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误会

第三百二十四章 误会

  只听一声脆响,叶子已然力,直接将自己身上的兽皮衣服给扯了一大半下来。

  6尘只觉得自己眼前陡然一片白光闪耀,在那片刻间饶是冷静沉稳如他,也是呆若木鸡,怔怔地看着叶子半张了嘴巴,一时间惊呆了一般,不知该说什么该做什么,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地。

  而在6尘身边原本还有些慵懒的阿土,这下子似乎也被吓到了,一个激灵,更是直接翻身跳了起来,抬头看着对面突然裸露半身的叶子,瞪着一双狗眼,也是好半晌没出半点声音出来。

  这石屋中的气氛瞬间陷入了一片沉寂。

  叶子紧闭着双眼,脸颊胀红着,心中又是羞涩又是悲愤,还有一种绝望中仿佛舍生取义般的壮怀激烈。

  不过,她等了半晌后,忽然从自己那种莫名翻腾的情绪中惊醒,却是现似乎并没有生预想中的那种事情。

  荒原上的蛮族几乎都是男尊女卑,特别是被打败俘虏成为女奴的蛮族女子,更是毫无尊严可言,往往都是彻底沦为新主人的玩物,或成为生养后代的工具。

  事实上,落入这种境地的蛮族女子只要不是想自寻死路,往往也盼望着生养儿女,只要有了后代,那么看在孩子的份上,她们的境遇也会得到一些提高,至少可以获得一种相对正式的身份。

  在叶子原本的预想里,她已经做好了舍弃尊严奉献肉体的准备,而在一般的情况下,对面如果是一个蛮人的话,此刻多半已经扑了过来将她推倒蹂躏。但诡异的是,现在这种情况并没有生。

  她站在原地,觉得周围似乎空空荡荡,没有人靠近,也没有声音,只有一丝不知从哪里来的风从她白皙的肌肤上掠过,带来了一丝轻微的寒意。

  叶子睁眼一看,现前方的黑袍祭司不知何时却是已经转过身去,反而是他那只巨大的黑狼宠物还呆呆地看着自己这边,一双原本凶悍的大眼中满是惊诧、疑惑之色。

  “大人……”叶子不知道这位神秘而可怕的黑袍祭司怎么了,为什么他不像正常的那些蛮族男子那样做呢?

  呃,不会他是一位伟大而恐怖的祭司,拥有那传说中黑火巫术的力量,所以和其他蛮人不一样吧,但,作为男人的生理机能构造,似乎和蛮人应该也是相同而正常的吧。

  叶子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同时心里也有些又惊又怕,担心自己这番举动万一没有诱惑到这位祭司大人,反而触怒了他,那岂非是要给自己的那些族人带来天大般的灾祸了吧。

  一念及此,叶子只觉得自己双腿又软了几分。

  得承认,叶子并不是一个见多识广、又很有能力的蛮人,事实上在神木部族里,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蛮族少女,顶多姿色、肌肤还算过得去,但从小就在部族中长大,对外面的世界也就仅仅知道一些蛮族世界的基本规矩而已。

  假以时日,如果一切都没有太大变化的话,她本该在部族中找一个最强壮最勇猛的部族勇士嫁给他,然后尽心尽力地侍奉,为他生儿育女。当夫君出征打战时,她会为他担忧祈福;当他安然回归时,她就满心欢喜,日日夜夜操劳干活,就这样平凡地度过一生。

  直到在这一年间的那个深夜里,当那个黑袍祭司可怕的阴影遮天蔽日而来,当那个恐怖的影魔从天而降,黑火部族被巫术魔化的战士杀进了部落,然后绵延多年的神木部族就此灭亡,而她和许多族人,也就这样成为了这个黑袍祭司的俘虏。

  她本该憎恨他的,实际上,她在内心深处也依然厌恶、憎恨这个人,但是恐惧却是她心中更强烈的情绪,并且在那个深夜压倒了一切,让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甚至连恨意这种念头或想法都不敢泛起。

  传说中,那些萨满和祭司无所不能,甚至有的可以窥探人心啊……

  他要怎样处置我?

  我死了就算了,千万别连累其他人啊!

  我……

  正当叶子脑海中一片混乱、各种杂念纷至沓来的时候,背对着她的6尘轻轻咳嗽了一声,道:“你,先把衣服穿好了。”

  叶子呆了一下,先是有些羞恼,但随即心里却是一阵欣喜,听这位祭司大人的口气,似乎并没有生气?不过,这种大人物听说都是喜怒无常的,谁也不能肯定下一刻他们要做什么。

  叶子连忙答应一声,然后手忙脚乱地将刚刚被自己扯下来的兽皮衣服穿了回去。

  只是有些尴尬的是,那兽皮衣服本就是缝好的,她刚才怀着不顾一切的决心一把扯破,甚至是想着今天就死在这里也无所谓了的心情,于是那下手间可半点没想着过一会儿如果还要再穿上怎么办。

  只见,那兽皮衣服很干脆地已经裂成了两半,无论叶子怎么遮挡都不牢靠,不是前面掉,就是后面露出一大块。

  末了,实在没办法的叶子只得红着脸将前后两块兽皮又都取了下来,直接打了个结绑在一块,然后也不管腰上的地方了,就绑在了胸部以上位置,这才勉勉强强地盖住了身子,不算太难看了。

  只是这样一来,她的身躯玲珑窈窕,便越有些诱人了。转过身来看到这一幕的6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想,多亏这位蛮族少女还长着一张蛮人的脸,嘴边还有两颗跟野兽差不多的小獠牙提醒着,不然这诱惑力还真是不小。

  不过不管怎么说,就算6尘这么多年来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也干过许多黑暗中的勾当,但对一个蛮族女人,他还是没什么兴趣的。

  所以,在看了一眼叶子那玲珑浮凸的身子后,他便转开了目光,皱着眉头对叶子道:“我不过就是想问问,你族人里现在还剩下多少战士么,干嘛你一副天塌下来的模样?”

  叶子红了眼睛,隐隐有泪光,再一次跪在了地上,道:“我求求您,大人,求您放过我的族人吧。”

  6尘叹了口气,走到她身前坐下了,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跟我说清楚。”

  叶子犹豫片刻,还是低着头说了起来。

  原来,在南疆荒原这里,因为蛮人生性凶悍好战,过往部族间的战争也是时有生。既然有战争,那自然就有鲜血死亡,以及……俘虏。

  蛮人对俘虏并不客气,以他们凶悍的天性,那些俘虏的下场可想而知,女人可以当做财物一般被瓜分,男人战士如果没被折磨死的话,一般都会被强行驱赶着去做什么极危险的活,又或是在下一场战事中被迫冲锋在前,当做消耗敌人实力的炮灰。

  叶子对这些事自然是知晓明白的,本来其实也没报什么希望,但当初在那个亡族的夜晚里,6尘却偏偏给了他们一个希望,说是要平等相待,说是要让他们成为黑火部族的一份子。

  这个与大多数蛮族人思想中的俘虏待遇自然是大相径庭,不过也就是这一点点微小的希望,再加上家人悲惨命运的压迫,所以才有这么多人被迫投降过来。

  叶子刚刚听到了6尘点人头的话,要的还不包括女人小孩,只要成年男人的数目,一下子就触动了她内心最害怕最恐惧的念头,顿时就失控了。

  6尘听着这个趴在自己身前地上,断断续续,时不时哽咽哭泣的蛮族少女将话说完后,一时间也是有些啼笑皆非,摇摇头苦笑道:“你想歪了,我没那个意思。”

  叶子身子一僵,立刻抬起头来,望着这位黑袍祭司,眼中惊喜之色交集,看起来竟似乎连原本暗藏的那股恨意都淡了不少。

  6尘摆摆手道:“我对你们说过的话,并没有反悔的意思,只要我一日还在这里,自然就会做到。这些话你回去之后,也可以跟你的那些族人去说。”

  叶子连连点头,一迭声道:“我会的,我会的,多谢大人,多谢大人!”

  6尘“哼”了一声,道:“这下你该放心了吧,现在可以告诉我,你们神木部族到底有多少男人了吧?”

  叶子却并没有直接回答,看起来还有些犹豫、迟疑的样子。

  6尘有些好笑地道:“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这件事我只是顺便问你而已。你当你不说,我就不知道吗,信不信我现在出去找几个黑火部族的头目,直接就能问出来?”

  叶子一想还真是如此,顿时有些气馁,只得有些尴尬地道:“大概还有四十个人吧。”

  6尘略感诧异,不过随即明白了过来,这其中当然不可能全是往日全盛时候的神木部族战士,凑数的应该不少。

  他沉吟片刻,摆摆手道:“你去把那些男人都叫过来。”

  叶子又有些担心起来,不过在看过6尘的脸色后,她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得答应一声走了出去。

  而在看着她的背影离开后,6尘下意识地有一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刚才那一阵阵的炫白直闪得人眼花,蛮族女子中有这么好的皮肤的还真不多见。

  这时,旁边的黑狼忽然低低吼叫了一声。6尘看了它一眼,道:“干什么,老实点!”

  阿土一脸鄙视地看着他,6尘干咳一声,转过身去,道:“我刚才那是惊呆了,惊呆了你懂吗!呆住了,所以不是故意盯着看的!”

  “吼!”

  6尘不理它,慢悠悠地走到一旁,然后嘴里低声咕哝了一句,道:“没想到还真不小……”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455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