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复仇

第三百一十四章 复仇

  “什么手段?”火岩的眼神中露出几分疑惑之色,看着陆尘似乎有些怀疑的样子。

  陆尘也没有隐瞒他的意思,招招手让他来到自己身边,然后两个人窃窃私语了一会。

  随后火岩的脸色就变了,看起来显得异常难看,摇头道:“这样不行。”

  陆尘道:“为什么?”

  火岩道:“你是人族,不了解我们荒原蛮族的习俗,以前从没有人这样做过。”

  陆尘淡淡地道:“以前也从没有一个部族衰弱到这种地步时,还梦想着恢复祖先那般强盛的荣光吧?”

  火岩顿时窒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陆尘看着他说道:“你要我帮你,我答应了,就一定尽心尽力。眼下黑火部族情况如此,要想复兴何其艰难,选择一些少见手段,走一些新路也是在所难免的。”

  火岩却还是没有点头答应,只是背靠着石壁坐在陆尘身边。

  从远处不时有目光扫向这两个人,只见一个是身材魁梧凶悍无比的蛮人,一个则是内敛阴沉神色漠然的人族,外表上天差地别,但不知为何这两个人坐在一起的时候,竟有种奇异的和谐感。

  过了一会儿后,火岩沉声道:“难道就没有其他法子吗?”

  陆尘道:“其他的办法,倒也不是真的没有……”

  火岩顿时精神一振,道:“说来听听。”

  陆尘道:“那就是按你们这片荒原上部族间的规矩来,沉潜发展,生儿育女,一年一年、一战一战慢慢来,有我帮忙,对付这些小部族大概是没问题的,基本都能打败。不过黑火部族就这点人口,死一个少一人的,就算给你再大的地盘,你也没人去看守不是?所以我想,等个三五十年,部族人口多了,黑火部族就能掌控北方边境荒原这一片了。”

  “再然后呢,你还有雄心壮志要恢复先祖最强盛时的荣耀?”陆尘看着火岩淡淡地道,“按照你对我说的情况,南边的地盘胜过此地百倍,那些最强盛的部族人口几乎都在黑火部族十倍以上。那要怎么办?”

  “接着生呗,大概等个一两百年,如果火神庇佑没有什么天灾*,没有什么部族攻打,一切都完美无憾没有差错的情况下,部族人口多了,战士多到能跟那些大部族一战的时候,或许那时可以一争长短。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人应该都不在了吧?”陆尘接着自问自答地描述着黑火部族美好的愿景。

  火岩原本听得还微微点头,但越听到后面,脸色就开始变得越难看,听到最后那“一二百年”几个字眼后,更是整张脸都黑了下来。

  陆尘看着他笑了笑,道:“不痛快了,是吧?不愿意了,是吧?”

  接着,他故意指了火岩一下,道:“你看,虽然你是蛮人我是人族,但是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样的。你有雄心壮志,你要建功立业,你要成为黑火部族千古传颂的英雄,凭什么要给别人做垫脚石?真要那样,谁还会记得你?”

  “而且就算你愿意,我也不干。”陆尘最后淡淡地说道,“我是打算要活着回北方的,真要这么干耗,死在这里,我们现在就直接翻脸好了。”

  ※※※

  深夜时分,乌云遮蔽星辰,荒凉的原野上,一队人马悄无声息地趁着夜色前行。

  火岩和陆尘走在这一队凶悍的蛮人战士队伍最前方,而在他们前头更远处,那片深邃的夜色里,还有一团黑色的阴影在夜色中悄无声息地移动着,两只闪烁着幽绿的光芒在阴影中闪闪发光。

  那是黑狼阿土。

  火岩看着前头那团动作异常敏捷的黑影,在黑暗中的脸色有些复杂,过了一会对陆尘道:“你这只妖兽好像有些与众不同。”

  陆尘这一次出来,身上的服饰却是与之前不太一样了,原本的衣物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通体玄黑、样式古老的黑袍,甚至就连头部都有一个兜帽遮住大半,看起来有些奇怪。他听到火岩的话语后,顺口道:“嗯?哪里不同?”

  火岩摇摇头,道:“太通人性了,普通的妖兽根本没法做到这一点,倒是以前,我听族里的老人说过,在那些大部族中好像有类似这样的奇异妖兽。”

  陆尘目光闪了闪,问道:“大部族里的是什么妖兽?”

  火岩想了想,道:“说不清楚,我其实也没亲眼见过。不过听说那些特别强大、特别通人性有灵性的妖兽,通常都是在最厉害的萨满尊者手下,一般人都称之为圣兽。”

  陆尘的脚步微微顿了一下,随后道:“阿土要是真是圣兽就好了。”

  火岩呵呵一笑,道:“是啊。”

  陆尘随即岔开了话题,指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黑袍,道:“我一定要穿你们这件衣服吗?”

  火岩立刻点头,道:“是的,这是我们黑火部族祖上流传下来的唯一一件祭司衣袍了,这是部族的规矩!”

  “规矩……”陆尘看了他一眼,道:“出来时候说的那件事,你想好了?”

  火岩沉默片刻,道:“想好了,就按你说的做吧。不过在那之前,我们至少还是要先打赢这一战。”

  陆尘脸上神情似笑非笑,点点头,道:“放心吧。”

  火岩似乎也觉得有些尴尬,干咳一声后道:“我觉得神木部族那边,偷袭我们之后未伤根本,他们这些日子里应该会有防备的。”

  陆尘道:“我也觉得他们应该是有这份戒备之心的,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他们也不可能天天都紧张防备,总会稍微松懈几分;而且我们今夜之战,不靠偷袭也能赢的。”

  火岩深吸了一口气,道:“为何你总是如此有信心?”

  陆尘咧嘴一笑,道:“难道你不信火神在庇佑着你们?”

  “呃……我信!”火岩明显地窒了一下,最后闷声闷气地应了一句。

  ※※※

  这一次长途夜袭,黑火部族并没有派出全部的战士,但是能出来的这些人几乎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勇悍战士,可以说是黑火部族至今为止最强的战力也不为过了。

  经历过上一次被人偷袭部族营地落荒而逃的耻辱,这些黑火战士们个个摩拳擦掌,战意昂扬,丝毫没有对即将深入神木部族的老巢而有畏惧感。

  倒是有不少人的目光时不时地扫过最前方的两个身影,看到火岩时是敬重、信赖,而看到陆尘时,则是复杂中带着一丝怀疑的神色。

  在出发之前,陆尘就已经让火岩将这些战士都聚集到了一起,然后他做了一些部族祭司该做的活。

  只是他一个人族在那边装神弄鬼的,让这些黑火部族的战士似乎都并没有什么安全感,至少是没怎么感觉到火神本该透过祭司所传达的那种强盛的战意和强大的力量。

  这个事情让大家都有些不安,不过陆尘倒不怎么在意,反正他原本也是瞎搞糊弄一下这些面容凶恶但头脑简单的家伙,就这,也还是火岩强烈要求之后他不得已才做的。

  按照火岩的说法,蛮人部族中没有祭司就算了,但只要有祭司存在,但凡出征祭祀这种大事,必定是要请祭司做法的,不然举族上下都不能心安。

  不过这样做的后果之一就是,好像大家都没怎么感觉到传说中的先祖力量啊?

  按理说,传说中有祭司在的时候不应该是先祖灵力普照众人吗?

  还是说,这人族的祭司跟蛮族的先祖说不到一块,结果黑火先祖们干脆就不理这茬了?

  陆尘对此泰然自若,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黑火部族的战士们更是面面相觑后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那是火神使者,是部族祭司,而且黑火部族已经失去祭司几百年了,当初具体什么情况大家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万一……自己想错了呢?

  总之,这样一支队伍就这么糊里糊涂地杀了出来,虽然有些不安,但战意仍然算是高涨地杀向了神木部族的老巢营地。

  也不知这样前行了多久,直到前方阿土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身影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发出了几声低沉的嚎叫声后,黑火部族的队伍才忽然停下。

  前方远处,一片营地在天穹之下的大地上出现了,那些房屋若隐若现,还有一些火把在黑暗中移动燃烧着,发出光芒,应该就是神木部族守夜的战士。

  火岩转头看了陆尘一眼,随即双手往两侧挥动一下,片刻之后,跟在他们身后的所有黑火部族的战士都悄无声息地分散开,形成一长排队列,静静地潜伏在夜色里,然后拔出了各自的刀刃。

  夜色寂静无声,杀气凝聚如霜,仿佛寒彻心间。

  而陆尘则是望着远方的那片部族阴影,深深地呼吸了一下。

  片刻,一道黑色的阴影走到了陆尘的身旁,是阿土如鬼魅般出现。它幽绿的眼神里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露出了一丝少见的冰冷而嗜血的情绪。

  黑袍之下,陆尘缓缓伸起手臂,一股无形的气浪波纹忽然在他胸前泛起,片刻之后,火神杖出现在他的手间。

  他执杖,向前,指向那片神木部族的营地。

  那一刻,荒原之上忽然起风了。

  冷风吹过,似沉眠多年的恶魔终于再次醒来,在黑暗的天穹中,凝视着下方的生灵,露出了狰狞而沉默的狞笑。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800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