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下咒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下咒

  叶子从那个神秘可怕的黑袍祭司屋里出来的时候,被黑火部族营地里的很多人都看见了,然后,几乎每个人都看到了她衣衫不整的样子。

  没办法,进去的时候一身从脖子到腰部完好的整套衣服,出来的时候就只能绑着勉强只罩住胸部了?

  这要说没什么事情发生,那也得有人信啊。

  不过,或许是最近陆尘颇有威名,再加上蛮族人普遍十分敬畏祭司,所以也没有人真的上前或大声议论着什么,大家只是都怀着复杂的情绪看着那个蛮族少女走开,然后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叶子当然能感觉到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她的脸又有些红了,心里有些气恼,但当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那被撕成两半、只能绑在一起的衣服后,只能默然无语地先走开了。

  这衣服是自己撕的啊,这真是要怪,也不知该怪谁去了。就这样,她一路低头快步走着,很快就回到了黑火部族给一众神木部族俘虏们安置的地方。

  灭族之后成为俘虏,寄人篱下甚至连性命是否存活都要看别人的心情和脸色,在这里的神木族人自然格外敏感,而早先火岩过来挑走了叶子送给陆尘做侍女的事,这时也早已经传遍了神木部落。

  所以一看到叶子突然回来了,顿时有一大群人都围了上来。

  走在前面的大都是一些女人,多是年纪大一些的,旁边跟着一两个老头,看起来是这一批神木族人中还有些资历或声望的样子。

  这些人显然一开始是想向叶子询问一下外头是否有什么进展,黑袍祭司那里有没有打算遵守约定之类的事,但很快的,突然间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叶子身上。

  看着早上走的时候还衣衫完整的少女,此刻露出白皙的小蛮腰和光滑诱人的双肩,而身上衣服只缠着包裹胸部时,许多人的眼神顿时都变了。

  在片刻的沉寂后,只听“呼啦啦”一阵喧嚣,一群女人冲了上来,将其他的老头和男人都挤到了后面,把叶子紧紧围在中间,随后就是瞬间无数个问题蜂拥而至,冲进了叶子的耳朵里。

  “叶子,你这是怎么了?”

  “你被那个祭司给睡了吗?”

  “可怜的娃,那个畜生一定很凶狠,你看连衣服都撕成两半了……”

  “你身上疼吗?可怜啊,快过来,大妈给你抱抱。”

  叶子只觉得自己的脑袋一片轰鸣,嗡嗡作响,几乎有些眩晕的感觉,不过在嘈杂声里她还是听清了其中几句问话,连忙应道:“不不不,我没事,我跟那位祭司大人真的没……”

  “唉,这么好的女娃,本该是嫁给我们部族的勇士生儿育女啊,没想到被黑火部族的畜生给糟蹋了!”

  叶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阵阵带着悲伤、怜悯与心痛的安慰声音打断了。

  周围的蛮人大妈大婶们不停地安慰着她,将她推来推去抱在怀里,一迭声地告诉她不用伤心不用难过,女人这辈子难免会有这一遭,就当是出门被狗咬了一下也无所谓。而且,现如今神木部族已经沦落到如此悲惨境地,朝不保夕的,只能看黑火部族的脸色,那位黑袍祭司在黑火部族中地位非同小可,有一个女人在他身边服侍,对大家也都是好事啊……

  叶子刚开始还想继续分辩几句来着,但连续被打断数次后,又听到了周围人后面的话,她怔了一阵子后,忽然低下了头,眼眶里有些泛红了。

  周围的嘈杂声依旧,大家好像都在安慰她,后来又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人挤了进来,很郑重地对叶子说,希望她看开一些,希望她不要伤心难过,希望她好好的小心地去侍奉好那位黑袍祭司大人,有什么委屈先忍忍,有什么难过的可以回来跟大伙说说就没事了。

  至少这样一来,大家的日子就能够过得更好一些了吧。

  叶子后来哭了,流了眼泪,在族人的簇拥下,在周围看似温暖的怀抱中,她的眼泪莫名其妙地就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停都停不下来。

  ※※※

  叶子后来回去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重新回到了陆尘所在的那间石屋,只是此刻,与她一起过来的还有一群神木部族的男人们。

  注意到这里动静的黑火部族的蛮人很快也被吸引了过来,毕竟部族营地里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外族人,虽然上头说是吞并了以后要合而为一,都是黑火一族了,但是这并不表示刚开始的时候黑火部族能真的毫无芥蒂的接受这些自古以来就是非本族的神木部族异姓人?

  而且,自古以来南疆荒原上似乎也没这样的例子啊。

  过来围观的黑火部族人群里,还有不少成年精壮的男人,那些都是黑火蛮人战士,尽管他们看向陆尘石屋那边的目光还是带着敬畏的,但是望着这批神木部族俘虏,男人们的眼神却并不怎么友善,甚至还带着几分敌意和戒备。

  这也难怪,毕竟不久前还打生打死的。不过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出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之外,陆尘从那间石屋里走出来了之后,也不避讳周围围观的人群,直接面对审视着这批俘虏,然后手指指点点,从中剔除了一半左右的老弱残迹,剩下大概二十人左右的最精壮的男子。

  之后,陆尘就返回了石屋中,与他一起进去的还有那只巨大的黑狼和叶子。

  被剔除出的人先行回去了,剩下的那二十人站在屋外,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过了一会儿后,石屋中的脚步声再度响起,但这一次却是叶子单独走了出来,她的脸色看起来有些复杂,不过大体上还是平静的。

  只见,在众人的注视下,她走向那二十个人,然后随手指了指其中一人,让他跟随着她进入了石屋。

  这时,不但剩下的人惊疑不定,就连周围围观的黑火族人也不明白那位黑袍祭司到底要干什么,纷纷低声议论起来。

  但就在人们交头接耳之际,突然间,一股莫名的气息突然从那间看上去有些昏暗的石屋里散发出来。

  尽管没有天地变色那么夸张,尽管没有任何异状,或是明显变化,但所有人似乎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然后有那么一刻,那间石屋里似乎完全暗了下来。

  被无比深邃的黑暗所笼罩着,而在黑暗阴影的最深处,似乎还有一团火焰骤然而起,熊熊燃烧。

  没人能看到那团火焰。

  只是感觉。

  或许是因为,那火本是黑色的。

  ※※※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盯着那间黑暗的石屋,在等待了也许只是一会又好像过了漫长时间后,终于,那黑暗似乎缓缓褪去,然后又过了片刻,一个身影慢慢地走了出来。

  是那个被叶子叫进去的神木族战士,此刻,这个强壮的蛮人战士脸色看起来有些灰败,面上神情也有些复杂,看着似乎有些紧张,有点担忧,又有几分激动,而且隐隐的,似乎他还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这种种诡异而对立的矛盾感觉此刻却同时出现在这个蛮人身上,让人想不通在刚才他到底经历了什么。而还不等周围的人围上去询问,又一阵脚步声从屋中传来。

  很快,那个蛮族少女叶子再一次走了出来,面无表情地看了周围一眼后,又指了指另外一个等在外头的蛮人,叫他跟着进去了。

  当叶子和那个有些忐忑不安的男人再度进入石屋后,周围的神木族男人顿时将第一个蛮族战士围在中间,开始七嘴八舌地询问起来,而周围的黑火族人也纷纷伸长了脖子往这边靠来,也是异常好奇。

  人群中,那个脸色复杂的蛮族战士沉默了片刻后,忽然伸手拉开了胸前衣襟,露出了他强壮有力的胸膛。

  顿时,周围人的目光落在他虬龙一般鼓起的肌肉上,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沉默了。

  人群视线所达之处,在那肌肉之上正中心口的要害位置,此刻已然多了一个形如燃烧火焰般的图腾符纹,通体纯黑,深邃而肃杀,看起来就好像随时会真的燃烧起来一样。

  那正是黑火部族的图腾标志,而随着这个标志的出现,在更远处的人群里,蓦地又是一阵骚动,有好几人惊呼出声,几乎全是黑火部族的战士。

  在他们的额头正中部位,赫然也有相同的符纹。

  那正是当日陆尘施展黑火巫术,对他们进行魔化的东西。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588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