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流星

第三百二十八章 流星

  叶子的手顿时僵在自己的胸前,然后又羞又气地看着这个黑袍祭司。

  不过,陆尘显然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只是挥了挥手,道:“你到那边睡去,别来打扰我。”

  “……是。”叶子低声答应了一句,不知为何,她心里突然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原本还有一些的气恼此刻也不翼而飞,甚至连她看向陆尘的时候,都觉得这位黑袍祭司似乎也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可怕和令人厌恶了。

  不过记忆迅速地从她脑海中浮了起来,那一天在曾经旧有的部族营地中,有不少她从小就认识的族人就死在这个黑袍祭司的手下,死在那可怕的黑火之中。

  那痛苦的嘶嚎直到此刻还在提醒着她,让叶子顿时对自己刚刚的软弱觉得很是羞愧。

  她低着头走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墙边角落里,意外的发现,那里居然摆放着两三张兽皮褥子。她怔了一下后,回头看了一眼,却只见陆尘的身影已经与那边的黑暗融为一体,似乎成为了那片阴影的一部分,让人看不真切。

  她凝视了那边片刻,然后咬咬牙,却是轻轻将这几张兽皮挪开到一旁,然后靠着墙壁躺了下去。

  地下和墙壁都很冷,而不远处的兽皮褥子看起来却给人异常温暖的感觉,叶子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最后还是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这一天她看到听到了太多的事,也受了不小的刺激和惊吓,一开始还觉得自己十分清醒无法入睡,谁知才躺了一会就眼皮打架,不知不觉就进入了梦乡。

  ※※※

  火岩那天带着怒气冲冲而来的情景被许多人看在眼中,有人惊诧,有人窃喜,但到了最后,火岩独自进入那间石屋呆了很久后再出来时,却是一言不发地带着手下离开了,这也让许多本来心怀忐忑,又或是想看好戏的人错愕不已。

  随后的日子里,随着部族营地里的变化和各种情况的发生,陆尘这个黑袍祭司所做的事开始被所有人知晓,顿时震动了整个黑火部族。在火岩从陆尘那离开的第三天后,黑火部族的族长火虎找到了他。

  父子二人严肃而认真地聊了一次,同时与会的还有六位平素里在部族中德高望重的长者元老,是火岩平时遇见都要行礼叫人的长辈。

  在这次谈话中,火虎直截了当地对自己这个儿子表达了对陆尘的不信任,同时十分严厉地警告了他,自古以来从未有外人担当过黑火部族祭司的例子,而陆尘在成为祭司后的所作所为,与部族历史上所有伟大的祭司的行为规范都格格不入。

  此人非我族类,必有异心!

  他绝不是火神的使者,他是恶魔的爪牙!

  若再不除掉这个黑袍祭司,那么,我们黑火部族就会灭亡在这个可怕的人类手中了!

  与会的其他六位老人长者纷纷附和,或严肃或婉转地劝说着火岩,让他不要再糊涂下去,要早日醒悟。

  大家都说,我们黑火部族在这片荒原上生活了几千年了,遵从祖先的规矩,一直都活得好好的,根本不需要什么改变!那个黑袍祭司倒行逆施、胡作非为,甚至还将黑火部族的巫术施放在那些俘虏身上,如此恶劣行为,只怕不久就会惹来火神大怒降下神罚都说不定。

  到时候,你我岂非都是部族的罪人?

  说到最后的时候,火虎站在儿子的面前,苍老的脸庞似乎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扭曲,情之所至处,更是一把抓住火岩的手臂,嘶声道:“我老了,儿子!族长这个位置迟早都是你的,只要你将那人类杀掉,我就立刻退位,将这族长宝座让给你!”

  从头到尾,一直异乎寻常、沉默的火岩直到这个时候才动容站起,但莫名的是,他的脸上并没有露出火虎和其他一众长老们想要看到的那种激动与幡然醒悟的神情。

  这个身材魁梧,正当壮年,正是全盛时期的蛮人,他雄壮威武又有着普通男人所没有的雄心壮志和缜密心思,他看得比他们都更远些,他站得比他们都更高些,然后偶尔回头时,火岩就发现,原来自己的身边已经没有同伴了。

  他的眼底深处有几分痛苦和失望,但神情间还是平静,他从这几位部族里辈分最大的长者前站了起来,当着他父亲火虎的面,道:“这些事,你们以后还是别管了。”

  说完,他无视着周围那一道道惊愕而愤怒的目光,转身走了出去,只留下一屋子愤怒的老人和那令人窒息的紧张气氛。

  ※※※

  陆尘是在第二天中午从火岩本人口中知道这件事的,当火岩过来找他的时候,陆尘正好将那二十个强壮的神木战士训练完毕,让他们先行回去了。

  所谓的训练,当然并不是陆尘会去教这些蛮人战士如何杀人,如何使用兵器,而是让这些人去熟悉当他施法后进入魔化的状态,并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好的……嗯,好吧,其实还是如何更好的杀人!

  除此之外,陆尘也对所有神木战士说了,在施放魔化巫术的时候,他也在所有人的身上种下了世上最恶毒的魔咒,如果谁胆敢背叛,那就会在可怕的熊熊黑焰中被活活烧死,死后就连魂魄都无法逃脱,也就更谈不上能回归先祖和神明的怀抱。

  但只要你们所有人听从我的命令,为我尽忠效死,只要立下大功,也能解除这个诅咒。同时,从即日起,所有的这批神木战士就称为“黑火卫士”,只听从黑袍祭司一个人的命令。

  这一番话当然很快传遍了整个黑火部族,然后在再一次引起巨大骚动的同时,也成为了黑火部族长老们越发仇视陆尘的证据。

  当那天傍晚,夕阳落山时分,火岩与他坐在石屋中时,这个蛮人看上去已经有些失落的样子。陆尘看着他,道:“怎么了,你这是有点承受不起了吗?”

  火岩摆摆手,闭着眼睛靠在墙上,过了片刻后说道:“我没想到父亲和其他那些长老们都是如此目光短浅,一点都看不出我为何要一力推进此事。”

  陆尘叹了口气,走到他身边也坐了下来,道:“你错了啊。”

  火岩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道:“怎么说?”

  陆尘道:“你能看到诸多远见,能做出那些胆大包天的事,那是因为你才是个独一无二、与众不同的蛮人啊。在荒原上这么多部族里,能像你这样的蛮人有几个,普通部族中一个都找不到的。他们不明白你,或许才是正常的吧?”

  火岩苦笑了一下,轻声道:“我也只是一心想恢复先祖部族时的强盛荣光罢了,当不起你这种称赞。”说着他顿了一下,又皱了一下眉头,道:“对了,你对那二十个人的黑火卫士,在做事时能不能动静小点,你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了,这天天魔化来魔化去的,在他们眼里看起来就跟用刀扎心一样。”

  陆尘耸耸肩,道:“没办法啊,时间太紧了。”

  火岩怔了一下,道:“怎么说?”

  陆尘淡淡地道:“再过三天,雷蜥、鬼狐、山灵,这三个部族,你自己挑一个吧。”

  火岩大吃一惊,猛地站了起来,道:“什么,这才多久,你又要……”

  “打战!”陆尘平静又坚定不容置疑般地说道,“荒原这么大,部族那么多,我们可没时间浪费。而且连你也想不到我们会这么快再度发起战争,那么,那三个部族,也肯定想不到。”

  火岩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过了半晌才道:“有时候我都觉得,天下间都只说我们蛮人最是好战,但跟你比起来,真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陆尘冷笑了一下,转过身,向黑暗深处走去,同时口中道:“别装了,反正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鲜血人命而已,在荒原这里,胜利者就是一切,这话可是你对我说的。”

  火岩默然良久,然后转身走出了这间石屋。

  当他走在部族营地中的空地上时,偶尔抬起头仰望已经黑下来的夜幕苍穹,竟是忽然看到了一枚流星从夜空中掠过。

  那是奔放而飞驰的流星,散发出耀眼夺目的光彩,瞬间照亮了整片的星空,令人为之目眩神迷。

  它如此热情而激烈地燃烧而飞掠着,仿佛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刺破了黑暗,直到最后还是消失在远方的黑暗深处,终于消失不见。

  火岩怔怔地看着那流星最后的光芒消逝在夜空里,忽然觉得身上有些寒意,当他低头的时候,却发现周围不知是什么时候扬起了一阵细微风沙。

  荒原的黑夜里,起风了!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694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