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天影 > 第三百三十章 阻拦

第三百三十章 阻拦

  在火虎的身后,年轻的火鹰也是猛地站了起来,但看起来他有些懵懂,似乎并不太明白为什么爷爷突然变得如此激动,而周围的气氛则又是为什么在瞬间陷入如此紧张之中。

  火鹰只是本能地窜到火虎身边,一只手抓住了腰上别着的小刀,然后带着几分戒备地看着那几位爷爷辈的部族长老,又有些疑惑地看着爷爷。

  在他的对面,站在众人身前的白雕叹了一口气,看起来也并没有在乎火鹰这半大小子的冒犯模样,还伸手拍了拍火鹰的肩膀,表达了并无恶意的意思。然后他望着火虎,面上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道:“族长,我这大半辈子都一直跟着你,到老了这个时候,不会还有其他心思了。”

  火虎此刻的神情也看起来稍微平静了些,他看了白雕一眼,然后伸手过去将拦在身前的孙子拉了回来,低声道:“没事。”

  火鹰“哦”了一声,随后火虎又看向其他人,沉默良久后,忽然却开口道:“火岩说那陆尘乃是火神使者,秉承的乃是火神意志,你们怎么看?”

  白雕还未开口,旁边的赤犀就已经嚷道:“这完全就是胡说八道,从古至今,都不要说是咱们黑火部族了,就是整个南疆荒原千千万万个部族,有哪一个曾经听说过是人族过来当祭司的?”

  火虎讪然不语,白雕与其他几位长老脸色看起来也不好看,但谁都没有说话。

  赤犀说的话确实很有道理,过往的事实也确实如此,但是此刻在场的人却有意无意中,都回避了另一个同样确凿的事实,那就是,在陆尘的身上,拥有再清楚不过的黑火的力量。

  反正他不是蛮人,更不是黑火部族的族人,没有黑火的血脉,所以他肯定就是有问题的,一切都是假的,就算有黑火,也一定是装神弄鬼的!

  火虎脸色木然,过了片刻后,低声道:“那火岩那儿……”

  白雕立刻道:“那个人族祭司手段诡诈,也许是暗中使了什么手段,迷惑了火岩侄儿的心智也说不定。”

  火虎还未说话,站在他身后的火鹰却一下子激动起来,连连点头道:“就是就是,我也觉得阿爹他最近一段日子有些不太对劲,整天就跟那个人族混在一起,一定是……”

  “闭嘴!”火虎忽然一声怒喝,打断了孙子的话。

  但旁边的白雕和赤犀等人却已经都纷纷点头,顺着那火鹰的话说了下去,同时又劝火虎道:“族长族长,你看连小火鹰都如此觉得,这事实已是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候。为了我们黑火部族的前途,族长你一定要当机立断啊!”

  火虎脸色灰败,看起来似乎在这片刻间突然老了许多,他看看身前这些老人,又转头看了看兀自一脸激愤的孙子火鹰,嘴巴张了几下,却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最后缓缓地又坐了回去。

  “我已经老了,不知道还能活几年。”火虎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嘶哑和低沉,似乎是在做最后的挣扎,低声道,“本来有火岩能继位,我再放心不过。可若是……万一那以后,我有什么好歹了,这族里大事……”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都不敢多说什么,唯独只有白雕面色如常,走到火虎身旁道:“族长你放心,若是火岩侄儿好好的,咱们自然也不会对他做什么,可如果他被那人族巫师蛊惑太深无法自拔的话,为了咱们部族前途,那也是没办法……”

  听到这里,站在一旁的火鹰突然身子猛然一颤,似乎直到此刻才明白了什么,顿时整张脸“唰”的一下都白了下来,看上去毫无血色,连身子都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白雕瞄了这个半大小子一眼,将他脸上那惊诧、恐慌和害怕的神态都看在眼里,微微皱了皱眉,眼底深处掠过一丝不屑之色,但随即还是望向火虎,低声道:“而且再说了,您不是还有火鹰吗?他可是您的亲孙子,身上流着你的血脉。只要您着意栽培他,我们几个老家伙也定然全力拥护,不消几年,我想火鹰一定能成为一位合格的……族长。”

  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白雕目光转向火鹰,还特地加重了几分口气。

  火鹰目瞪口呆,但渐渐地,他似乎明白了什么,目光里的情感突然变得炽热起来,甚至就连刚刚才有的那种恐惧、慌乱,也都被这种新涌现的激动所取代了。

  他是如此的激动,甚至连呼吸声都粗重了起来,但过了片刻后他忽然察觉到了什么,转头一看,却是爷爷火虎不知何时目光正凝视着他。

  火鹰心中一寒,下意识地低下头去,火虎盯着这个孙子看了半晌,最终还是长叹一声,缓缓地摇了摇头。

  ※※※

  叶子在成为那个神秘而可怕的黑袍祭司侍女之前,在来到那间昏暗的石屋前,一直抱着惊恐害怕的心情,而那些族人们的劝告,又让她有了一种悲壮的情绪,觉得自己大概很快就会死在那间石屋里,也许还要受尽折磨,不过如果为了那么多的族人,一切也许都是值得的。

  但出乎她意料之外的是,在这间石屋中的生活从一开始就与她所预想的不一样,那个黑袍祭司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是沉默的,但对她并没有任何冒犯。

  好吧,也许是他对她不感兴趣,甚至还很直截了当地说过她笑得很难看。

  好吧,被这么说几句,总比真的被撕破衣服扔到床上蹂躏的好,叶子不无几分窃喜地这样想着。在这些天里,那个名叫陆尘的祭司使唤她做事倒也十分自然,各种杂务包括出去叫唤她族人的事都交给她了,这也带来了另外一种效果,那就是被俘虏的那些神木族人现在普遍地认为,叶子已经被那个黑袍祭司给睡了,然后人家才会这样相信她。

  叶子在一开始的时候其实是想过要分辩解释的,但是她很快就熄了这个心思,因为她发现似乎只有这样,她的那些族人才会高兴起来,才会活得更有劲头。

  虽然有不少人的目光看向她时开始带有异样的情绪,那隐藏的很深的仿佛就像是一些尖锐的东西。

  刺人!

  很奇怪吧,就连叶子自己都想不通这是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明明是为了族人才来到陆尘的身旁,虽然陆尘确实没对她做什么,但是在大家的印象中,她难道不应该是为了族人做了好事吗?

  可是,为什么他们的眼神里会有鄙视和轻蔑?

  哪怕当面大家都在笑着,都有安慰,可是眼里的刺从来也没有消失过。

  “叶子!”

  突然的一声叫唤,将叶子从怔怔出神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叶子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连忙跑了几步过来走到那个正坐在昏暗之中的黑袍祭司身前,道:“大人,您有什么吩咐吗?”

  陆尘淡淡地看了她一眼,道:“你去营地那头一趟,请火岩首领来我这里。”

  叶子“哦”了一声,答应下来,如今这些跑腿的事陆尘也已经习惯吩咐她去做了,整天在营地里走来走去的她,似乎也得到了多数黑火族人的认可。

  她转身就往外走去,不过在路过门口的时候,那只趴在那里跟看门狗差不多的巨狼忽地对她咆哮了一声,龇牙咧嘴地做出凶恶的模样,把叶子吓得惊叫一声,连退了两步。

  看到吓到叶子了,黑狼阿土得意地叫唤两声,就趴了回去,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叶子在心里将这只可恶的大黑狼骂了无数次,但表面上只能尴尬甚至有些畏惧地绕过,在这间昏暗的石屋里,现在看起来那个黑袍祭司其实似乎人还可以,反而是这只畜生格外的可恶,一天到晚动不动地就吓人,前几天晚上它甚至还半夜趴到她身边突然咆哮起来,差点将叶子吓得魂飞魄散,有好几天都没睡好。

  不过在那件事后,似乎是那个黑袍祭司也看不下去了,抓住这只名叫阿土的巨狼一顿叱骂,似乎还狠狠地踹了那巨狼几脚,阿土这几天才老实了些,叶子也才逐渐能够安心睡觉了。

  想不到的是,今天这蠢狗似乎又犯毛病了……

  想着想着,叶子已经从屋里走了出来,快步向前方走去。如今她对黑火营地里的情况已经十分熟悉了,其他的神木族人至今还有几分约束限制,不可以在黑火营地里随意走动,也只有她一个人是唯一的例外了。

  她并不是第一次去替陆尘向火岩传话,所以也知道火岩的住处,这一路走过去十分熟悉,不过在她大概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叶子忽然怔了一下,然后停了下来。

  有一个人在路上拦住了她。

  在她成为那位黑袍祭司侍女的身份公开后,就从没有人故意去为难她,或者阻拦她在营地中行走了,今天还是第一次。叶子有些惊讶,也有几分紧张,因为她认出了这个人。

  这个人虽然年纪不算很大,但是在黑火部族里很有名,而且许多人都会让着他。

  他是火鹰,族长火虎的孙子,也是首领火岩的儿子。

  他拦住了叶子,然后带着一种奇怪的目光看着叶子的脸。
  浏览阅读地址:/tianying/3711920.html