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章 争执

第三百二十章 争执

  当火岩带着这支取得前所未有大胜的队伍回到黑火部族营地时,早已等候多时并心怀忐忑的族人们顿时一片欢呼雀跃,整个黑火部族好像都沸腾起来一样。从那个隐秘的绿洲密洞回到这个营地后,他们最担心的当然就是远行出征作战的亲人。

  就算蛮族人野蛮凶悍充满野性,但他们仍然也有亲情人性,比如神木部族投降的那许多人中,就有许多蛮族战士本来宁死不降的,但在部族确定灭亡的前提下,在陆尘冷酷地用家人的命运来威胁的时候,他们最后还是屈服了。

  当然,也有可能其中的某些人,在心灵上其实早有求生之意,只是在神祗与先祖的面前没有借口,而陆尘恰到好处地将这个几乎完美的借口送到眼前时,就能让他们可以有些屈辱却又安心地活下来。

  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样,每个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会知道,也只有他们自己心中才会明白了。

  黑火的战士们一举将歼灭神木灭族的辉煌战绩随着战士们的回归瞬间传遍了整个黑火营地,巨大的喜悦顿时包围了整个部族,不过很快的,当人们看到在黑火战士们的身后跟随而来的那些拖家带口的神木部族俘虏后都是吃了一惊,而当他们听说在黑袍祭司的主导下,这些神木部族的蛮人即将成为黑火部族的一部分时,顿时,整个营地又像炸开了锅一样,一片哗然。

  一次性吞并其他部族这么多人,对被亡族的神木族人来说当然不舒服,但是对胜利者一方的黑火部族来说,其实也是前所未有的大事。多少年来,南疆荒原上的蛮族人都早已熟悉并习惯了原本的规矩,在他们的想法中,崇拜神祗和敬畏先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人会想过背叛这些,然后加入到另一个部族中去。

  当然了,有这种想法的人现在看起来,或许也只是没有遇到神木族人所遇到的那种绝望境地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这种事还是让大部分黑火部族的蛮人们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不过在营地中并没有人胆敢直接开口反驳呵斥。原因很简单,做这件事的除了那个神秘可怕的黑袍祭司外,领头的还有威望极高的战士首领火岩,而且众多的黑火蛮人都很快发现,这一次跟随者火岩出征的那些最精锐最强大的部族战士们,那些可以说是黑火部族最根本的武力所在的蛮人们,似乎对此都并无异议。

  非但如此,当那种奇异的气氛传开之后,几乎所有的那些黑火战士,都有意无意地站在了火岩和那位黑袍祭司的身后。

  是的,除了火岩之外,还有那位黑袍祭司,每一个黑火战士望向那个黑色身影时的目光和眼神,仿佛都带着从未有过的敬畏。

  ※※※

  不过千百年来根深蒂固的规矩深入人心,当然不可能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推翻颠覆。普通的黑火族人们震慑于这些强悍武力的人,但在黑火部族中,却还有身份地位更高同时也不怕他们的人。

  那个人很快走了出来,站在所有黑火族人的身前。

  年华老去带来的苍老化作皱纹镂刻在火虎的脸上,他的背已驼气已喘,就连走路都慢了,大概只有他的眼睛还始终保持着一个蛮人族长坚韧而刚硬的那种坚信。

  他的孙子火鹰在他身边搀扶着他,然后一脸复杂神色中略带愤怒地望着被带到自己这个部族营地里的那些俘虏,最后他更将所有的厌恶情绪都化作愤恨,死死地盯着那个站在他父亲身边的人。

  陆尘当然注意到了那个蛮族少年火鹰的目光,对于那有些莫名其妙但确实十分憎恨的眼神,陆尘只觉得有些好笑。他大概多少能理解一些这个名叫火鹰的蛮族少年的心情,不过对此他毫无歉意。他从很早、很早以前,当他还是个跟火鹰差不多大的少年时,在那位光头魁梧的化神真君栽培下,就已经把软弱的恻隐之心抛开了。

  也许多年之后他阅历丰富了,心性也历经了转变,但那也是在人族之中对偶然相知的朋友。至于在这南疆荒原上,他至今也没有任何心软之意。

  所以,他对火鹰愤怒的目光视而不见,甚至还略带挑衅意味地从怀中摸出那个来自神木部族的白骨面具,缓缓地戴在脸上。

  从进入黑火部族的营地以后,那些背叛了祖先和先祖,被迫加入敌人部族的原神木族人们就显得十分惶恐,看着周围陌生的和敌意的目光,原本就压抑在心里的恐慌与茫然好像一下子就要爆发出来一样。

  谁会去相信背叛了祖先信仰的蛮人呢,换了自己,也绝不会相信啊。

  那么,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么?

  那不可预知的和对死亡的恐惧简直可以让人发疯。于是,女人们眼含泪水地抱紧了哇哇大哭的孩子,男人们则是紧握拳头咬牙切齿地站着,喧嚣吵闹的声音从人群里飘荡出去,又更增添了周围那些黑火部族族人们的戒心与敌意。

  营地中的气氛,渐渐紧张起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陆尘戴上了那个白骨面具。

  天光下的陆尘此刻看上去就像是一道恶魔的影子,衬着那阴森的白骨面具显得更加可怕。

  但不知为什么,当那件白骨面具在他脸上出现后,也许是突然看到了古老先祖流传下来的某件信物,也许是记起了这个黑袍祭司当初所许下的诺言,那些骚动的神木族人们又缓缓平静了下来。

  于是到了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再一次落在营地的最中央。

  在那里,火鹰搀扶着爷爷火虎,在他们对面,则是火岩与陆尘并肩而立。

  祖孙三代,黑火部族的象征与领导者,当他们的身边多了一道黑影后,此刻看上去竟有些隐隐对峙的意思。

  黑火部族的蛮人们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幕,而火岩的脸色看起来也不好看。

  过了片刻后,他迈步向前,对父亲行了一礼,道:“阿爹,我回来了。”

  火虎点了点头,目光复杂地看着他,又扫过站在他身旁的陆尘,沉默了片刻后,道:“这是怎么回事?”

  火岩并没有隐瞒的意思,抬起头,当着这里所有人的面,他声音明亮且清晰地说了起来,将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全部清楚地说了一遍,最后他目光炯炯地望着火虎,道:“阿爹,从今天开始,这些人就是我们黑火部族的人了!”

  周围的黑火族人一片死寂,没有人说话,甚至也没有人敢大声呼吸,包括站在火虎身旁的火鹰脸色也变了,他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对面曾经在他心中最伟岸、耿直的父亲,半张着嘴,似乎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过了好一会之后,火虎忽然冷笑了一声,道:“胡闹!”

  ※※※

  这两个字说出口之后,顿时引来周围人群的一阵骚动。

  这是现任黑火部族族长亲口所做的断语,并且是直接否认了火岩刚刚才说的那些话,他的态度与神情看上去异常的清晰,给人毫无辩驳的余地。

  “这是胡闹,这是乱来!”火虎提高了声音,喝道,“不是我们黑火部族的子孙,绝没有资格成为黑火部族的蛮人。你有什么资格,竟然如此肆意妄为,一下子收容这么多异族人?就不怕火神震怒,先祖降下惩罚吗!”

  随着他这一番疾言厉色的话语,黑火部族中的其他人看起来人心浮动,神色间都有些犹豫不定起来。

  而那些神木族人则是再次恐惧慌乱,场面顿时变得有些混乱,窃窃私语声中,仿佛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

  但就在这时,突然有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将所有的杂音都压了下去。

  “资格?谁有资格来判定火神是否震怒,又是谁有资格来听黑火先祖的心声?是你吗?”

  黑火部族中,瞬间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无数的目光都只落在声音发出处的那个黑色的身影上。

  只见,戴着白骨面具的黑袍祭司向前走了一步,盯着那个苍老的族长,淡淡地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些事唯一有资格说话判断的,应该是本族的祭司才对。”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24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