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选择

第三百一十六章 选择

  火本是世间光明之源,是照亮黑暗之物,是温暖,是希望,是万物生机之初始,哪怕当那火焰熊熊燃烧时,它也是热烈的、明亮的、灼热的。

  而如果有一天,当那火焰都变作黑色,不再光明不再热切,甚至连温度都冰冷时,又会怎么样?

  这一天,荒原北方的神木部族里的蛮人们,就看到了那个结果。

  黑暗席卷了天地,沉沉压来,带着如传说中恶魔的气息包围了整个部族营地,然后在凄厉的夜风呼啸声里,在那深邃无边的黑暗深处,仿佛凝固了一般的阴影中,突然有什么诡异的东西扭曲着、摇动着,然后从黑暗中慢慢成形,扭动着踏了出来。

  那是一个全身一片深黑色的怪物,既不是凶猛无比的妖兽,也不是如石头傀儡那样的东西,看过去它高达数十丈,勉强可算人形,却有四头八臂,每张面孔皆有不同,却无不是狰狞凶恶之象,如同恶鬼一般。

  那诡异的恶魔一旦踏出黑暗,顿时整座神木部族的营地里一片肃杀、死寂,非但神木部族的人们都是惊恐万状地向后退去,就是黑火部族那些被巫术魔化的战士们也都是大吃一惊。

  只有人群之中的火岩在身躯震动后,双眼里猛然掠过狂喜的光芒,与其他那些部族战士相比,他从小就作为部族的接班人在培养,自然对黑火部族以前的历史和事情知道得更多。

  眼前这可怕而恐怖的怪物,正是黑火部族千载之前最强盛时代中,曾经被强大无比的萨满所召唤出来的一种恐怖魔物,名叫“影魔”。

  影魔在性质上其实类似于当初山灵族那个祭司所召唤出来的石头傀儡,但无论在战力还是凶残程度上,都远远胜过了石头傀儡,是南疆荒原有史以来巫术召唤生物中,最可怕的几种之一。

  火岩从未想过6尘这个人族,看起来才刚刚得到火神传承不久,道行、实力似乎也不算太强,但不知为何,他竟然能够突然召唤出如此强大的影魔。难怪在此番开战之前,这个人族男子一直抱着难以置信的坚定信心。

  一念及此,火岩只觉得全身热血沸腾,仿佛在瞬间似乎真的看到了部族复兴的希望,猛地回头,对着前方的敌人,怒吼一声,挥舞着巨斧狂奔而上,一路杀戮而过。

  这一下顿时提醒了周围的战友,于是一个个黑火部族的战士怒吼连连,纷纷杀伤,顿时血流成河,将这个神木部族的营地化作了如炼狱般的恐怖所在。

  而与此同时,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个影魔所吸引过去的时候,半空中那片黑色的阴影则是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在神木部族的营地外落到地上。

  黑暗中,6尘双脚才一沾地,便猛地觉得双脚一软,一个踉跄向前扑去,险些摔倒在地上。幸好这个时候从黑暗中猛地窜出一道黑影,正是黑狼阿土,直接用自己的背膀撑住了6尘。

  火神杖“啪”的一声,掉在黄土地上,6尘趴在阿土的身上,脸色煞白,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过了好一会好像才缓过气来,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阿土有些担忧地回头望着6尘,口里低低叫了一声。

  6尘对它勉强笑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喘息了几下后,才开口说道:“这见鬼的巫术,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稍微厉害一点的巫法施展出来,都跟要人命似的……”

  阿土巨大的脑袋靠了过来,在他胸口蹭了蹭,但似乎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过了片刻后,就在6尘身边趴了下来。

  6尘望着这只黑狼,眼神中掠过一丝温暖,伸手轻轻摸了摸它的脑袋,又抬头向下方战场看了一眼。

  在恐怖无比的影魔加入战场之后,神木部族原本还在拼死抵抗的局面顿时瞬间崩溃,几乎没有人可以在这恐怖的恶魔面前抵挡,特别是在几个最强大最勇敢的神木部族战士冲上前后却被一掌抓住,然后在所有人的面前被硬生生撕裂杀死后,所有神木部族的蛮人们看起来都彻底崩溃了。

  再也没有人胆敢抵抗,所有人都在惊恐万状地逃跑,这场战斗的结果已经完全确定了,剩下的只是结束的时间迟早问题。

  6尘收回了眼光,趁着周围无人,就那样随意地靠在阿土的背上,嘴里嘟囔了一声,然后低声道:“这哪里是火神,明明就是死神恶鬼啊。”

  ※※※

  黑火部族对神木部族的这一场突袭,在夜间就已经完全取得了胜利,不过最后的战斗一直是到天亮时分才结束的。这其中在后期阶段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厮杀战斗了,更多的反而是围追堵截恐惧得近乎狂的神木族人。

  影魔在战事大局已定不久后就消失不见了,说实话,这个恐怖的恶魔其实真正所杀的人并不算太多,但是那股震慑人心的力量却是无与伦比的,也是影响战局决定性的力量。

  而当天亮的时候,以火岩为的众多黑火部族蛮人战士身上被巫术加持魔化的状态也结束了,一个个都变回了原本正常的模样。不过就算如此,已经完全被击溃的神木部族也无力再做出任何反抗了。

  与之前黑火部族被偷袭的那次不同,神木部族这一次可谓是受到了重创,部族营地中一片狼藉,血流成河,随处都可以看见尸体、断肢。

  而在剩下的人中,并没有逃走太多,事实上,大部分还活着的神木部族的人都被黑火部族的战士截下来了。

  天亮后的第一缕阳光落下时,还残存的神木部族的蛮人都被聚集在营地的一角空地上,在他们的周围全部都是凶神恶煞般的黑火蛮人战士,他们的眼神凶恶,他们手中的刀斧血迹未干。

  而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就是血海滔滔的屠杀之地,不知有多少性命就消失在了那里。原本兴盛的一个部族营地此刻已然将成废墟,屋倒墙塌,不少地方还有火焰焚烧的残迹。

  晨风中有让人闻之欲吐的浓烈的血腥气,而在部族营地的上空,已经有好几只闻到血腥味的秃鹫和一大群乌鸦在空中盘旋着,叫喊着。

  也就是在这样如同地狱般的情景中,一身黑袍连头脸都隐藏在深深兜帽里的6尘,带着跟随在他身边的那只巨大黑狼阿土,缓缓走进了这个已经沦陷的部族营地。

  黑袍似乎挡住了所有的光线,哪怕现在是白天,也没有人能看清这个人族男子的脸庞,倒是在他身边的阿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凶恶的巨兽外表完美地衬托出了这个可怕祭司的气势。

  黑火部族所有的战士,眼中再没有任何怀疑之色,每个人哪怕是最凶猛最强悍的战士,此刻在这个黑袍祭司面前都满怀敬畏之意,恭恭敬敬地让开了道路。

  6尘沉默地向前走去,将周围的一切敬畏、恐惧都泰然处之,在他的脚下踏过了鲜血汇聚的河流,然后在这条路上踩出了一个个鲜红而可怖的血脚印,一直延伸到那些神木部族的俘虏之前。

  “祭司、是祭司……”

  惊恐的、细小的声音从俘虏人群中传了出来,神木部族被俘虏的人群里有许多妇孺老人,也有不少成年男子,甚至就连神木部族的族长居然也还没死,只是断了一只手臂,作为与其他族人有所区别的待遇,他被格外多绑了一根绳子然后粗暴地丢在人群的前头。

  此刻他瞪大了眼睛,睚眦欲裂般地等着这个黑袍祭司,面上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不过无论是6尘,还是其他的黑火部族战士,都没人去理会他。

  火岩站在人群的前方,一路看着6尘走了过来,然后他大步走上前,伸出双手,用力地握了一下6尘的手臂,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

  “赢了!”他说道,“这一战我们赢了!”

  6尘微微抬起头,在黑色兜帽的阴影中笑了一下,然后低声道:“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么,会赢的。”

  ※※※

  “开始吧。”

  一身黑袍的6尘对火岩说道。

  跟在火岩身边站得最近的人,就是火岩最亲信的两个心腹战士,一个是铁熊一个是黑牛,此刻都转头向火岩看去,看起来有些不太明白6尘的意思,不过经过这一场战斗后,哪怕是他们如此强悍的战士,对6尘也充满了敬畏。

  火岩犹豫了一下,低声道:“我还是觉得很难,我们蛮族人,宁可死去,也不会背叛先祖的。”

  旁边的铁熊和黑牛顿时为之动容,一脸惊愕之色,而6尘的兜帽微微动了一下后,却似乎并不在意,只是有些随意地道:“试试看吧。”

  “好吧。”火岩看起来终于像是下了决心,然后转身向那些神木部族的俘虏走去。

  而6尘则是转过身子,似乎对接下来的事并不上心,反而是在目光扫过这一片血腥狼藉的战场后,忽然“咦”了一声,像是现了什么,然后向着不远处的部族营地正中心走去。

  那里有个像是供奉部族先祖的石坛,此刻大半损毁了,但是在那乱石堆里,在鲜血淋淋撒过的地方,6尘的目光却落在了其中某一件东西上。

  那是一件看起来残破而古老的白骨面具。

  与此同时,火岩的声音从他身后传了过来,沉稳而响亮,回荡在这个部族上空。

  “你们现在,有两条路可以选……”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5901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