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七章 难看

第三百二十七章 难看

  “反噬?”陆尘微微抬眼,看了一下一脸肃然的火岩,略带诧异地反问了一句。

  火岩皱了皱眉,道:“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陆尘沉吟了片刻,道:“你想多了,第一,战士魔化乃是巫术中的一种术法,我不施法的话,他们也不可能获得那种力量。”

  火岩脸色并未松弛,盯着陆尘道:“但是按你这么做下去,异族的战士越来越多,难道就没有风险?一旦他们到了某个时候,人数实在太多,又或是在战场上魔化之后突然反戈一击,到时候我们怎么办?”

  陆尘淡淡地道:“这就是我刚才要对你说的第二件事,那黑火符纹正好也能掌控这些神木族人,一旦有人有了异心,光凭这东西,我就有办法瞬间将其置于死地。”

  火岩怔了一下,面上露出惊愕之色,道:“什么,那黑火符纹竟然还有这个功效?”

  陆尘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道:“那你以为呢,若非如此,我又何必花费这么多气力一个一个慢慢地施法下咒?对了,忘了告诉你,这魔化的符纹其实真正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黑火符纹,它是一种巫术神通的变种,原来的名字是‘黑焰魔咒’。”

  他笑了一下,笑容看上去平静而安详,只有他的双眼中,似乎在那瞬间掠过了一丝莫名的悸动。

  “那不是一个符纹,那是一种魔咒!”

  ※※※

  石屋中的气氛似乎突然冷了几分,有一会没有人说话,随后过了一阵子后,火岩却忽然站了起来。

  他高大的身躯站在陆尘面前,看上去极不相称,而且隐隐有一股凛冽的杀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

  陆尘似有所觉,也缓缓站起,道:“怎么了?”

  火岩深深地看着他,目光格外的锐利,像是两把刀子一般直盯着陆尘,然后慢慢地说道:“你在我和我手下的黑火战士身上,所布下的是不是也是这种魔咒?”

  陆尘似乎并没有被这个看起来因为杀气凛然而显得有些可怕的蛮人所吓倒,他甚至还淡淡笑了一下,然后很平静地道:“我只知道一种黑焰魔咒的巫术,当然是同一种了。”

  “铛!”

  一声脆响,却是火岩突然低吼一声,竟是直接伸手将自己别在腰间的护身短刀抽了出来,雪亮的刀光直指陆尘;而在另一边,原本有些慵懒的巨狼阿土猛地翻身跳起,一声咆哮,对着火岩露出了锋利的獠牙,作势欲扑过来。

  ※※※

  昏暗的石屋中,气氛陡然紧张起来,两边似乎在对峙,而且形势有一触即发的感觉。

  火岩并没有理会在陆尘身旁低吼咆哮、凶相毕露的阿土,而是紧紧盯着陆尘,握紧了手中的刀刃,一字一字地道:“为什么?”

  陆尘摇了摇头,道:“不为什么。我已经跟你说过了,黑焰魔咒就是这么一种,我可以通过火神杖施放变种术法,让你们魔化,短时间里增强力量,但归根到底这种巫术就是一种魔咒,它天生就带有置人于死地的威力。”他抬眼看向火岩,道:“看起来你不喜欢?”

  火岩呼吸略显急促,獠牙交错,低吼了一声,道:“谁会喜欢在身上有这种东西,如此一来,我和其他部族战士的性命岂非都掌握于你一念之间……”

  “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解掉。”陆尘忽然打断了他的话,平静地说道。

  火岩怔了一下,似乎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有些愕然地看着陆尘。

  陆尘道:“你,还有其他那几十个黑火战士,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帮你们解开这种黑焰魔咒。不过相应的,那种战场上魔化的力量,你们也就失去了。”

  火岩面上神情激烈地变动着,却始终没有说话。

  陆尘看着这个蛮族男子,眼底深处似乎略过一丝异样的光芒,道:“想来你无非就是怕我掌握众人生死,权力太大,甚至可以操控部族了吧?其实我到现在也还是那句话,你们这个蛮人部族,我还真是看不上眼,你珍而重之的东西,我是毫不在意的。要是你怕的话,给我那北归的法子,我现在就解开你们所有的魔咒,然后放弃这里的一切自己离开,从此跟你们黑火部族再无任何关系。”

  火岩望着陆尘,陆尘也没有移开目光,坦然直视着他。

  如此过了片刻后,火岩脸色变幻,忽然间却是转开了头,面上的怒色迅速消散,缓缓将手中刀刃收起。

  又过了一会儿后,他沉声道:“此事容我想想再说。”

  陆尘略带讥讽地笑了一下,随后神色也恢复正常,点了点头。

  火岩转身向外走去,在快走到门槛边的时候,他却忽然蹲下身子,然后回头对陆尘说道:“这个秘密,你不要对任何人说。”

  陆尘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火岩深深地看了看他,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

  这一天原本显得有些紧张的气氛,随着火岩沉默地从黑袍祭司的石屋中走出来并一声不吭地带走了所有黑火部族战士而渐渐缓和下来。

  至于陆尘,似乎也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在火岩走后仍然在继续将人召入石屋中,对之施放那神秘的黑火符纹。

  没有人知道刚才在那个黑暗的石屋中,火岩和那位黑袍祭司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又谈了些什么事。

  铁熊和黑牛等黑火战士对此十分好奇,在火岩身边偷偷旁敲侧击问了好几次,但火岩却始终板着一张脸,什么话都没说。

  在黑火部族强大的神器火神杖的帮助下,黑袍祭司陆尘花了一天的工夫,终于是将这二十人身上全部都施放了黑火符纹。在这之后,异常疲倦的他就将这些家伙都赶了回去,只说过两天会派叶子再叫他们过来,等到那时大概就能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这个答复当然无法令那二十个神木战士满意,不过面对那个黑袍祭司,就算这些人再如何凶悍也不敢放肆,最后只得怏怏而回。

  不过暗地里倒有不少人悄悄叮嘱了叶子,让她见机行事,尽量打听一下这位可怕的黑袍祭司到底心里是怎么想的。

  嗯,为了这个目的,一定要竭尽所能……

  虽然没有明说这样的话,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叶子也听懂了,然后她看起来并没有更多的情绪波动,最多只是沉默点头,最后在送走所有人后,慢慢地再一次走回那间昏暗的石屋。

  在陆尘带着阿土住进这里后,这间石屋中就始终没有点燃过任何的火把、蜡烛之类的东西,似乎这位来历神秘的黑袍祭司对火焰这一类的东西十分厌恶。

  当叶子心中掠过这个念头的时候,不禁也有几分暗自惊讶,心想,你们这个部族名字都叫黑火了,敬奉的更是一位火神,怎地部族祭司还会讨厌火焰光明呢?

  不过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当离开了外头熟悉的人群,回到了这个昏暗的地方,当黑暗和阴影悄无声息地挡住身后的光明还有那些人的眼光时,叶子却陡然间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

  她竟是从心里好像是松了一口气般。

  这感觉让她自己都吓了一跳,然后她很快地就感觉到一股罪恶感,暗地里咬了咬牙,骂了自己一句。

  “你怎么了?”一个声音突然从前方传来,是那位黑袍祭司在黑暗的角落里低沉的声音,听起来他依然还有些疲倦,不过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他的目光透过了黑暗,落在叶子的身上,似乎有些微微闪烁的光芒。

  叶子吓了一跳,连忙低头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陆尘淡淡地说了一句,然后就闭上了眼睛,看起来似乎并没有追究的意思,又或许他对这些蛮人的心情根本毫无兴趣。

  原本还有几分紧张的叶子反而怔了一下,片刻后总算明白过来,自己的这个新主人似乎是懒得跟自己说话了。她有些尴尬,又有些局促,转头看了看周围后,欲言又止,似乎想站起来往墙角边靠去。

  陆尘忽然又说道:“你睡这里。”

  叶子看了他一眼,发现陆尘指的地方是在离他最远的一道墙边,她松了一口气,但很快又想起了来之前那些父老乡亲所托付的重任。

  那些殷切的目光,那么多人的生死希望,好像都全靠自己一个人了啊……哪怕那可能是要让自己沉沦到那可怕的地狱,去窥探这个人间最可怕的人。

  叶子觉得身子有些冷,但还是咬了咬牙,在心底的最深处为自己悄悄哭了一声,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慢慢地靠近了那个黑袍祭司。

  “大人……您需要我服侍你吗?”

  原本已经闭上双眼休息的陆尘,微微皱眉,再次睁开了眼睛,发现正在走近的叶子身子有些微微颤抖着,但看起来好像还是鼓足了勇气,慢慢伸手去解开自己的衣服。

  陆尘默然,过了片刻后,他开口说道:“别笑了,我觉得你笑得很难看啊。”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849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