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二章 拦路虎

第三百一十二章 拦路虎

  “神木族?”

  火岩与陆尘对视了一眼,都没有说什么。

  两人走入了洞穴里面,经过一段狭窄的通道,前方便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块十分阔大的洞穴,同时有几个火把点燃着,却不让人觉得憋闷,显然是另有通畅的出风口。

  黑火部族的大部分人如今都聚集在这里,听到脚步声,有人转头看来,第一眼就看到了身材魁梧高大的火岩,顿时惊喜地叫喊出来。

  这动向迅速地惊动了其他人,特别是人群中那些身材高大强壮、孔武有力的蛮族战士们,更是纷纷围了过来,面上都有惊喜之色。

  火岩一路走过去,与这些战士撞胸拍掌,声音低沉雄浑,周围人纷纷对他都表示出臣服敬意。

  陆尘在一旁看得真切,能够感觉到火岩在这个部族中确实是拥有着极大的威望。而之前黑火部族被神木偷袭,虽然吃了大亏,连营地都丢了,但一路退回这里,部族人口并没有伤到元气,精壮的战士更是几乎都没死。这等情况下,如果那天火岩也在部族中的话,有他指挥统领,只怕这胜负还真不好说。

  而这个念头和想法显然也并不是陆尘一人独有,在那些蛮族战士中有不少人都在火岩经过身边时对他说起了这事,脸上皆有愤怒与不甘之色。

  火岩则是默默点头,但并没有多说什么,就是这样一直向前走去。

  而一直跟在火岩身后的陆尘同样吸引了许多人奇异的目光,不过在经过上次来到黑火部族营地的事情后,这些蛮族人再看陆尘的眼神还是缓和了不少。

  走过人群,来到洞穴深处,只见人群背后走过来两个人,正是火岩的两个亲人,他儿子火鹰搀扶着现在黑火部族的族长,也是他的父亲火虎。

  “阿爹。”火岩走到火虎的面前,叫了一声。

  火虎打量了儿子一下,面上掠过一丝欣慰之色,点头道:“回来就好。”

  说着,他的目光扫过火岩背后,在看到了陆尘以及他手中拿着的那根完好的火神杖时,似乎怔了一下,眼底深处也同时掠过了一丝阴霾。

  ※※※

  火岩的归来让黑火部族的人们欣喜兴奋,族里的气氛明显也高涨了不少,许多人都将目光投到这边,虽然并没有大喊大叫,但还是有十分强烈和明显的期望。

  至于这种期望是什么,那就不言而喻了。

  不过不管什么事,最后还是要族里的几位核心人物坐下来商量,基本上也就是火岩这一家子人了。

  作为族长的特权之一,火虎在这地下洞穴中占据了一块最好也最干燥的地方,旁边人自动让开了一段距离,在火鹰的搀扶下火虎重新坐下,看起来似乎有些气喘。

  火岩皱了皱眉,在他们二人面前也坐了下来,看着父亲面上有一丝担忧之色,道:“阿爹,你没事吧?”

  火虎强笑了一下,道:“那天逃命时累了一阵,现在已经好多了。”

  随后,他的目光看向在火岩身边,似乎不顾忌周围黑火族人们惊诧而复杂的目光,径直在火岩身边坐了下来,堂而皇之地加入到这场黑火部族最高核心谈话中的陆尘。

  火虎的脸色有些不快,但火岩却似乎视而不见,而且对陆尘的坐下也感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不过这样一来,却是触怒了另一位脾气有些暴躁的少年。火鹰“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怒道:“这个该死的人族凭什么坐在这里,信不信我一刀杀了你?”

  陆尘面色淡淡,脸色无喜无悲,只是扫了这个愤怒的蛮族少年一眼,没有说话。

  而坐在陆尘身旁的火焰则是脸色一沉,沉声道:“火鹰,坐下!”

  火鹰看起来对这个父亲还是有几分畏惧的,闻言虽然怒气不减,但还是恨恨地坐了下来,但还是紧靠在爷爷火虎身边,却是隐隐有种与父亲火岩对峙的感觉。

  火虎则是冷冷地看着对面这两个人,一个蛮人一个人族,就这样坐在一起,仿佛亲密无间泰然自若的样子,让他感觉到格外的刺眼。

  “怎么回事,说说吧?”他看着火岩说道。

  火岩也不绕弯子,直截了当地说道:“这些天我是带陆尘去了火神祭坛,在祭坛圣地中,陆尘已经得到了火神的承认与恩赐,获得了神明传承的强大力量。如今,他就是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日后将指引我们部族重新崛起和强大!”

  他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这一番话朗朗说来,除了面色大变的火虎、火鹰爷孙,在周围不少都在关注这里的黑火部族的蛮人也同时听到了,顿时一片哗然之声。

  人人面上都有惊愕诧异的表情,显然一时间都难以接受这个结果。

  “不可能!”火鹰又是第一个怒吼出声,再度霍然站起。

  火岩也是随即站起,但他并没有对自己身前的这个儿子有所动作,只是看了他一眼后,随即转身环顾四周,迎着众多族人的目光,朗声说道:“断裂失散已久的神器火神杖,如今已经在陆尘手中再度合而为一,就是火神承认他的最好证据!”

  又是一阵喧嚣吵闹,意见斑驳纷杂,但很快的又平静下来,大多数的黑火族人面上仍有惊讶难以置信的神色,但在望向陆尘时的目光则终究还是比之前多了几分莫名的亲近。

  那就是至高无上的火神所选择的人么……

  仿佛也是应对着火岩的话,那根火神杖忽然闪烁明亮起来,一股耀眼的光华从杖身上亮起,就像是太阳般光彩炫目,令人望之而生敬畏之心。

  片刻之后,忽地从耀眼光华中猛然腾起一团焰火,冲上半空,熊熊燃烧,整座洞窟中的人们都感觉到一股热浪瞬间扑面而来,而其中所蕴含的那股古老的气息,更是强大到让人颤抖。

  瞬间,在根深蒂固的崇拜和敬畏之心下,几乎大部分的黑火部族族人都跪下了,他们热泪盈眶,行着大礼,欢呼赞叹着赞美火神。

  而火虎与火鹰则是面露惊愕之色,没有跪下,但也没有再出言指责。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火岩看起来脸色有些古怪,目光看了那火神杖一眼后,似乎欲言又止。

  这一场谈话并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就因为火神杖的大放光芒而结束了,虽然陆尘的身份有些奇特,但在黑火部族里,火神是压倒一切的力量,更不用说还有一个深负众望的战士首领火岩为其背书了。

  也就是从这一天开始,陆尘算是正式在黑火部族中登场了。

  不过在离开那里的时候,火岩与陆尘并肩走开时,趁着附近没人时候,火岩却是压低声音对陆尘问道:“我说,火神传承下来的力量,最强大的不是那种黑火吗?”

  陆尘笑着看着左右,脸色不变,口中同样压低了声音道:“你说的对。”

  “那你为什么突然搞了那种华而不实的白光?”

  “因为用这种骗这些笨蛋最合适了,你用黑火,他们还不一定懂呢。”陆尘这般说道。

  火岩大怒,但随即脸色微僵,却是沉默了下来,半晌之后摇摇头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

  ※※※

  火岩回归部族之后,黑火部族里的许多人便像是突然有了主心骨一般,情绪高涨起来。

  这一点在那些蛮族战士中表现得格外明显,有不少人都感觉到了,其中就包括族长火虎。

  而火岩既然回来,当务之急自然就是要了解之前被神木部族偷袭的事情,以及该做出什么回应。其实真要说起来,这后者回应一事最关键的人应该是族长才对,但黑火部族中的气氛似乎还是有一些微妙,火岩问得理所当然,旁边人也没有异议。

  这件事的起始、经过很快就摆到了火岩和陆尘的面前,事情也不复杂,情形就是,某一天神木部族突然就趁着天黑偷袭了黑火营地。事前毫无征兆,两个部族间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冲突,黑火部族的人完全想不到神木族会来这一手,所以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在荒原五族中,黑火部族的战士水准向来是属于最强的那个层次的,只是部族人数不是最多,这整体实力才算是中游;而神木部族人不少,但战士的战力却比不上黑火部族,所以这一仗打下来,虽然黑火部族败走,但实际上人员受损并不大。不过到底是丢了老巢营地,还是很丢脸的事。

  火岩是沉着脸听完这些事的,禀告这些事情的部族战士有好几个,之前陆尘曾见过的铁熊,以及刚才在通道外头见过的黑牛都在其中。看他们与火岩的亲近神色,显然是火岩的心腹。

  火岩听完之后,冷着脸看着这几个人,这些身材强悍的蛮族战士面面相觑,一个个神色有些尴尬。

  火岩冷哼了一声,道:“神木族那边的战士都是废物,你们居然被那些废物赶到了这里,在安定之后,为什么不冲回去给老子砍死他们?”

  那个身材异常魁梧雄壮的铁熊抬了抬眼,道:“我们也想过的。”

  “嗯?”却是旁边的陆尘插了一句,平静地问道,“听你的意思,是有人拦着你们,不让你们去报仇?”

  铁熊撇了撇嘴,看了陆尘一眼后,道:“是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690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