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一章 鸠占鹊巢

第三百二十一章 鸠占鹊巢

  黑火部族营地中这个时候静得仿佛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一般,所有人的脸色看起来都是一片僵冷愕然。所不同的是,原来的黑火族人面上多是惊愕、担忧之色,而被灭族俘虏的神木那批人,却有不少人隐隐有欣喜的神情。

  尽管那个森然可怕的黑袍祭司是覆灭神木部族的最大凶手,尽管在不久前他们依然憎恨这个黑衣人,但是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黑火部族内部纷争中,这些处境尴尬的、甚至不能完全掌握自己生死的俘虏中,却有许多人暗自里更偏向于6尘。

  人就是这样复杂而奇怪的,也许是因为在这个可恨的黑火部族里,6尘是唯一曾经许诺过让他们活下来的人;又或者,其实只是单单的因为6尘的脸上曾经戴着那个神木祖先流传下来的白骨面具,让他们下意识地有一丝亲切感。

  不过不管怎样,此刻这里没有人会在乎这些俘虏的想法,在6尘毫不客气地说出那样直白到几乎一针见血般的话语后,气氛瞬间就僵冷到几乎一触即的程度。

  黑火部族的老族长,看过去整张脸似乎都扭曲了,也许有许多年来都没有人胆敢如此跟他说话,都没有人敢如此当面直白地挑战着他的权威,就算是众所周知他所栽培出来的下一代接班人儿子火岩,就算偶尔与他有些意见不同时,那也是对他十分敬重,从来没有这样大胆过。

  但这一切其实根本都不重要,这些所谓的冒犯、愤怒等等,在苍老的火虎心里虽然令他气愤恼怒,但是在他扭曲狂怒的表情下,他的一颗心却正在缓缓变冷与下沉。

  因为那个人族男子,那个如今穿上了黑袍的“祭司”,他说的话是对的。

  火虎身为一族之长,对6尘刚才的那一番话的正确性简直再清楚不过了。

  是的,他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对的,那些就是黑火部族从古到今、从无数的先祖时代中流传下来的规矩!

  祭司,才是黑火部族的灵魂。

  而不是族长……

  就算黑火部族式微多年,已经至少有几百年没有再出现过祭司,但是规矩就是规矩,神祗和先祖遗留下来的规矩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你……竟敢如此对我说话!”过了好一会后,火虎似乎才从那巨大的惊愕中惊醒过来,满脸怒色地看着6尘,嘶声吼道。

  6尘一直盯着这个年老的族长看着,将他的脸色变化和眼神闪烁都看在眼里,此刻心里也是冷冷一笑,才要再说话的时候,忽然却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拦在了他的身前。

  那是火岩。

  果然到了最后,这两个人还是父子么?

  6尘微微眯起了眼睛,凝视着火岩的后背。

  火岩一动不动地站着,不知为何,他的背膀似乎微微颤抖了一下,也许是因为觉得有些寒冷。不过他的脸始终还是看着前方,看着正处于愤怒之中的父亲和自己的儿子。

  也许火虎还能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看起来年少的火鹰似乎已经无法忍耐了,他的眼睛已经涨红,他的喉咙里出如野兽般的咆哮声,似乎刚才6尘对火虎的挑衅彻底激怒了他,所以哪怕是火岩此刻挡在了中间,火鹰却仍然还是无法忍耐下去。

  火岩注意到了火鹰的模样,眉头皱了一下刚要喝止,但火鹰猛地一声吼叫,却是从腰间抽出一把刀刃,然后就像是所有黑火部族的战士那样,怒吼着冲上,挥刀向6尘砍去,同时口中喊道:“大胆的杂种,竟然这样和爷爷说话,我砍死你!”

  刀光划破天空,带着一丝冰凉,所有的情势似乎都在这一刻就要瞬间激化,6尘在冷笑,黑火族人在震惊,火虎先惊后伸手拉他却没有拉住,而周围所有的黑火战士无一例外,都站在原地没有动作。

  既没有阻拦火鹰的,却也没有冲出来帮助他的。

  有那么一个瞬间,火虎仿佛感觉到了什么,目光扫过周围,脸色越难看。

  而火岩则是冷哼了一声,眉头紧皱,身子微动,看起来想上前拦住这个儿子。

  但就在这时,突然,在营地中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声凄厉的狼嚎声传来,一道快如闪电般的黑影猛然从6尘的身边窜了出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扑倒了刚刚拔刀冲过来的火鹰,一下子将他按倒在地。

  那是黑狼阿土。

  巨大的狼身仿佛直接碾碎了少年的抵抗,阿土轻而易举地就将他扑倒在地,然后咆哮声中,那血盆大口带着锋利如刀的獠牙利齿,就直接向火鹰的喉咙咬了下去。

  周围顿时一阵惊呼,人人变色,不管怎样,火鹰终究还是族长火虎的孙子,也是下一代族长火岩唯一的儿子,一时间只听嗖嗖之声连续响起,却是终于冲出了七八道身影向阿土那边扑去。

  但是看起来已经来不及了,转眼间,那巨大的獠牙就已经咬到了火鹰的脖子上。

  就在这时,火岩猛地一个转身,对着6尘吼了一句,道:“住手!”

  “停下!”

  几乎是同一时候,6尘也开口喝止了阿土。

  阿土的动作在千钧一之际停了下来,但是它的利齿并没有离开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的火鹰身边的意思,它就那样扑在火鹰的身上,然后眼角余光向6尘这里看了一眼。

  6尘没有理它,不说话,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淡淡地看着身前那个魁梧的蛮人,片刻后道:“你想做什么?”

  火岩牙关紧咬,片刻后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字地道:“他是我的儿子!”

  6尘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而火岩的目光也是毫不退缩地与他对视着……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后,6尘缓缓点了点头,然后迈开脚步,从火岩身边走了过去。

  走到火岩身侧的时候,他伸手招了招,阿土低吼一声,终于松开了那个蛮族少年,一路小跑地回到他的身旁,与此同时,6尘则是用只有火岩一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他是你的儿子,但是他刚刚攻击了一位部族祭司。你还记不记得几百年前,这种胆大妄为的行径会有什么下场?”

  火岩沉默地站在原地,脸色异常难看,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看着6尘就这样走远。

  ※※※

  这一场黑火部族里的冲突就这样忽然中断,然后看起来整个部族营地里又恢复了平静与欢喜的祥和气氛。不过无论是黑火族人,还是那些数量不菲的神木俘虏,都能感觉到这平静之下隐隐的暗流涌动。

  大家各自散去了,随后也有人出面来安置这些被抓回来的神木俘虏,虽然早先曾经有人许诺过让他们加入黑火部族,但此刻显然并不是提这件事的好时机。

  天黑以后,在营地的东北角方向一间被特意清理出来的石屋中,黑狼阿土趴在门口,6尘则是倚靠在窗边,眺望着远方夜空中刚刚升起了那一轮月亮。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屋子里还有一个人,正是火岩,他此刻坐在6尘不远的地方,看起来有些沉默的样子。

  6尘从正在缓缓升起的月亮上收回目光,望了火岩一眼,道:“你这是在想什么?”

  火岩又沉默了一会儿,道:“你为什么要故意在全族人面前那样做?”

  6尘淡淡地道:“按照你们部族的规矩,我现在是一位祭司。你觉得一个部族祭司在之前那种情况下,他会怎么做?”

  火岩不说话了。

  6尘冷笑一声,道:“换了你们黑火部族历史上任何一位祭司或是萨满,要是碰到像今天这样胆敢出手冒犯的本族人,那么你儿子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了。”

  他挥了挥手,平静地道:“你知道的,我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手下留情的。”

  火岩有些艰涩地道:“你要多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能够接受现在的这些事。”

  “你和我最缺的就是时间了。”6尘毫不客气地道,“我做的这些事,也是没办法的。”

  火岩道:“但是,你如果一直如此强势的话,加上巫术如此强悍,那么迟早有一天,你的威望甚至会在部族中过我……”

  6尘盯着他,过了片刻后道:“你这是开始担心我了?”

  火岩沉默了很久,然后缓缓点头,道:“是。我从来没想到,你在黑火灵力的修炼上,竟会在如此之短的时间进境如此之大。”他抬头看向6尘,道:“以你的聪明,再加上黑火巫术,我想,不用过多久,也许这个黑火部族就会被你一个人完全掌控了。”

  “我说的对不对?”他看着6尘,一字一字地说道。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292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