神所派来的使者!”

  “火神使者!”

  “祭司!”

  包括黑牛在内的两个蛮人战士顿时都惊呆了,看起来都有些不敢相信,但火岩平日里威望极高,他们也不敢轻易质疑他,只得一路上神情古怪地跟在后头,直到陆尘又问了一次后,他们才如同从梦中惊醒一般,回答道:“是神木部族干的。”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61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