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叶子

第三百二十二章 叶子

  屋里很安静,无论是陆尘还是火岩都有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趴在门口的阿土硕大的身躯完全堵住了门户,看起来不像妖兽,反而更像是一只吃得太肥的土狗。

  它有些倦怠地看了一眼屋中的人,然后打了个哈欠,似乎觉得有些无聊,慢慢眯起了眼睛。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陆尘看着火岩,脸色平淡地说道,“你居然在担心一个人族会抢走你们整个黑火部族?”

  火岩摇了摇头,道:“你不是普通的人族,现在的你是火神的使者,是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千百年来我们蛮人早已习惯了一切都听从萨满、祭司的指示,只要你真的得到整个部族里人们的敬畏,那他们就一定会听从你的命令,并从此获得至高无上的权力……”

  “那我要这权力做什么?”陆尘突然打断了他的话,反问火岩道。

  火岩默然。

  陆尘冷笑了一声,又道:“你别忘了,从头到尾都是你死拉硬拽地将我拖上的,我可是对你们这些蛮人的争霸游戏、复兴荣耀之类的东西毫无兴趣。这样吧,你要是真的担心的话,就告诉我怎么回北方,我立刻拔腿走人离开这里,让你们黑火部族从此高枕无忧,可好?”

  火岩想了一会,然后很认真地看着陆尘说道:“你不能走。”

  陆尘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要不是知道你这厮是个火神的狂信者,无论怎么逼迫你都是没用,不然的话,我真想在你身上搞一个黑火魔咒,让你也尝尝那个滋味。”

  火岩虽然勇悍,但听到那四个字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眼神复杂地看了陆尘一眼,犹豫片刻后,道:“说起来,你前头不是才对那些神木族人许下过承诺,要亲自担保他们的命运吗?怎么回头就想着离开这里,你就没想过你走了以后,他们岂非都要落入被你抛弃、然后悲惨无比的下场?如此一来,岂非也坏了你的誓言?”

  “我有什么好怕的,反正那天我发誓的时候,说的都是黑火部族如何如何,可没说我自己。”陆尘很淡定地回答他道。

  火岩一时哑然,然后看着陆尘那副神情,苦笑了片刻后,却是摇摇头,道:“算了,不说这些了。有个事我还是要跟你商量一下。”

  陆尘道:“什么事,你说。”

  火岩道:“你现在基本也算是正式成为我们黑火部族的祭司了……”

  “别,千万别这么说。”陆尘摆了摆手,道,“你那位老爹,当今的黑火部族族长都还没承认我呢,我这位子坐不稳当,说不定两三天就被人干下来了。”

  火岩叹了口气,道:“我阿爹他暂时还不能理解我们的想法和做法,不过你放心,只要有我在,他总还是会站在你这边的。而且再说了,我就不信你自己看不出来,在神木营地一战之后,我们部族中最强大最精锐的那一批战士,其实已然接受了你,对你格外敬畏了。”

  陆尘嘿嘿一笑,道:“那是因为他们在这一战后分到了比以前更多的女人和奴仆吧?”

  “那也有你巫术如此强大的缘由吧,我们南疆荒原上的蛮人,生来就敬重强者。”

  陆尘笑了笑,没有说话。

  火岩又道:“至于我阿爹那边,你不用担心,我会时常过去与他谈论这些事的。不管怎样,眼下与你合作是火神的旨意,我对此深信不疑,无论如何,我也会将此事进行到底的。”

  陆尘深深看了他一眼,眼底深处似乎掠过了一丝奇异的光芒,而火岩在顿了一下后,却是又对陆尘说道:“这些麻烦的事先不说了,不过我倒是发现,现在你这边好像还是少一个人啊。”

  陆尘怔了一下,道:“少什么人?”

  火岩说道:“少个伺候你的人。你现在也是部族祭司了,身份、地位与众不同,平常收拾房子、准备饭食的这些事情,也应该找个人来帮你做了。”

  “不用不用,太麻烦了……”陆尘立刻摇头想要推辞,但火岩却是神态坚决,居然直接就站起身向外走去,同时口中道:“这件事交给我吧,我去帮你找一个称心如意又勤快的人,你就别管了。”

  陆尘哪里能不管,他平日与阿土独处度日,有任何隐秘之事都不怕泄露,这要是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蛮人随处,岂非是让人缚手缚脚的?

  只是那火岩看起来确实急性子,说完那番话后就大步走出了这屋子,转眼间几个绕圈就不见人影了。

  陆尘追到门口,等他再向外看的时候,却是已经看不到火岩的背影了。

  陆尘仰首看了看天,过了片刻后吐出了一口浊气,苦笑道:“算了,管它去吧。”

  ※※※

  火岩是在翌日一早完成了他的许诺,将他看中的人选直接带到了陆尘所居住的这间石屋门口。

  昨晚看起来那个神秘而可怕的黑袍祭司似乎并没有在这个夜晚做些什么人所不知的怪事,他只是安静地坐在屋中一脚的墙壁下,而他的那只大黑狼则是始终忠心耿耿地趴在门口的地面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营地。

  千百年来,陆尘就是第一个来到南疆荒原的人族,所以火岩当然也不可能真的为他找到另一个人族来伺候他,所以,这天早上火岩领过来的人,就是一个蛮人。

  一个女蛮人,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还很年轻,但面上神情却似乎饱含悲痛,看着陆尘的时候,目光中似乎也十分复杂,好像正在盘算着该怎么为那些死去的族人复仇,要怎样才能偷偷干掉这个凶残无比的黑袍祭司啊。

  陆尘盯着这个女人看了好一会,然后回过身走到火岩的旁边,瞪了他一眼后,冷笑道:“你这是怕我死得不够快?”

  火岩闻言道:“哪有这种事。”

  陆尘指着这个正跪伏在地上的年轻身躯,冷笑道:“这女人分明就是神木部族中无人认领的年轻女子罢了,怎么,你把她送到我身边来,是想干什么?”

  “让她伺候你吧!”火岩哈哈大笑,然后一挥手转身走了出去。

  陆尘有些无奈,刚想说话,又转过身看着这个年轻的女蛮人,叹了口气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叶子。”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33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