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一十九章 归程

第三百一十九章 归程

  南疆荒原上千百年来岁月流逝,无数的部族兴起衰弱,无数的人活过又死去,唯一永恒不变的也许只有那苍凉的大地与无尽的风沙了。

  时间太久,目光看得太远,便会让人变得麻木,过往那些灭亡的族、死去的人就不再会有让人动容的力量,它们被淹没于过往岁月的长河里,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中,被大多数人们所轻而易举地忘记。就算还有些人记得它们,又或是从某些古籍书卷上看到一鳞半爪,也只会脸色淡漠地静静翻过这一页。

  火岩是黑火部族中多年来最出色的一个蛮人,他不但拥有过人的强悍体魄和凶猛的战力,还有几乎所有族人都没有的眼光与决断。

  或许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从来就不甘于平凡,不愿被压抑在这严酷贫瘠的荒原北方,这一生都在与其他四个部族的争斗中消磨殆尽。

  他知道并记得黑火部族古老先祖的荣光,他从小最大的梦想就是让自己的部族恢复昔日的强大,而与此同时,自己将作为部族复兴的功臣将名字铭刻在部族的历史上,被千千万万无数世代的子孙所记住,所歌颂,所传扬。

  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他心中从未想过自己要去做垫脚石,会去默默无闻地奉献一生,为后世子孙谋福,去积累实力。他所要的成功,就在当下,就是这一世!

  可惜的是,火岩自己并不曾拥有过那种强大的力量,那是在南疆荒原上最强大,也是至高无上的力量——巫术。所以,当他在那一天突然看到了陆尘身上的黑火时,这个蛮人在那短短的时间里,毅然决然而令人不可思议地做出了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赌博。

  他不顾一切地将一个人族男子拖上了黑火部族的贼船,然后将部族复兴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

  为此,他曾向火神虔诚祈祷,如同过往所有时候一样,火神对此沉默不语,没有任何的回应。

  与神祗交流的特权,千百年来在南疆所有的蛮人部族里,都只是属于拥有巫术力量的萨满和祭司。

  火岩并不知道火神到底对自己的决定如何看待,但是他看得见的是,黑火部族一夜之间,灭掉了过往几乎与自己平起平坐的神木部族。这是几百年来黑火部族从未有过的辉煌胜利,这是式微多年后黑火部族令人难以想象的爆发。

  或许,这就是黑火部族重新崛起的征兆?

  与那些对前途茫然无措、又刚刚经历了灭族之痛、悲伤绝望的神木族人不同,队伍中每一个黑火部族的战士都显得异常兴奋,而作为他们的首领,火岩毫无疑问更加明白这一场大战的重要性。

  他甚至可以预想得到,当天亮以后,在几天之内神木部族被黑火部族屠灭的消息传开时,整个荒原北方地域里将会是怎样巨大的震动。

  这一场战争的影响力,甚至还要更胜过前一段时间四族围攻山灵族的那一战。

  ※※※

  黑暗的夜色中,在火把的照明下,这支队伍在前行着,除了火岩,还有那只身形巨大的黑狼阿土,就没有人胆敢靠近那位黑袍祭司的身边,不管是那些恐惧投降的俘虏,还是黑火部族的战士们。

  “你做得很好。”因为周围一圈都没有人,所以两个人反而可以更方便地说话,火岩压低了声音对陆尘说道。

  陆尘头上的兜帽动了一下,转过头来向火岩看了一眼。火光中,他的身影仿佛有点像是虚渺的影子,而覆盖在他脸上的那件白骨面具也让他看起来更加的阴森可怖。

  火岩皱了皱眉,道:“我不喜欢你戴这个面具,这不是我们部族的东西。”

  陆尘沉默了片刻,然后伸手取下了白骨面具,他那张与周围所有人都格格不入的人族脸庞重新在火岩眼前出现时,不知为何,火岩却仿佛松了一口气。

  “这很好。”他说道。

  “这一战的结果你还满意吧?”陆尘对他问道。

  火岩笑着点了点头,道:“我想不到更好的结果了。”说着他脸色微敛,又看了一眼身后那些人,低声道:“也只有这些人,我始终还是有些担心。”

  陆尘淡淡地道:“我这般做法其中的缘由,前头都跟你说过了,这也是没法子的事。你们部族式微太久,实力太弱,要想跟南边那些大部族一争长短,短时间里要见效的话,唯有剑走偏锋。”

  火岩默然,面上却仍有一丝忧色挥之不去,道:“你真的有把握?”

  陆尘目光望向前方的黑夜,过了一会后说道:“能收服多少是多少吧。至于收服不了的,始终不肯真心归顺的,就由你来处置好了。”

  火岩点了点头,脸色冷峻,带着一丝杀气,没有再说什么。

  身为一个蛮人,又是部族战士首领,见惯了血雨腥风、杀戮死亡,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心慈手软的心情。

  “对了,那个影魔你是如何能召唤出来的?”过了一会后,火岩又向陆尘问了一句,面上带着一丝惊奇和隐约的激动,“我小时候听说过这东西,那可是最厉害的几个魔物之一。”

  陆尘犹豫了一下,道:“还是那根火神杖的功劳吧。”

  “火神杖?”火岩有些不解,道,“火神杖怎么了?”

  陆尘道:“在火神祭坛里恢复原状后,你可能没感觉到,但我能察觉火神杖在合而为一后灵力大涨,而且它还有一种匪夷所思的力量,就是在施展火神这一系巫术的时候,几乎是有放大十倍力量的功效。”

  “什么?”饶是火岩这些日子里已经对吃惊有些习以为常了,但此刻仍然还是耸然动容。

  陆尘似乎也早就预料到火岩会有这样的反应,苦笑了一下,道:“就是这样,你也知道我接触并得到火神传承并没有多久,有许多巫法根本无法施展,但有了火杖神器相助,就便利了许多。这也是我敢对你夸口能对神木部族必胜的最大原因。”

  火岩长出了一口气,点头道:“原来如此。”随即他面露喜色,道:“若是如此的话,只要你接下来勤奋修炼,道行增进,再加上这根神杖的话,岂非是就连萨满……”

  后面的话他不敢再说下去了,但那话里的意思却十分的明显。

  不过陆尘却是摇了摇头,道:“我觉得这事没你想的那么好。”

  火岩顿时愕然,道:“为什么?”

  陆尘道:“我隐约觉得这种强大的功效大概是有上限的,一旦黑火力量到了某个层次,火神杖就不会再有这般强大的助益了。否则的话,你们黑火部族过往强盛时候出过多少强大的萨满和祭司,光凭这根火神杖,你们就足以推平整片南疆荒原,再北上统一世间万族了?”

  火岩缓缓点头,看起来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有理智地笑了一下,道:“你说得对。”

  “不过这么久以来,我一直有个地方想不通啊。”陆尘说道。

  “怎么了?”

  陆尘看着他,道:“既然火神杖如此强大,为何千年之前,你们黑火部族的先祖却要将它一分为二,并且还只带了一半去北方?”

  他笑了一下,似乎有些漫不经心地随口说道:“总不会你们黑火部族那个时代里的萨满或祭司,在无数蛮族人大军一起攻入北方时,心里却是认定了这一战必败无疑,所以偷偷将这火神杖留了下来,给你们黑火部族留下一点火种吧?”

  火岩先是一呆,随即失笑,道:“那怎么可能。”

  陆尘也笑了起来,道:“对啊,这不可能的,所以说一直想不通啊。”

  火岩耸耸肩,道:“那就别想了,呃,你看前面,再走一段路,大概就能看到我们部族的营地了,阿爹他们现在应该都等我们等急了吧。”

  陆尘的双眼微微眯了一下,道:“回去看看吧,还不知道他们看到这些神木族人时,会有什么想法呢?”

  火岩脸色僵了一下,没有说话。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18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